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吊椅

    第67章吊椅

    “有导演在!”知道安柒的疑虑,她是打定主意不要他去了,**的从被窝里跑出来,去衣柜里拿了一衣服出来,就快速的穿上。

    “好!”知道蒲茹儿下了决心,他也不掺和了,毕竟,他还有其他的事要办。

    “给。”蒲茹儿穿好了衣服,在衣柜里拿了安柒的衣服丢到上,就跑进卫生间洗涑去了。

    看着镜子里粉扑粉扑的脸颊,精神也是一如既往的好,下虽然有一点点不舒服,可没有大问题,甚至不仔细感觉根本感觉不到。

    安柒的暴力,她是可以克服的,嘻嘻~她高兴一笑,以后在也不那么恐惧了,好好享受吧!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打出那些无耻的想法,她才出了卫生间。

    “等等,我送你去,到医院楼下就好。”安柒早已穿好了衣服,说完也去了卫生间。

    “嗯!”知道安柒的一片心意,她的心,暖暖的,让她有了勇气面对接下来的事

    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想着自己几年没见的父母,想着他们从小以来的态度,想着他们派陌生人来偷自己的钱,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们。

    “怎么了?”安柒一出来就看见蒲茹儿一脸的忧愁。

    “没事,走吧!”吸吸鼻子,变拉着安柒的手出去,她相信,事总是要面对的。

    路上,安柒和蒲茹儿吃了碗牛面,就匆匆的开着车来到了医院。

    蒲茹儿和安柒分开后也直接上了楼。

    安柒则是开车离去。

    房间里没有声音,蒲茹儿用手压压心口,便推门走了进去。

    “爸,妈。”一进门,就看到杨小斌和蒲浩分别躺在两张上,而蒲亚团和冯暖是坐在蒲浩的边,导演则是坐在一个角落。

    导演最先抬头,眼神里说不出的意味,听着自己的女儿叫别人爹,她能高兴吗?

    蒲亚团和冯暖站起,都打量着蒲茹儿。

    “好啊,你现在飞黄腾达了,就忘记我们了,还对你弟弟下毒手,你这没良心的。”还没等蒲茹儿反应过来,冯暖就用几步的距离走到她的边,给了她一巴掌。

    “啪~”蒲茹儿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还在打量那两个穿着贵气,有些白发却不显苍老的人,是曾经那个乡村里的父母吗?

    其实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都以为这父母女见面,会是深的一面,没想到~

    “你凭什么打她?”导演走过来,一把拉开蒲茹儿和冯暖的距离,把蒲茹儿护在后。

    “我是她妈,打两下不可以吗?你这不负责任人的爸爸,都把人家丢了,有什么资格来骂我。”冯暖双手撑腰,一副泼妇的模样,其实她本来就是一泼妇,体有点胖,短短的头发烫的很卷。

    “你没有资格打我!”蒲茹儿摸了下烧呼呼的脸,轻轻的推开导演站在前面。

    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冯暖,没有一丝的怕意。

    “你说什么?”冯暖惊呆了,蒲茹儿不是一向任她打骂吗?就算躲着也不敢跟她作对。

    虽然这次杨小斌失败,可她是她的父母,让人来拿钱怎么了?她倒好,还把人打伤了,给她一点脸色还没让她跪下来道歉,就这样了?

    “你不是我的亲生妈妈,没有资格打我,在看看你做的事,像是一个母亲该做的吗?”蒲茹儿指着上的两人,一脸不满的看着冯暖。

    原以为,父母会跟她道歉,那她也就算了,继续养他们,可没想到,她那么好心的送他们进医院而不是进警察局,换来的是他们的得寸进尺。

    “茹儿,你这话太过了。”这时,蒲亚团走了出来,双手背在后,一脸严肃,他们这件事上是有错,可蒲茹儿,说的话,在他看来的确是过了。

    “爸爸?那我要怎么说呢?跟来偷我钱想要侮辱我的这两个人道歉?还是给你们跪下来,拿出一大笔的道歉金?”蒲茹儿嘲笑的说着,眼睛直上的杨小斌和蒲浩,此刻,她什么都不顾了,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亲了,这几年,她往家里打的钱也对得起他们的养育之恩了。

    “好了,你们的这两个人手术也做了,医药费我也结清了,这两天等他们好好休息,等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在报警。”导演站出来,似笑非笑,看着蒲亚团和冯暖的眼神,充满恨意。

    “什么?”

    “什么?”

    蒲亚团和冯暖,还有躺在上的杨小斌蒲浩,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脸上是惊吓和恐慌。

    “杨小斌,入室偷盗,恐吓主人,qiangjian未遂,蒲浩,帮凶,难道不能报警?”导演一脸嘲笑。

    “不,妈妈,我不要坐牢,我还要读书,我女朋友还等着我开学给她带礼物呢。”蒲浩几乎哭了出来,一点也不像先前沉稳的骗钱的男人了。

    “~”杨小斌只恨恨的盯着导演和蒲茹儿,倒是没有说话,的确被卜庚硕猜对了,他是混黑社会的,可也是一些小打小闹,几个同学混在一起罢了,可这些罪名,他怎么会不知道后果。

    “浩,别怕,妈妈会保护你。”冯暖走到蒲边坐下,把他抱住,一脸的慈

    “~呵~”蒲茹儿苦笑,除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别人的女儿就不是人吗?想到从小以来所受的委屈,她看冯暖的眼神更冰冷了。

    “茹儿,你真的这么想?我们可是你的养父母,不比这个抛弃你的爸爸差,难道就因为他比我们有钱,你就要抛弃我们了?”蒲亚团开始打煽牌,更是说蒲茹儿钱。

    “我只是公平行事,养父母?我不过是你们家的一个小丫鬟罢了,这两年,我给你们打回去的钱,不下百万吧?拿到律法面前,我也尽到了我的责任,倒是你们,指使人来偷我的钱,法官可不会判我的错。”这次来就没有想到关系会好过,见面后冯暖的那一巴掌,她是心都凉了,气爆了,她不需要在手下留,这样无的父母她拿来有什么用,还等着下次吗?说不定下次就是直接绑了自己自己交出银行卡了。

    “你~咳咳~”蒲亚团听见蒲茹儿的话,气的满脸通红,可也找不到反驳的话语,毕竟做了什么,怎么对待的蒲茹儿,他们心知肚明。

    “姐姐,你不要,不要把我送警察局,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蒲浩哀求着,他很害怕,他还是个大学生,前程光明,不能去坐牢。

    “现在叫我姐姐,已经晚了,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心知肚明,可你呢?和一个外人来对付我,真当我还是小时候处处忍让你的那个没用的小女孩吗?呵,从你们做那件事的时候,我们就恩断义绝,养父母之恩,也没有了。”这些人,她没必要在留,她承认她无了点,她承认她不想在回到那个破破烂烂的家,可如果他们不来这一出,她还是会每年打钱回去,孝敬他们,可现在,没必要了。

    “茹儿,你不能这样,妈妈其实对你很好,你忘了,小时候你生病~”

    “够了,我不想听,十万,给你们的,以后不想在看见你们,至于蒲浩和杨小斌,放过他们一次。”她的眼里,没有一丝不忍,这次,她绝了,将一碟的钱丢在蒲浩的上。

    “茹儿,没有必要~”导演上前拉了下蒲茹儿,他们都这样了,还给他们钱做什么,他早已知道她这几年给他们的钱超过百万了。

    “他们不是要钱吗?这是我最后的孝敬了。”蒲茹儿特地咬紧孝敬两个字,她慢慢的走向杨小斌,眼神里一片冰冷。

    “你~”要做什么?杨小斌看着蒲茹儿那一的冰冷,心里害怕起来,可却问不出声。

    “放过你,不是对你的害怕,而是宽恕,如果你以为以后还可以来找我的麻烦,那你尽管来,可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蒲茹儿死死的盯着杨小斌,像看一只弱小的蚂蚁。

    “好了,导演,我们走,我在说一次,不想在看见你们任何人!”蒲茹儿狠心的转,拉着导演离开。

    “谢谢你。”杨小斌瞟了眼拿着那十万块钱的冯暖和蒲亚团,眼睛里是鄙视,在看着蒲茹儿的背影,一脸的惭愧。

    蒲浩抬头看着蒲茹儿离开的背影,可他的妈妈爸爸,没有丝毫不舍的表

    “你就是心太好了。”导演跟在蒲茹儿后,低着头跟着她的脚印前进。

    “是吗?我以为我心太狠了。”这话,是苦笑还是嘲笑,她都不知道。

    “茹儿,你早点回去休息吧,休息两天在工作。”导演想要拍蒲茹儿的间,可手在半空中没有落下,至从他说出他的份后他觉得他们的关系,很尴尬了,她一字不提,他心里,还是很伤心的。

    “嗯!”蒲茹儿点头,没有转,径直的往前走去,现在她的心,需要平静,就这样就和他们扯清关系了,心里还是愧疚的,毕竟他们养了自己十几年,也是有感的。

    导演看着蒲茹儿萧条的背影,注视她的离开后,才转回去,又进了医院。

    “茹儿~”安柒见蒲茹儿出来,从车窗里伸出头来。

    “安柒,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吗?”看见安柒,她心里舒服了许多,有有了几分生气。

    “上车吧!”安柒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却没有下车。

    蒲茹儿看看黑暗的天空,进了车里。

    “冷吗?”蒲茹儿一进来,安柒就将她冰冷的手握在手里,放进自己的心窝。

    蒲茹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享受着,这样的一个小举动,让她冰冷的心,瞬间暖了起来。

    “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安柒将后的一个暖手水袋拿出来,递给蒲茹儿,然后还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启动车子。

    他的眼神,不时的看了下自己的衣包,那里面,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很快,蒲茹儿就被安柒带来了一家酒店,是陌生的,她只好被他牵着,跟在他后走。

    安柒和那服务生说了几句,服务生就带着他们上了楼。

    看着电梯居然是到八楼,蒲茹儿真的好奇,吃个饭,有那么高吗?

    “好了,你下去吧!”安柒挥走服务生,看着蒲茹儿温馨一笑。

    “走吧!”他握她的手,更紧了点。

    蒲茹儿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可也猜不到。

    安柒打开门,拉着蒲茹儿进去后就把门关上了。

    “~”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她惊呆了,从来没有想过,这么美丽的房间。

    整个房间里是鲜艳滴的玫瑰,五颜六色,而且是活生生的,这是一间花园房,中间,吊椅的凳子上缠满花藤,不大的桌子,中间是鲜红的玫瑰组成的心形,上面点着几只又长又粗的蜡烛。

    房间里,只有那几只蜡烛照亮,把一切显得如梦似幻,前面是全落地的玻璃窗,微微抬头,是满天繁星的夜空,低头,是繁华似锦的街道,几乎将整个x市纳入眼中。

    自然的玫瑰花香,到膝盖的花朵,脚踩着松松软软特质的泥土,她感觉,她几乎是真的在一个花园里。

    三周的墙壁上,也全是用玫瑰花朵组成的各种图案,心型、星型,有一面墙上,是用花朵组成的漫画侣,女的和男的相拥而望,很是温馨幸福,像真的两个人一样。图案虽然繁琐却美的将人的眼光都吸进去。

    “我的公主,我们进去吧。”安柒很绅士的邀请蒲茹儿,伸出手等待她的回应。

    “~”蒲茹儿傻傻的将手交给安柒,然后跟着他进了花丛,地上不在是泥土,她觉得感觉很熟悉,低头一看,才发现全是五颜六色的玫瑰花朵铺成的彩虹路。

    虽然和舒景苒上次差不多,可她觉得完全不一样,最主要是人不一样,她的心,早就把一切的繁琐事抛到九霄云外,沉浸在这如梦似幻的花园里。

    “来,坐好。”安柒轻轻的将蒲茹儿扶在吊椅上,吊椅就开始来回的轻轻晃动。

    桌上的一切也开始来回转动了,隔的这么近,蒲茹儿才看清,那蜡烛下的玫瑰花,也是有根的,通到桌子下。

    桌上丰富的菜都是她吃的。

    “我对你的,就犹如这满房的花,永远不会凋谢。”安柒已经坐到蒲茹儿的对面,到了两杯红酒,他拿起一杯,另一杯随着桌子的转动,来到蒲茹儿的面前。

    “我,”很感动~她拿起酒杯,可硬是感动的说不出话,心里感觉压抑,喉咙处也是难受,她真的很感动,她是女人,也喜欢花,也喜欢浪漫,可安柒做出这些事,让她不可相信。

    “什么都不要说,先把这杯喝下去,告别我们以前的。”安柒敬蒲茹儿,桌子不大,两人只隔两米的距离。

    蒲茹儿疑问,什么叫告别以前的?她手里的酒杯,和安柒的酒杯轻碰,发出美妙的交响乐。

    “喝了它,会更幸福。”安柒一脸柔,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好像在等到什么。

    “嗯!”蒲茹儿用脚稳住吊椅,开始慢慢的喝下杯里的小半杯红酒。

    红酒在这样得灯光下,暗红暗红的,随着她的喝下,也慢慢减少,直到几乎没有,她才发现什么不对劲,她低眼,一颗闪亮无比的钻戒透过透明的杯子散发着光辉,在蜡烛的照下,有点火红火红。

    “啊?”蒲茹儿再次惊呆,是拍浪漫的韩剧吗?

    “嫁给我吧!”安柒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单膝跪在了蒲茹儿的吊椅旁。

    看了眼安柒深认真的表,她将杯里的钻戒倒入嘴里,然后拿出来放到安柒的手上。

    “咦?”安柒一脸不解,以为蒲茹儿是拒绝了他。

    “怎么?还不给我戴上?”蒲茹儿突然一笑,打破安柒的疑虑。

    “好。”安柒才反应过来,将手里的戒指戴入蒲茹儿的无名指中。

    “好了,起来。”蒲茹儿起,去扶安柒。

    “好了,告别了往男女朋友的,现在我们用老公老婆的份吃这美味的佳肴。”安柒让蒲茹儿坐到吊椅上,在回去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么浪费干嘛,你不是给了我一个钻戒吗?”蒲茹儿看着手指上的钻戒,很自然的一笑。

    “这个不一样,求婚戒指,那个只是博你一笑的。”安柒夹了很多菜放进一个碟子里,在把碟子放在桌上,让它留到蒲茹儿的面前。

    “暴发户。”蒲茹儿嘴上嘟着,可心里却是很高兴的,一个男人,愿意为你花钱,又很你,哪个女人会不高兴呢?

    端起那一碟的东西,她很满足的吃起来。

    安柒却是伸手按了下蜡烛下的一朵玫瑰,桌子就不在转动,而且,他们吊椅的地上,也升起了一个凳子,和吊椅长度宽度都一样,等正好升到那个高度,就停了下来。

    吊椅也有了支撑,不在摇动。

    “你怎么知道这么浪漫的地方,是不是以前来过?”蒲茹儿吃着菜,将碟子放到了桌上,她只想吃,可不想端着一个碟子,妨碍她吃东西的动作。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