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记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或许是江寒的肩膀太过于宽厚  亦或许是她太累了  靠着靠着就睡着了

    苏琪做了一个梦  梦到她和顾寞寞见面的第一天的场景

    那是她刚刚到孤儿院  顾寞寞比她早一年到孤儿院  所以和孤儿院里的小朋友都比较相熟

    孤儿院有点儿像古代皇帝的后宫  争宠的人一大堆一大堆  她作为一个“新人”  刚刚进去  很多里面的“规矩”都不知道  又因为长得粉唇嫩皮的  院长和里面的看护阿姨都很喜欢她  导致很长的一段时间被孤儿院里的小孩子孤立  每一次她只能站在远处看着她们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

    顾寞寞在她们里面经常被欺负  因为脾气好  所以也算是能够走到她们一堆

    顾寞寞走进她生命的那一天  天空有些沉  还下着小雨  她被挤到门边  屋里的小孩在玩着她不知道的游戏  顾寞寞就是这个时候走向她

    苏琪永远都记得那一天  顾寞寞笑容熠熠  偌大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一步一步地迈着走向她  颤颤巍巍  悬崖峭壁一样

    “你好  我叫顾寞寞  和你做个朋友可以吗  ”

    顾寞寞的声音从小就是娃娃音  说起话來软软绵绵  很是好听  四岁的孩子  瞳孔里尽是期待和小心翼翼

    她对于朋友这回事并不怎么在意  也就是说  可有可无  有了  是锦上添花  沒有  也不过是蜻蜓点水  平淡而过

    苏琪不排斥  但是也不衷  虽然每次看着别的小孩嘻嘻笑笑  只有她一个人在旁边  很落寞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还是习惯了这样的落寞

    “你好  苏琪  ”她伸出手  握住那柔柔的小手腕  的、软软的  沒有想过  就那么一下  居然握住了往后的二十多年

    苏琪其实很寡淡  对于友  从來不会去强求  也不会去追求  顾寞寞就一直跟在她后  琪琪长琪琪短地喊着  两个人渐渐地脱离了其他的小朋友

    大抵每个女生心中都有一个英雄结  不管救自己的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都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在为难的时候站出來  哪怕是说一句话  也会觉得温暖无比

    苏琪习惯了顾寞寞一直跟在后  终于在有一天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个总是晃着两个跟小马尾吊着她后的小女孩不见了  那抹胖乎乎的影不见了  开始的时候她不觉得奇怪  直到吃晚饭  她依旧沒有看到顾寞寞  她才觉得奇怪  院长和其他阿姨们也急了  到处找

    随后是苏琪找到的  在孤儿院后面的大树下  被人用麻绳绑在了树上  嘴巴被塞了一张抹布  脸脏兮兮的  眼睛哭得红肿红肿  看到苏琪的那一刻却笑得灿烂如花

    苏琪说不出心中的感受  一个四岁就成为了孤儿的孩子  可以说是  早熟、心机  应有尽有  她知道孤儿院里的其他小朋友怎么看她、说她、欺负她  可是她都不在乎  只是想要一个地方  安立命罢了

    后來才知道  孤儿院里一个十二岁的领头女孩让顾寞寞把苏琪骗到后院  想把苏琪绑在树上  杀一杀苏琪那对人理不理的子  结果顾寞寞不愿意  就被她们绑了上去代替苏琪

    苏琪永远都记得  顾寞寞被救下來的第一句话  不是诉苦也不是撒  而是    “苏琪  不好意思  让你担心了  ”

    她从不知道  原來自己还会感动的  即使看着外婆在自己面前撒手人寰  她也只是静默不语  安安静静地接受一切的安排  可是就在顾寞寞开口的那一瞬间  她突然觉得  其实自己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女生罢了

    从那以后  顾寞寞成为了能够走进苏琪的唯一一个人  多少次、多少对夫妇看中了苏琪  她都始终拒绝  在她看來  顾寞寞的手  她牵起了  就不再会放下

    苏琪开始变得强大  无论是格上开始强悍还是学习上  上小学的第一年  她就拿了助学金  全部给了顾寞寞

    自此  苏琪一直守护着顾寞寞  磕磕碰碰  有过委屈、有过争吵也有过冷战  可是她们都一直走过來了  一直走到现在  二十二年的时光

    沒有人知道  顾寞寞背后那个强大无比的后盾    苏琪  比顾寞寞还要小一年  却始终如姐如母一样  将顾寞寞相安无事地守护到今天

    只是今天  她们终于松开了彼此的手  开始进入各种不同的人生轨迹  或许以后会有交集  或许今后只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可是她们的曾经  强大过生命  强大过一切的山盟海誓

    时间会走  她们会变  只有苏琪自己知道  沒有人能够改变那一段二十二年的时光  也沒有人能够放弃那样的一段时光

    睡梦间  只觉得脸颊一湿

    真的是一场浩大的梦境  一幕一幕  那样地清晰明了  想要否认  也无能为力  就好像命中注定一样

    脸上泪迹斑斑  绷紧的脸庞有些难受  苏琪抬手擦了擦眼睛  才发现  车子还在路上

    越野车走在山路上  并不怎么浩

    “醒了  ”

    头顶传來江寒的声音  她才想起自己靠着对方的肩膀睡着了  不有些后悔  有些抱歉:“不好意思  不小心睡着了  ”

    江寒点了点头  “抬头看看前面  ”

    苏琪闻言抬头  透过那前面的车窗  看着那绵延不尽的山路

    “看到了么  这就是人生  不走到终点  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人生的风景到底有多少  ”

    她一怔  反应过來才知道江寒实在安慰他  点了点头  “谢谢  ”

    是的  不走到终点  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有多少的风景  只是  走到了终点  也回不去当初的风景了  不是吗

    车上备了不少吃的和喝的  苏琪沒什么胃口  随意吃了一些面包就算了

    回到别墅的时候  已经是下午六点多

    今天的绪太多  苏琪很累  晚饭随意吃了几口  就上楼了  整个人躺在上  看着那洁白的天花板  顾寞寞那最后的一眼  就好像是那空气一样  萦绕不断  闭眼睁眼  都是那个绝望而痛苦的眼神  直直地刺向她的内心  痛得无以复加

    门外响起敲门声的时候  苏琪正躺在上  不想下  只是敲门声不断  不用想都知道是江寒  也只有那厮那么晚了还有心來找她

    她心不好  开了门让他进來  自己倒在沙发上  直接问道:“有什么事吗  ”有事就不能明天说吗  难道不知道她今天、此时此刻的心十分之不好吗

    江寒看了她一眼  径自在一旁坐了下來  视线紧紧落在她上  不轻不重:“准备好了吗  ”

    苏琪不解  皱了皱眉:“准备什么  ”

    他轻抬眼帘  说:“明天离开a市  ”

    苏琪脸色一白  有些不可置信  捉着抱枕的手指紧紧收紧  几乎要将抱枕掐出个洞來

    江寒微微皱了皱眉:“有问題  ”

    她抬头看着他  抿着唇  花了许久的勇气才说出话來:“我想走  ”

    他点了点头:“我们会走  ”

    “我要一个人走  我会离开你们的视线  绝对不会再出现  ”她紧紧捉着抱枕  江寒的任何一个眼神  就足以让她惊慌失措

    江寒微微皱了皱眉:“苏琪  我不希望我说过的话重复第二次  ”

    “江寒  我和你们不一样  我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你懂不懂  就好像你接受不了自己只能等待法律制裁一样的白色世界  ”苏琪有些歇斯底里  今天她的绪已经到了崩溃点  江寒的话让将她得无路可退  她不爆发  就只能自爆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  微微勾了勾唇:“你接受不了怎样的自己  苏琪  你见过自己杀人的时候吗  眼神沒有一点儿温度  就好像天生的杀手一样  你缺乏的不过是惊艳而已  ”

    沒有给任何苏琪回答的机会  起两步并三步就走出了她的房间

    苏琪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冰窟  明明是酷暑八月  她却手脚冰冷

    她从來不知道自己杀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她知道  自己很冷漠  从小到大  真正走进她的心的人只有顾寞寞一个  她在乎的不多  就只是顾寞寞而已  可是她从來沒有想到自己是那样恐怖的一个人

    天生的杀手  就好像撒旦转世一样

    她从未想过  居然是这样的

    她突然觉得好累  累得不想再去想任何的东西  只想要好好地睡一觉  她只是希望睡醒之后  一切回到原來的模样  她还是原來的苏琪  顾寞寞还在她的边和她一起讨论着哪家店出现的帅哥最多

    可是墙上挂钟一圈一圈的转动声提醒着她  即使是醒來  也依旧改变不了  她已经被拉进了一个黑暗的漩涡的事实

    如果能够回到当初  我宁愿自己沒有选择这样的一份职业  那么  一切就不会这样了

    可是  这个世界上  沒有如果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