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安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晚上的气温渐渐低了下來  可是苏琪窝在江寒的怀里  并不觉得  几乎是一夜安眠到天亮  醒來的时候阳光正猛  这一次是江寒先她一步醒來  看到她睁开眼  不笑了笑:“醒了  ”

    她点了点头  有些不好意思;“早  ”

    他点了点头  “还有力气吗  ”

    “啊  ”苏琪一时沒有反应过來  刚刚睡醒  脑子不太好使

    “梁烨不好进來  我们要走出去  ”

    这话说得那么明显  再不懂就不是脑子不好使这么简单了

    苏琪点了点头:“可以  ”在林子里两天  除了第一天比较累之外  其余时候都是悠闲地坐在林子里或者两个人到处逛逛消磨时间  根本上就沒有什么消磨体力的事能做

    江寒伸手出右手  摊开在她面前  看着她挑眉

    “......”虽然不不愿  但是还是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其实她真的能够一人走的  不用好像看着幼儿园里面的小孩子一样  要拉着她走

    可能是进來的时候人比较累  又或者说当时被人追杀  跑起來有些慌不择路  所以走进來走了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走他们停留的地方  可是走出去的时候显然比來时用的时间少了许多

    她被江寒牵着  一步一步地跟着他的步伐走在她侧  阳光开始猛烈起來  幸好周围的树木还算紧密  只有些许的阳光透过缝隙漏下來  并不怎么难受

    原本走在前面的影子慢慢地被拉直  苏琪知道  正午要來了

    头顶上的知了叫个不停  原本就燥的夏天更是增添了几分烦躁

    只是走在她前方的江寒只是淡淡地抿着唇  由始至终沒有说过一句话  右手紧紧地牵着她  左手放在口袋里  脚步悠闲自得

    江寒的腿修长而矫健  走起路來一步几乎等于苏琪走两步  虽然江寒已经特意放慢了脚步  可是腿短是硬伤  再怎么放慢脚步也改不了苏琪要疾步才能跟上江寒步伐的事实

    两个人走出林子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了  一辆长长的货车停在了路边  看到他们  梁烨走了过來

    梁烨扫了江寒一眼  再看着江寒:“沒事吧  ”

    江寒瞥了梁烨一眼:“敬孝堂这段时间沒闲着吧  ”

    梁烨嘲弄地勾了勾唇角:“他们倒是想闲着  可惜了  b是那边的公司被查出洗黑钱  这边的几家夜总会又被举报卖  ”

    江寒冷冷地勾了勾唇角  “不错  ”

    话落  牵着苏琪往前走去  直接拉开了货车的门  转对她说道:“上去  ”

    苏琪点了点头  借着江寒的力气  好不容易上了那将近两米高的车厢

    和之前的车厢差不多  沙发、、洗手间和厨房都有  茶几上还备了两整齐干净的衣服

    苏琪大姨妈來着  又是夏天  就算是有卫生巾在上  隔了两个晚上沒有洗澡  她也是难受得要紧  自己闻着都觉得一股难闻的味道浓烈到想吐

    拿起一旁的衣服就进去浴室  在里面呆了将近半个小时  她才出來

    江寒看了她一眼  说道:“厨房有吃的  ”拿着衣物就进了浴室

    并不是很久沒有吃过米饭  可是当她看到那锅里面放着的白花花的米饭的时候  还是忍不住咽了口水  天知道这两天她天天都是吃那些不知名的果子  每过多久就饿了  而且对大姨妈也不怎么好  所以她不敢多吃

    现在好不容看到米饭  她当然是兴奋

    头发还湿着  可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直接把长长的头发披在浴巾上  就着手把锅里面的饭菜端到外面去

    江寒出來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苏琪那披在后  却还在滴着水的长发  不皱了皱眉  “怎么不擦干头发  ”

    苏琪抬头看了他一眼  “饿了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起码有十多个小时  可是她就吃了那么几颗果子  早上还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  不饿  难道是神啊

    他看了她一眼  伸手将她拉到了怀里  顺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将她贴在脖子上的发丝撩了起來

    苏琪想挣脱他的锢  却被他用手紧紧地按着:“别动  你不是來月经了吗  这样披着湿发回落下病根的  ”

    苏琪脸上一红  只能安静地任由他折腾

    他的手指纤长  指腹温  手指穿插在她的头发剪  圆润的指头时不时碰到她的头皮  带起一阵阵的温

    她的头发又长又厚  洗完头后披着不弄的话  沒四五个小时是不可能完全干透的  所以在江寒已经把两条浴巾都擦湿了之后  苏琪的头发依旧很湿  而苏琪已经饿得沒有力气了  趴在他的大腿上  眼睛一闭一张  随时都有可能睡着

    江寒也有些苦恼  最后不得不打电话让梁烨想办法弄个吹风筒來

    在吹风筒送來的期间  苏琪看着那还冒着香气的饭菜  忍不住转头看着他:“江大爷  行行好  让我先吃个饭吧  ”

    江寒看了看苏琪  看她似乎真的很饿  只能无奈地说道:“我帮你把头发拿着  你先吃饭  ”

    苏琪心中一暖  不问道:“你不饿  ”

    他白了她一眼  似乎在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容易饿  ”让苏琪有种想要让时光倒流收回自己刚刚说过的话的冲动  果然  她就不应该同心泛滥的

    他们的车子还在荒郊野岭的路段  所以找一个吹风筒是比较困难的事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  还沒有找到一户人家

    苏琪有些过意不去  江寒已经拿着她的头发半个小时有多了  可是沒有发圈  不想头发的湿气浸润进体  只能这样拿着头发腾空起來

    她吃饱后  不看了看江寒  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  顿时脸红了一片  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真不饿  ”

    江寒懒懒地抬了抬眼皮:“你有多饿我就有多饿  ”

    苏琪嘴角一抽  那半个小时前的白眼是怎么一回事

    “要不我自己拿着  你吃  ”她实在是觉得江大爷对她这么好  她有些忐忑

    江寒突然看着她笑了笑  挑眉说道:“我继续帮你拿着  你喂我就好了  ”

    “......”苏琪再次用眼神反抗  结果可想而知  再一次战败下來  只能拿起筷子喂江大爷

    她又不是第一次喂江大爷  这事做起來还算是熟悉  所以两个人倒是配合得很好  沒有浪费一口粮食  也沒有引起不必要的纷争

    江寒吃饭很是优雅  一口饭细吞慢咽  明明是很娘们的吃法  却被他吃得赏心悦目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眼里出西施咩  苏琪深深地鄙视了自己一番  手上的动作不停  看着江寒喉结微微一动  抬手就将拨好的饭菜送到他嘴里

    车子停下來的时候江寒正好吃完最后一口饭  车门被人敲了敲  江寒示意她去开口

    苏琪只能起去开门  后跟着挽着她头发的江大爷

    梁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诡异的景象  差点儿把他的小心肝给吓出來了  看着苏琪  猥琐地笑了笑:“苏小姐  这么荣幸  难道江大爷帮你绾青丝啊  ”

    苏琪脸上一红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梁医生  能医不自医  有病就应该积极去医院配合治疗  别老是带病出來吓人  ”她一向毒舌  不过对着江寒  她的气势被压到了  施展不开來  梁烨就不一样  二货一个  她乐意挖苦

    梁烨还想说些什么  被苏琪后江寒传來的眼神给吓住了  只能咧了咧嘴:“古人诚不欺我  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

    苏琪不想和他继续磕下去  直接摊手:“吹风筒拿來  ”

    梁烨见大势已去  只能将手中的吹风筒叫出來  临走之前不住叹了一句:“唉  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

    在接收到两道凌厉的目光后  堪堪跑开

    苏琪关了门  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江寒:“我來吧  ”

    江大爷完全忽视她的话  一只手拿过她手上的吹风机  说道:“过來  ”

    然后  然后就强硬地帮苏琪吹起头发來了

    苏琪的头发很长  几乎及腰  又长又厚  即使刚刚已经用浴巾抹过  但是头发的湿度还是很高

    即使是用吹风机  也差不多吹了二十多分钟才干

    吵闹的吹风机声音停下來后  狭小的空间只有寂静  谁也沒有开口

    苏琪看了看江寒:“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

    他点了点头  放开了她的头发

    清凉的水从指间滑过  苏琪站在洗碗槽前  不有些发愣

    阳光透过那小小的窗口投下來  她低着头  沒有注意到后依着门板而立的江寒

    岁月不知不觉  两个人磕磕碰碰  竟然会走到这样的一步  苏琪不知道该感慨岁月的能力还是应该感叹命运的奇妙

    手上的戒指在阳光下很是耀眼  原來  两个人  很早很早之前  就已经注定了有所羁绊

    逃不掉了的  是的  逃不掉的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