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美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子虽然过得有些平淡如水  但也是安静溺人

    自从那一天之后  苏琪几乎都是在别墅里面宅着  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  除了有时候和江寒去市场买买菜、饭后出门散散步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在屋子里各干各的事  像是一对磨合了多年的老夫老妻  除了两个合法的小本本  倒也是沒有差别

    别墅里之前请的两个工人都已经辞退  苏琪不太喜欢假手于人  很多事喜欢自己做  而且她也沒什么事做  以前还有个缘园要忙着  如今却是整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睡觉吃饭  她也不想就这样无聊地窝着  干脆自己干家务

    苏琪刚刚洗完澡出來便被江寒一把拉了过去锢在怀里  手里擦拭着湿头发的毛巾被他一并拿了过去:“后天  和我去一趟意大利  ”

    苏琪动了动子  想转过头來  却被他的手按住  动弹不得  只能趴在江寒上  皱了皱眉:“怎么了  ”

    江寒一边擦着头发  一边说着:“那边  需要一批新的军火  想要拿下  ”

    苏琪对江寒他们的事不是很清楚  只是点了点头  “去多少天  ”

    “两天左右  ”

    苏琪今天闲暇无聊做了一整天家务  将这个屋子里里外外都拖了几遍  累得都快趴下了  现在趴在江寒怀里  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头发中穿插而过  轻抚过头皮带來一阵舒服的感受  沒几分钟便睡着

    江寒看着上的苏琪  湿润温的气息轻轻拂过他的膛  引起一阵阵颤栗  偏偏怀中的人儿却睡得不知所以  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把她轻轻地放在一旁  把不远处的薄被盖上  关了灯  便躺下子  轻轻地揽过她小的躯  睡了

    两天后

    下机的时候脑子有些昏昏沉沉  江寒伸过來的手看的一晃一晃  转瞬便被江寒打横抱了起來

    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  苏琪难受得很  只是看着那两长长的卡宴旁站了十多个面无表的黑衣人是  苏琪囧了  想要挣脱不成  只能把头狠狠地埋在江寒怀里

    酒店里预定的是总统房  但是苏琪沒有心去欣赏布局和装潢了  看到那张两米多宽的大后  直接倒下便入睡  直到江寒叫醒她  才发现肚子饿得很

    “桌上有些饭菜  先吃了再洗澡  ”江寒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向她示意

    等苏琪吃好的时候  江寒已经一西装出现在她面前  俯下躯在她的嘴唇几度流连后  “我出去了  乖乖等我回來  ”

    被吻得有些昏头转向的苏琪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  随即才想起他们这次來意大利是有正事做的  放下手中的刀叉  对上江寒满眼的柔  不环上他的腰  轻轻地踮起脚尖  主动地吻上了他的唇  不再是以往的轻轻触碰  苏琪第一次尝试着挑逗  舌头有些青涩地滑入江寒口腔  邀请他共舞  只是不久后  主动权便已经转移

    不知过了多久  肩上的手才放开  “苏琪  你惑我  ”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苏麻麻的瘙痒由耳际蔓延开來  抬头对上江寒的双眸  不脸上一红  环着他腰际的手也迅速放开  “小心一些  我等你回來  ”

    江寒看了看她  眼眸里是从未有过的光亮  点了点头  然后便迈步走向房门

    苏琪洗完澡  坐在边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一边玩着些无聊的小游戏  只是才玩了几局  就觉得困  电脑也沒來得及关  倒头便睡了

    醒來的时候天已经有些微暗  因为意大利是地中海气候  现在是七月份  夏季  所以高温干燥  屋子里开了空调  苏琪坐起的时候感觉头很痛  嘴唇很是干燥  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开了灯  喝了些水  坐在上一边看着之前下载的电影一边等着江寒

    苏琪看电影看得认真  江寒回來的时候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直到整个人被江寒从后面环住  才轻轻惊讶出声:“咦  什么时候回來的  ”头刚刚转过去  温润的唇边便悉数砸落下來  湿润的吻  在唇瓣处辗转了一会儿后  慢慢地往下  沿着脖子來到锁骨处  轻轻的啃噬让苏琪倏地一紧  “江  江寒......”

    后的人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  手上和嘴上的动作却沒有丝毫的犹豫

    苏琪今天穿的是宽松的t恤  底下一条紧牛仔裤  江寒的手轻易地从宽松的衣服下摆探了进去  双手抚着腰侧向上  來到肩膀处快速地往上一扬  整件衣服便被脱了下來  引入眼帘的是水蓝色衣包裹着的美好  原本在锁骨处作威作福的唇瓣渐渐往下  双手一边摩挲着來到苏琪的后背  灵活的手指轻轻一条  衣便像脱翼的蝴蝶  无力地坠落

    “苏琪  ”看着那鲜艳的樱桃  江寒喉结一动  俯而下  轻轻含住  舌头若有若无地挑逗  惹得苏琪低低地倒吸了一口气:“江  江寒  我  我饿了  ”

    在苏琪说话间  苏琪已经被脱光光  江寒一边脱着上的束缚一边说着:“很快  ”

    “......”苏琪有些哭无泪  她是真的饿了好不好  除了早上江寒走之前吃了些东西  一整天她都沒有吃东西的好不好  走神间  江寒的修长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來到了那狭窄的甬道  忽然间惹得苏琪尖叫:“啊  你  你......  ”

    江寒看了看她  眉毛一挑  吻上了那一张一合的红唇  将所有未來得及出口的话语全数吞进

    看着下的人儿已经喘连连  才恋恋不舍地将唇离开  來到苏琪的耳边  轻咬着耳垂“苏琪  分神可不是件好事  嗯  ”

    苏琪已经沒有力气  整个人任由他摆布  听着他的话  只能有气无力地应着:“可是  我  我真是  真饿了  ”

    “先把我喂饱再说  ”然后一个  沿着那湿润的甬道越渐深入  上的动作有条不紊地加速着

    忽如其來的快感让苏琪压抑不住口中的呻吟:“啊~  嗯~  ”手紧紧地捉着江寒的肩膀

    不知道过了多久  江寒才渐渐停歇下來  安抚般轻吻着她的眉黛  苏琪闭着眼  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江寒  我恨你  ”

    江寒笑了笑  双眉一抖  “可是我你啊  苏琪  ”话落  双手一使劲  苏琪整个人便被他提了起來  双手双膝撑在上  惊得苏琪连忙睁开眼  想要逃脱江寒的锢  却发现两动弹都不行  心下一惊  连忙问道:“你想干什么  ”

    江寒双膝在她双膝之间撑着  双手越过她的双肩紧紧地捉着她撑在上的手  俯在她耳际轻轻说道:“你说呢  ”话音刚落  便从后面滑入  从來沒有尝试过的体位  从來沒有过的深入  苏琪觉得整个人有些轻飘飘  直到耳边再次传來江寒的话语:“恨我  嗯  ”一边说着一边加重了撞击的力度

    苏琪低低叫了一声:“啊  ~”  几乎是咬着要才将话说完整:“不  不恨了  ”她恨自己很沒骨气  但是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脱光了在上恩的时候  骨气对于女人來说  只会带來悲剧  于是她很识趣地沒骨气

    “嗯  ”很显然  江寒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

    苏琪忽然很想爆粗口  但是想想后果  在老虎的pp上拔毛  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事  为了自己体着想  忍无可忍  也只能忍了  谁叫在上她从來就不是他的对手好不好

    “我你  ”

    “谁  ”

    “我你  江寒  ”

    “嗯  ”

    “我你  江寒  ”至于么  为了这么一句话  这样折腾她  但是  对于江寒这样一个险狡诈的人  实在是不容反抗  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反抗的后果是什么  而顺从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  苏琪很识趣地配合着

    江寒唇边的笑意越渐加大  眉毛轻轻一挑  上的动作也越來越快

    等江寒完全餍足了  苏琪就连开口地力气都沒有  一开口便是粗糙喑哑的声音:“江少  我要  吃饭  ”

    “嗯  ”一边帮她洗着上的赃物的江寒微微皱了皱眉  “介不介意再**多一次  ”很显然  对这样的称呼不满意

    苏琪怔了怔  调  调个啊  你以为是个狗啊  苏琪不在腹排  翻了个白眼:“江寒  我要吃饭  ”前面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

    江寒很是满意地笑了笑:“乖  洗了再吃  ”典型的哄小孩招式

    “......”

    江寒把她清理好后抱上了  才打电话叫了餐

    苏琪很饿  看着眼前的食物时  也不管江寒  自个儿吃了起來

    江寒看着吃得有些急的的苏琪  不笑了笑  “沒人跟你抢  吃这么快干嘛  ”

    苏琪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但是却是开始慢条斯理地吃了起來  其实苏琪的吃相很好  即使吃得很快也丝毫不能让人看得出來狼狈  所以一旦她慢慢地吃  倒是有几分大家闺秀的风范

    苏琪吃得有些撑  想睡觉  但是有不舒服  只能在房间里走來走去  想胃里的东西赶紧消化了

    一旁看着手提的江寒微微皱了皱眉  “你怎么了  ”

    苏琪脚上继续做着慢跑的动作  微微抬了抬眉  不徐不缓地说着:“吃撑了  ”

    江寒把手中的电脑往一旁的另外一张沙发一扔  向她招了招手:“过來  ”

    苏琪像是被惊吓到了的兔子  不往后退了一步  抬头定定看着他  挑了挑眉:“干嘛  ”

    江寒笑了笑  双眉一挑:“怕什么  又不会吃了你  过來  ”

    “......”就是怕你吃了才不敢过去的

    苏琪微微皱了皱眉  有些防备地走过去  还沒來得及反应便被他拉近了怀里  江寒的鼻息轻轻地喷在耳际  引得她一阵阵酥麻

    “其实  饭后运动  两个人做的效果更好  ”

    “......”

    于是  被江寒借着饭后运动有益心的话  再次做了某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