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陌生男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湮陌 书名:误惹江湖恶少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苏琪还在被窝里。

    深秋的天气已然进入了冬天,冷得让人钻进了被窝就不想钻出来,苏琪也不例外。

    尽管开了暖气,但是起来爬起来穿衣服是一件浩大的工程,所以她直接卷着被子冲到不远处的沙发上找出被埋在毛线里的手机,赶在铃声停止前接听:“喂?”刚刚从睡梦中挣扎过来,声音带着几分喑哑的模糊。

    “苏琪,辽东街大夏正门那边发生了命案,周裕他已经在往那边赶了,你赶紧往那边去,这次的新闻可是我们台第一个收到消息,我们要在第一时间报道!”电话那端的人也不管苏琪听到没有,一口气说完也就挂了电话,留下一窜忙音和苏琪睁着惺忪的睡眼愣着拿着自己的手机。

    几秒过后,苏琪总算反应过来,冲到边抓起上的长裤就往,随手了一件长风衣,风一般地卷着门出去了。

    幸好,当记者两年年来,凭着积蓄买了一辆铃木天雨,遇上这样半夜出任务的况,免去了她交通工具的烦恼,也只有这些个时候,才能稍稍减轻她每次回首上一年啃窝窝头的痛苦。

    苏琪大学毕业才两年多,当电视记者也就两年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工资一直在温饱线上挣扎,a城的物价又老高老高,她一个女生,吃喝住行什么都要钱,偏偏她像今天这样半夜出任务的况特别频繁,有时候甚至要把整个a城绕了半圈才到案发地点,她老是迟到,几次饭碗不保。买这车的时候她是咬了好几次牙,花光了工作半年的积蓄还问大学的死党借了五万块才将这车买下来,幸好工资渐渐地涨了,不然她必须得露宿街头。

    银灰色的小铃木安安静静地躺在停车场,她开了锁,将包包往上一扔,系安全带的动作利落干脆,油门一踩,寂静无比的街道满是车轮摩擦道路的轻微响声,在空旷的街道清楚至极。

    苏琪到事发地点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了,幸好是深夜,街上没有人,她几乎是一路飚着高速往那儿赶。停好车的时候已经看见有警察在拉警戒线,周裕老远就已经向她招手,架着摄像机向她大步走来。

    “速度不错。”周裕也是刚刚才到,机器刚刚启动就听到苏琪刹车的声响了,两年的合作时间,两个人之间总是有这些默契,比如此时,虽然两人说着话,手中的准备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来。

    苏琪一边拿着麦克风一边整理着装还兼带回话:“这速度的代价是飙到了一百五的速度,姐姐我小命差点儿就交代了。”

    除了这些个时候,苏琪开车比谁都稳,但是关键时候,她也是比谁都不要命。周裕永远不会忘记有一次两个人为了抢一个独家,追着一辆抢劫犯的车半个多小时,那时候就是苏琪开的车,车速开尽,吓得他这个一米八几的东北大汉都汗涔涔,事后想起来,连背脊都凉了,当时马路上都是车,苏琪眼睛就盯着前方,看见缝儿就钻,期间一辆大货车倒车,他们的车差点儿就被夹在了里面。事后他基本不怎么敢做苏琪的车,特别是在出任务的时候,都是由他来开车。虽然说现在记者也算是高危职业,可是他还真没想过要死而后已啊!

    周裕看了看她,一边调着光线一边说道:“你就得瑟吧,等哪天真出了事你就哭爹喊娘了。”

    苏琪天生子开,他说什么她都不在乎,这句话换了别人站在苏琪的处境定会使脸色,可是苏琪偏不,就是痞痞一笑:“嘻嘻,确实得哭爹喊娘了,来个全家团圆,多和乐!”

    苏琪是孤儿,周裕知道,他无心之失过许多次,口无遮拦的时候也经常有,幸好苏琪通常都不留心这些话,大大咧咧地顺着打着笑话就说过去了,就像现在,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可是收不回来,只能硬说下去:“好了,准备好没有?”

    苏琪比了个ok的手势,站直了子,清了清嗓子:“现在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号凌晨三点中,在a城东街大夏正门......”来时的时候组长已经在电话里将知道的都跟她说了,趁着开车过来的几分钟时间她将台词组织好,现在就只需要将镜头转向事发地点就可以了。

    无数次的突发事件已经将她的思维模式提速许多,这种报道每年都会遇到几次,习惯下来,报道模式一个样,就是按着模板填上时间地点就行了,而警察们的回答无非就是需要调查,所以不难,短短的半个小时就已经录制好。

    半夜的秋风冷得让人忍不住跺脚,苏琪看了看正收拾着工具的周裕,紧了紧上的风衣:“裕儿,这天气是要冻冰棍的,我先回去了,不然你明天就只能看到一溜儿的冰棍了!”说着,从包包里掏出车钥匙,利落地往食指一,轻快地甩了起来。

    细跟皮鞋敲击着地面的声音利落无比,深夜里显得突兀,不远处可以看到灯光下穿着警服的警察叔叔们在做收尾工作和调查,不少人都是和她打过照面的,所以经过的时候她笑着侃道:“哟,杰哥哥,又是你啊!”

    祖杰是重案组里的警察,年纪就比苏琪大三岁,这样的事多了,接触也多,两个人也就熟悉起来了,这样的调侃基本上都有,祖杰每次都是无奈回应,这一次也不例外。

    尽管每一次都是这样,苏琪乐此不彼。

    高跟鞋的响声终于停了下来,苏琪微微弯了弯腰,正打算开车门,腰上一紧,脸上被冰冷的衣料触及,还未来得及出声,就听到头顶传来醇厚的男声:“不要说话,带我离开。”明明是大半夜,温度本来就已经够低了,可是她伸手想要板开捂住自己嘴巴的大手的时候,对方的声音冷厉得让她脚下一抖,差点儿将脚给崴了。

    腰间被冰冷硬朗的铁物抵着,苏琪手指一抖,绕在食指上的车钥匙就这样掉在了地上。

    “听到没有?”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她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对方捂住她嘴的手。

    男人放开了她的手,她弯腰想要捡起掉下去的钥匙,发现腰间一痛,她连忙顿住,有些无奈:“大哥,我就是想捡个钥匙而已。”

    对方松了松手,她连忙捡起地上的钥匙。

    “哟,这是闹哪样啊?”刚刚倒车出来的周裕看着她,笑得有些猥琐,目光逡巡在两个人的上,暧昧无比。

    苏琪只觉得头大,男人很高,穿了一件很长的黑大衣,她被他的手箍着腰,视线被挡了一半,用脑子想都知道两个人现在是有多暧昧,注意到腰间的硬物捅了自己一下,她连忙抬起头,若无其事地说道:“去,闹哪样也不关你事!”

    周裕八卦心不强,而且看他们这架势,任谁都猜到到底是在闹哪样,只是笑了笑,踩了油门,留下一句话:“脖子以下随意,以上慎重!别赶明儿上不了镜!”

    苏琪嘴角一抽,只爆粗口:“我靠!”她的一世英名,绝对会被周裕这个兔崽子给毁掉。

    “带我走!”男人声音再次响起,腊月般的冰冷窜进她的耳郭,这时才想起自己边还有一尊大佛,连忙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你开还是我开?”想当年对着他们台的台长都没有这样低声下气过,她苏琪真真是大丈夫啊!够能缩能伸!

    “我。”简短的一个字,苏琪却听出了命令的强制,只能将车钥匙递给她。

    “别耍花招!”男人扔下一句话,迅速钻进了车子里。

    苏琪看着她愣了愣,原本想耍的小心思顿时收了起来,就冲着男人这利落迅速的动作,她也不敢拿着自己的小命去冒险啊。

    “苏琪,走啦?”在场的不少警察同志都是认识她的,迎面而来的蔡新培和她交流更是最多的,看到她走了当然会打招呼。

    她只是笑了笑,看着对方回了一句:“这不是明摆着的么,鞠躬尽瘁的事可不是我苏琪做的,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同志,好好努力你啊!”

    “哟,护花使者来了?”蔡新培眼尖,一下子就留意到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也是,平时都是苏琪一个人出任务,开车也是自己,现如今忽然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不奇怪还真是对不起自己腰间的那把枪。

    苏琪心下一滞,余光撇到一旁的男人,右手搭在方向盘上,食指曲起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方向盘,整个人融入了另外一边的夜色,因为斜视,她只能看到男人刚硬的侧脸线条,冷硬得让她不打了个哆嗦,左手微微一动,她感觉到自己腰间又被那硬物顶着,头皮一麻,脸上依旧笑容不断:“路上捡的,信不信?”

    “你就扯吧。”蔡新培自然是不相信,看着她动着眉头上的两道浓黑的眉毛,笑得暧昧。

    苏琪脸上一囧,正想着要怎么接下去,那边已经有人喊着蔡新培,她连忙大手一挥,豪气地说道:“去吧,服务人民!”

    蔡新培白了她一眼,朗声应着走开了。

    腰间的某物总算不再抵着她,男人微微一仰,车子便如离弦的箭般飚了出去。因为惯,苏琪整个人紧紧贴在了椅背上,小心肝跳得不成样,眯着眼看了看车速,有种奔向合家团圆的感觉,高速上车辆了了,他看了看旁的男人,丝毫不见他有何异样,她能预感这将是一场无尽的黑暗。

重要声明:小说《误惹江湖恶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