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欺骗与被欺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沫沫微安 书名:慕君安好
    苏慕安是躺在病(床chuáng)上被推出急救室的  医生的解释是:病人腹部受过重创、又受到了惊吓、再加上刚才又为伤者输了血  所以出现了短暂的晕厥

    “受过重创  这是什么意思  ”唯一能听懂英文的凡扯过医生的衣袖  惊讶的瞪着眼睛问道  过于慑人的气场愣是将转(身shēn)想走的医生给挡了下來

    医生耸了耸肩  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而听了凡的翻译的伊恩却是恍惚想起了从前一天晚上回來开始苏慕安的手就一直时不时的停留在腹部  原來竟是受了伤么

    伊恩低下头  怔怔的看着躺在病(床chuáng)上说不出的苍白的苏慕安  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作何表(情qíng)  我们每天朝夕相对  你受了伤  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就连你被强迫着站上舞台  我都沒能帮你挡一下

    更重要的是  我多么希望  替你挡下伤害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西奥  如果是我的话  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对吧  你不知道  我有多害怕看见你难过的样子  那样我的心里会比你还要难过十分

    因为  你是我喜欢的人啊

    苏慕安终于还是被推到了临近的病房  众人围在她的周围  正手足无措之时  苏慕安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凡  你带大家出去一下  我有话想跟伊恩哥说  ”苏慕安开口  依旧是平淡的沒有任何起伏的语气  却莫名的让大家想到了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看见从头到脚透着古怪的苏慕安  凡有些犹豫  却终究还是被卡伦恩拉出了病房  其他人见状  也慢慢地走了出去

    “什么时候知道的  ”苏慕安躺在(床chuáng)上  目光沒有落在伊恩的(身shēn)上  却让伊恩觉得沒來由的压力  仿佛有千吨大石压在了他的(身shēn)上  莫名的喘不过气來

    伊恩呆呆的看着苏慕安的正在输液的手  过了许久才闷闷的反问道:“怎么会受伤  为什么不告诉我  ”

    为什么你受伤最先想到的不是告诉我而是隐瞒这件事  是不是我真的就那么的不值得你信任  要不为什么你宁愿带着伤上场表演却不愿告诉我你受伤的事(情qíng)  以前发生事(情qíng)的话你总是会依赖我的  可是现在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之间有了愈來愈大的鸿沟  我想要跨过这条鸿沟  可是、办得到吗

    伊恩略带着关切语气的话此刻却成了苏慕安愤怒的导火索  她挣扎着从(床chuáng)上坐起來  怒视着伊恩  吼道:“那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知道我是女生  你知道因为欺骗了你我有多内疚吗  可是结果你早就知道我在骗你了是不是  伊恩  你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我在内疚的海里挣扎是不是觉得很好玩  ”

    苏慕安瞪着伊恩  (胸xiōng)口因为愤怒而剧烈的起伏着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晚上伊恩在(情qíng)急时在她耳边叫的那一句“安安”  她真的沒有想过也许自己的(身shēn)份伊恩早就知道了

    很显然不是吗  沒有哪个人会脑残到叫一个男生“安安”  唯一的解释就是伊恩知道了苏慕安是个女生  而且是知道别人对苏慕安的昵称是“安安”  所以才会在(情qíng)急之下那么自然的脱口而出

    可是为什么  你隐瞒着我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你知道因为欺骗了你们我的(身shēn)份  我有多内疚吗  有多害怕自己的(身shēn)份被拆穿吗  可是结果呢  结果就是你早就知道了我的真实(身shēn)份  却一直保持着沉默  眼睁睁的看着我在你面前演着拙劣的话剧

    伊恩  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你的演技太好还是我真的太傻  你明明就知道我的(身shēn)份  我竟然丝毫都沒有发现  还一直傻傻的在你面前自导自演着  这样的我  在你的眼里  是不是非常的可笑

    突然被诘问的伊恩有些怔住  他沒有料到苏慕安问自己的问題竟然是这个意思  可是  莫名的  伊恩的心中有些失落:你发那么大的脾气  是因为我知道了你的(身shēn)份、还是因为知道你的(身shēn)份的人是我  我真的很想知道  如果今天换做是凡  你是否还会这么的大发雷霆

    如果换做是凡  苏慕安当然不会那么生气  可是这一点伊恩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吧  今天一整天  他看着凡对苏慕安的宠溺、看着苏慕安在西奥出事时伏在凡怀里嚎啕大哭  心中早就是五味杂陈  哪里还有那份理智去分辨苏慕安生气的点究竟是什么

    “呵  ”苏慕安冷冷的看着不停变化着脸色的伊恩  突然就冷笑了起來  有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过  碰到沾染了血迹的地方  晕染出一片血色的妖娆  看的伊恩沒來由的心疼

    “不是那样的  ”伊恩抓住苏慕安的肩膀  有些慌乱的辩解道  “安安  我并沒有看你笑话的意思  我只是、只是、”

    我只是害怕你知道真相之后  便再也不愿对我那么亲近  我害怕失去你  所以宁愿用那种拙劣的谎言将你留在我的(身shēn)边  是我太自私了吧  竟然想要用那种方式将你留下來

    这些话  伊恩沒有机会说出來  因为在下一秒  一直站在门口的凡就踹门进來了

    “苏慕安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凡死死地盯着被伊恩握住肩膀的苏慕安  原本完美无瑕的面瘫也有了几分碎裂的痕迹

    他沒有想到  一天之内  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qíng)  每一件都让他难以消化  仔细一想却又都能够联系起來    难怪西奥会那么奋不顾(身shēn)的救苏慕安、难怪西奥受伤苏慕安的反应会那么激烈、难怪苏慕安会让阿诺将西奥的家人都叫來、难怪西奥需要输血时苏慕安会毫不犹豫的站出來、难怪苏慕安给他的感觉总是有些怪怪的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瞒着他  他真的厌烦透了这种被隔离在别人世界之外的感觉

    “凡  你听我说、”伊恩看了眼表(情qíng)在一瞬间变得僵硬的苏慕安  慌张的想要向凡解释  凡却暴躁的打断了伊恩

    “我要听她自己说  苏慕安  说说看  你是女生是什么意思  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  要不要干脆一次说清楚  我他妈真是脑袋秀逗了  竟然连你是个女的都沒看出來  苏慕安  是我们太笨还是你的演技太好  你跟我们住了将近8个月的时间  我们竟然完全沒有发现你是个女的  不对  说我们似乎有些夸张  苏慕安  你告诉我  我他妈该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你是女人的人吧  ”暴走的凡在连飚了两句国骂之后  直接将苏慕安(床chuáng)头的水杯摔在了地上

    一时之间、满地残骸

重要声明:小说《慕君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