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未婚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苏琪突然之间不说话了  只是转着自己手上的鱼竿  嘴角微微抽了抽

    江寒有些不解  转头看着她  问道:“怎么了  有什么问題  ”

    她将手上的鱼竿抓紧  侧了侧脸  看了江寒一眼:“我们这样有点儿不道德  ”

    黑眸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看到她心里发抖  许久  黑眸的主人才开口说道:“不过这湖里的鱼都是我养的  ”

    “......”苏琪决定再也不要和江寒交流了  因为每一次交手  输的都是她

    两个人谁也沒有开口  只有风在树叶之间穿梭的响声  除此之外  静得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微风拂过湖面的声音

    许久  江寒才收回了远处的目光  转到苏琪脸上:“回去吧  ”

    苏琪点了点头  一边绕着线收鱼竿  一边问道:“那这些鱼呢  ”

    “你喜欢  ”

    “放回去  ”

    “随意  ”

    最后苏琪还是把鱼放了回去  她不喜欢吃鱼  而且那么多的鱼  带回去也不可能一顿就吃完  养着也不一定能够养到明天  干脆就放回去了  当是放生就好了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  漏了一地的斑斑点点  打在苏琪的脸上  斑斑驳驳

    江寒突然停了下來  转看着吊在后的苏琪  扬了扬嘴角:“苏琪  ”

    她原本是踩着江寒的影子  一路低着头在走路  丝毫沒有料到江寒会突然之间停下來  一不小心撞上了他的膛  那僵硬的肌碰得她额头生疼生疼

    她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恩  ”一边揉着被撞到的前额  一边抬头

    江寒逆着光  整个人的后沐浴在阳光里  侧脸隐晦不明  扬起的嘴角衔了一抹阳光  墨黑的眼眸星光煜煜

    他笑了笑  “沒什么  回去吧  ”

    苏琪愣了愣  反应过來的时候  江寒已经走远

    回到别墅的时候安婼已经准备好午饭  两个人洗了手  就可以直接上桌吃饭了  对于这种吃白食的行为  苏琪对自己表示了深深的鄙视之后  心安理得地享受起安婼的手艺

    江寒似乎有事要处理  吃完午饭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儿了  苏琪习惯午睡  吃了午饭之后  绕着别墅内部的花园走了一圈之后  扑到在上就睡着了

    夏天的温度很高  即使是在半山腰  中午的温度也很  房间里面开了空调  苏琪睡得很安稳  就是醒來的时候喉咙有些干涩

    赤着脚走到不远处的饮水机装了杯水  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挂钟  不知不觉  一场睡眠居然占据了两个半小时

    窗外的阳光已经沒有初始时那么白亮了  四点多  半山腰的太阳开始进行隐匿  窗外的风吹进來  冷暖交替  苏琪只觉得山风腻腻的  就好像是沾了糖的水一样

    穿了拖鞋  想出去走走  其实她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一向跟在她边的安婼居然不见了

    下楼的时候看到安婼  不问道:“安婼  怎么了  ”她的神有些不对  和平里轻轻浅浅的笑容不同

    安婼勉强地笑了笑  “沒什么  小姐你还是上楼休息去吧  ”

    苏琪原本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安婼笑得那么勉强  她总算是肯定安婼有些什么事瞒着她了  不皱了皱眉:“可是我刚刚睡醒啊  ”

    “那小姐你上去上上网  不要出去了  待会儿就能吃饭了  ”

    苏琪直直地看着她  试图从眼神中看出些什么  却只能看到她依旧在笑着  表恢复了和平无异  只能试探地问道:“我出去走走行吗  ”

    安婼看了看她  第一次露出为难的神色  就连前些子她伤口还未愈合的时候请求她带她去湖边走走  她也沒有这么为难过

    苏琪大概也明白了些什么  安婼不怎么希望她踏出这个屋子

    “安婼  是不是有什么事  是敬孝堂的人來了吗  ”

    安婼抿了抿唇  答道:“不是  ”

    她知道自己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  直接抬腿就走了出去

    “小姐--”后是安婼有些着急的声音  苏琪只是回头对她笑了笑:“我只是想出去走走而已  别担心  我很快就回來的  保证在晚饭之前赶回來  ”

    安婼还想说些什么  只是都迟了

    苏琪刚刚出门就看到了花园那儿坐着的女人  精致的妆容和新一季巴黎时装的新款  妖娆至极

    左潇从头到尾地看了看眼前的女人  尽管只是穿着棉质的长裙  素面朝天  但是不得不承认  面前的女人长得很好

    她挑了挑眉  对苏琪伸了伸手:“你好  我叫左潇  江寒的未婚妻  ”

    苏琪看着眼前嚣张的女人  原本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敌意  听到她的话后  她总算是明白了  只是淡淡一笑  伸手和她虚握了一下:“你好  苏琪  ”

    安婼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苏琪  随后看着左潇  出声到:“左小姐  苏小姐是先生的客人  ”

    “哦  原來是客人  ”左潇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看着苏琪勾了勾唇角

    苏琪做记者三年多的时间  形形的人都看过  有些女人狠起來不动声色  而左潇不过是个中平平  耐不住子的女人  她向來会对付  所以对于左潇  不管她怎么挑衅  她也只是笑了笑  听而不见  转对安婼笑了笑:“我出去走走  半个小时后回來  ”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  左潇居然会跟着她走出了别墅  一路上呢两个人并沒有什么对话  安婼因为要准备晚餐  不得不留在了别墅里

    左潇看着眼前悠然自得的女人  有些按耐不住  江寒边从來沒有出现过一个女  苏琪的出现让她的警钟大响  自然希望在江汉回來之前把苏琪解决了

    “苏小姐是哪里人  ”

    苏琪沒有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題  也猜不到她想耍什么花招  不过水來土掩  兵來将挡  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梳声说道:“a市人  ”

    “哦  听说a市很多美女  不过看到苏小姐之后  我就有些怀疑传闻了  ”她就不信  人攻击她都能那么淡定地应对

    苏琪内心冷笑  出了江寒  能把她得发狂的人估计还沒有出生  她慢慢继续了步伐  淡声回到:“我不过其中最为平凡的一个罢了  如果左小姐真的想要知道传闻真不真实  大可以去a市一趟  我想  应该不会负你所望的  ”

    左潇气结  却又不甘心  “是吗  对了  苏小姐知道江寒是哪里人吗  ”对付敌最有效的一招  莫过于显示自己比她更了解她们所争抢的人

    只是  这一切不过是她自己在一厢愿的想法罢了  苏琪从來对江寒都是避如蛇蝎

    听到左潇的话  她停了下來  回头皱着眉看着左潇  问道:“我为什么要知道  ”

    短短的一句话  让左潇无言以对  看着苏琪渐渐走远的影  她突然觉得这一次的对手太厉害了

    黄昏來临的时候  苏琪正踩着夕阳的余韵一步一步地返回  山间的树林沙沙  风吹过带起一阵阵的清凉

    前面的路被夕阳染满了橘红色  一直延伸  看不到尽头  就好像她现在的生活  只能一直走  一直走  看不到尽头  就连中途休息的驿站  都看不到

    不想起左潇的话  她发现  原來自己再怎么平静  可以骗过所有的人  也始终骗不过自己  手在那三个字传入耳朵的时候  还是不可抑制地抖了抖  再怎么清浅的笑容  勾勒出來  也是花费了大量的力气

    她从來沒有想过会这样  以前她一直以为  她和江寒  就只有她和他的问題  现在才知道  有时候  自作聪明也是一种自我报复

    如果可以  她宁愿  一直自欺欺人下去

    可惜  不可以  就好像每一天的夕阳  总是抗拒不了每一天离开地平线的命运

    刚刚走到别墅门口  就看到安婼走出來  脚步匆匆  看到她才缓下了步伐  “苏小姐  ”

    苏琪看着她  问道:“跑这么急干什么  ”

    “好晚了  山林里并不怎么安全  虽然是开发过的  但是太阳下山了总免不了会有些蛇出來散步  ”

    安婼说这话的时候  气还在喘着  腮边因为刚刚的跑动而红了一片  夕阳下煞是好看

    苏琪心中一动  不柔声道:“谢谢你  安婼  ”有一个人这么记挂自己  那是说不出的感动和窝心

    安婼从小到大都是执行任务  每做一件事都是任务  每一个人都觉得她做的事是理所当然  今天在她的本分内听到了苏琪的谢谢  那些从來不知道的东西  忽然之间就懂了  那是一种属于朋友之间的感  真挚而窝心

    “苏小姐  ”她看着苏琪  眼睛里溢满了泪水  一不小心就会溢出來

    苏琪笑了笑  抬手拍了拍她肩膀:“别这样  我可不想别人以为我欺负你了  ”

    安婼抬手擦了擦眼泪  喑哑着嗓音说道:“可以吃饭了  苏小姐  ”

    苏琪点了点头  今天  有得有失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