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长久(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子突然之间就平静了下來

    后來才隐隐约约知道  敬孝堂被清理得差不多  薛子清逃到了缅甸

    一切  似乎还在昨天  可是  竟然已经这般时过境迁了

    口上的枪伤倒是好了不少  脚上的伤却是比较严重  她沒有注意到  后來检查才知道脚踝处粉碎骨折  伤筋动骨一百天

    完全好的话  或许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  沒关系  一切  都结束了  不是吗

    最近江寒很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捉着苏琪美曰其名饭后运动  实际上是为了满足私  多次将苏琪引入某些不太适合儿童的行动中

    对此  苏琪进行了各种程度、各种方法的反抗  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  有句话叫什么來着:生活就像.....

    而那事  既然反抗不了  就只能享受了

    恩  是这样的  沒错  只是这享受的次数太尼玛的多了

    这一  窗外的阳光很好  落在两个人的上暖暖的  初冬的天气  阳光总是暖暖的

    江寒早上起  觉得某些感觉十分的强烈  于是就拉着苏琪再次进行了一次晨起运动

    等到江寒餍足  苏琪已经累得连话都不想说  被他赤条条地抱着进了浴缸

    江寒把她放进浴缸  然后双手一挥  弹指间  他上洁白的浴袍已经全然脱落  然后就这样赤条条地将整个躯呈现在苏琪面前

    苏琪很累  体沒入浴缸的时候  温的水浸润着整个人  水汽缠绕着她的四周氤氲开來  全的肌肤走舒张开來  很是惬意  微微张了张眼  入目的却是江寒一丝不挂的躯  脸上刚刚下去不久的红晕立马爬了上來

    氤氲的水汽包裹着苏琪  原本白皙的肌肤更显水嫩  江寒墨黑的眼眸一沉  下一秒便整个人坐进了浴缸  坐在苏琪的后  按下一旁的沐浴轻轻地清洗着她的

    苏琪原本被吓得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鼻尖划过沐浴的香气  紧绷的神经才慢慢舒缓下來  任由江寒的动作  方才已经累得精疲力尽  现在她也沒有精力去理会那么多  或许实在是太累了  苏琪渐渐地睡着了  醒來时被颈项出的酥麻感惊醒  转过头瞪着迷离的眼眸看着后作恶的某人:“江寒  你够了  ”

    江寒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低沉的声音传來:“不够  ”苏琪心中一怔  忽然想起四个字“英年早逝  ”  脸上猛地被江寒的话惹得通红  她一旁的手忽然捉着浴缸的边沿  意图逃离某人的/望  只是无奈浴缸太滑  她的腿很不给力  还沒站起來便整个人再次跌进江寒的怀里  江寒一把捞起她的子  不让她磕着坚硬的池壁  一手固定着她的腰  另一只手则狂暴的扣着她的脑袋就往自己跟前凑  双唇在她唇流连  舌头不断探入  攻城略地  然后沿着鼻尖渐渐地往上  忽而忽然埋头进那一颤一颤的浑圆中间  轻咬慢  苏琪瞬间整个人软化了下來

    “苏琪  ”耳畔传來江寒低低的呼唤  冰凉而熟悉的气息喷在苏琪的耳畔  让她的意识渐渐清醒过來  原本迷离的双眼渐渐清晰开來  只是现在的她  宁愿自己昏睡过去算了

    两个人的子经过这些子以來的磨合  已经有着不可言喻的熟悉与默契  此时苏琪分腿坐在江寒的腰间  小腹以下那充实的感受虽还只是安安静静的埋在深处  可她浑上下却早已因为这紧密的结合变得火辣烧人

    “呜呜~  不要  啊~  ”残碎的话语被硬生生地吞进江寒的肚子里  江寒微张了双眸  底下的灼在那私密的进口处轻轻地徘徊着  却硬是不肯进入  看着苏琪难以自抑地低吟  宽大的手抚上她的后老勺  固定她的头部与自己的脸庞相对  强迫她看着他  江寒看着她逃避的视线  微微挑了挑眉:“苏琪  看着我  ”

    苏琪被迫面对着他  无奈之下  只好紧闭双眸  江寒见此  唇边的笑意越加地大  宽厚的手掌沿着苏琪的腰脊抚摸而下  停留在那翘的部  然后轻轻一按  那灼的坚便沒入半分  苏琪被他忽如其來的动作惹得喘连连  全一阵阵莫名的悸动划过

    一声哼从苏琪的嘴上的小唇中吟出  江寒下腹一紧  微张开双眸瞧了瞧眼前的人  却反倒被眼前那浑布满红晕  俏脸一片迷蒙的喻颜刺激的更甚

    掌着那雪白上的手不觉猛然用力  顿时更大的一声柔应力而出

    苏琪感受着上那密密麻麻的觉醒  难自的离了嘴上的束缚  一声哼  却不想原本以为获得新鲜空气的舒爽并未袭來  换來的是更加细密的浪层层  不由得她昂起了脖颈  扬着头又是一声抒发  江寒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  揉捏着浑圆的手渐渐往下  在那小小的肚脐眼上轻轻地打转  引得苏琪只觉全痉挛起來

    因为长期握枪的原因  江寒的手掌和指腹都有一层厚厚的茧  摩挲着苏琪白皙水嫩的肌肤  引起一阵阵颤栗

    江寒看着下人儿的反应  眉毛前所未有的舒展开來  唇边衔着一枚灿烂的笑容  手划过苏琪平坦的小腹  继而來到两个人的交结之处  轻轻一按  苏琪不低唤出声:“啊~  江寒  江寒~  ”苏琪的低唤传入他的耳边  就像是带着魔力  给予他无比的力量  俯在她耳际低声说道:“够了  嗯  苏琪  你确定够了  ”

    苏琪的意识早在那挠人的折磨中消耗尽了  她只知道上的空虚感不断地腾升  最后集结在下两个人相连的哪一处  听到江寒的话  只是顺着回答:“不够  江寒  不够  呜呜~”双手移到江寒的腰  紧紧地扣着  似乎想让自己更靠近他

    “斯~  ”苏琪无意识的动作引得江寒狠狠地抽了一口气  随后一只手紧紧地箍着苏琪的后老勺  一只手紧紧地抵在她的腰脊  狠狠地一用力  便完全融在了苏琪的体内  下的动作不断地加快  双唇不断地游离在苏琪的嘴唇  将一声声嫩的吟声吸进了他的嘴里

    苏琪无力地由着他运动着  双手不知什么时候从江寒的腰移到了肩膀处  紧紧地扶着  整个人摊在了江寒的上  下巴轻轻地摩挲着江寒的颈窝  耳边是江寒在顶峰处所发出來的呼唤:“苏琪  苏琪~  ”一声一声地回在偌大的浴室  滑进了苏琪的耳朵  轻轻地拂过心窝  泛起一阵阵的甜蜜

    等到江寒完全停下了动作  苏琪已经是全软绵绵  可是一想到江寒的某一部分还在自己的体内  为了避免再次引火**  她只好强撑着疲倦不已的躯  抽而出  江寒只是看了看她  唇边挂着微微的笑意  然后伸开双腿  整个人躺在浴缸中  苏琪见他沒有动作  赶紧抬腿走出浴缸  只是心急吃不了豆腐  一不小心  整个人再次滑落在浴缸  子狠狠地砸在江寒的上  好死不死  她的私处  正准地对着江寒再次起的灼  苏琪的脸庞就像是被放在火炉里红着的烤  又又红  赶紧起來  却不料江寒在她踏步出浴缸的时候拉住她的手臂  一用力  再次砸回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还沒有反应过來  她的体再次被江寒的坚填充  说出口的话成了支离破碎:“江  江  江寒  我我  啊~  ”很累两个字  被一阵阵激所取代  每一次开口都换來更加激烈的颤栗

    江寒抱着苏琪缓缓滑入浴缸  两个人交结处激烈的碰撞引得來不及推出的水流激起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送上门來的  沒有不吃的道理  苏琪只能认命地等待结束

    等到两个人折腾完  天色已经开始昏沉  落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投进卧室  氤氲出一室的温暖

    江寒轻柔地清理着苏琪  看着无力地靠在他怀里的苏琪  只是微微笑了笑  拦腰抱起她  轻轻地放在上  拉过一旁的薄被盖住一丝不挂的苏琪  才进浴室里穿浴袍

    “饿不饿  ”江寒坐在边看着假寐的苏琪  眼底里泛着宠溺

    听到江寒的话  苏琪微微张了张眼  吐出嘶哑的几个字:“很饿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  她就吃了一碗粥  还被江寒要了那么久  能不饿么

    “等我  ”江寒俯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  然后便下楼把工人准备好的晚餐端了上來

    “是谁  ”一边嚼着江寒切的牛排一边问道

    江寒递了块牛到她的嘴边  附带了一杯清水:“梁烨  ”

    苏琪点了点头  然后便认真地吃着牛排  她早就猜到了  只是想确定一下而已  看着江寒认真地切着牛排  心底里泛起一阵阵的甜蜜  忽然觉得自己在做梦  很不真实  捉起一旁的叉子  叉了一块切好的牛排  递到江寒的嘴边:“你也饿了  张嘴  ”语气里  带着几分与平不同的撒  落在江寒的眼里  却是说不去的妩媚

    江寒看着她  以往冰冷的目光  落在苏琪的上  却是带着无尽的宠溺与柔  眼眸微微动了动  衔着一抹笑张了嘴

    敬孝堂的事解决之后  两个人很悠闲  苏琪笑了笑  大概  这样的子  应该就是一直一直这样下去了

    夕阳的余晖落在两个人的上  地上的影子紧紧地相缠在一起  衍生出一个词:天长地久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