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断掉的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沫沫微安 书名:慕君安好
    “拦不住吗  ”苏慕安挑了挑眉  因为面临危险而紧张的心也放松了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  她就是确定眼前的人不会伤害自己  仰视着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黑衣男子  苏慕安继续说道  “我想  你应该不会对我动手吧  ”

    话音刚落  苏慕安便一改之前慵懒的眼神  如一只利牙小猫一般迅速的挥出拳头  目标直指黑衣男子被口罩遮住的脸庞

    不过  即使苏慕安已经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  也终究还是沒能得逞  一來她的功力明显沒有黑衣男子后  二來刚才被踹中腹部所受的伤大大的减缓了她的速度

    只不过  苏慕安倒是真的猜对了一点  就是黑衣男子的确不会对她动手  或者说是不敢  毕竟也是受雇來保护苏慕安的人  若是真的伤到了苏慕安  只怕他的饭碗也就不保了

    思及此  黑衣男子原本条件反抬起的拳头迅速的收了回來  然后一个闪晃到了苏慕安的

    苏慕安见眼前的人影突然不见了  來不及收回自己的拳头  于是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去  黑衣男子见状  大手一挥扯住了苏慕安的衣领  硬生生的把苏慕安固定在了半空中

    “咳咳  ”因为领子一紧而丧失了呼吸能力的苏慕安剧烈的挣扎着  脑袋里却自嘲地想着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勒死在洛杉矶的街头了

    苏慕安当然不会就这么被勒死  因为黑衣男子见她喘不上气  早就条件反放开了自己的手  然而由于沒來得及站直  体本就倾斜着的苏慕安同学在黑衣人放开手之后就面朝大地直直的倒了下去

    “我擦  ”因为本能而护住自己的脸的苏慕安在与大地母亲來了一个亲密接触之后  从地上爬了起來  愤怒的瞪着站在自己面前气定神闲的黑衣男子  飚出一句脏话

    只不过  黑衣男子倒是丝毫不在意苏慕安究竟说了些什么  反正他只是负责保护苏慕安  其他的事他根本不在意

    走到墙边捡起被苏慕安随手扔下的购物袋  黑衣男子走过來扯住苏慕安的领子  一边往前走一边毫无感的说道:“这位小姐  我沒有那个美国时间陪你在这里瞎耗  还有  你就不要试图知道我的份了  我不可能告诉你的  最后  现在很晚了  如果你再不回去的话你的同伴们应该会选择报警  ”

    被戳穿真实份的苏慕安先是一愣  很快也就反应了过來  既然人家是专门过來保护她的  自然是知道她的真实份的  否则保护她干嘛呢

    说到“保护”  其实苏慕安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宋远  毕竟在韩国知道她的女生份而且财大气粗到能够找专人保护她的应该也就只有宋远了

    可是很快苏慕安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一來她第一次见到黑衣男子的时候宋远并不知道她來韩国的消息;二來从她车祸时黑衣男子打电话的说法來看他的雇主应该是个女人  而且是个有些年纪的女人

    “难道是我的生母吗  ”苏慕安被自己脑海中突然浮现的念头给吓到了  如果真的是她的生母的话  派人保护她什么就应该是说的通的了

    可是  如果真的是她的生母的话  为什么不出來与她相认呢  还有  西奥说自己的生母二十年前就失踪了  以金家【忘记西奥其实姓金的请去面壁思过】的财力  沒有道理不知道那个人回到韩国的事

    “麻烦你  把这位先生送到xx酒店  这是车费  ”这边苏慕安还在默默地思考着问題  那边黑衣男子就已经将她以及一堆购物袋强行塞进了出租车里  并付完了车费

    过了好久  苏慕安才从自己的世界中反应过來  而当她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时  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一辆飞驰的出租车中  而那个黑衣男子早就不见了踪影  【某安:亲的  我真的不想问你  你到底是要有多专心致志才会连自己被人打包塞进出租车都沒发现  】

    知道自己此时再找那个男的也肯定找不到了  苏慕安便又开始用手支着下巴默默地回想从她來到韩国之后发生的一切不正常的事

    先是被安排与victor成员住在一起  要知道  很少有翻译是与明星一起住的  就算苏慕安兼助理职位好了  充其量也是应该被安排与众人住的很近  沒道理需要与大家同食同住

    接着就是苏慕安的初舞台  那位主持人姐姐的行为真的很奇怪  似乎从头到尾都在努力的将她从幕后拽到台前  应该是受人指使的吧  但是之后便再沒有发生过类似的事  难道是公司特意想要将她捧红  可是沒道理做的那么明显而且只做了一点就再沒有下文了吧

    然后是苏慕安被跟踪事件  大白天的沒道理有人会跟踪自己  还跟踪的那么明显  而且  苏慕安肯定  跟踪自己的人跟负责保护自己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  那么  那个跟踪自己的人是谁  又为什么要跟踪沒权沒势的她

    再然后苏慕安出车祸事件  如果那个黑衣男子是受雇保护她的  那么在她出车祸时出现也就不那么奇怪  可是为什么要封锁自己的住院资料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黑衣男子的主人很想隐瞒住她的份  那么  为什么要隐瞒  如果真的是知道她是金家血脉的人  沒有道理要刻意隐瞒她的份吧

    不仅如此  还有苏慕安代替欧文拍摄了mv之后所有的份资料迅速被封锁的事  如果说那是公司害怕事曝光带來不好的影响  那么沒道理公司完全沒有向她透露消息  唯一的解释就是隐藏她份的另有其人  那么这个人是否也是一直在暗中保护她的人

    越來越多的疑点像是一座大山  压得苏慕安喘不过气來  她感觉似乎只差一步所有的事就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可是最关键的那一步似乎断掉了一样

    那么  断掉的那一环节究竟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慕君安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