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钓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暖洋洋却不显得突兀  落在皮肤上就好像那毛茸茸的细线  一下一下地扫过  舒服至极

    昨天晚上苏琪满脑子都是在想小说节的事  睡眠质量并不是很好  基本上是到了凌晨五点多才算是真正地进入了睡眠时期

    因为右肩膀上的伤口正在结痂  她并不敢有太大的动静  只能放小了动作去伸了个懒腰  刚刚把张开的嘴闭起來  门便被人推开了

    安婼基本上将她的作息全部都掌握了  几乎每天的这个时间都会端着一杯牛进來给她  据说是江寒吩咐的  她原本就不是个喜欢和牛的人  这段时间天天喝牛  几乎喝了一个半月的牛  张口都觉得自己胃里面是牛的存在

    她以为是安婼  一边滚回了上一边叫着:“安婼  是不是又要喝牛啊  ”

    这是这一次等了许久都沒有听到期待中安婼的声音  苏琪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连忙抬头  发现江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沿  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见她抬头  还勾了勾唇角  双眉一挑:“看來你恢复得不错  ”

    苏琪有些庆幸自己穿的是睡衣而不是睡裙  不然这样的姿势、这样的位置  一定会被视线占便宜了许多

    连忙坐直了子  尴尬地笑了笑:“回來啦  ”虽然这是废话  但是她就是沒能阻止自己犯傻  问了这么一句废话

    江寒将她眼底的尴尬收进眼底  连來的疲倦突然得到了释放  看着她  眼眸微微动了动  点着头:“恩  回來了  ”说着  将一旁的椅子拉了过來  坐在椅子上和苏琪平视

    他的双腿交叠在一起  左手修长纤细的手指微微曲起  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打着自己的膝盖  阳光落在那修长的手指上  指节分明得好看  手指上的每一根细小的绒毛苏琪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似乎  从來沒有看到过那么好看的一双手

    因为刚刚在上滚了滚  头发凌乱至极  脸上、额头上尽是胡乱贴合着的发丝  苏琪看着那双黑眸眼底的自己  果真是节碎了一地

    “我去洗漱一下  ”她飞快地说了一句  也不管江寒有沒有答应  直接就跳下  光着脚冲进了浴室  刷牙、洗脸、梳头、整理仪容  做好一切后  才发现  最关键的部分沒有解决    上依旧穿着睡衣

    冲出浴室  在衣柜随意翻了条长裙  再次冲进了浴室  出來的时候已经是  恩  亭亭玉立了

    她出來的时候江寒正倚在椅背上闭合着眼眸  或许是真的很累了  以至于苏琪走近也沒有发现

    阳光打落在他微微侧着的侧脸上  浓密而纤长的睫毛、高笔直的鼻梁、还有那时常抿起的薄唇  皮肤细腻到每一根细小的汗毛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苏琪不得不承认  江寒确实是一位面如冠玉的汉子

    额前的碎发因为他微微低头的弧度而耷拉下來  苏琪心中微微一动  伸手将其挑开  就在大功告成之前  手腕被人紧紧地捉住

    脉搏上传來的温度让她心跳漏了一拍  阳光被她遮挡了一半  江寒的脸忽明忽暗  刚刚清醒过來的眼眸还泛着一层淡淡的朦胧  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或者是做些什么  整个人就那样呆滞在那儿

    他其实并沒有睡着  只是最近忙得有些累  昨天晚上凌晨的时候才回來  早上一起來就过來看她  在她进去整理的时候忍不住假寐

    她走近的时候他就已经惊觉  只是想要知道苏琪想要干些什么

    指尖划过额头的时候  指腹上柔软的皮肤轻轻地触碰在那并不敏感的额头  却让他心下一动  抬手握住她的手腕  睁眼便看到那张小巧都脸  精致的五官  逆着光  闪闪发亮  后被一大片的阳光沐浴着  那细小的毛发轻轻飘起  拨得他心中瘙痒难耐

    苏琪有些尴尬地抽回了手  “我以为你睡着了  ”

    他看着她  目光炯炯  许久才开口:“苏琪  现在你还想离开吗  ”

    面对话題突然之间转变得这么快  她丝毫沒有料到  怔了怔  有些反应不过來  缓了一会儿  才找回自己的思绪  她抿着唇  模样坚定得不容抗拒:“想  ”几乎是咬着牙将这个字吐出口  这是她内心的想法  不想违背  也不愿意去违背

    他忽然低垂了眼睑  嘴角微微动了动  “是吗  ”

    “是的  ”这一次  她毫不犹豫  无论如何  她都沒有想过过着这样的生活  安静闲适的时候可以很享受  可是一旦忙起來  那是用生命去忙碌  她不想要这样的等价交换  她的要求不高  三餐不饿  有瓦遮头  就可以了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安婼的声音传來:“先生  小姐  早餐做好了  ”

    江寒抬头看了她一眼  眼神忽明忽暗  “出去吃早餐吧  ”

    苏琪点了点头  她不知道如果他继续问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回答  幸好  他适可而止  她有路可退

    安婼的手艺很好  简单的白粥被她熬得醇化无比  入口既化  米香四溢

    江寒今天似乎沒有什么事做  吃完早餐有悠闲地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报纸  苏琪一个人慢慢地坐在餐桌前咀嚼着口中的馒头

    “想钓鱼吗  ”

    江寒突然抬头看了苏琪一眼  吓得路过准备回房的苏琪脚下的步伐乱了  一个重心不稳  差点儿來了个狗啃泥

    她最近闷得很  基本上沒什么户外活动  最多也就是和安婼在饭后或者饭前在别墅的周围  最远也就是走到湖边那儿晃晃

    他这样提议  她当然乐意:“可以吗  ”据她所了解  这周围好像沒有什么能够钓鱼的地方  当然  那个湖就另当别论了

    江寒点了点头  抬头看了她一眼:“你上去换双鞋子  十分钟后在下來  ”

    苏琪点了点头  上楼换了双布鞋  因为怕晒  顺便翻了顶帽子  衣物都是安婼准备的  不过都很对她口味  鞋子、衣服、帽子、丝巾什么的  应有尽有

    头发被她扎成马尾  高高地掉在后  走起路來一甩一甩  大有学生妹的模样

    她下楼的时候江寒已经拿着鱼竿等她  看到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跟我來  ”

    原本她还在猜想到底在哪儿钓鱼  现在才知道  那个湖原來真的是用來钓鱼的

    江寒在前面走着  阳光落在他上  影子被拖在后  她跟在后  踩着他的影子  觉得愉悦无比  虽然心底对于自己这样幼稚的行为很无语  但是不得不说  这确实是一个让她愉悦的方式  虽然是幼稚了一点儿

    苏琪钓鱼的经历不少  曾经为了采访一个书法大家  她不得不投其所好  天天去陪着他钓鱼  所以摆弄起鱼竿也是手法熟稔  江寒在一旁也有些惊讶

    “不错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钓到鱼  ”

    苏琪白了他一眼:“拭目以待就是了  ”

    阳光落在她的脸上  后的马尾因为她得意的动作而一翘一翘  就好像是那蹦腾的马尾一样  摇曳生姿

    他看得一怔  许久才点了点头  笑道:“拭目以待  ”

    多亏了跟着那老人家钓了几天的鱼  苏琪现在耐心极好  看着江寒已经收获了两条鱼  她也不急不躁  气若神闲地坐在那儿  眼睛紧紧地盯着水面

    “耐心不错  ”

    苏琪看了他一眼  不予回应

    鱼上钩的时候  苏琪并不急  等了几秒  才用力将鱼竿抬起  那是一条说不出名字的鱼  大概两斤多重

    她回头把鱼放好  转的时候正对上江寒的视线  不挑了挑眉

    江寒只是笑了笑  收回视线看着不远处的浮萍:“苏琪  我的耐心更好  ”

    这是一语双关的话  苏琪微微皱了皱眉  并沒有回答

    正午的时候太阳正猛  气温有些高  幸好风过了湖才吹过來  风并不显得  桶里面的鱼游得欢畅

    苏琪看着江寒的侧脸  似乎这个男人  无论做什么事都是那样一副悠闲自得的表  即使当初在被两辆车得无路可退的时候  她也不曾见他露出过半分紧张  是不是  每一个走在这条路上的人  都能够这么淡定地面对生死

    她看得出神  沒有注意到江寒已经收了鱼竿  也正看着她

    “看什么  ”

    “看你啊  ”

    苏琪脸上一囧  回答得太快了  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部说了出來  一时之间满脸涨红  有些话  覆水难收  比如现在

    江寒双眉一挑  唇角微勾:“有什么好看的  ”

    她收回了视线  清了清嗓子  摸了摸有些发的脸颊  视线飘到远方:“沒有  只是想一些事而已  ”

    他微微皱了皱眉:“想什么  ”

    “在想这个湖是不是你的  ”

    江寒看了她一眼  回答得干脆:“不是  ”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