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苏琪看了看窗外,竟然飘起了雪花,虽然已经开始进入了冬天了,可是这么快就进入了下雪的子,还是不习惯,不过算算子,也差不多了,毕竟已经是一月了,北方的冬天,这些个时候是应该下雪了。

    王大姐正在她桌前不断地尝试再次说服她接受这个星期五的相亲,苏琪经过上一次的事之后,终于有了个借口不再参加每周固定的三次相亲了,这下又被王大姐缠着,心里有些烦,但是人家毕竟也是好心,只能耐着子拒绝:“王姐,我才二十四岁,不急,真的不急!”

    王大姐喝了一口手上捧着的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脸色:“苏琪,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现在的小姑娘啊,都以为不急不急,二十四岁的时候觉得二十六岁再找也不怕,二十六岁的时候也以为二十八放低条件找也还是不怕的,三十岁也也觉得自己还有事业,都不急,结果呢?最后还不是急急忙忙地随便地找人嫁了!”

    苏琪嘴角抽了抽,要是按照王大姐这番理论,相亲看来得从小捉起啊,不然真的到了最后成了烫手山芋,被人推来推去,最后为了嫁人不得不委屈自己,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心的中年妇女的心意,她不接受可以,如果是打击人家的话,就显得太过于没品了。所以以上言论也只是在心底里翻腾了一次而已,她是决计不会说出口的。

    她这厢正准备着开口继续喝王大姐磨下去,王大姐却先一步截了她已经到了口边的话,继续发表自己的理论:“小苏,不是我瞎着急,我这不是看着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娃娃,你现在条件好,多相亲没关系,慢慢来也不急,挑两年也没关系,要是你过两年再相亲,你连挑的时间都没有了!你想想,反正你才二十四,花样年华,相亲多次,遇上好的你条件也不会配不上人家,要是成了,两个人互相了解的时间还宽裕,要是再过两年,你们不知根不知底地就要结婚了,什么人都不清楚,你甘心么?”

    苏琪有些无语,被说得头晕晕的,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深深吸了口气:“王姐,我比较相信缘分,可能一见钟比较适合我,你说我小女生好天真也好,反正我暂时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说着,抬头看着墙上的钟示意:“哦对了,王姐,还有一分钟就下班了,我刚刚看下去,刚看到张大哥的车。”苏琪的位置靠窗,稍稍抬头就能将大厦楼下的一切收尽眼底。

    王大姐和她老公结婚二十五年了,儿子也和苏琪同龄,偏偏两个人的生活和人家小年轻拍拖时的蜜恋琪无异,好的蜜里调油似得,一听到下班还有她老公,原本还一副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就环上了惋惜的表,回头再三:“唉,小女生就是喜欢浪漫。”念念不舍地提着包包走了。

    苏琪嘴角抽了抽,王大姐你别谁都浪漫好伐!!!有那对夫妻结婚都二十五年了,居然还会每年来两次人节(西方一次,我方一次。),每次生要求对方给一个惊喜,每年结婚纪念出去旅游(只有两个人的)!!!她觉得时下的小年轻恋也未必有这么的花样百出,真真是佩服得她五体投地,现在居然说她小女生喜欢浪漫!!!

    为了保险起见,苏琪还是在办公室呆了将近十分钟才提着包包走人,这些个时候,办公室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

    刚出门,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苏琪皱了皱眉,但是害怕是什么爆料的,也不敢不接,最后还是接了起来:“你好,苏琪,请问你是?”

    “苏小姐,是我!方涛!”

    “你妹,我告诉你,要是再打电话过来我告你/扰!”说完,苏琪直接掐断了电话。

    抬手揉了揉太阳,连忙将那号码拉黑。

    苏琪对于那方涛实在是无好感不仅,简直是痛恨!当初她以为自己表现得已经够明显了,偏偏这人不间断地打她电话,她拒绝人从来都是不手软的,无论是谁,不喜欢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她也还是那样的态度,所以一开始比较给面子地明确表明自己并不想和他有任何的接触,那边也是笑嘻嘻地应承着,谁知道第二天电话照来,而且还是他们晨会的时候!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苏琪直接就将那人的号码拉黑了,谁知道那人换了个号码又打过来扰她,前前后后她总共拉黑了那人四个号码。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终于是死心了,连着有两个星期没有打电话过来扰她了,偏偏今天又来,算上今天的号码,已经是第五个了!最可恶的是她职业特殊,陌生号码也不敢不接。

    苏琪看了看外面,幸好雪下得不大,今天没有带伞,不然的话看来要弄湿衣服了。

    抬头看了看天,拉进了脖子上的围巾,深深吸了口气,抬腿准备走出去坐公交车回家,却发现自己的衣摆被人拉住,皱了皱眉,发现一个秀气的小男生拉着自己的衣摆,脸颊两端红通通的,眼睛一闪一闪,甚是可。苏琪最萌就是小正太了,被他看得有些找不着北,心软得一塌糊涂,连忙蹲下放柔声音问道:“小朋友,你怎么了?”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苏琪是很萌这么漂亮的小正太没有错,但是她也没有忘记这段时间最流行的诈骗手法,顿时起了戒心,但是又忍不下心抛弃他走,只能打了个折,问道:“姐姐送你去警察叔叔那儿好不好?”

    小男孩依然一脸无辜,只是那双大大的眼睛很明显地悬着泪水,“不要,我要漂亮姐姐带我回家。”那模样,明明就是摆明了说你不答应我就哭!

    苏琪有些头大,可是看了看天色,冬天的天色,六点钟左右就开始暗下来了,而且这小孩穿的这么好,皮肤也是白皙晳的,怎么看怎么像是富家少爷,不过犯罪分子就是捉住很多人这样的想法,她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只能先稳住小孩,还是将他带去警察局再说。

    她想了想,笑着说道:“那好吧,你家住哪儿?对了,记得家里的电话吗?”

    小男孩看着他,眼睛依旧湿润,两条眉微微皱起,“漂亮姐姐你不会是怕我到警察局吧?”说着,两行清泪就这样无声地流了下来,北风那个一吹,她的脸都冷得像被刀刮一样,就不要说这小样脸上还挂着两条泪水,心一抽一抽的疼啊!连忙自己的围巾脱下来围在他的脖子上

    我摔!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聪明啊!她什么都没有说啊好不好!!!

    苏琪尴尬地笑了笑,“额,不是不是,你记得你家的电话号码吗?或者你家地址?”

    小男孩笑了笑,自来熟地将手伸进她的手里,就这样牵起她的手:“富丽庭七号。”

    苏琪决定不和小孩子计较,但是想了想,既然记住了自己家的地址,没可能不记得自己家的电话号码的,她试探地问了问:“真的不记得号码吗?”虽然她不太相信眼前这么一位水灵水灵的小孩真的是圈,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她就做过不少这样的报道,不能自己都不小心啊!

    薛涛翻了翻白眼,解释道:“电话号码比较长,不好记。”

    苏琪嘴角抽了抽,靠,这是小孩么?!这像小孩咩!这是分明的鄙视啊啊啊!!!这都是什么小孩子啊,肿么这么打击人啊!

    内心虽然悲怆,但是看了看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了,挣扎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先将眼前这娃儿送回去再说,伸手截了辆计程车,报了地址,上车才发现小娃娃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苏琪眼角一抽,“怎么了?”

    “姐姐你好漂亮啊。”

    她笑了笑,顿时觉得其实这孩子也是蛮可的,不将语气放得更柔:“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

    薛涛笑得明媚,苏琪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稚嫩的声音响起:“我叫薛涛,薛仁贵的薛,浪涛的涛,今年四岁。”

    她看了看他,忽然起了坏心思:“薛涛,我要把你卖了,你觉得自己值多少钱。”

    薛涛还是笑,瞪着一双大眼睛显得十分的无害,看得苏琪有些心虚,许久,那樱红的小唇才缓缓而开:“姐姐,你长得好漂亮。”

    苏琪无语望车顶,小样,你妈难道没有告诉过你,漂亮的女人都是坏女人么!额,好吧,他妈不是张无忌他妈。她扭头看了看一旁的薛涛,发现他看着自己正笑得无辜,下手握着她的手,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好吧,其实这小孩还是不笨的!

    每一次苏琪回头看他他都是笑着回望苏琪,最后,苏琪的小心肝实在是受不了小帅哥放电,直接扭头,坚决不受他卖萌的惑!

    计程车停下的时候,苏琪晃了晃神,她这时才反应过来,那富丽庭是a市出了名的富人居,看了看牵着她手的薛涛,她脑袋才慢慢重启。

    果然啊,一切皆有可能啊!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