第五十六章 小蝶不见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唐门二少 书名:九界逍遥游
    黑白双鬼不愿留下,早在陈天南的预料之中,但黑老鬼说他们要去阿萨姆海谷,还是让他不一愕,半响后,这才唯唯诺诺地道:“前……前辈,我没听错吧?”

    “没错!”黑老鬼淡淡地道,“不仅是我们,还有你的女儿!——当然,你们愿意跟去,我们也不反对!”

    “为什么?”陈天南疑惑地问道。

    “因为素儿发出了天脉预兆,如果我料得不错,那些一心想保住自己地位的门派很快就会找来,到时候……”白老鬼接过了话头,但他的话却只说了一半。纵虽如此,陈天南夫妇也明白他的意思,在这个世界上,各大势力对有潜力的年轻人,应对的手段只有一种——要吗拉拢他,要吗杀了他。

    陈天南皱眉想了片刻,又问道:“就算如此,也用不着去阿萨姆海谷啊,那个变态实在是太恐怖了!”

    只是提及那里,陈天南这个灵君级别的高手就面露恐惧神色,和当初的龙铁匠一模一样,让萧怀玉暗自担心了起来,心中甚是期盼陈天南夫妇与自己同行。但是,他还没把话说出口,黑老鬼又不耐烦地问道:“别那么啰嗦,你们到底去不去?”

    陈天南闻言,扭头看向了自己的老伴,以示询问。

    肥婆盯着女儿看了好半天,这才叹息了一声,这才对黑白双鬼道:“小女子和天南离家出走太久,也该回去看看了!至于灵素——”她顿了顿,这才对黑白双鬼道:“就麻烦两位前辈了,我相信她有你们的调教,肯定会很快地成长起来的!”

    萧怀玉听到了这一句,陡然升起了一种想哭的感觉,看了一眼恋恋不舍的陈灵素,在心中怒骂着“见过不负责任的父母,但没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啥狗师傅啊,自己明明是一根稻草,还要装得比金条还牛”之类的话,落到了地面,一声不吭地朝陈天南夫妇的篱笆房子走了去。

    的确,黑白老鬼虽然看起来是个绝世高手,但他们没躯壳,聚集不了灵气,连一个灵霸都能踩扁他们,如果陈天南夫妇愿意与自己等人同行,绝对会多出一个得力的助手,但现在……

    黑白双鬼本就和萧怀玉心灵相通,萧怀玉的想法,他们自然知道,但他们并不理会自己的宝贝徒弟,只是由白老鬼发言,对陈天南夫妇吩咐道:“你们有什么战技要传给素儿,现在就传吧,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陈天南本还在安慰自己的女儿,闻言后幡然醒悟,对着萧怀玉叫了声“那小姑娘在大堂右边那间房”后,凝神对着陈灵素,手一抬,一道刺目的绿光向了陈灵素的眉心。

    绿光代表的是战技等级在的级别是绿色,而绿光的强度,代表的却是同级战技的阶乘。黑白老鬼经验是何等老道,也就在那道绿光入陈灵素眉心的瞬间,他们就已经判断出这战技是绿色地阶战技,比萧怀玉的“独战八方”高出了好几个档次。一得出这个结果,两人不由自主地对视了一眼,心中升起了同样的想法——如果陈灵素能完全感悟到这第一战技的精妙之处,她就算功法不如萧怀玉,成就也不会太差。

    两人还在猜测陈灵素是否能掌握这战技,才进入屋子的萧怀玉突然跑了出来,神色慌张地对黑白老鬼喊道:“黑师傅,白师傅,不好了,小蝶不见了!”

    黑白双鬼一直认为小蝶是萧怀玉人生中十分重要的一环,闻言后心中一惊,顾不得去等陈灵素是否能掌握那战技的结果,一个化成了一道白光,另一个狠狠地在红太狼的股上拍了一下,双双朝小蝶所在的房间窜了去。

    进得房间,两人注意到这简陋的房间里,除了那张靠着墙的木上的被子被人匆忙地掀到了一边外,没有任何异状,边的桌凳、桌上的茶壶杯子,排列得整整齐齐,窗户紧闭,没有一丝破损。

    这人是怎么进入房间,又怎么避开自己等人的耳目的呢?要知道,陈天南夫妇的实力不弱,自己两人也感官灵敏,更何况还有头超级变态的红太狼,为什么都没发现这个掳走小蝶的人呢?

    黑白双鬼百思不得其解,只是细心地观察着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希望能找出点蛛丝马迹来。萧怀玉同样如此。但遗憾的是,任凭三人如何仔细寻找,就是没发现一点线索。

    萧怀玉正在犯愁,却听到红太狼“嗷——”地叫了一声,知道它定然是发现了什么,慌忙寻声望去,却见它载着黑老鬼,缉毒犬一般地在窗口位置不断地嗅着。

    萧怀玉快步走了过去,却见那木窗上有一块巴掌大小的水迹。这块水迹很淡,淡得让人几乎难以察觉,但萧怀玉可以肯定,它就是掳走小蝶的那个人留下的——因为,现在虽然不是艳阳当空,却也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

    这块水迹虽然是个发现,但却绝对算不上线索。一喜之后,萧怀玉的眉头又皱在了一起。白老鬼见状,想了片刻,转头问红太狼:“你既然能嗅出这里有异味,能不能根据这异味找到那掳走小蝶的人呢?”

    萧怀玉闻言,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低头朝红太狼看了去。红太郎点了点头。他心里一喜,慌忙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载着我们追下去吧!”

    红太狼对萧怀玉一直比较忠心,但这次,它却并未听萧怀玉的话,见到萧怀玉走向自己,它退了一步,嘴里“呜呜——”地叫了几声。

    这是什么意思?萧怀玉一愣,问道:“你想表达什么?”

    “呜呜——”红太郎没有回答,只是低下了头,咬住萧怀玉的库管,仍旧向条小狗那样叫着,让萧怀玉甚为恼火,一巴掌拍在了它的头上,低声吼道:“畜生就是畜生,能说话不说,就知道呜呜乱叫。”

    “主人!”红太狼幽怨地抬起了头,委屈地道:“我心里一激动,忘记了而已嘛,你何必这样凶?难道不知道人家才学会讲人话?”

    萧怀玉差点被气晕,又给了红太狼一巴掌,道:“挑重点说,带走小蝶的是谁?”

    “带走女主人的人是谁,红太狼不知道!”红太狼听到萧怀玉说话的分贝降了下来,甚是高兴,听话的小狗一般蹭了蹭主人的大腿外侧,道:“我只知道,那片水迹里有极地之水的味道。”

重要声明:小说《九界逍遥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