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夜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六月的第一场雨在星期一的时候不期而至  幸好苏琪出门的时候忘了带手机  回头去找的时候发现飘起了雨丝  避免了落汤鸡的下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原因  今天的公家车站特别多的人  公家车上的人也不是一般的多  她好不容易才挤上一辆公交车  感到公司打卡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五十六分了  要是她刚刚放弃了那一辆公交车  她是铁定要迟到了

    刚刚把雨伞放好  就看到卓颜气势冲冲地冲了进來  把包包往桌面上一放  冲向了洗手间

    出來的时候俨然已经是换了一衣服了  也幸好她们经常要出去采访  所以办公室里面总是备了几衣服  方便到时候上镜

    “话说  你这几天怎么了  精神恍惚的  ”卓燕把包包放到一块  一边开着电脑一边问道

    苏琪笑了笑  “沒什么  最近沒睡好  ”

    “嗤  谁信你啊  看你那黯然神伤的样子  一看就知道想男人了  ”卓颜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她后  直接搂上了她的脖子  吓了她一条

    苏琪稳了稳心绪  瞪了她一眼:“你想周就直说  不用借我來表达  不过你们也真够过的  天天都见面  ”

    卓颜脸色一红  刚想开口  就看到组长出來了  一周的会议开始了

    苏琪将准备好的材料收拾好  看了一眼有些哀怨的卓颜  不笑了笑:“走啦  ”

    卓颜撇了撇嘴  虽然想要反驳  但是每周一的晨会很重要  只能不甘不愿地吊在苏琪后进去听“讲座”

    这场雨终于在中午的时候停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街道上还能看到下过雨的痕迹  路面一片湿润  鞋子踩在上面似乎能够听到每一下水渗入鞋底的声音  “叽叽吱吱”的响着

    路上的行人脸色匆匆  皆是归家之人

    离江寒突然之间离开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她渐渐地习惯了下班之后流连在大街小巷的每一家精品店  到了吃饭的时间就随便找一家店进去点一碗面或者一份牛排解决  然后沿着公路一步一步地走回自己的小区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讨厌面对那间空空的房子  讨厌一个人起后对着镜子和自己打招呼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  昏黄的街灯打在小区里面的石阶路上  树叶恍恍惚惚、疏疏散散  风吹过  沙沙地作响  越发地显得  这样的夜晚有些烦躁

    之前因为江寒的原因  她已经很久沒有更新小说了  被读者和编辑催促了一个多月  她硬着头皮断更了一个多月  那时候是时间和空间上不许  现在时间有了、空间也有了  可是打开电脑  却发现自己的手放在键盘上  一个字都敲打不出來

    可能是因为下了一整个早上的雨  晚上的天气沒有以往的燥  空调沒有开  只是开了小饭厅那边的窗户  风吹进來也凉凉的  心也凉凉的

    书评区里面催更文的人一大堆一大堆  苏琪看得有些愧疚  只是看着那文档  手打着笔记本的边缘  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敲不出來

    就那样纠结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  墙上的挂钟不知不觉走到了十点多的位置  苏琪干脆抱着电脑倒在沙发上  直接闭着眼睛睡觉

    苏琪这段时间失眠很严重  或者说是睡眠质量非常低  很多时候  明明是进入了睡眠  可是大脑意识却依旧在运转  能够感知到边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就像此刻  门口传來的声响让她左腔一紧  怀里的电脑已经关了  厅子里面的灯却白亮如斯  她想起去关灯将自己隐匿起來  比她早一步  门却已经开了  江寒一脸寒栗地闯了进來  看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下

    “怎么还沒有睡  ”他关了门  走进來  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苏琪还沒有反应过來  听到他的话的时候还处在恍惚的状态  傻傻地点了点头

    反应过來的时候才明了现在的状况  不皱了皱眉:“你还來干什么  ”

    江寒看着她勾着唇笑了起來  “苏琪  你是在怪我不告而别吗  ”

    苏琪瞪了他一眼  将怀里的电脑放好  “自作多  ”

    江寒突然关了灯  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她扑倒  整个人覆在她上  一只手捂着她准备张开的嘴  耳朵附在她耳侧:“别叫  外面有人  ”

    苏琪愣了愣  算是明白为什么江寒今天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出现  扒开了覆在自己唇上的手  压低声音说道:“什么人  敬孝堂的吗  ”

    江寒看了看她  忽然之间笑了起來:“你不怕  ”

    苏琪忍不住笑了出來:“怕什么  都被绑架过了  心理准备什么的  该有的都已经有了  ”

    江寒愣了愣  眼眸亮了亮  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准备好了  ”

    还沒等苏琪开口说话  玻璃窗的裂开声破空而來  苏琪愣了愣  反观江寒  似乎早就料到了  向她挑了挑眉  将一把小巧的消声枪放到她手里  留下一句:“保护好自己  ”话落  滚到了对面的墙角处

    苏琪的视线完全被沙发挡住  看不清楚來人到底有多少  手里握着那冷硬的枪  手心的汗一层一层地渗出來  她动了动子  调整了一下位置  蹲着走到了沙发边

    江寒看了她一眼  抬手解决了两个进來的人  大汉落地的声音沉闷的很  苏琪听得有些胆战心惊  握着手枪的手有些发抖

    她看着江寒  对方似乎也注意到她的视线  嘴唇微微动了动  无声吐出了个字:“走  ”

    苏琪点了点头  看着他的手势  起迅速地冲到门口  回头的时候江寒已经退到了门口  拉起她:“我们先走到五楼  再从安全道那儿出去  ”

    黑暗中  感官十分的灵敏  对方的每一个呼吸都清晰而浓烈

    因为走得快  下楼梯的时候沒注意  差点儿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來

    幸好江寒眼疾手快  把她接住  整个人被他揽入了怀里

    头顶上是男雄厚的温气息  耳边能够清晰地清楚对方的每一下心跳  急速却平稳

    苏琪脸上一红  “快走  ”

    江寒看了她一眼  点了点头  拉着她绕到了安全楼道

    沒有灯的楼道  脚下的每一步都是未知  她唯一能够依靠的  不过是那只牵着她向前的手

    大堂底下的白灯敞亮  突然一下子不适应  抬手挡了挡灯光

    “待会儿出去后  如果门口有人  你不要回头  一直往前走  前面有一辆跑车  上去发动它  ”说完  把钥匙塞进她手里

    苏琪点了点头  随后才想到有些不对劲  皱着眉问道:“你呢  ”

    他突然抬手按在她后脑勺  浅浅地落下一个吻  蜻蜓点水一般  还沒等苏琪回过神來  就已经离开了她的双唇:“别担心  会沒事的  ”

    她脸上红得通透  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计较些什么  生死关头  任何绪都只能退边站

    他牵着她一步步走到大门前  尾随而來的人正好看到他们  江寒将她往外一推  顺带掏出枪  回头看了她一眼:“走  ”

    苏琪抿了抿唇  头也不回地按着江寒所讲的跑了出去  她想她这辈子跑得最快的就是这个时候了

    所有的枪都是消声枪  她不知道后的江寒到底是什么况  她只能一直跑一直跑  直到看到那辆江寒所说的蓝色跑车  直接跳上了车  插进钥匙  发动车子

    夜色中  江寒的影渐渐清晰  他直接一跃而上  看了看她  笑道:“开车  ”

    “走国道还是高速  ”

    “国道  ”

    苏琪飙车的时候很是疯狂  当初周有几次出紧急现场的时候就已经表示过不敢再坐她的快车了  开起來不要命

    深夜的道路并沒有什么人  跑车是顶好的法拉利  开起來平稳而无声  苏琪这辈子第一次开这么好的车  如果是平时  她一定不敢开这么快  要是不小心碰到了或者磕到那儿了  主人不心疼  她自己看着都觉得心疼

    “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  ”苏琪微微侧了侧头  有些不解  明明知道危险  却只有一个人來  江寒本來就是个招惹危险的人  他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暴露自己在敌人眼下  这样孤前來救她  无异于是将自己的致命机会给对方

    江寒转头看了她一眼  目光深沉:“你猜猜  ”

    她不想猜  也不会去猜

    车厢内一片沉寂  一路上也只有车子在路上疾驰的声音  晚上的红绿灯明显少了很多  一路上基本上都是绿灯  苏琪从來沒有试过这么爽快地在国道里面开快车

    正准备开口  原本寂静的路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引擎的响声  苏琪一看镜子  暗暗吸了口气  后面追了两辆黑色的宝马

    江寒似乎也注意到她的分心  只是说了一句:“别分心  安心开车  梁烨在东苇路那边  ”

    她点了点头  还沒反应过來  就被江寒按着脑袋磕在了方向盘上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