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坦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醒來的时候  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的事了  白花花的天花板  柔软的  一切  真实又虚幻地存在着

    可是张了张眼  那个她想要看到的男人却不在边  除了仪器冰冷的声音什么都沒有

    闭了眼  有些心乱地睡了过去

    见到江寒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自己一觉醒來  江寒就在边了

    深秋的天气有些凉薄  那一的阳光很好

    苏琪醒來的时候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浑是痛  动了动子想要坐起來  脚踝处传來撕心裂肺的疼痛  不喊了出声:“嘶  ”

    “醒了  饿不饿  ”耳边传來江寒喑哑的嗓音  腰间一双宽大的手掌扶起她

    她看了看江寒  唇边的弧度不可抑制地扩大:“饿  ”低低地应了一声

    感觉到江寒的体动了动  转眼间  眼前便看见一碗香醇的粥安放在江寒的手里:“吃粥  ”耳旁传來江寒微带喑哑的声音  话落  江寒的修长的手握着汤匙舀起一匙粥  平稳地移向她的嘴边

    苏琪忽然之间有些不习惯  动了动子  扭转头看着江寒:“我自己來  ”似乎怕他不答应  眼神里竟带了几分讨好

    江寒看了看她  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沒有说反对的话  也沒有说赞成的话  但是手上的动作已经却已经表明了他的意思  给出了所有的答案

    苏琪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有时候  这样一个强势的男人  别扭起來居然像是一个小孩  微微张了张嘴  香醇的鸡粥滑入口中  带着几分鲜美和香甜  心底却是不可抑制地泛着甜蜜

    “饱了  ”江寒把手中的空碗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手紧紧缠上了苏琪的纤细的腰  下巴搁在她的肩窝里  温的气息扫过耳端  苏琪的脸瞬间涨红  还沒等她反应过來  整个人便被江寒抱了起來  两个人由原本一个人的背对着一个变成面面相对

    苏琪微微抬了抬头  视线不经意间和江寒的视线交缠在一起  落入他的眼眸里  不有几分痴迷  手缓缓地抬起环住江寒的脖子  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些天的心神不定和恍恍惚惚  那一天的惊慌和不甘以及坚定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江寒  ”苏琪的声音有些颤抖  却带着不可逆转的坚定:“我有话想问你  你必须实话实说  ”即使是一个万劫不复的答案  她也必须知道  她不想  永远活在一个游离的猜测中  她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支持她以后勇敢地走下去  即便万劫不复

    江寒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胆子  越來越大了......”

    可是她也不会因为他的威严强势而害怕  反而毫不畏惧地迎上他探究的视线  一动不动地直视着他  她可以感觉自己手心的汗不断地往外流动  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庞的温度  不可耐  但是这些都不能阻止那个在她心中徘徊了千百万次的问題  也不能阻止她想要飞蛾扑火一次的决心  无论如何  她都需要这个答案

    “为什么  为什么要强留我在你边  为什么一定要我成为你的人  ”苏琪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在翻腾  每一个字都带着高温灼烧着她的喉咙  就连舌尖  也在不可抑制地打颤  侧的双手 紧紧地握着  指甲几乎被嵌进里  却丝毫不觉疼痛

    江寒盯着她半响  沒有做声

    随后  冰凉的唇瓣落在她的嘴角  几乎是叹息的声音滑入苏琪的耳蜗:“苏琪  我说过  ”

    侧的手紧了松  松了紧  原本紧紧盯着江寒的眼睛不颓萎了下來  眼角冰凉的泪珠带着心中的苦涩沿着脸部的线条滑落到嘴角  尽是苦涩  原來  所有的孤掷一注都是她一个人的自导自演和自作多  原來  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可笑的独角戏

    然后  他一个翻  轻轻地压住了她  小心翼翼地沒有碰到她的双腿  他按住了她的双手  深邃的眼眸居高临下地紧盯着她  渐渐的  那暗黑的眸仿佛燃起炽而无声的火焰  就像要把她也一同焚烧殆尽

    江寒微凉的唇瓣沿着眼泪吻到眼角  最后移到耳旁  温的气息直喷耳垂  “我说过  我你  ”她不知道  他曾在许多个夜晚  看着她在他的侧窝成一团的时候  无比深地说着“我你”三个字  却不敢声张  害怕听到她的讽刺  如今  他终于可以这般明目张胆地对着眼前的这个人儿  轻轻地说着这三个字

    他的声音低沉得仿佛有千钧的力量  重重地落在苏琪的心里

    苏琪觉得世界似乎瞬间静止  窗外猛烈的阳光不及江寒眼里流光溢彩  房间的一切仿佛一瞬间变成了暗淡的夜色  眼中  只有江寒的眉目清晰  英俊硬朗的脸庞  无比清晰醒目

    她定定地看着江寒  过了一会儿  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腕渐渐缩紧  整个人缓慢地往上升起  带着颤栗的唇边轻轻地落在江寒的眼角  轻轻地用唇瓣描绘着他的脸部轮廓

    江寒微闭着眼眸  等到唇瓣上传來柔软的触感  他轻轻地往下用力  将苏琪压在上  唇瓣开始在她的锁骨处流连  引起下的人儿一阵一阵的颤抖  转眼间  上衣已经被某人在不知不觉中脱落  露出黑色的文包裹着的美好  江寒的吻沿着锁骨轻咬  引得苏琪不可抑制的轻吟  双手滑到后  轻轻一挑  前唯一的遮掩也滑落啦下來  两颗殷红的樱  桃跳入江寒的视线  手轻轻地磨砂着  慢慢地又从后移到了前  紧紧地握住前的一个柔  软  原本还在锁骨那儿奋斗的双唇也渐渐往下移动  嘴唇沿着樱桃的四周吻着圈圈  然后轻轻地含住

    一系列的动作  苏琪早就沒有了力气  整个人软成一滩水一般倚在江寒的上  前的点  点被含住的那一刻  抑制不住的呻.  吟从嘴角泻出:“嗯~  ”

    江寒的手轻轻地打着圈圈往下移  轻轻地褪下裤子  大手不知什么时候探进了最后的一层遮掩  慢慢地游移到那一方秘密花园  双唇带着魔力一般在苏琪上游离  每到一次都点起一小撮的火花  惹得苏琪喘连连  感受到苏琪下足够的湿润  江寒小心翼翼地褪着最后的一块遮掩  避开苏琪受伤的脚踝  然后熟稔而轻快地褪下自己上的阻碍

    因为害怕碰到苏琪的脚踝  江寒只能放轻手下的动作  抬起她沒有受伤的腿环绕上他的腰  双腿挤进她的双腿间  私密处紧密相接  揉戳着  让苏琪忍不住地颤抖:“江寒  ”苏琪心底似乎有一团火早燃烧着她  全觉得无比地空虚  不够  还是不够  她想要得到更多  不扭动着

    江寒紧紧地抽了一口气  落下的吻越加的密集  带着火辣辣的感灼烧着苏琪的每一处皮肤  双手不停地在苏琪的上揉捏  一只手撑在苏琪的耳边  江寒把苏琪子往上一抬  另一只手慢慢地往下  移动到腹部  又移动到她的双腿间

    苏琪心里一慌  想加紧双腿  可是江寒现在正在她的双腿间  手再次探向那片神秘地带  轻轻揉捏着  “江寒  ”苏琪又羞又慌  双手顶住江寒的膛  想把他撑开  脸像火一般烧了起來  下不断有温的液体流出

    江寒沒有理会苏琪的抗拒  继续专心致志地做着他的事  呼吸声渐渐急促起來  感觉到苏琪已经全然准备好  江寒才移开双腿间的手  子靠了过去  在苏琪的入口缓慢地摩挲  只是那膨胀的灼却怎么也不肯深入靠岸  扰得苏琪难耐之极  苏琪的子不自觉地往下移  嘴里喃喃地叫着:“江寒  江寒  ”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  全紧绷  强忍着跨中的膨胀感  咬着牙  在苏琪耳蜗说道:“苏琪  不要怕”带着魔力的话语落进苏琪的听觉  只觉得内心一滞  苏琪忽然慌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手摸着江寒的手臂  呻/吟却怎么抑制也抑制不住  有些不安地扭动着躯摩挲着江寒的灼  却怎么也填不满内心的空虚

    江寒低低地抽了一口气  苏琪的动作让他全几乎忍耐不住  但是他只是缓缓地贴近苏琪  下的灼  靠在她的双腿间  只要稍稍用力  就能进入  可是江寒却停下了动作  只是定在了哪儿一般

    苏琪扭了扭腰  努力贴近江寒  引得江寒几乎奔溃理智  咬了咬牙  双手握住苏琪的双手  引着她的手來到两个人几乎相连的私  密处  然后扳开她的手指握上自己的灼  

    苏琪的腰不上移  紧闭着眼眸  脸已经通红通红  整个子如同在火里烤着一般  高温难耐  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墨黑的眼眸微微动了动  他知道  这是苏琪的第一次  不能之过急  可是  那些跳动的神经  不断地折磨着他  折磨的他很难受  恨不得一下子全部进去

    可是  那狭小紧密的地儿  他稍稍用力  都怕伤害到自己下的人

    苏琪微微动了动  这无疑是火上加油

    江寒一边吻着她一边开口说话想要引开她的注意力  “苏琪  还记得十多年前  在海边救我的那一天吗  ”

    苏琪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点了点头  思绪有些脱线地回到了那一天

    阳光、沙滩还有少年冷峻的眉眼

    “啊  嘶  疼  ”苏琪不咬了咬牙  她知道第一次总归是疼的  只是沒有想到会疼得这么厉害  就好像被人硬生生撕开一样

    江寒现在是只能进  不能退  他看了看下的人  轻轻地吻了吻她好看的眉眼  “苏琪  我你  ”

    话落  是重重的一击  突破了所有的障碍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