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意外撞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酒吧里的人鱼目混珠,转角的时候没有留意到,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苏琪连忙道歉,酒吧里的人不是随便惹得起来的,这个她深知,所以每一次进酒吧都是谨遵这一项,愿自己吃亏一点点也不想将事闹大。

    像现在这样,撞到人也不是少有的事,毕竟酒吧这样一个鱼目混珠的地方,她也不指望别人能够低头,也就只能自己先低头,当然,夜路走多了总是会黑的,就现在,原本以为一声道歉就可以全而退的,却在擦肩而过的瞬间被人捉住了肩膀。

    对方不是一个人,三个男人就站在了路中间,意思很明显,苏琪就算有再大的气也知道这些时候必须得忍着,忍不住也要顶住。

    她笑了笑,“几位大哥,有什么事?”笑容适中,嘴角扬起的弧度刚好,苏琪脸上一派淡定,内心已经将眼前三个人的祖宗问候了十八遍。

    为首的男人看了看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得有几分猥琐:“美女,撞到哥哥你想就这样一句话了事?”

    苏琪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直接就给那些人一个过肩摔,可是不行,她不敢保证那些人没有其他的同伙或者是什么恶势力,所以只能忍了,脸上的笑容完美无常:“那这位帅哥,你想怎么样?”

    那人笑了笑,上前伸手向她的脸,苏琪脸色一凛,堪堪避开,收敛了笑意,面容冷淡:“帅哥,这儿可不是大马路,闹出了事,我可不好担保。”她说得镇定无比,那三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这样被她唬住,愣在了那儿许久,直到苏琪的影就快消失在那些人面前,才反应过来。

    “靠,臭婆娘!”三个人反应过来,掉头就追。

    苏琪暗暗骂了一声,转角刚好是个豪华包厢,连忙推门而进。

    重重的关门声,透着门上的磨砂玻璃,看着门外的三个人的影一闪而过,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才发现屋内的气氛有些不对。

    抬头,入目的是两侧排得整齐的黑衣人

    空气中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苏琪抬头,暗黑中对上一对墨黑的深眸,深眸的主人似乎也注意到她,视线紧紧锁着她的脸,眼底微波缓缓。

    时间静止,屋内所有的视线都打在她的上。

    苏琪只觉得上一滞,余光瞄到地上那的男人,还有旁边鲜血翻滚的断手,脸色一僵,讪讪一笑:“走错走错!”

    男人的哀嚎不断充斥听觉,男人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昏暗中,她明显地看到男人微微勾起的嘴角,还有那微微动着的口型,明明是“苏琪”两个字。

    苏琪子一滞,顿在那儿走不是不走也不是,几秒间,内心做了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定,转,开门,拔腿,跑得前所未有的快。

    直到出了酒吧,她才稍稍平静下来,连忙截了辆计程车,报了公寓,想到刚刚的那一幕,不有些后怕,男人的眼睛熟悉得让她心惊,屋内的冷厉更是让她有些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措手不及,那一晚的记忆就这样破茧而出。

    男人的将车开得飞快,一旁的苏琪看着那指针指着的速度,内心好几百只草泥马在狂奔,她才开了一年多的铃木啊,她真心害怕这一趟下来,会不会直接回炉重造。

    车子开上了高速,疾驰了二十多分钟后,才停了下来,男人,直接下了车,站在车门侧冷冷看着她,右手举着枪,对着她的太阳

    苏琪子僵硬得就好像那方向盘一样,定在了那儿,就连平里所有敏捷的反应在此刻都成了僵硬,她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手指一点点地扣紧,子弹破枪而出而出直接飞向她,直到后车窗的破裂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响起,她原本苍白的脸色才一点点红润过来,手指扣着自己的掌心,鲜血的腥味弥漫了鼻尖。

    “今晚的事,如果泄露出去,那便是你的下场,十秒内消失在我的视线!”男人的是声音清冷无常,在那番经历后,却像是一把冰锥,一下下地刺进她的心脏,冷同腊月。

    她动作迅速地跨到驾驶座,脚一踩油门,一百五十的车速开离了男人的视线,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她才渐渐放缓车速,却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完全陌生,毛衣内的防寒打底衫湿了一片,半开的车窗让风有了肆意进来的机会,吹在脸上刀割般疼痛,她才恍惚,自己还活着。

    平静下来,她才慢慢掏出手机找到导航,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她冲进浴室将自己洗了一遍,那滚烫滚烫的水触及皮肤,她才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是的还活着。她窝在沙发上,子弹直面而来的画面一直一直地回现,直到天微微亮,她才睡去,幸好,今天是周末。

    那样的经历,她压在心底,现在想起,恐惧一下下地冒出来,计程车司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姐,到了。”她才恍恍惚惚地抬起头,给了钱,急急忙忙地跑进小区。

    江寒盯着苏琪的背影,微微勾了勾唇。

    开了门,苏琪亮了灯,她以为,再也不会有遇到的一天了,可是只是她以为而已,她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谁,但是绝对不是她能够惹的人,那鲜血翻滚的断手始终挥之不去,就像那一晚的那一刻子弹一般,她想象不到,如果是瞄着她的话,是不是,要开花。

    她是出境记者,对于那些恐怖的场面她看多了,那一只断手并不算什么,只是配上那两排人,还有那居位中间的男人,那就足以让她毛骨悚然。她自以为自己已经够冷血了,毕竟这些事看得多了,渐渐的也从一开始的怜悯同还有惊恐变得淡然,可是刚刚,她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往上流去了,直接冲向脑中枢神经,就好像她第一次现场是看到的那一个断头人一样,惊恐的话都说不出来,恶心的感觉一阵阵地冲上心头。可是那么恶心的场面,她都忍过来了,今晚却让她连心跳都几乎静止,男人最后的口型让她心下一惊,仿佛有一张网,就这样一角角地向她网来。

    苏琪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十二点多了,可是她却睡意全无,男人最后的口型,比老式默片还要缓慢,一下一下地在脑海里回放,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

    她陷入了一场梦境,她被困在一个笼子里,暗无天。铁链拖地的声音传来,男人一步一步向她走来,蹲下子,幽深的眼眸盯着她,冷冷地勾了勾嘴角:“苏琪,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惊醒,才发现是一场梦,额头大滴大滴的汗水。

    自从那一晚,苏琪失眠,每天晚上必须要吃一片安眠药,才能进入睡眠,而且浅眠,小小的声音便能将她惊醒,有时候,甚至窗外的风声大一些,她都惊醒。

    周末去孤儿院,院长看着她脸上两个偌大的黑眼圈,皱着眉:“琪琪,你最近经常熬夜?”

    苏琪不想院长担心,只能笑了笑:“恩,最近事比较多。”

    这样的状态,就连平时大大咧咧迟钝得要紧的顾寞寞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将边的小孩子打发掉,扯了扯她的头发:“你怎么了?”

    苏琪看了看远处的草,她很少对顾寞寞说谎,“失眠。”她已经好多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一闭上眼,那一天的场景就准时准点地出现。她也想去看心理医生,但是不可以,那个男人就像是压在她心底的一条导火线,一不小心就会将所有崩溃的绪引爆,偏偏还要做到不为人知的隐秘。

    “琪琪,韩左我早就放下了,你不要想那么多了。”顾寞寞是迟钝,但是不是笨,很多事,当自己抽局外的时候就知道了,苏琪一直耿耿于怀于这件事,她从来都知道,只是不敢提,她当时确实是存了利用苏琪的心思,也不算是利用,因为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卑鄙无耻,这是苏琪的一道坎,更是她的一道坎。

    苏琪愣了愣,不好笑:“你想多了,他还没有这样的能耐。”

    顾寞寞:“......”

    “琪琪,寞寞,吃饭了!”院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苏琪掐了掐顾寞寞呼呼的脸蛋,换上一副笑脸:“好了,反正你又帮不了我,去吃饭了!不过,我发现你好像胖了耶!”

    顾寞寞顿时暴走,却发现某人已经走向院长,气得她大喊:“苏-琪-琪!”

    苏琪很好心地回头笑得花枝招展:“怎么了?”

    顾寞寞气绝:“你找死!”

    “恩,我找死,你来吧!”苏琪淡定点头,表示赞同。

    “我靠,苏琪琪你死定了!”

    “女孩子不要说粗口嘛!”院长的声音适时响起,两个人暂时停战。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