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温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手机被握在手里  冰冷的外壳被苏琪温的手心渐渐捂  沾染了不少汗迹

    车子渐渐驶入了市区  苏琪才记起自己似乎还沒有打电话给顾寞寞  不知道  那妞接到自己电话  是会狠狠地骂她一顿呢  还是忍不住要哭呢

    那么极端的顾寞寞啊  她该拿她如何是好啊

    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指尖划过手机的屏幕  手机里赫然出现了一串数字  深深吸了口气  按下了拨打键

    “喂  您好  我是顾寞寞  请问您是  ”一般來说  顾寞寞对于陌生电话很是礼貌  就像现在

    苏琪心下一动  喊道:“寞寞  是我  ”

    “苏-琪-琪  ”

    “恩  在  ”预料中的捉狂  苏琪有些无奈地勾了勾唇

    “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上一次你消失一个月  这一次更好  连续消失了两个月  期间一通电话都打不通  扣扣不上、微博也沒有你的影  你这是要闹人间出发吗  你难道就不知道人家会担心你的吗  你难道  就不知道我会担心你的吗  ”顾寞寞原本还气势冲冲地说这话  说道最后  声音也低了下去

    苏琪心里难受  却还不得不假装微笑安慰顾寞寞:“寞寞  我想见见你  有些话想对你说  ”

    “一个小时后  老地方  ”说完  顾寞寞直接挂了她的电话

    苏琪听着手机里的忙音  有些哑然  心中酸酸涨涨  很是难受

    抬头正对上江寒的双眼  莫名地  下意识地马上转开视线  把手机还给他:“谢谢  ”

    江寒抿了抿唇  接过手机  挑眉问道:“难受  ”

    她不说话  只是头倚在车窗上  目光落寞  额前长长的刘海飘然而下  挡住了半边的眼帘  只能看到那翘的鼻头  还有微微垂下的眼睫毛

    “苏琪  不管你愿不愿意面对  你都必须面对  如果你舍不得  后果你更是承受不住  ”

    他看着她  一字一顿  说得冷漠清淡  就像是一根一根针一样  跌至有序地刺到她的心口  隐隐作痛的很

    她只觉得眼眶一  开口的话有些哽咽:“我知道  ”

    她知道  事走到这一步  她已经沒有了回头的可能  如果她放不下顾寞寞  如果她舍不得顾寞寞  只会让顾寞寞跟她一样走进这样凌乱无序的生活  这样担惊受怕的子  她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了  她的寞寞  这样安享年华就好了

    江寒看了她一会  最后还是转开了视线

    车厢再次回到了原來的沉默中  苏琪只能听到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  就像是在对生活不满地呐喊  却显得那么脆弱、无用

    车子下了高速  渐渐进入了社区  车窗外的景物也渐渐地从陌生变成熟悉  那样熟悉的建筑物  苏琪莫名地觉得心口沉滞  就好像空开了一大块一样难受  明明是那么熟悉的地方  却让她觉得陌生而害怕

    到市区中心的时候  已经是一个多小时的事了  车子还沒有完全停稳  苏琪直接就拉开了车门

    后的江寒看着她渐走渐远的影  微微动了动嘴唇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最终还是沒有说

    冷漠如斯的眼神越过那褐色的车窗看向对面马路的咖啡屋  那个浅白色的影一点点地纳入了眼底  清清浅浅  就好像初次遇见一样  明媚而阳光的笑脸

    苏琪进到店里的时候就看到顾寞寞了  还沒來得及开口  顾寞寞就直接把边的包包拧起來往她上狠狠地砸了一番  嘴里愤愤有词:“苏琪琪你厉害了  知道玩失踪啦  现在是不是心好了  所以就恩赐我來看一下我  你这个混蛋  沒声沒息就消失了两个多月  要不是萧然拦着我  我早就去人口失踪了      ”

    苏琪心中一暖  却沒有阻止顾寞寞的发泄  只是笑得有些苦涩  “寞寞  ”

    苏琪很少这样喊她  很多时候  都是连名带姓地喊她的  她这样示弱地喊她“寞寞”  听得顾寞寞心里也是一阵难受  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坐了下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咖啡屋里一直都是宁静安好  鲜少有人像她们这样大吵大闹  自从苏琪一进來  就吸引了不少目光  原本以为两个人要打起來  现在看到她们相安无事地坐了下來  不有些欷歔

    苏琪抬头看了看顾寞寞  垂下头  抿着唇:“顾寞寞  我做了好多错事  现在要去赎罪了  ”

    “你在说些什么  ”顾寞寞完全听不懂  苏琪和她一起走过最单纯的年少时光  走过最青灿烂的四年时间  苏琪做了什么  她一清二楚  虽然有时候她看起來是粗枝大叶  但是对于苏琪  她可谓是前所未有的细心  这一点  就连萧然也妒忌

    “寞寞  有些话不能对你说是为了你好  我可能会消失很长的一段时间  你只要记住我很幸福  我很好就好了  ”她抬起头看着对面的顾寞寞  那个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少女  那个陪自己度过了无数个夜的少女  她终于不得不放手了

    顾寞寞终于意识到有些什么她捉不住的东西  就像苏琪  她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出她的岁月  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來  拉着苏琪的手:“苏琪琪  你说些什么  我听不懂  什么叫做你要消失很长一段时间  很长是要多久  一年  两年  三年  还是十年  或者说一辈子  ”她看着苏琪  满脸泪水  “苏琪  你到底瞒着我些什么  ”

    顾寞寞也很少这样喊她苏琪  第一次喊她苏琪是因为她喜欢上了韩左  她告诉她的时候;第二次是她说“对不起  苏琪  我知道韩左一直喜欢你”的时候  而第三次  却是现在  她说:“苏琪  你到底瞒着我些什么  ”

    苏琪抿着唇  她不能说  也不敢说  这是她唯一也是最后一次  能够为顾寞寞做的事  她希望  即使她不在她边她也依旧是那个守护顾寞寞的苏琪琪

    “苏琪  你今天不告诉我  我就和你断交  ”顾寞寞突然看着她  语气泠然

    苏琪觉得  总有些决定是要做出的  她能够做的  最后一件事  只能现在去做了  晚了  就再也沒有用了

    她抬起头  看着顾寞寞  语气淡漠:“你喜欢吧  我希望你幸福  ”

    顾寞寞很是震惊  苏琪从來沒有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过话  可是现在  苏琪对待她冷漠得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冷漠  她知道苏琪其实骨子里很淡漠  可是她从來沒有想过  她的淡漠  有一天  是用在自己的

    顾寞寞抿着唇  几乎是颤抖着声音说出话:“很好  我们断交  ”

    苏琪心下一痛  脸上却无异色  抬起头看着她平和地笑了  起  “再见  ”寞寞  原谅我

    话落  走得淡漠从容  即使后  一阵阵茶杯碎裂的声音紧随而來

    苏琪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咖啡屋的  那间承载了她们成年后所有心事和时光的小房子  如今他步履维艰地走出來了  一步一步  永不回头的坚决  也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到底  是有多痛  就好像  赤着脚  走在玻璃碎渣上面一样  步步伤人

    耳边的刹车声突如其來  她神恍惚地抬起头  被纳入了一个怀抱  耳边是司机不尽清晰的骂骂咧咧

    江寒拉着她  一步一步地走过了马路  在把她放上了车

    车门盖上的那一刻  她看到顾寞寞站在咖啡屋的门口  发丝凌乱  眼神红肿  看着她的车子  眼神就好像要把她吃了一样

    她收回了目光  心底空了一大块  就好像  永远都填补不上一样难受  指甲狠狠地嵌进手心的  丝丝疼痛让她有丝毫的真实感

    “借个肩膀给你  ”江寒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声音清减  并无半分

    苏琪第一次沒有抗拒  乖巧地靠在那宽厚的肩膀上  隐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來

    车子渐渐启动  顾寞寞的影渐渐地淡出她的视线  就好像  渐渐地淡出她的人生轨迹一样

    过往的二十多年时光  就这样  莫名其妙地被划上了一个句话

    她擦了擦眼泪  问江寒拿了手机  拨了一个号码  这是她第二个记住的号码  也是于顾寞寞有关的号码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  她稍稍清了清嗓子:“萧然  是我  苏琪  ”

    “有事  ”

    “顾寞寞在步行街转角的i恋咖啡屋  你去接一下她吧  她难受  ”

    “发生了什么事  ”

    “萧然  顾寞寞拜托你了  ”

    “放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有这两个字  足够了  她直接挂了电话  她是真的放心了  放下心了

    车子渐渐驶出了市中心  逃离了一幢幢高耸立林的高楼大夏  走向了一条延绵不断的公路  就好像  她的人生  只能向前  不能回头了  即使看不到前方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