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发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难得一个晴天的周末,昨天晚上苏琪失眠到很晚,躺在上,满脑子是男人莫名其妙的话,猛然想起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同样的声线,相似的侧脸,如此这般的一切,让她有种莫名的心慌,仿佛自己在不经意间落入了一场风暴的漩涡里,挣扎不已。

    岔开的缝隙透出点点的阳光,北方的冬并不算暖和,更何况隔着了一层玻璃的距离,再怎么温暖的晨光也逃不过会被过滤得这剩下光线的明媚。

    苏琪伸了伸要,捉过一旁的衣服着,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窗外的小贩们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意,捉起上的手机,开机。

    “苏琪琪,今天要去深圳出差。”顾寞寞的信息,发送时间居然是昨天晚上的凌晨一点钟,这个诡异的时间入睡时间总是会让人有无限绮丽的想象。

    外面阳光大好,苏琪决定出去放养一下心

    当然,如果苏琪知道一下楼就看到那辆拉风风的法拉第跑车的话,她宁愿躲在家里面发毛也不会踏出自己门口在被薛子清逮个正着。

    “苏琪。”

    苏琪翻了个白眼,算着自己是跑上去不会被追的可能大呢还是从他面前飞奔出去不会被追上的可能大,当然,如果薛子清没有进行此时此刻这个推门下车的动作的话,她觉得还是走回头路跑上去不会被追上的可能比较大,可是在她得出结论之前,薛子清已经挑着轻扬的桃花眼向她走来:“有事?”摆明是不相信的态度。

    苏琪不想和他废话,开门见山:“想干嘛?”

    薛子清挑了挑眉:“涛涛说很想你,赏脸去吃个便饭?”

    她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开口的话习惯地像和陌生人说话般带着几分疏远,浓淡相宜:“不好意思,我早饭还没吃。”

    “一起?”他丝毫不在意,反正已经习惯了,百炼成钢,对于苏琪,他薛子清早就有了死缠烂打的决心。

    苏琪嘴角抽了抽,忍住挥拳的冲动说道:“对着你我会食不下咽!”她的毒舌当年在大学可是出了名,当年的a大流行的一句话便是:惹谁不惹苏琪琪,骂谁不骂苏琪琪。作为记者,没点儿嘴皮子怎么混下去。

    薛子清脸色一僵,想到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脸上一松,依旧笑脸融融:“我请你?”

    “我有钱!”她看了看,头也不回地走了,开玩笑,她像那么没有节的人咩!起码也要一捅的哈根达斯,当然,大冬天的,她不怎么想吃。

    反正薛子清早就将苏琪调查得一清二楚,什么格什么脾也知道得差不多,对于她在大学期间拒绝人的事迹更是清楚不过了,所以现在这番况,也还没有到万劫不复的境地,怎么说还是有余地可走,他笑嘻嘻地上了车,将一辆顶级跑车硬是开到和苏琪速度无异来增加路人仇富心理的极端。

    苏琪对于路人时不时投来怪异的目光一开始还是开足了火力去抵抗,可是没走几步路,终于受不了那卖豆浆的大妈挤眉弄眼的表看着她,咬了咬牙,转冲车里笑得灿烂的某人喊道:“开门!”

    “吃什么?”

    苏琪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敷衍回到:“随便。”

    薛子清笑了笑,对她的敷衍视若无睹,依旧:“那我做主了。”

    “随便。”反正她是被的,哪儿都不是心甘愿。

    薛子清也算是功课做得足,知道她喜欢和粥,特意带着她去了一家小筑苑里喝粥,香滑浓顺的米粥一点点地在舌尖上打转,满口都是柴鱼花生的香味,好久好久没有喝过这么香醇的粥了。不得不说,心确实好了不少,看着薛子清也带了几分友好:“谢谢啊,薛先生。”

    虽然说得随意,却比刚刚疏远淡漠的语气要好得多,薛子清笑了笑,桃花眼勾了勾:“赏脸吃个便饭?表嫂一直想找个机会谢谢你。”

    苏琪抿了抿唇,一劳永逸的事谁不想,如果这样就可以一劳永逸的话,她不介意在跑多一趟。恩,没办法,吃货的心你永远都无法理解!

    再次踏进富丽庭这个富人居的领域的时候,苏琪只是觉得世事无常,谁会知道她这么一个挣扎在温饱边缘的小记者居然会有结识这些大人物的一天,虽然她不肿么想接触。

    薛涛的妈妈是个顶好顶好的美人,颠覆了她对美人的认知,看到她就嘘寒问暖,使唤着两个大男人招呼着她,薛涛显然也是很喜欢她,看到她眼睛亮了又亮,当然,一名腹黑的闷小正太,你不要对他表现的方式抱有太大的希望,能让他眼睛亮起来就已经算是苏琪的能耐了。

    在薛涛妈妈和薛涛爸爸对苏琪再次表现了无限的谢意并且希望做出一些报答而被苏琪委婉但又固执地拒绝了之后,苏琪坐在客厅里和薛涛爸爸不搭边地聊着,而一旁弹着钢琴的薛涛小闷,时不时会扫过来那么一两眼,但是为了显示自己并没有偷看,每次苏琪看过去的时候都会装作认真地弹着钢琴,当然,也只有苏琪是不知道薛涛弹错了几个音。

    苏琪吃完中午饭之后,不住那的美人再三的请求,最后还是留下来再吃了一顿晚饭,然后被薛子清厚脸皮地送回家。

    “薛子清。”苏琪觉得,拖字诀不是办法,累己伤人,反正迟早都要说的话,就应该在最早的时间说出来,这从来都是她对待感的态度。

    他有些惊讶,回头看着她,微微而笑,“有事?”

    “你喜欢我什么?”她微皱着眉,看着他的目光不闪不躲,她从来都是这样,对任何的事都是坦的态度,谁都一样。

    薛子清皱了皱眉,子僵在那儿,有些说不出话。明明自己是场个中翘楚,却被她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喜欢她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也以为只是新鲜感,可是忍了几天不见面之后才知道,那是牵挂,实实在在的牵挂,而不是仅仅的一股新鲜感。

    苏琪看着他,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薛子清,你看,连你自己都说不清楚,你连喜欢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呢?你觉得你自己的能保持多久,你这样的无怨无悔能有持续多久?你可以保证自己永远都不厌倦我这样的脾气这样的态度么?对不起,我想我们不适合。”话落,苏琪转进了楼梯。

    她妙语连珠,容不得他找出丝毫反驳的时间,回过神来的时候苏琪已经消失在眼前。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苏琪正开着门,一只手掏着钥匙开锁一只手掏着手机:“又怎么了?”平时联系她的人不多,不用猜都知道是顾寞寞,但是经过上次的乌龙事件之后,她还是用眼角扫了扫来电显示,确定是顾寞寞后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琪琪,你赶紧找一下我的银行卡在不在你包包里。”

    苏琪有些无语,推开门,“知道了,你等一下,我先进屋里。”她将包包的拉链拉开,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往桌面上倒,找不到,掏了一会儿暗格才找到。

    捉起一旁的手机:“找到了,你的东西能不能有点儿归属感啊!”顾寞寞就喜欢什么东西都放她那儿,有时候份证都是在她那儿,这一点她虽然无语,但也是没有办法,习惯的事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那行了,吓死我了,先不说了,88!”说着,也不管苏琪,直接就挂了电话。

    苏琪看着手机上的通话已结束,有些无语,只能认命地收拾包包里的东西,却发现一个被纸包着的东西突兀地躺在桌上,她包包虽然凌乱,但是她敢断定,那包东西绝对不是她的。

    她忽然觉得全的血液仿佛在倒流,整个人僵在了那儿,她猛然想起前天晚上男人说的话,忽然觉得指尖冷得像是噿了冰一样,手颤巍巍地打开那包纸,只有一个小小的铁色u盘,纸上写了一句话,有些乱,看了许久才看清楚那几个字的正解:不要送到警局,想办法送到中央!

    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没有人知道,这才是黑暗初始的降临,也没有人知道,黑暗底下掩盖着的是一场怎么样动的浩劫。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