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落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苏琪摇了摇头,目光扫过江寒,她现在只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看了看薛子清,“我想先回去了。”

    江寒只是看着眼前的女人,上了妆的脸有些精致,材也是比意料之外的好,听到苏琪的话只是微微勾了勾唇角:“苏小姐,好久不见。”

    对于忽然插话进来的江寒,苏琪想忽略,但是沈知的恭敬和狗腿足以说明了江寒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人,只能回头看着她,换上笑容:“好久不见,江先生。”最后的三个字被她咬着牙说出,听得江寒笑意渐浓。

    薛子清不皱了皱眉,江寒是这两年才在a市里露面,对于他的份,真正了解的没有多少个人,苏琪居然会认识他,确实是一件奇怪的事

    “再等等,我送你回去。”

    苏琪点了点头,看着原本站在侧的江寒渐渐走远,才稍稍松了口气:“我到后面走走。”

    薛子清不皱了皱眉,现在晚上的气温还是低的,偏偏苏琪的穿着实在是太过于清凉了,不说道:“有些冷。”

    苏琪笑了笑:“我披上那件外就好了,里面的气氛太闷了。”

    “抱歉,我去打个招呼就可以了。”自己确实不应该为了一己之私将她拉来这样一个无聊的宴会,或许那些渴望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生对这样的宴会渴望至极,可是苏琪只有厌恶,这一点,从进来开始,他就看出来了。

    苏琪看了他一眼,毫不客气:“抱歉有用的话,要警察来干什么?”

    说着,也不管他,问侍者拿回寄放的披肩,直接走到酒店的后花园。

    一出酒店门口,苏琪总算是感受到那冷意了,夜里的风一点点地钻进衣领,露在外面的两条手臂更是直接就起了鸡皮疙瘩,不过总算是有几分清醒,头发上的红酒大概干了,只是黏黏的感觉让她难受。

    所有的人都在大堂内,况且这样冷的天气,里面的千金小姐更是不想出来,她出来也是不想再节外生枝。

    沿着小径走了一段路,才发现有个游泳池,水面上印着江寒的影,她一怔,刚想转,江寒已经迈步走向她:“苏琪。”

    苏琪笑了笑,“江总真是有闲逸致,大晚上的在游泳池旁边赏月。”她皮笑不笑,双眼随着她说话的节奏一动一动,纯白的月华倾下,甚是灵动。

    江寒只是抿唇一笑:“我在等你。”似乎每一次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都是竖起了周的刺儿对他。

    苏琪不冷笑,双眉一挑:“我倒是看不出来我有什么能耐,能让连沈知都不敢开罪的江总等。”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江寒忽然想起小时候养过的一只小花猫,稍稍逗一逗,就是这般地抓狂,伸出锐利的爪子,毫不留地在他手背上划上。

    “听说,不久前,你出车祸了。”他的话轻轻浅浅,听不出丝毫感的起伏,只有半分的节奏在咬字清晰上。

    苏琪脸色一僵,垂在侧的双手紧紧地握紧,抬头对上江寒似笑非笑的眼眸,刚想开口,便只觉得脚下一个不稳,肩上一沉,直往后的游泳池摔去。

    她只来得及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赵青青那张解恨的脸,刺骨的寒意袭上的时候沉稳出声:“我不会游泳......”最后,那冷冽的水就那样侵袭,甚至连最后的两个字都来不及吐纳出口,便觉得呼吸一片凌乱,口仿佛被压着一般,子不断的往下沉,但还是可以看到江寒就那样冷冷地看着她,双手插着西裤的口袋,仿佛只是在观看一场动物的表演。

    江寒看着她就那样一点点地沉进去,还未来得及出口的两个字的口型,他都一一清晰地看见了,无非是“救我”,只是,游泳池里的人,却无半分的挣扎,他站在那儿,只觉得有趣。

    那样的绝望就这样一点点地侵袭上来,等不及她去驱赶,就已经将她带入了一场无底的漩涡,她已经不想再挣扎了,或许这是命,命中注定要毁在水中。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