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前线,为了莲娜

    第九章上前线,为了莲娜

    在异界,魔法师穿着是有严格要求的,低阶魔法师只可以穿统一样式的黑色魔法袍,在法袍上一般都会有一个等级徽章,而到了中阶才可以自己制作属于自己的法袍,到了高阶的魔法师有了自己的法师塔,才会用一些稀有材料为自己制作一件属相同的白色法袍,高阶法师的法袍基本都是白色的,因为里面的主要成分是秘银,而秘银的特是不会改变的,几乎不会有别的颜色,所以高阶法师也叫白袍法师。

    此时的张飞嘴里一阵发苦,在张飞面前正站着整整四位白袍法师,而在这四位白袍法师前面却站着一位老人,老人没有穿法袍也没拿法杖,似乎很随意的站在那里,但就是这样,张飞却在他的上感到了一阵阵的威压,自从来到异界还没有人能让张飞有这种感觉,这位老人到底实力有多大,张飞不敢想象。

    ‘布鲁爷爷,您怎么来啦?’莲娜看到前方的老人立刻就想上前,可是似乎突然想起,他们可能是来抓张飞的,又回挡在了张飞前,急忙解释道:‘布鲁爷爷,你不能抓他。’

    看到仿佛护着小鸡的母鸡般的莲娜,老人露出了一丝笑意,和蔼道:‘放心吧,只是你父皇要见他,我还没兴趣抓这小子,看你这么着急,他是你什么人啊’

    听到老人不是来抓张飞的,莲娜一喜,但是听到后面却立刻害羞的躲到了一边,一时小脸通红却不知该说什么。

    看到莲娜的表现,老人笑容更甚,摇了摇头后对着张飞道:‘小子,这里是皇城,容不得你放肆,下次如果再遇到这种况,你怎么做?’

    看着对面面无表的老人,张飞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到最后索心一横,道:‘下次我找个偏僻的地方,争取做的干净彻底一些。’

    看着面前的少年一脸的不羁,老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这就对了,年青人有实力,还得有脑子,你放心,以后在这皇城没人动得了你,不过外面就得靠你自己了。’

    示意后的四个高阶法师去修复街边的房屋和街道,老人来到张飞跟前,拍了拍张飞的肩膀道:‘一会儿跟我去皇宫,陛下要见你,不用紧张,也别拘束知道吗。’

    张飞立刻点了点头,老人刚才的话一是试探张飞的秉,二是提醒张飞,在皇城做事要避人耳目,这里水很深,一味蛮干只会死的更快,如果刚才张飞的回答不合老人的心意,估计不出几天张飞就会被人算计,不过现在有了老人的保证,可以说张飞在皇城是安全的了。

    与莲娜告别,坐在去往内城的豪华马车上,张飞与老人此时正对视着,不过几分钟后张飞就败下阵来,老人的眼神虽然很和蔼,但里面却隐藏着浓浓的漠视,那是对生命的轻视,仿佛在老人眼里,生命只是一种很随意的东西而已。

    ‘小伙子,我能看出你眼中的纯净,眼睛是心的倒影,我知道,你在我眼中看到了讨厌的东西……你知道吗,鲁特公国每过几年就会发生一次保卫战,我们的威胁不光来自其他国家,还要面对西面的兽人,唉……每次战争死在我手中的生命都超过几万!但是我生在鲁特,长在鲁特,现在我的儿子和孙子也生活在鲁特,鲁特是我的根,我不喜欢杀人,但那些人却的我不得不杀……。’

    此时老人的表有些痛苦,在张飞想来这可能是战争后遗症,听了老人的话,张飞一阵的敬佩,只要不是杀人狂魔,有谁愿意杀自己的同类,杀猪杀狗多了心里还不好受呢,何况还是像老人这样成千上万的杀人。

    有心想安慰老人几句,可没有经验的张飞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看到张飞的样子,老人一笑,‘小子,我还没那么脆弱,不用你安慰,看到你的眼神,勾起了我年轻时的回忆,在皇宫里,那个不是蝇营狗苟,像你这样干净的眼睛,老夫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得到老人的夸奖,张飞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来到皇宫,张飞随着老人直接进了大,此时大里面只有一人,张飞估计他应该就是鲁特大公

    鲁特大公并没有像张飞想的那样头戴王冠,而是很随意的坐在那里,看到布鲁带着张飞进来后,才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而布鲁领着张飞直接走近后,就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看到老人如此随意,张飞了然,这老人的份果然不简单。

    单膝跪下,张飞向鲁特大公行了一个骑士礼,张飞是有原则的,双膝只跪父母,现在单膝跪下已经是张飞很大的让步了。

    看到张飞的举动,布鲁突然一笑,对着张飞竖了一个拇指。

    鲁特大公仿佛没有看到两人的举动,淡声道:‘起来吧,你就坐在布鲁导师的边上吧。’

    看到张飞坐下,鲁特大公看了一眼布鲁后才对着张飞道:‘年青人,介绍一下自己吧,我们对你的来历都很好奇。’说是好奇,其实是这么长时间,鲁特大公派出去的人,压根就查不到张飞的来历,最早张飞出现的地方是卓尔城,在之前,无论怎么查就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对于这种况鲁特大公不得不警惕,鲁特公国连年战乱,一直风雨飘摇,容不得出一点差错。

    听到鲁特大公的话,张飞心里一惊,摸不准他指的是什么,不过张飞表不变道:‘陛下,我是一名召唤师,是个孤儿,从小被师父收养后就一直和师父游历,不过前不久师父突然离开了我,我一直找到卓尔城也没有他的消息,再后来一路辗转才来到了这里。’

    张飞的话不说错漏百出,但也绝对不靠谱,就连布鲁听后都一皱眉头,不过鲁特大公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年青人,今天在街上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作为一个国家的国主,有时候不得不为大局考虑,而你今天惹到的人,对于我们鲁特公国来说十分重要。’说道这里鲁特大公看着张飞,不在言语。而边上的布鲁听到这话很是不满的‘哼’了一声,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张飞一皱眉,显然鲁特大公的意思是要牺牲自己,来顾全大局,张飞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要是万一况不对就立刻启动召唤术,虽然这么做显得很徒劳,但张飞不会坐以待毙。

    看到张飞似乎要有所动作,鲁特大公突然哈哈大笑道:‘你不用紧张,我虽然要顾全大局,但前面我也说了,我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孩子,你暂时不适合呆在皇城了,我准备派你去前线,你肯不肯?’虽然是问张飞,但鲁特大公已经用了肯定的语气。

    去前线!张飞一愣,事的转变似乎有点快,难道是让自己去前线送死?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让你去前线是有任务的,你的份是莲娜公主的追随者,现在前线的战况吃紧,偏偏这时候西面的兽人又蠢蠢动,布鲁老师要守卫西面的兽人,我要你保护莲娜到东面的西顿要塞去振奋士气,争取坚持到布鲁老师摆平西面的兽人后,回来支援你们!’

    听到这话,张飞有些犹豫,可边上的布鲁却先不干了。

    ‘你个畜生,莲娜的命就不是命,就你儿子重要啊,你怎么不让你儿子去送死!’

    莲娜是布鲁看着长大的,也最对布鲁的脾气,布鲁简直那小莲娜当自己的亲生孙女对待,没想到此时鲁特大公为了保全自己的儿子,竟然要牺牲莲娜去前线,前线什么况布鲁最清楚,可以说西顿要塞随时都有丢的危险,奥德曼公国的攻势十分猛烈,此时去西顿后果可想而知。

    面对布鲁的质问,鲁特没有辩驳,他也有自己的难处,这些年的战乱,鲁特已经失去了三个儿子,作为一个父亲最痛的是他才对,现在又要送自己的女儿去送死,鲁特想吗!他甚至牺牲自己也不想自己的儿女出事,但此时如果他死了,鲁特公国就真的完了。

    鲁特不能没有儿子,但可以没有女儿,有时作为一个国家的主人,他不得不学的残忍。

    面对鲁特的决定,布鲁也无法改变,只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回,‘老子现在就去杀光兽人。’气冲冲的向外走去,老人的声音显得很是气愤,又带着点无奈。

    鲁特看着张飞,在等待着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回答。

    ‘为什么是我?我的实力只有三阶。’

    ‘因为你有空间系召唤兽,我希望你能保全莲娜的命,作为交换,我可以给你地位,份和金钱,我还可以帮你摆平这次的麻烦。’在大陆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空间系的法师了,何况是鲁特这种小公国。

    ‘我需要魔核,走之前给我。’张飞的回答十分干脆,现在的形容不得张飞去选择,何况张飞也不想莲娜出现意外,她很纯洁,也很漂亮,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保护她。

    ‘好!’听到张飞的话,鲁特一喜,这是现在他唯一能为女儿做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多塔召唤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