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所谓闺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天蒙蒙亮的时候,苏琪眯着眼,楼下的汽车鸣笛声让她皱了皱眉,心里将那车的主人暗暗骂了好几次,方才不不愿地起,将放在沙发椅上的衣服拿下来,一件一件地上。

    刚刚刷好牙,顾寞寞的电话便来了,声称已经到楼下了,让她开门让她上去。

    苏琪住的地方也算是在市中心,所以租金不低,但是没办法,她必须得在这儿,再远的话,每一次出任务就麻烦了。反正她是一个人住,所以在寸土寸金的地段租了一间单间,四十平方米,但是一个月也要八百多,她一口气签了五年的租约。

    顾寞寞将门敲得无比的响,苏琪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冲去开门,还没说什么,顾寞寞将包包往她怀里一塞,便直接往前冲向厕所,厕所的门被摔得响亮,苏琪心疼得要紧,那是她花了三千大洋买回来的门啊啊啊!!!

    顾寞寞将当务之急解决完了后,出来已经是神清气爽,看了看苏琪,直接往一旁海蓝色的沙发一坐,把遥控器拿在手上:“我还没有吃早餐。”意思不言而喻。

    苏琪对她这大爷式的使唤已经习惯了,两个人几乎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对方是什么脾早就一清二楚了,她翻了个白眼,往厨房走去,“你除了使唤我你还会干什么?换上萧然,你就是一个被使唤的保姆!”

    顾寞寞也不恼,小短腿跟着她进了厨房,就是笑的谄媚:“嘻嘻,琪琪,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欺软怕硬!萧然那人你知道的,我要是能在他面前大声说一句话,估计现在就不用和你异地分居了。”

    苏琪嗤笑了一声,抽看白了她一眼:“你自己掂量着。”对于萧然,她不予评论,对于顾寞寞和萧然,她更加不予评论,反正一千个人的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对侣有一千种恋方式。哦,当然,萧然和顾寞寞还不是侣。

    萧然那人精,她都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就不要说那从小就呆头呆脑的顾寞寞了,人都被他搬到家里了,却听不到两个人有挑明的迹象,偏偏顾寞寞这个天然呆真是呆得无可救药,她在旁边看着,多次提拔无用之后,也难得管了,干脆作壁上观,反正,她也乐意看着两个人三天两头得弄出些花样来挑战她的耐心。

    这么些年来,除了年龄跟着涨了,苏琪的厨艺涨了也不少,她在刷牙之前就已经熬了放好米,等她弄好一切的时候,在和顾寞寞聊了那么一会儿,这些个时候放调料就好了,熬的是皮蛋瘦粥,还没有煮好,香味就溢满了整个屋子,顾寞寞在一旁食指大动,趁着苏琪转拿碗的时候忍不住拿着勺子舀了些许,却不料烫得她舌头一阵麻痹。

    苏琪回头看着她那模样,只觉得好笑,接了一杯水给她:“没事吧?就那么一会儿,你都不能忍着?”还开着火的粥,舀上来就放进口里,可想而知是有多烫。

    顾寞寞伸着舌头,耸了耸肩:“没事,反正我喝被凉白开都能烫着的,习惯了,这么些温度,伤不着我。”她的舌头三天两头就会被烫伤,苏琪是从小看到大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淡定了。

    “对了,最近怎么样?”两个人一边吃着粥一边聊着,顾寞寞最近出差了,说长途贵,所以好久没有通电话了,对对方最近的生活状态也不甚了解。

    苏琪抬头看了看她,耸了耸肩,“能怎么样,还不是那样,三天前大半夜的还出了一个人任务。”

    顾寞寞舀了一勺粥,放进嘴里,细细地尝着,煮开的小米在舌尖细细地滑过,嫩嫩的米香遍布唇腔,许久才咽了下去,说道:“看到了,不过那人死得太怪异了些,警方居然还说是自杀,我觉得不像是,哪有人自杀大半夜吞了安眠药跑到大街上去自杀的。”

    苏琪想了想,笑答:“这些事又不是我们小老百姓能够干预的,不该我们去做的事没有必要揽上。”

    顾寞寞鄙视地翻了个白眼给她:“别忘了你自己是个记者,记者的职就是将事的真相袒露出来,虽然,你只负责公布,但是参与其中的调查,你还是有这个义务在的,毕竟,报假新闻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得好听一些,顾寞寞是善心过头;说得直白一些,就是臭未干,涉世未深,在苏琪的保护下,价值观念十分明显,是非曲折区分得十分明显,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从来都不去想各种缘由。

    苏琪不一样,从她十五岁开始出来做兼职就知道这个世界的恐怖,所以有些需要独善其的事她还是知道的,比如这些事,不该自己去插手的她绝对不会去插手,可是她从来不会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她不会去干预,但是不代表她会纵容。

    看了看顾寞寞,苏琪有些沉默:“寞寞,世界上很多无能为力的事。”她知道,她只是在为那个人不值,无亲无戚,所以死了之后也没有人为她讨个说法。

    顾寞寞虽然被她保护得很好,工作额这些年来,也知道有些什么叫做社会,她总不能让自己地好朋友为了一个莫不相识的人陷入一场生死困境,a市的凌乱和复杂不是她们能够应付了,这个城市繁荣平静下包裹着的丑陋是能将一切侵蚀的,她撇了撇嘴:“我就是觉得那人可怜而已。”

    苏琪嘴角抽了抽:“你眼前有一个更值得你同的人!经常地大半夜去出任务,经常面对这样的事,你怎么就不可怜可怜我!”

    顾寞寞很是鄙视:“谁当初拼死拼活地选择记者这个行业的!”

    苏琪讨好地笑了笑,方才应道:“我。”

    “谁拼死拼活要当前线记者的?”顾寞寞难得见苏琪这样脸色,趁机报复。

    苏琪嘴角抽了抽,这丫的还给几分颜色就开染坊了,眯了眯眼:“我,怎么?当初谁说当前线记者比当明星出镜率还高的?”

    “我。”某人低着头,语气低了几分,视线微微偏高,就是不敢直接放在苏琪上。

    苏琪看了看她,满意地点了点头,“吃饱了?很好,洗碗去!”

    顾寞寞还想说些什么,苏琪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后她就受气小媳妇一般颠地拿着碗去厨房洗碗。

    苏琪看着顾寞寞消失的方向,眼眸一垂,到底为什么选择新闻这个行业呢?

    苏琪不是什么好人,她知道,一直都知道,可是她永远都信奉的一条便是:不当好人,不但坏人。昧着良心的事从来不干,新闻这个行业,浮浮沉沉,稍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在这个行业里面,不由己的事比比皆是,很多时候,明明真相就在眼前,可是你却只能看着它被藏起来,不能有任何的反抗,因为你仅仅是一个人而已。

    可是她还是喜欢这个行业,真真假假,她喜欢自己能够将真的事告之社会,而她唯一能做的,也是这个了。

    “好了,可以走了吧?”顾寞寞将手擦干净,拧起一旁的包包,两个人耽搁的时间有些长了。

    苏琪抬头,有些恍惚,随即点了点头,拧起一旁的包包便尾随而去。

    每一次去那边都要带一大堆的文具,这一次也不例外,两个人拧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连截辆计程车都成了问题,好不容易才截到一辆计程车,到孤儿院已经是九点多的事了。

    小朋友们对她们早就熟悉了,不过上个星期有一个新来的女孩,才四岁,因为有些智商有些低而被抛弃。

    孤儿院本来是由二十年前一位好心人捐钱建起的,但是好心人去世后,孤儿院便独立出来,偶尔也会有些企业赞助,但是不多,这几年过得也是举步维艰,院里暂时有二十多个孤儿,但是最大的也不过是十二岁,苏琪她们能尽的也只是绵薄之力。

    “琪琪,有谈朋友吗?”院长对苏琪从小就喜欢,对她的事自然是比常人关心。

    苏琪的目光从正和小朋友们玩得高兴地顾寞寞上收回,抬手摸了摸怀里小女孩的软软的毛发,“没有,不过相亲倒是经常。”院长实在是太亲和了,她皮不起来啊!

    院长看着她,笑得慈祥:“你老是大半夜出去录新闻,还是有个男孩子在边好。”

    “......”苏琪内心好几百只草泥马在狂奔,院长大人的思想真是前卫至极,这不是明显地怂恿她和男人同居么!!!

    两个人在孤儿院呆了一整个下午,知道暮色降临,才离开。

    孤儿院的位置比较偏僻,在a城的郊外,要走差不多十分钟的脚程才能到有公交车的地方。

    小巷交错,丛林密集,两个人走在石路上,深沉的夜色将危险隐匿,半人高的草丛很好地遮挡了一切,昏沉的夜色将一切掩埋。

    不远处。

    “有人。”

    男人皱了皱眉,顺着那点点星光看过去,夜色稀疏,但是他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女人的脸:苏琪。

    嘴角微微勾了勾,还真是有缘分。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