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醒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苏琪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她被一头狮子一直在追啊追  她跑啊跑  好不容看到一辆车  招手呼救  却发现开车的人是江寒  看到她森森地笑了起來  开着车子往她上直接撞过去  前有车  后有狮子  苏琪绝望地不知所措  猛然惊醒  才发现是一个梦

    睁开眼  入目的是完全陌生的房间  纯白的天花板上吊着一盏奢华的水晶灯

    “醒了  ”上方传來喑哑低沉的嗓音

    苏琪偏了偏头  看到江寒坐在头  看着她的目光如水  清凉如斯

    “我  咳咳  睡了多久  ”或许是很久沒有开口  声音沙哑地开不了口  动了动  才发现右肩的钝痛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不倒抽了一口起  突然记起  自己好像是受伤了

    江寒起接了杯水  递到她唇边:“先喝口水  ”

    苏琪点了点头  右肩受了伤  不能动  只能借助江寒  喝了些水  喉咙总算沒有那么干涩  唇腔里面也因为有了水的滋润而沒方才那般难受

    “我睡了多久了  ”她看了一眼江寒  发现对方正看着她  目光如炬

    将手上的杯子放在一旁的头柜  江寒才说道:“两天  ”

    苏琪心肝一抽  问道:“公司帮我请假了吗  ”

    “递了辞职信  ”

    “......”速度能不能别这么快啊  她还沒有做好准备  突然之间就被人辞职了  往后该怎么办她还沒有想好

    看着苏琪抿着唇  皱着眉  江寒大抵猜到她在想些什么  不挑眉:“走到这一步  你真的还以为能够走回去吗  ”

    她抬起头看着他  不闪不躲  沒有因为他眼底里的半分专注而退缩  许久才说道:“我沒想过能够走回去  ”但是也沒有想过这么快就成了下岗人士

    他勾了勾唇角  眉眼一弯  似乎很是满意她的回答  将她上的空调薄被往上一拉:“好好休息  ”

    “......”苏琪有些无语  不是刚刚才睡醒的么

    江寒却突然笑出了声音:“该好好养养了  你轻的好像纸片一样  ”

    “......”江大爷  能不带人生攻击么

    两个人忽然就这样沉寂了下來  直到传來了敲门声  以及梁烨的询问:“打扰一下  ”

    江寒收敛了笑容  淡淡地回了一句:“进來  ”

    梁烨嬉皮笑脸地拿着工具箱走了进來  看到苏琪醒了  正睁着一双杏眸看着他  不咧嘴笑得更欢:“嗨  苏小姐  醒得真快  ”

    苏琪嘴角抽了抽  直接扔给他一个白眼:“难道我要像那些偶像剧一样走一下正常路线  昏迷个三天或者是十天才能够醒來吗  而且  你那一脸的惋惜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梁医生    ”最后的三个字被她紧紧咬着  在牙齿绞磨的声音细小却不容忽视

    梁烨对她笑了笑  随后看了一眼正站在不远处的某人  说道:“请相信  我觉得不是惋惜你醒得这么早  我只是在惋惜沒有了一个折腾江寒的机会了  ”

    苏琪不看了一眼江寒  发现他也正看着她  视线不偏不倚  正落在她的眼眸里  沒有丝毫因为梁烨的话而显示出來的尴尬  淡定如斯

    她这时才发现江寒的眼眶有一圈淡淡的青色  下巴也长出了细小的胡渣  刚才沒有认真看  现在才发现  这么憔悴的江寒  她还是第一次见  莫名的  心底一动

    只是他的视线太过于直率  她最终不敌  只能转移视线

    回头看着梁烨  扯了个轻蔑的笑:“幸灾乐祸者  小人也  ”

    梁烨脸皮厚  自动就忽略了她的话  直接进入正題:“有发烧吗  ”

    苏琪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体温似乎有些高  刚刚醒來沒有擦觉  只是以为是刚刚醒來  而且上也盖了一薄被  体温高一点点沒有问題  现在被梁烨问道  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抬起左手  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像有些发烧  ”

    梁烨看了她一眼  抬手覆上了她的额头  几秒后  才说道:“沒事  只是低烧而已  多喝些水就好了  ”

    她点了点头  右肩的疼痛一阵一阵地传來  清晰而明烈  难受得要紧

    “好好休息啊哈  放心  大概一个月就能养好的了  ”

    梁烨说这话的时候  视线不知为何飘到了江寒那边  害的苏琪头皮有些发麻

    “谢谢  ”

    “好好休息  ”

    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  偌大的房间里面  除了一个衣柜和不远处的一沙发  还有她下现在躺着的一张两米多宽的大  什么都沒有  空旷的很

    右肩的疼痛越发地清晰  思绪莫名地飘回那一晚

    想起自己那样的奋不顾  苏琪有些后怕  实在是不敢想象  如果那颗子弹再往下一点  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是不是  这个世界上  再也沒有苏琪这个人的存在了

    对于自己这么勇敢的行为  她将其归之为自己的良心  无论是之前还是那一晚  江寒的麻烦几乎都是她惹來的  如果不是她当初那么执着  或许江寒就沒有必要承受这样的后果  只是沒有当初  她也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坚持了之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醒來的时候发现房间里面阳光一大片  甜美的女声从不远处传來:“苏小姐  你好  我是安婼  江先生派我过來照顾您的  ”

    苏琪偏了偏头  才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  笑容甜美地看着她  如花的笑靥倒是像冬里的暖阳

    她点了点头  “麻烦你了  ”

    “不客气  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着  她走近了几步  问道:“苏小姐  饿了吗  ”

    苏琪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干瘪的很  被她这么一问  似乎连胃都被饿得有些痉挛了  点了点头:“我想吃些粥  可以么  ”吃饭需要咀嚼  动作大了会牵扯到伤口  她现在还能感觉到右肩处那强烈的钝痛  原谅她怕痛吧

    安婼点了点头  “好的  苏小姐稍等一下  我去端來  ”

    苏琪长这么大了  还是被人第一次这样伺候  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了  ”

    “不客气  这是先生吩咐的  ”话落  便退出了房间

    虽然安婼这样说  可是她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人生來平等  这样被人毕恭毕敬地照顾着  还真的是不符合她的为人准则

    好吧  其实遇上江大爷  她就已经很沒有节地一直在坏原则了

    江寒进來的时候  她正和安婼玩象棋  手不能动  就由她将安婼來动棋子

    沒办法  子太无聊了  一天都沒有  她就过不下去了  一整天躺在上  她数了好几万只绵羊  时间依旧过得那么地慢  她闲得疼啊

    他似乎沒有料到有人居然还能这样消遣  看到两个人在在头上下着象棋  江寒微微愣了一下

    安婼最快反应过來  起退了几步  恭敬地喊了一句:“先生  ”

    江寒点了点头  视线落在半倚在上的苏琪  不轻笑:“有这么无聊吗  ”

    苏琪瞪了他一眼  对于幸灾乐祸的人  她表示很鄙视  “你可以试一试躺在上无所事事一整天看看到底有多无聊  ”

    江寒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个建议好  要不从今天起  我就陪你在上躺着  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无聊  ”

    暧昧的话让一旁的安婼脸上一红  苏琪就更不用说了  剜了他一眼  有些词穷:“流氓  ”

    江寒脸皮厚的程度比梁烨有过之而无不及  即使被骂了也依旧脸不红心跳不加速地淡定回到:“谢谢夸奖  ”

    “......”无法和流氓沟通

    他突然收敛了笑意  抬步走近她  抬手将她额前的碎发划到她的耳后  “过几天我要出境一趟  你不要乱跑  敬孝堂那边的人盯你盯得很紧  ”

    苏琪有些失神  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

    江寒满意地抬手揉了揉她头顶的秀发  笑道:“真乖  ”

    苏琪嘴角抽了抽  对他这种很像安抚动物的行为很是不满  “摸狗呢这是    ”

    他双眉一挑:“你是狗吗  ”

    “......”果然不能和流氓沟通  因为代沟太大了

    江寒退出了房间  安婼这时候才敢上前  看着苏琪  既羡慕又佩服:“苏小姐  你真幸运  ”

    苏琪不解地皱了皱眉  “为什么  ”她倒是觉得不幸

    安婼笑了笑  说道:“先生从來沒有对一个人笑过  ”

    “......”孩子  你追求太低了  只是一个笑容而已  她就不相信江寒那么神

    安婼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  继续说道:“我们都很畏惧先生  他也从來沒有  额  沒有这么平和过  苏小姐  你对先生  很不一样的  ”

    安婼的话让她心跳漏了一拍  有些恍惚地笑了笑  “是吗  ”

    不一样  是有多不一样呢

    她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有些事  简单得就像是包裹了外衣的糖果一样  只要你剥开放进嘴里尝一尝  就能知道是什么样子、什么味道

    可是  总有那么一些事  是需要去自欺欺人的  她苏琪  也沒有那个剥开那颗糖果去品尝的勇气  万一是一颗毒药  她将会得不偿失  唯一能做的就是  将那颗糖放到自己拿不到、看不到的地方  那么  就不会想去吃了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