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真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第七十一章 真相

    苏琪愣住了  被绑着的手动不了  她只能用自己的脸颊去感知安婼  可是那渐渐冷淡下去的温度   还有那已经感知不到任何呼吸的气息

    安婼  真的就这样  在她面前离开了

    那个从來都是对着她笑意浅浅的女生  才二十多岁的年纪  还不知道什么是的女孩  就这样  笑着在让她好好的  然后就去了

    走了  再也不会有一个女孩甜甜地喊着:“苏小姐  苏小姐......”了

    苏琪从來不知道  原來一个人死掉真的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几个小时之前  她还和安婼好好地说这话  聊着江寒  怎么这会儿  不就是几个小时的事么  可是她就这样闭上眼睛了  无论她怎么去呼唤  也叫不醒她了

    她瘫坐在地上   手凉脚凉  沒有任何的人來管她  对着安婼的尸体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渐渐失去的温度  那么地无能为力

    铁门被推开的时候  苏琪整个人瘫在那儿  已经不想去管自己会怎么样了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反正她已经受够了

    “苏琪  ”

    那是久违了将近半年的声音  苏琪宁愿自己永远都不要听到这个声音

    她抬起头  脸上泪迹斑斑  眼神发冷  “薛子清  你真厉害  ”她当初还天真地以为薛子清真的是喜欢她  现在想想  一切都是谋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拿到她手上的那些证据罢了

    薛子清看着她微微皱了皱眉  他从來沒有被苏琪用这样的眼神看过  所以一时之间愣在了那儿  张了张嘴  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來

    “怎么了  轮到我了吗  ”她看着他  出口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  狠狠地割在他的心上  那眼眸里面的恨意  更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扬起的笑脸  嘴角微扬  他却看出了几分决绝

    “苏琪  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低了低头  不敢看向她的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不敢去看  一看  心里面就难受

    苏琪笑了笑  觉得无比讽刺:“你不会伤害我  薛子清  上一次的绑架算是什么回事  真厉害呢  在我边那么久了  我居然不知道你就是敬孝堂的人  是我太过相信你呢  还是你根本就是从头到尾在利用我  ”

    她的话让他沒有一句可以反驳  安婼的尸体就在一旁  他视线触及  不皱了皱眉  回头对后的人说道:“把尸体抬出去  ”

    苏琪去走到那尸体前  冷冷地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安婼都已经死了  你还不让她死后能够有个全尸吗    ”

    薛子清抬起头  看了看  苏琪  她脸上还有刚刚哭过的痕迹  记忆中  这个女人似乎从來沒有哭过  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狼狈的时候

    最后还是摆了摆手  对后的人说道:“算了  去找些吃的來吧  ”

    苏琪冷冷地勾了勾唇角  落在他上的视线恨不得化为刀子将他凌迟

    薛子清苦笑了一下  转离开前  低低留下一句话:“苏琪  对不起  ”

    她抬头看了看他的背影  抿着唇沒有说话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  要警察來干什么

    闭了闭眼  说到底  还是自己太天真了  居然那么久了  都不知道薛子清居然是敬孝堂的人

    还真是  天真的可以

    一天之内  安婼死了  江寒不知所踪  薛子清是敬孝堂的人  这一个个事实将苏琪几乎到奔溃  看着眼前那些饭食  她不想去斗气  她知道  只有吃饱了  太有力气逃走  可是她吃不下去  每吃一口就吐一口  到了最后  只有眼泪不断地在脸上流着

    薛子清后來还是找人将安婼的尸体搬走了  不管苏琪怎么样反对  而原本的密室也被换掉了  苏琪被困在一件卧室  什么都可以做  甚至是上网打电话  就是沒有了出走的自由

    被拿进來的食物苏琪一点都沒有碰  她吃不下去  只要想到自己被薛子清骗了那么久  她就恶心  看着眼前的那些东西就想吐  忍不住地想吐

    薛子清进來的时候  看到的便是那吩咐人做好的饭菜完好无缺地放在一旁  苏琪躺在上  不知道是在假寐还是在睡觉  脸色苍白地有些吓人

    他不走过去  手伸在半空中  却还是收了回來  抿了抿唇  皱着眉问道:“怎么不吃东西  ”

    苏琪睁开眼  看着他的眼眸想夜鹰一般锐利刺骨  “我觉得恶心  薛子清  你真让人恶心  ”

    这居然无疑是冰刀  在薛子清的心上刮了又刮  鲜血淋漓

    他怔了怔  不苦笑  “是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  你能吃就吃一些吧  不要拿自己的体开玩笑  ”

    苏琪侧了侧头  将着眼睛不想理会他

    她痛恨任何一切欺骗她的人  从某种意义上來讲  尽管她以前沒有对薛子清有过任何的好脸色  可是他那样不死心地纠缠自己  多少的  她也当他是朋友

    然后  这个朋友  却给了她最重的一击  偏偏曾经还说过那么多好话  现在想起來  真觉得可笑

    薛子清看了看她  见她沒有丝毫的动静  最后还是退出了房间

    垂在侧的手紧了又紧  他知道  她恨他

    苏琪觉得自己就好像做了一场梦  她多么希望自己一觉醒來  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她还是那个记者  顾寞寞偶尔和她撒撒泼  她偶尔被王大姐拿去相相亲  生活那么平淡  却那么地真实

    可是  她醒了  睡了一觉醒來  除了发现窗外的阳光很是猛烈  猛烈得她的眼泪都忍不住从眼角流出來了  什么都是一样的  她还是在那个房间  不远处的桌面上已经被换上了还冒着气的早餐

    她抬了抬手  发现整个人很累  一天多沒有吃任何的东西  前天晚上又消耗了那么多的力气和精力  起想要下  沒有力气的子差点儿直直摔在了地板上

    好不容易走到那桌子面前  手上就连拿起勺子的力都快沒有了

    她想起了安婼最后的微笑  想起了江寒最后一次的亲吻  想到眼泪都落下來了

    苏琪知道  自己只有把体养好  才有机会逃走  才能够不枉费安婼的付出  就算是不为自己  也要好好地活下去

    压抑着那些恶心的感觉  她好不容易把半弯的粥喝了下去

    胃里面终于感觉到有些东西在  体的力气才一点点地开始恢复

    薛子清进來的时候  她正站在窗前

    她听到了后开门进來的声音  可是她不想理会

    从前晚开始  她就觉得好薛子清说一句话都让自己觉得恶心  恶心得就快要连东西都吃不下去了

    阳光打在她的脸上  一半沐浴在太阳的光亮下  一半陷进了屋里的昏暗

    薛子清进來的时候看到便是这样的一副景  莫名的  心中一紧  走近才说道:“还饿吗  ”

    苏琪回头看了看他  忽然笑了笑:“薛子清  说吧  你这一次又想利用我干什么  ”

    他怔了怔  抿着唇站在原地  给不出半分的回答

    苏琪冷笑  “我替你回答吧  你是不是想要拿我來将江寒印出來  那你倒是太看得起我了  我在江寒眼里  和在你眼里  都是一样的价值  ”

    他发现自己待不下去  在苏琪的争锋相对下  他除了缄默  他什么都做不了

    屋子里陷入了一场莫名的寂静  难受得让人呼吸都困难

    薛子清抬头看了看她  视线却不敢做过多的停留  只一眼  便说道:“你好好休息  ”

    转  走出了那个房间

    苏琪看着薛子清的背影渐渐走出了自己的视线  她发现  自己变得越來越狠毒了  有那么一刻  她恨不得薛子清死掉

    可能是知道她开始吃东西了  中午薛子清派人送过來的东西丰富了不少

    她沒有赌气  也沒有那么硬的骨头  挑着自己喜欢吃的  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她知道  薛子清留着她  无非是想要将江寒引出來  像他这种人  就连一开始的两个人的相遇都是设计好的  她实在想不到他还会念着些什么

    更何况  他们之间  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什么

    如果曾经有过那么半点的分  那么  在她知道薛子清的真实份后  一切就当然无存了

    傍晚的时候薛子清又來了一次  可能是前两次被她说的话堵得无路可退了  这一次过來的时候并沒说些什么  只是站在门口不远处的柜子旁  静静地站了一会儿  就自动离开了

    期间  两个人沒有半分的交流  就连眼神交流都不曾有过

    苏琪不想说话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那满腔的恨意  至今  她仍然还记得安婼临死之前说过的话

    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儿  却因为薛子清  就这样沒有了  她接受不了  也沒有办法去接受

    她说  你和先生要好好的

    可是现在呢  江寒不知道去哪儿了  安婼离开了  仿佛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