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回归

    第二十一章回归

    这一刻,时间似乎静止了,黑袍人看着从后面将自己刺穿的长矛不敢置信,鲜血顺着矛尖滴答、滴答的缓缓滴落。

    ‘你……怎么会发现我。’看着远处的少年,黑袍人不甘的问道。

    ‘我说我猜的,你信不信。’张飞戏谑的说道。

    ‘你……’黑袍人颤抖的手指着张飞,带着不甘缓缓倒了下去,一道黑影紧接着飘出,转眼消失不见。

    看到重伤的黑袍人终于被神灵武士一个大招牺牲解决了,张飞也是松了口气。

    受到刚才冷雾气的影响,莲娜一张小脸冻的飒白,将自己的衣服给莲娜披上,张飞转头看向柯兰特父子。

    可惜,刚才黑袍人召唤出来的浓雾中的鬼魂已经将这两父子吸成了人干,两具皮包骨的尸体瞪大着眼睛,嘴张到了极限,是在极度恐惧中死去的。

    ‘这也算恶有恶报吧。’张飞心里想道。

    ‘大人,下面我们去哪儿。’一边的克里特问道。

    ‘跟我进城,去见我的恩人。’

    跟着张飞来到那间熟悉的裁缝铺前,张飞有些意料之中的意外,裁缝铺的门是关着的,向周围一打听才知道,这家裁缝铺的老板已经去皇城了,听说他在那里有亲戚,战争刚起的时候就走了。

    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张飞带着莲娜等人向着皇城赶去。

    这一路上路过的地方都及其凄凉,小些的村庄基本都已经没人了,一些城池和小镇也是被破坏的十分严重,路上四处可见逃荒的难民,路边隔着不多远就能看到死人,或者饿死,或者被杀。

    这一年来在鲁特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好的一个公国此时除了皇城,恐怕没有一个完整的城池了吧。

    看到自己的国家如此,莲娜为公主,一张小脸简直要苦到黄河里去了,无奈自己是个女儿,能做的事十分有限。

    一路奔波,终于赶到了皇城,站在城外远处的一座山上,张飞等人看着下面的战场久久不语。

    仿佛一道巨大的黑色鸿沟,将两大阵营分隔两边,一边的鲁特皇城,城墙已经残破不堪,城门也是摇摇坠,在城墙上一些法师正在加固城墙。

    一个不算高,却坚定不移的影,此时正迎风站在城头,注视着对面的敌营,头戴一顶金色王冠,白色的披风迎风飘舞。

    这人给张飞的第一感觉是好强,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但再细看,却又发现对方似乎只是一个普通人。

    在鲁特皇城的对面,掩面几十里的营地上有很多兽人和人类,在营地最前面却是无数的僵尸和骷髅游,战场上几乎没有完整的尸体,因为完整一点的尸体都已经被黑暗法师召唤成了亡灵生物。

    看到如此可怕的一幕,莲娜浑颤抖着躲到了张飞的后,死死的抓着张飞的衣襟。

    ‘莲娜,我们到家了。’

    ‘恩’后的莲娜小声的应道。

    张飞几人从容的走到了城下,一路上的骷髅和僵尸都被克里特和皮特很轻松的解决掉了,双方都注意到了这几个奇怪的人,在如此惨烈的战场上,却仿佛闲庭信步一般。

    来到城下,张飞望着城头,大声喊道:‘我是张飞,护送莲娜公主回来了。’

    随着张飞这一句话,城头上立刻动了起来,很快就有人回道:‘城下的人稍等,我这就去禀报布鲁大人。’

    不久,就听到布鲁的声音远远传来,‘莲娜丫头在哪里,都让开,都给我让开。’

    布鲁粗鲁的剥开人群,出现在了城头,看到城下的莲娜的瞬间,竟然老泪纵横:‘孩子,真的是莲娜,给我速度开城门,公主回来了。’

    看到布鲁爷爷,莲娜也是激动的哭了出来,这么长时间的委屈化成了眼泪,怎么忍都忍不住。

    一众人来到鲁特大公的寝宫,莲娜扑在布鲁怀里还在哭着,一边的鲁特见到自己的女儿也十分激动,但无奈,莲娜似乎还在生鲁特的气,只是坐在布鲁边,不理鲁特。

    布鲁的脾气大家都知道,老小孩儿一个,也跟着莲娜胡闹。

    鲁特到底是一国之主,既然女儿已经回来了,也就不急在这一时了,转头慎重的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张飞,和站在张飞后的克里特还有皮特,犹豫良久在道:‘谢谢你将莲娜安全的带回来,你想要什么奖赏,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听着鲁特大公的话似乎有点不对味,张飞皱了皱眉道:‘我一直拿莲娜当妹妹看待,保护她回来也是当初我答应过你的,只是中间处了些小差错,耽误了一年的时间。’

    ‘哦是什么事,需要耽搁这么久?’鲁特大公装作无意问道。

    ‘莲娜在回来的路上被黑暗教会和奥德曼的人合谋劫走,为了救她,我和黑暗教会的暗魔使在西顿外面不远的山谷打了一场,后来那个暗魔使自暴了,把我捆了一年的时间。’

    听到张飞轻描淡写的话语,屋内陡然一静,鲁特和布鲁都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张飞,久久不语。

    有些纳闷,看着盯着自己不放的两个老头,张飞感到有点不自在。

    呼

    许久后,鲁特和布鲁才呼出一口气,对视一眼后鲁特语气沉重道:‘看来暗魔使真是你杀的,实在是没想到,你这么小的年纪,实力就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听到鲁特的夸奖,张飞有点脸红,一边的莲娜看到鲁特大公夸张飞,也是一阵高兴,脸上终于出现了些笑意。

    ‘这事你准备怎么办,别跟我说什么冠冕堂皇的东西,张飞小子在西顿的贡献你也知道了,现在把莲娜安全的带了回来,甚至为了莲娜跟那个老魔头一战被困了一年,你要是敢做什么对不起张飞的事,别怪老子跟你翻脸。’越说越激动的布鲁已经脸红脖子粗的吼道。

    带着诧异的眼神,张飞看着鲁特,想知道布鲁为什么会这么说。

    ‘父皇,你想做什么,你要是敢动张飞哥哥,我以后永远也不理你了。’看到似乎不对,莲娜连忙跑到张飞前怒视着鲁特。

    鲁特看着怒视着自己的女儿,摇头苦笑:‘放心吧,我不会动张飞的,小子,你跟我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递给了莲娜一个放心的眼神,张飞随着鲁特来到了后面的书房,坐下后,鲁特沉声道:‘张飞,你杀暗魔使之后有没有得到一样东西。’

    看着鲁特审视的眼神,张飞直接将风之息召唤到了手上,‘你说的是这个吗?怎么了。’

    ‘唉……你杀了暗魔使,黑暗教会就已经将你视为眼中钉了,现在你又得到如此神物,这消息已经被黑暗教会的人散播了出去,跟你说实话吧,这鲁特现在已经不是我说的算了,天魂帝国就不说了,光明教廷的教皇现在就在这城中,如果让他知道风之息在你手里,一定会你叫出来的。’

    听到鲁特的话,张飞眨了眨眼睛,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张飞懂,不过张飞也不是很怕,自己虽然被困了一年,但也因祸得福,精神力因为风之息的关系得到了极大的成长,如果不是怕召唤术升到10级精神力恐怕不够的关系,张飞早升级技能了,只要召唤术到达10级,自己就可以利用风之息具现化第一位dota中的英雄风行者出来,到时候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张飞现在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倒是对这个神奇的风之息的来历十分感兴趣。

    ‘能告诉我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吗?在那里还可以得到类似风之息的东西?’张飞把玩着手上飘渺的风之息问道。

    看到张飞如此轻松的样子,鲁特倒是放心了些,虽然接触的不多,但张飞大体什么格鲁特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据传,这风之息是元**神的信物之一,一直都在精灵族保管,三百年前被天魂帝国的一个皇子给偷了出来,说来可笑,天魂帝国已经称霸人类几千年了,那时候却偏偏出了那么一个奇葩皇子,偏好盗贼的那一,并且发誓要偷遍大陆所有种族,这位皇子叫克拉克魂,用了50年的时间,他真的偷遍了几乎大陆上的所有种族,后来克拉克魂渐渐感到了不满足,又打起了龙族的主意,接过一去不回,而他偷的那些东西也不翼而飞。’

    听了这位克拉克魂的故事,张飞一阵钦佩,不是谁都有胆量为了自己的梦想而不顾一切的,这种人生才活的精彩,活的洒脱。

    ‘你说的我会小心,不过我也不是好惹的,谁想从我手中把它抢走,我就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听到张飞如此有信心的话,鲁特也是十分高兴,从怀中掏出了一枚做工精致的戒指道:‘这是一个低级的储物戒指,里面有两个立方的空间,里面我放了些魔核,送给你,当做你救会莲娜的报酬。’

    张飞没有推辞,这东西自己正需要呢,讨厌矫那一的张飞不客气的直接接过了戒指,当着鲁特的面开始数里面有多少魔核。

    看到张飞这样,鲁特大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作为一个上位者已久,他第一次感到了尴尬和对一个人的捉摸不透。

    ‘有老子在,我看谁敢过去。’

    砰!轰

    就在张飞查看着魔核的时候,外面先是传来了布鲁的怒喝声,接着两声巨响,竟然是有人在鲁特的宫里动手了!是谁这么大胆?

    ‘啊’

    不过,一声带着痛楚的呼瞬间让张飞暴怒,是莲娜的声音,想也不想张飞已经窜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多塔召唤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