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注定我爱你 (江寒 番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他还记得十三年前  父亲刚刚去世  母亲下落不明  接手一切的的时候  他才二十岁  躲避着各种各样的追杀  内部的和外部的

    十二年前在北海遇到苏琪的时候  他正被一大群人追杀  帮里面乱七八糟  他刚刚从意大利回來  消息走漏了之后就被人一直追杀

    那时候  他正在躲避着帮里反贼的追杀  刚刚逃到北海  打算到越南去  却意外看到苏琪落水

    其实他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的  只是莫名的  就在那一刻动了恻隐之心  那一双杀人无数的手  第一次救了一个人

    那时候她还在昏迷  追杀他的人就在附近  沒有注意  就被苏琪抬手把母亲在他出生的时候做好的戒指扯去了

    那时候的苏琪  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  沒有长开的五官镶嵌在那胖嘟嘟的苹果脸上  顶着一个齐齐的冬菇头  但也不难看出五官的精致  却还不如今天的美丽  只有大概的轮廓

    少女成年之后的蜕变是无法想象的  以至于后來他看到苏琪的时候  并沒有什么印象  或者说  苏琪于他  不过是一个不小心撞破了他谈事的一个意外罢了

    真正记起苏琪  是在那一晚的宴会后  苏琪被人推下水  他把她带回别墅  不小心留意到她脖子上的红绳  许久沒有过的好奇心突然冒了起來  手指挑上那根红绳的时候  他能在那漆黑的夜中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如鼓  一下又一下地响着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那一刻的感受  看到那个戒指的那一刻  那冷硬了万年的心突然之间就裂开了

    从來沒有想到  十年的时光  不管是浓是淡  但是却始终有一个人  记挂着他  那种感觉  难以言明

    或者说  从來都不会有人明白他的感觉

    在刀尖上行走了那么多年  第一次这样真实而切地觉得自己的存在感是那么地强烈  原來  自己还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不是一个人

    苏琪那精致的小脸在月色下  睫毛纤长  鼻梁直   樱桃小嘴  一点点地看着  慢慢的慢慢的就和记忆中的那张胖乎乎的小脸重叠起來

    那样鲜活而明显的记忆  尽管只是匆忙的匆匆一瞥  岁月经久了那么多番的轮回  却依旧忘不掉  不得不承认  这是命定的

    苏琪  你逃不掉了

    其实她手上的那个u盘对于他來说  真的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他步步近  不过是想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让她走进自己的世界罢了

    那一天是苏琪第一次杀人  惊慌失措到几乎要捉狂

    他从出生开始就开始被训练成一个杀人的继承者  杀人对他來说  就好像吃饭一样正常  他知道苏琪是良民  总是难以接受这些东西的  可是他不知道  难以接受的程度居然是这么高的

    那一天晚上  他看着半夜惊醒尖叫的苏琪  第一次觉得难以抉择

    他想要苏琪  而这些  苏琪都不可能避开的

    他能够保证自己在的时候许她一片安逸  可是哪一天  他不在她边了  她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他不想苏琪这样  他希望苏琪即使离开了他  也能很好地活下去  一直活下去

    可是  他到底还是自私了

    他的世界已经寂静得太久了  他已经一个人太久了  他只是  想要找一个人陪着走下去而已  而这个人  是苏琪  也只能是苏琪

    他着她接受他的一切  甚至是颠倒了她的道德认知和法律信仰  他知道的  她一直想要逃开  一直都想

    可是  他忍不住放手  很奇怪  他从來都是自制力很强  曾经有一次被人偷袭  捉住注的海洛因  他就一个人都戒掉了  可是苏琪  他戒不掉  尽管只是一个眼神  一个笑容

    敬孝堂的人最近又开始闹腾起來了  他只能先把苏琪放下

    尽管希望她能够走进他的世界  但是并不希望苏琪因为自己而受伤

    可是有些事  你越是害怕  它发生的可能就越大

    苏琪被敬孝堂的人绑架的时候  他正在越南那边谈一笔军火生意  听到梁烨讲这个消息的时候  他只是笑了笑  很淡定地谈完了这笔生意  期间和言笑晏晏地喝了几杯酒

    可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那个时候  即使是握着酒杯的手都是在发抖的  几乎是在当晚  他就让梁烨准备直升飞机回国了

    敬孝堂的人是疯狗  苏琪被咬住了  下场他不用想都知道

    他找了是四个小时五十分钟  可是却无半分消息

    那是他第一次那样的惊慌失措  几乎将整座城市翻转了  只为了寻找一个人

    带來的人被敬孝堂的分部的人给缠住了  苏琪就在不远处的废弃旧仓库里面  他过去的时候沒有注意  被打了一枪

    这些  苏琪都是不知道的

    他不会说  他只是害怕  苏琪会避他如毒蛇

    这些  苏琪都不会知道  他从來都是这样的一个人

    道上的人说他森  用时下小女生喜欢的话來说就是腹黑  其实在他自己看來  他只是不喜言谈

    他只是喜欢  用做的  代表自己说的而已

    其实他妒忌那个叫顾寞寞的女生  那个在苏琪生命中占据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的女生;那个夺走了苏琪所有感的女生

    很多很多次  其实他都想开口问问苏琪  十多年了  她还带着那个戒指  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是最后还是沒有问出口  因为害怕

    或许很可笑  这大抵是他第一次害怕的事了  可是他是真的害怕  害怕那个答案不是自己所想到的

    他从來沒有什么事后悔过  可是当他看着苏琪中枪晕倒在自己怀里的时候  他有些后悔了  或许  他不应该把苏琪拉进自己的世界的

    那时候  他还不知道  这叫**  直到那一天  梁烨和他站在阳台前  看着那半弯的月亮  问自己  你苏琪吗

    那一次  他才开始认真地想这个问題  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想要让一个舒心的人陪着自己一直走下去  至于  他似乎从來沒有想过这样的问題

    他很认真地想了想  想了一整个晚上  看着不远处上苏琪因为伤痛而微微皱起的双眉  他知道  他苏琪的

    是的  他苏琪  所以开始猜测自己的做法到底对不对  让苏琪卷入自己的世界里面

    他知道  苏琪是属于那个光明的世界的  而她也一直信奉着那个世界的一切  是自己  亲手将苏琪的所有信仰和认知毁灭了  一干二净  彻彻底底地毁灭掉了

    那是他第一次想要放手  也是唯一一次

    最后他到底沒有放手  只是因为苏琪在黑暗中轻轻的呢喃  那么小声  那么清浅  可是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江寒  江寒......”

    那两个字被她说得辗转多  那一刻  他决定了再也不放手  不放

    记忆中  苏琪似乎从來沒有哭过  可是那一天看完顾寞寞后  她哭了  第一次那样贴近他  靠在他的肩上  哭得忘乎所以

    那一刻  他是妒忌顾寞寞的  第一次这样妒忌一个人  不过他相信  往后的子  苏琪是他的了

    他不知道苏琪是不是开始接受他了  起码  她已经不再那么争锋相对了

    当他提出去钓鱼的时候  她答应得很爽快  精巧的脸上笑意融融  阳光打在她的脸上  却落入了他的心里

    子似乎过得太安逸了

    他一直在找一个机会将敬孝堂铲除  毕竟一山不能容二虎

    可是梁烨查了半年多了  依旧不能将敬孝堂后的人找出來  所以他不敢贸然动手  沒有想到的是  他不动手  对方倒是动手了

    被进山林实属无奈  可是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他不会后悔走进那一座山林  那几天  是苏琪和他那么久以來  最为贴近的一天

    沒有防备  沒有排斥

    他一直在找一个机会想苏琪坦白一切  可是从來都找不到那样的一个机会去承认自己那个年少的自己

    是那几天  给了他机会去承认

    他看着苏琪脸上的不可置信  拿下那戒指  在苏琪的手上  很合  不得不说  这确实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那戒指是母亲在他出生的时候特别设计的  里面刻着他名字的缩写  是一对侣对戒  还有一只被他放了起來  母亲说希望结婚的时候才拿出來  让新娘亲手为他戴上

    他想  苏琪就是那个人了  再也找不到比苏琪更加合适的人了

    敬孝堂的教训沒有吃够  又开始了行动  只是苏琪被捉是他意料之外的事

    而苏琪为了他挡下那一枪  也是意料之外地的事

    他自己大概也猜到了苏琪是他的  沒有一个人会为了自己不的人这样奋不顾

    只是猜到和亲口听到她承认  却是另外一回事  那是不一样的感受  甚至说是他三十多年的人生  第一次的震撼

    他想他永远都会记得  那一天  苏琪态百媚应承着:“我你  ”

    繁花全开  满目绚丽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