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孙氏酒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唐门二少 书名:九界逍遥游
    “那你就等着吧!”萧怀玉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屑地回答道。然后走到小蝶边,拉起了她的手,径直去了,连看都没看那死胖子一样。

    莫叔看着箫怀羽那快要喷出火焰来的双眼,忍不住摇了摇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也跟了上去。

    三人越靠近东门,孙氏酒坊里散发出来的酒香就越是浓烈。嗅着那酒香,小蝶脑海里莫名地生出了一种置于世外桃源,与自己心的人男耕女织的场景。忍不住扭头看向了萧怀玉,朦胧中,她见到平时玩世不恭的小色狼此时此刻的却是满脸的凝重。再看向莫叔,见到的却是沙场秋点兵是豪迈。

    这是怎么回事?她心里一惊,脑中的幻影陡然消失,慌忙拽了一下萧怀玉的衣袖,声道:“你怎么了?”

    萧怀玉立即转醒,回头看了莫叔一样,却见他的脸上写满了疑惑,不由耸肩笑了笑,道:“看来,那孙氏酒坊来了贵客,孙猴儿把他的镇店之宝都搬出来了!”

    小蝶不明所以,好奇地问道:“镇店之宝?”

    “是一种酒!”莫叔回答道,“这种酒叫太虚琼浆,据说只有有缘人才能打开这个酒瓶,喝到里面的酒,从而看到未来会发生的事!”

    小蝶是第一次来到洛阳,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说。闻言后,不由睁大了眼睛,又道:“想必是有有缘人打开了那酒瓶了,不然酒香怎么会这么浓!”

    “我曾经也闻到过这种香味,但却从未有人打开过酒瓶。”萧怀玉含笑答道,“不过,孙猴儿既然把太虚琼浆搬了出来,这个人就算无缘,肯定也不是常人!”

    萧怀玉在说出前半句的时候,小蝶的脸上立即挂满了失望,但在后半句之后,她的眼睛立即闪过了一道奇异的光芒,不由推了推萧怀玉,道:“那我们快去看看吧!”

    萧怀玉苦笑了一声,带着两人继续向东行了十余丈,在看到城门后右拐进入了一条小巷。

    一进入小巷,小蝶和莫叔就看到了孙氏酒坊的旗子插在百步开外的一个破旧老店门前。那旗子看起来有几分斑驳,像是已经有了无数个年头,但它仍旧在风中轻轻地摇晃着,招揽着客人。

    三人快步来到店外,却见里面坐满了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酒坊中央的方桌上。那张桌子的正中央摆着一个白玉酒壶。一个虬须大汉皱眉站在方桌的下首,手伸向了那酒瓶。在他的对面,是一个比猴儿还瘦的小老头顺着自己的山羊胡,半眯着眼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期待。

    大汉的手上布满了老茧,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力大无穷,任谁见了,都会觉得他一碰到那可酒瓶儿就会把它给捏碎。但那瘦老头却并不担心,只是笑地看着他,一副大人在鼓励小孩儿的模样。

    手终于碰到了那白玉酒瓶,一黑一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汉深呼吸了一口气,把酒瓶提了起来,另一只手落在了瓶塞上,一用力,手上的青筋条条鼓起,但瓶塞丝毫未动。

    “哎——”立即,有人叹息出声,如同自己见到什么稀奇珍宝,却失之交臂一般。紧接着这一声,酒坊里所有的人都叹息出声。

    大汉脸一红,用力再向那瓶盖拔去,却不料,他立即如遭重击一般,口吐鲜血,脸色煞白。众人正不明所有,却听到他闷哼了一声,连人带瓶斜飞了出去。

    瘦老头儿见状,脸色一变,想要伸手去抓那大汉,却不料那大汉的握住酒瓶,诡异地在空中打了一个圈,闪电般地撞在了萧怀玉的上。

    这一下来得极快,萧怀玉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重重地压倒在地。

    众人听得“嘭——”地一声后,慌忙扭过了头,却见一个材与那虬须大汉相若的人与一个白衣女子抢到了虬须大汉的边,一个喊着“八爷!”,另一个喊着“八爷爷!”

    那虬须大汉并不理会二人,一个站了起来,得意地扬起手中的酒瓶,也不顾萧怀玉的死活,对那瘦老头儿道:“孙猴儿,老子把这酒瓶拔开了,老子把这酒瓶拔开了!”

    他的话惊醒了众人,酒坊里沉默了三秒钟之后,欢呼声立即响了起来,个个如同见证了什么奇迹一般,喜极而泣地道:“拔开了,终于拔开了!”

    孙猴儿冷冷地一笑,完全不理会那虬须大汉,只是快步走到萧怀玉边,扶起了两眼还在冒星星的年轻人,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萧怀玉摇了摇头,“呸——”了一声,摸着自己的后背骂道:“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来打几斤酒也会遇到无妄之灾,哎呦喂,这么痛,肯定是骨头断了!”

    他虽然叫苦连天,但除了孙猴儿外,没人理会他,酒坊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手舞足蹈的虬须大汉的上,包括莫叔和小蝶,气得萧怀玉直骂娘。

    孙猴儿见状,眉头一皱,踮起了脚尖,在虬须大汉的肩头狠狠地一拍,把嘴巴凑在了他的耳边,大声地吼道:“龙铁匠,你老小子压死人了!”

    虬须大汉龙铁匠还在高兴,突然听到耳边的咆哮声,忍不住一颤,左手的玉瓶朝地面落去。他慌忙用右手一抄,再用左手托住,眼睛鼓得牛大,转过了头,对孙猴儿咆哮道:“老子拔开了瓶盖,是你老小子的有缘人,你老小子对老子凶什么凶?”

    这豪迈大汉似乎动了真怒,他虽然适才已经受重伤,但这一声,却还是直震得众人双耳“嗡嗡”直响,房顶的尘埃纷纷下落,刹时间,整个酒坊除了呼吸声,没了别的声音,连莫叔都忍不住自叹不如。

    龙铁匠虽然吼得大声,但孙猴儿却并不害怕,他只是冷笑了一声,道:“玉瓶盖不是你老小子拔开的,老子自然要凶你!”

    众人闻言,全都看向了孙猴儿,个个都是一脸的疑惑,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耍赖也不用找这个借口!”龙铁匠不屑地看了孙猴儿一眼,道:“在场这么多人,个个都看到是老子拔开了瓶盖!”

    “老子说不是你就不是你!”孙猴儿“嗤”了一声,道。

    “不是老子还会是谁?”龙铁匠见孙猴儿如此无赖,眼睛鼓得更大了,像铜铃一般,让萧怀玉陡然升起一种张飞就是这模样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九界逍遥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