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死皮赖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苏琪请了一天假,所以第二天还是要上班,没办法,年关了,那个单位不是忙得要死的,请假简直比入职还要困难。

    “苏琪,没事儿吧?昨天可是把我们周裕吓死了,扔下机器就抱着你往医院跑啊!”王大姐捧着铁观音踱步走到她办公桌前,一脸的关切,当然,如果没有那一脸发现的表的话,苏

    琪她会更感动的。

    笑了笑:“没事儿,就是一下子没有注意到着凉了,加上血糖有些低,才会晕倒的。”苏琪她避重就轻,特意忽略其中的暧昧,回答得一本正经,一下就把王大姐忽悠过去了。

    “哎呀,小姑娘家的可别学什么减肥啊,你本来就瘦了,自己一个人要好好注意体。”王大姐果然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连忙表达了自无限的关切。

    苏琪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她也想减肥来着,可是都不用她自己动手了,上天就先她一步了,这段时间忙得死去活来的,吃喝方面没怎么注意,才会一不小心弄了个低血糖。

    “我知道了,等忙完了这段时间,我一定会将自己养肥的!”单位里就数王大姐最有空了,也就数王大姐她最心了,时不时就来关照关一下她,她也拒绝不了,毕竟人家也是好心。

    王大姐看了看她,叹了口气:“唉,不说了,你赶紧工作吧。”说完,捧着手中的茶杯悠悠地飘走了。

    苏琪暗暗松了一口气,卓颜敲了敲她桌面上的格挡玻璃:“妞儿,听说你晕了,没事儿吧?”单位里面,其实就卓颜和她走得近,其他的基本上都是靠关系进来,眼光高的很,压根儿就不

    和她搭话,苏琪也知道卓颜喜欢她的搭档周裕,想到王大姐刚刚的话,琢磨着要怎么开口。

    想了想,还是觉得直接点儿好,多少姻缘不是毁在误会这两个字上啊,苏琪看了看她,点了点头:“恩,最近有些忙,没顾得上自己的体,对了,你别误会,周裕是和我搭档久了,我们

    的关系和铁哥儿们一样。”

    卓颜白了她一眼:“我误会个什么劲儿啊,现在男未婚女未嫁都能在最后一刻反悔的,我和他连恋人都不算呢,我有什么资格误会。”卓颜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明显地听到苏琪的话表

    是松了松。

    苏琪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她:“哲哲,我说卓颜,你们两个无聊不无聊啊,还玩山楂树之恋啊,都折腾了一年多了,还在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行了,我看你还是主动一点儿吧,反正这年头

    哪个女的不主动,你主动一下又不会死,要是周裕那榆木呆子被哪个主动的妞儿拿走了,我看你真的要哭着去了。”周裕和卓颜的事,她是看着两个人折腾了一年多了,也不是说我他他

    不我,反倒是好好的两相悦,可是两个人却玩起了你猜我猜的游戏,就隔着那么一张纸,谁也不去点破,偶尔一起出去逛逛街,可是两个人最多也就是牵个手,看得她这个局外人都有种

    拿支枪着两个人互相表白的冲动了。

    卓颜撇了撇嘴,叹了口气才说道:“唉,你不懂。”

    苏琪翻了个白眼,放下手中的笔,撑着下巴看着卓颜:“是,我是不懂,我实在是不懂你们两个你猜我猜个什么劲儿!”

    “算了,不和你说了,赶紧干活,请了一天假,堆着一天的稿子,你就自祈多福吧!”

    “......”确实是遗留了许多的工作,苏琪也不和她侃了,连忙看昨天有些调查的稿子,抽出来赶紧整理,不然又要挨骂了。

    请假一天,原本就忙死了,现在的苏琪忙得更死,两天的工作堆起来让她马不停蹄,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人都已经去吃饭了,揉了揉脖子,卓颜提着盒饭进来:“你这丫的忙起来就不分时间

    ,幸好姐姐我聪明,要是在弄个胃病,我看你怎么办!”卓颜将手上的盒饭往她那边一递,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

    苏琪感激地笑了笑:“还是颜颜好啊,知道惦记着我家不怎么牢固的胃君!”一边说着一边将盒饭接过来,打开饭盒盖入目的是自己喜欢的菜式,不笑眯了眼:“熬,颜颜就是好人啊!

    ”工作两年来,除了周裕,最好的就是卓颜了。

    休息了一个小时,苏琪不敢怠工,连忙爬起来又继续干活,好不容易在下班之前的最后十分钟终于将那些堆积着的工作弄好了。年关近了,年度总结又来了,还有那些一年一度的什么什么

    书,烦的要命啊!

    下班时间一到,办公室乎了一阵子,没几分钟又恢复了平静,苏琪活动了一下子,提着包包也走人了。

    深冬时候的a城冷得恐怖,苏琪将围巾缠好,把手放进大衣的口袋中,将放在包包里的伞掏出来,打开,才敢走出办公大楼。

    看到那辆白色的宝马后,苏琪翻了个白眼,直接装作没有看到准备绕着它走过去。

    “哔哔哔。”薛子清看着穿得有些臃肿的苏琪,手按着喇叭不放,他就不信她会忍得住!

    苏琪是真的想装作不认识地直接往前走啊,可是那宝马不紧不慢地跟在她侧,还一边按着喇叭,连她自己都觉得受不了,只能停下来,敲了敲车窗,看着那双含笑的桃花眼,她是费了好

    大的劲儿才忍着没有给他一拳,深深吸了口气:“薛先生,难道子悦快要破产了?你这么有空?”

    薛子清不怒反笑:“苏琪你这是在关心我?别担心,就算子悦破产了,我还是能养活你的。对了,今天晚上有空吗?”

    苏琪笑了笑,直接扔了个白眼给他:“没空。”

    “送你回家?”

    “不用,谢谢,再见,再也不见!”对于死皮赖脸的人,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无视。

    薛子清看着那随着她一步步颤动着的马尾的发尖一下一下地扫过那纯白色镂空花纹的围巾上,笑了笑,轻踩油门。

    后喇叭声不断,苏琪哭无泪,回头看着薛子清笑得人畜无害地耸了耸肩,示意她过去。

    苏琪咬了咬牙,想着等一下是该先打他一拳呢,还是先踹他车一脚,但是等她走过去的时候,还没等她抉择完,薛子清已经将一个袋子递给她,“这是涛涛那天带回来的围巾,我想应该是

    苏小姐的。”

    她愣了愣,收敛了怒意,伸手接过袋子,“谢谢,再见。”这是预料之外的事,苏琪有些措手不及,憋了一口的气发不出来,底下的手已经握得紧紧的,如果薛子清这个时候再敢响起

    一次喇叭,她忽然他明天变成国宝!

    不过幸好,薛子清再也没有按响过喇叭了,苏琪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走完了那一段路。

    天上飘着细细的雪花,苏琪今天下穿了一件加绒的浅蓝色牛仔长裤和一双米色的雪地靴,上浅白色的羽绒服将她段全部盖住,脖子围了一条镂空的米黄色围巾,头上戴了一顶浅粉色

    的线帽帽子,两边分别垂下了两个白色的毛茸茸线球,随着她走路的步伐一晃一晃,马尾的发尖一动一动地扫过围巾。夕阳在她的后打下了一片昏黄,薛子清看着她踩出来的一深一浅的脚

    印,不有些出奇。

    苏琪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附近的商场买了些火锅的汤底和材料,自己一个人自得其乐地在家里打火锅,只是一个人的火锅,真真是有几分寂寞,吃得也不如平时和顾寞寞出去吃的那么开

    心,最后勉强将最后一颗丸吃下,胃里一阵暖暖的气温划过,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起收拾东西。

    洗完碗出来的时候,桌面上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不用看都知道是顾寞寞的。

    “喂,吃了没?”这个点,估计已经吃了,没办法,习惯开口。

    “苏琪。”薛子清勾了勾唇角,对于她这样松散的招呼,仿佛就好像进入她的世界一般,已经被她划归为自己人的行列,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他短暂的自我欺骗罢了,苏琪一定是以为,打电话过去的是个熟人,而他有些妒忌那个人。

    “......?”苏琪有些懵了,这声音是男的!这声音是薛子清的!

    然后反应过来,苏琪直接把电话挂了,并且将那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薛子清倚在落地窗前,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通话已结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再拨过去,发现,竟然拨不通!看了看窗外的灯红酒绿,他薛子清,第一晚,一个人在家里面,拨一个女人的电话,却落得这样的下场,这是不是报应啊!

    灯红酒绿的城市,所有的喧嚣被隔绝在一睹墙外,玻璃窗外的世界精彩纷呈,却也危险万分,霓虹灯下的璀璨迷离双眼,有些人,有些事,有些决定,改变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长不过一次呼吸的绵长,躲不过忘记的时间。

    没有人知道谁会沦陷在谁的布局里,也没有人可以预料到自己会沦陷到谁的布局里。如果可以步步为营,又何必需要一见钟的心跳。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