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懦弱大公

    第四十一章懦弱大公

    对于被发现份,张飞早有预料,但没想到第一个急着见自己的会是切斯特公国的大公,看着前面坐在椅子上,胖的不像话的‘球’,脸上带着乐呵呵的笑容,似乎见到谁都一副高兴的样子。

    ‘您就是张飞阁下吧,首先我想说明一点,把您请来我没有敌意,只是想见见您这位大路上最年轻的圣阶。’

    意想不到的客气,切斯特公国的大公见到自己竟然用了尊称您。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张飞点了点头道:‘现在你见到了,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呵呵一笑,示意手下都退下后,让张飞没想道对方竟然有勇气单独面对自己。

    切斯特大公道:‘张飞阁下,恕我冒昧,您前不久才来过我们切斯特公国,为什么才没过多久又再次光临我们这个小地方,我们是个小国家,实在是不想参与大陆上的斗争。’

    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张飞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个意思,原来是害怕自己在他的地盘上给他惹来麻烦。

    ‘我们很快会走,你可以放心。’

    切斯特大公闻言大喜,道:‘这就好,这就好,为了弥补您的损失,我这里准备了一些魔核,听闻张飞阁下有吃魔核的习惯,我让我的工匠都特意吧魔核的棱角打磨过了,保证您吃的舒服。’说着递过来一个戒指。

    张飞无语了,这切斯特大公真是人才,不过白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接过戒指,用精神力看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一小堆魔核,不过大多都是6、7阶的,想象也是,像切斯特这样的小国家,连鲁特都不如,怎么可能有太高级的魔核。

    将戒指收好,张飞道:‘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好好好,张飞阁下走好。’张飞的影缓缓消失在门口,切斯特的脸色却沉了下来,在切斯特大公的后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人。

    ‘他确实是圣阶吗?’切斯特问道。

    点了点头,这人道:‘圣阶初期的精神力不会错,真没想到有这么年轻的圣阶强者,居然还是个召唤师。’

    ‘唉,既然真的是圣阶,他越早离开这里越好,隐忍了这么多年,我绝不许功亏一篑。’锐利的眼神看着前方,切斯特虽然臃肿的体此时却得笔直,谁会想到平时好像弥勒佛一样总是挂着和蔼笑容的切斯特居然会隐藏的这么深,就连张飞对切斯特的表现都没看出一点端倪。

    回到客栈,昆塔和赛特留斯都在张飞的房间中焦急的等待着,见张飞安然回来了都松了口气,昆塔瓮声瓮气道:‘急死俺了,你要再不回来,俺就杀进那个什么鸟大公的家里去了。’

    微微笑了笑,张飞道:‘人家是来送礼的,代价是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这次真是见识到了,竟然有这么胆小的人。’

    将那枚戒指取出,扔给了赛特留斯,张飞道:‘这个你保管,以后路上的开销和必要的补给你来负责。’这是一个考验,同样也是一个试探,一枚空间戒指加上里面的魔核足够一个普通人奢侈的过一辈子了,如果赛特留斯受不住惑选择悄悄离开,张飞不介意直接送他去人生的终点。

    ‘收拾收拾,既然收了人家东西,咱们现在就启程去兽族。’

    城外,看着城墙上面带笑意,挥手送别自己的切斯特大公,张飞是真的见识到了,这个世界大了真是什么样人都有啊,莫不知这切斯特却也是在做戏给人看。

    三天后……

    歧路高地,入目一片荒凉,孤石,黄沙,惹人烦躁的嘶哑鸟叫声,一切都显得那么枯燥。

    在这里生存的都是些被入绝境的人,或是穷凶极恶的魔鬼,或是被迫别陷害的弱者。

    前方不远处一棵枯树上挂着几具尸体,已经严重腐烂,引来不少的食腐鸟类盘横。

    不是很喜欢这种场景,张飞皱了皱眉,对昆塔道:‘多久能从这里走出去。’

    ‘估计的一两个月,没办法,这地方太大,绕不过去,我们兽族每次出征都的经过这地方。’

    无奈的点点头,突然看见后面背着大包小包的赛特留斯,即使是看到这种残忍的场景表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张飞道:‘赛特留斯,你以前隐藏的好深啊,我和奥蕾莉亚竟然一点都没发现。’

    苦涩一笑,赛特留斯道:‘能好好活着,谁愿意隐藏自己,何况还是那样,以前在蒙特利的时候如果不表现的不堪一点,我可能早就像前面树上挂着的尸体一样了,可能比他们还惨。’

    也是,赛特留斯根本没什么实力,但在蒙特利混了这么多年却一点事都没有,没点心机还真或不下去。

    ‘昆塔老大,我看着地方,不比蒙特利好多少,咱们会不会遇到麻烦。’

    自从奥蕾莉亚不在以后,昆塔就自认是队伍中的###了,并且着赛特留斯叫自己老大,而昆塔则叫张飞大老大,无论张飞怎么说这头倔牛就是不改。

    ‘放心,我们兽族和这里的几个最大的强盗团都打过交道,只要是兽人路过,他们都不会找麻烦的,至于其他的小杂鱼俺就可以轻松解决。’

    ‘哦,那一会儿要是有麻烦就交给你了。’自从学了精神系魔法后,张飞对精神力的运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不在像以前那样只能用来召唤了,就在刚才昆塔的说话的时候,张飞的精神力感知到前面两百米的地方有几十人埋伏在哪里,以张飞的精神力强度,方圆五百米范围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

    果然,又走了一百多米,在前方出现了一片石林,待张飞几人靠近后,从石林后面窜出了一群人。

    见这些人手臂上都带着一个白色的徽章,昆塔上前几步道:‘你们是白猎的手下吧,我是兽人,放我们过去。’

    ‘你可以过去,不过你后面那两个人类得留下。’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只有一米多高的矮人,粗壮到不像话的体,茂密的头发和胡子,手中拿着一把大铁锤,粗狂的声音道。

    ‘什么,他们是俺们牛头人部落的客人,你敢不放。’见对方不给面子,昆塔生气道。

    ‘兽人了不起啊,让你们兽人过去已经给你很大的面子了。少废话,你要是不过就一起留下吧。’

    ‘哈,好大的口气,俺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留下俺。’

    说着,昆塔的肌一阵膨胀,嚎叫一声冲了上去。

    这些人中没有高手,张飞没有动,他在等一个人的出现,那个人就隐藏在石林后面。

    碰!

    狠狠的和矮人撞在了一起,昆塔和对方的力量竟然旗鼓相当,有些诧异的看着对方,昆塔道:‘矮子,看不出来你力气这么大。’

    ‘你的也不小。’

    说着两人再次撞在了一起,不停用拳头砸在对方的体上,完全不躲闪。

    周围的小喽啰见这两人打的厉害,不敢靠前,吧注意打在了张飞和赛特留斯上,在他们想来,这两个细皮嫩的人类怎么都比那个高壮的兽人好对付吧。

    可惜等待这些人的是一个噩梦般的事实。

    ‘精神入侵。’庞大的精神力激而出,瞬间笼罩了从上来的这些人,这些人中实力最高的只有5阶,所以很容易就被张飞控制住了。

    ‘啊……你,你砍我做什么。’

    ‘我也不想啊,我的体不受控制了。’

    ‘天呐,我这是怎么了,别,不要,啊……’

    张飞并没有直接控制这些人杀死对方,而是砍在一些不知名的地方,他向看看躲在石林后的那个家伙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有什么目的。

    短短的时间,这些人的上出现了无数伤口,空中哀嚎,体却不受控制的继续砍向自己的同伴,在这些人眼中渐渐的出现了恐惧,被人控制自己的体,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够了,给我住手。’一声厉喝激而出,张飞的精神力竟然感到一震,随之精神入侵技能被打断。

    意外的看着从石林后走出的这个一雪白衣服的男人,张飞冷笑道:‘我还是低估了你,你的精神力竟然这么强。’

    ‘哼,不只是你会精神系技能。’

    ‘该死的,白猎,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想与俺们兽人决裂吗。’看到这人,昆塔骂道。

    ‘这里没你的事,我要找的是他。’说着一指张飞。

    见对方竟然无视自己,昆塔是真的生气了。

    图腾强化!

    大吼一声,直接开启了图腾技能,得到强化后昆塔本就高大的体边大了足足两圈,迈动隆隆的蹄子,向白衣男子横冲直撞而去。

    一边的矮人想上前拦住,却被白衣男子拦住了,见昆塔已经到了近前,这男子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精神震

    眼可见的一圈波纹漾开来,经过昆塔体的时候略微停留了一下,只见昆塔的体如泄气一般,竟然回复了原状,人也呆立在原地。

    张飞的瞳孔一缩,这个人的精神技能比自己高明很多,不但消除了昆塔的图腾状态,还领昆塔呆立在原地,要知道昆塔虽然不是法师,但加上图腾强化,实力也有将近9阶,就是张飞的精神入侵也控制不了昆塔,可对方竟然做到了。

    ‘这头牛冷静下来了,下面咱们谈谈咱们之间的事吧。’

    ‘我们?有什么好谈。’张飞淡然到。

    ‘我知道你是谁,天魂和教廷同时通缉的大人物,悬赏高的不像话,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你,你说我该不该高兴。’

    ‘刚才我不知道,不过现在你该感到不幸了。’说着张飞就准备将黑龙召唤出来,召唤术等级已经回到了0级,奥蕾莉亚又不在,现在唯一能帮助自己战斗的就只有黑龙了。

    ‘等等。’见张飞准备召唤,白衣男子急忙道。

    停下动作,张飞看着对方,不知道这个白衣男子倒地打算干什么。

    ‘我并不像和你打架,说实话,能打伤教皇的人,我也打不过,我来是想和你作弊交易。’

    见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况,张飞也不想暴露,于是道:‘说来听听。’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

    ‘你得先吧昆塔放了,哦,就是那个牛头人。’

    只见昆塔的体保持着前冲的状态一动不动,一双圆溜溜的牛眼睛不停乱转,已经眼泪含眼圈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多塔召唤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