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气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沈知当然知道赵青青的脾气,家里面就她一个孩子,还不宠上天去,只是没有料到,这丫头在这么大的场合也敢做出这么有伤脸面的事,但是到底是好友的女儿,只能拉下脸面:“这,青青还小,不懂事,苏小姐,我代青青向你道歉,她年轻不懂事。”

    在场不少人已经倒抽了一口气了,沈知也算是a市里有份有地位的人了,可是江寒为晚辈,“沈知”两个字喊得面不改色,偏偏沈知还要拉下脸来和江寒商量,虽然不知道江寒到底是什么背景,但是也深知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角色,一时之间,也没有人敢说话。

    现场的气氛剑拔弩张,结果如何看起来好像是苏琪一句话的事,其实也不过是江寒的态度,如果不是他一开始站在她那边,估计她现在孤军奋战,薛子清又不知道在哪个疙瘩忙活着(这次的宴会有两层),她估计会死得很有节奏。

    苏琪不忽然笑得灿烂,端起一旁的红酒:“行啊,除非让我把这红酒往她上倒一次,我就既往不咎。”她不怎么记仇,因为有仇她当场就报了,况且今天有这么强硬的后台,她怕什么,两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江寒看着眼前的女人,被红酒打乱的妆容,明明该是一副凌乱不堪的样子,可是那轻扬的眼角却愣是挑了几分风采出来。

    她的回答,他倒是意外。

    沈知不拧起了眉,看着苏琪的脸色也有些冷:“苏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青青年轻,你还跟着计较不成?”

    苏琪上前一步,看了看沈知,提高了声音:“年轻就是犯错的理由?沈先生,我也只是二十多的芳龄罢了,也还年轻,是不是我也有犯错的理由?”

    沈知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苏小姐,不要忘记自己的份。”

    “还是多谢沈先生提醒,我什么份我一清二楚,倒是这位小姐怕是不知道自己什么份,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家,撒泼打滚不看人。”苏琪牙尖嘴利是出了名的,单位里、学校里,甚至当初能言善辩的法政院的二号辩手得被她打击的体无完肤。

    “苏小姐这话是今天必须把青青泼你红酒一事还回去了?”

    她挑眉:“我看着像是开玩笑的人么?”

    沈知看着她,几乎是咬着牙:“那好,这事我不管了,只是,苏小姐以后要小心,走路的时候看看会不会天降福音。”

    苏琪扯着笑意,皮笑不笑地回到:“多谢沈先生关心,你还是想想自己这段时间会不会风湿疼痛吧,毕竟这段时间下雨的次数太多了。”

    “多谢关心。”

    “沈伯伯!啊!你,你!”赵青青还没有说完话,就被苏琪泼了一杯的红酒。

    苏琪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小姑娘,姐姐今天就告诉你,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薛子清刚刚在二楼,听到一楼的动静,连忙赶了下来,看到苏琪的惨况,不问道:“怎么回事?”

    苏琪看了他一眼:“被疯子泼了一红酒,不过没事,我泼回去了。”

    薛子清有些哭笑不得,“你啊!”

    “不过沈先生说让我以后小心天降福音。”这话里的意思,谁都懂,不必说明白。

    薛子清皱起了眉,“沈先生,我觉得郊区的那块地我要想想要不要交给你了。”

    沈知急了,他可是争取了好久才有机会得手,连忙板局:“苏小姐,我沈某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薛少还当真不成?”

    既然有台阶下,苏琪不会不下的:“既然是玩笑,那沈先生也不必理会子清的玩笑了。”她不是狗,可是仗人势她还是懂的。

    沈知连忙应道:“当然当然。”

    薛子清看着站在苏琪边的男人,不皱了皱眉:“这位是?”江寒的气场太大,即使只是站在那儿,也是让人不容忽略的存在,虽然自己的注意力一直在苏琪上,可是还是忍不住去注意他旁的江寒。

    江寒只是目光一转,并没有开口,反倒是一旁的沈知,连忙抓住机会:“薛少,这是我和你提过的江总。”

    薛子清微微皱了皱眉,他没办法忽略江寒放在苏琪上的眼光,最后还是抿了抿唇:“薛子清。”

    江寒微微掀了掀眼皮:“江寒。”不冷不的态度,却没有人敢争议他的态度。

    薛子清知道眼前的人来头不小,他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事倒也看的通透,对于这些面子上的东西也不甚在乎,特别是对方的底子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况下,他只是笑了笑,转看着苏琪,说道:“还有没有不舒服?”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