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闪失

    第66章闪失

    “啪~”

    “不要~”安柒第一个反应过来,可当他拉住导演的手时,巴掌早已落下,导演的脸上也出现一个红红的手掌印。

    “算了,送他们两个去医院,等他们体好了在考虑处罚的问题,我累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事实是那样她无法改变,她需要时间去静一静。

    蒲浩和杨小斌听见蒲茹儿的话,都不可相信的看向她,送他们去医院,没听错吗?之前他们还那样对她。

    “茹儿~”导演还跪在地上,也是不可相信的看着蒲茹儿。

    “你起来吧!我怎么受得起。”这个人,真是她爸爸,那她是不是要被天打雷劈?她很想怪他,可一想到从小到大陌生叔叔每年生按时寄来的礼物带来的那种幸福感,她忽然觉得,她狠不下心去责怪这样一个人。

    可要接受他,一个抛弃妈妈,一个把她送给别人的男人,她心痛,这个世界,她那么讨厌吗?从一出生就被人厌弃,她无法接受他。

    “茹儿,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是你的爸爸,都没关系,我不怪你,现在,把一切都交给我,我会处理好一切。”导演起,还没等蒲茹儿说话,就用眼神示意安柒,把她带回房间休息,这里的一切他会搞定,不用担心。

    安柒点头,扶抱着蒲茹儿进了房间。

    蒲茹儿也没有拒绝,是,这个时候,她只想休息,之前面对杨小斌的欺辱,然后在是亲人为了钱的设计,最后,又是亲生父母,她头很痛,就算她很坚强,也只有倒下。

    “放心,有我在。”安柒把蒲茹儿扶坐在上,然后亲手替她脱鞋,然后脱外衣,没错,他在,他不会离开她,无论她做什么样的决定,他都是站在她这边,他不想去参合她的意见,给她最温暖的怀抱,就是他能给的一切。

    蒲茹儿原本还在失神,可安柒替她脱鞋那些动作,却让她吓了一跳,可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躺在上,被子也已经盖好。

    “不要走~”见安柒要离开的动作,她很害怕,像一个孤独无助的孤儿,那种眼神,很可怜。

    “我不会走,想替你端杯温开水。”安柒拍拍蒲茹儿的手,一脸柔,又补了一句,“口渴吗?”

    “嗯!”的确是渴了,更主要,安柒的话有种引导感,让她感觉无法拒绝。

    等安柒走开把冒着气的水端过来,她乖乖喝下,像个很听话的孩子。

    “咚~”

    房间外,传来不大的关门声。

    “我去看看。”安柒接过蒲茹儿手里的杯子放好后,就走了出去。

    “唉~有你,真好。”看着安柒的背影,她觉得,没有那么累了,有这样一个人陪在她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只是一些小风小浪罢了,她坚信,以后的生活会更好。

    “导演应该带他们去医院了,接下来,我陪着你好好休息。”安柒进来,轻轻带上房门,知道蒲茹儿担心那两人的安危,所以特地把前半句话说的大声又自然,可实际上,他不能确定导演那种人,会好心的带他们去医院。

    “不说那些,来,抱我~”蒲茹儿一眨眼,掩去所有的烦恼,等眼皮在睁开,是那撒又可的眼神。

    “好!不是说想我了吗?看你想我到什么地步。”呵,他知道,蒲茹儿一定会想通的,当初,他面对他妈妈事的时候,她一直在旁边开导他,现在换上她自己,脑子肯定也会转起来,不过,他也会陪在她边,给她力量。

    脱了衣服和鞋,安柒打量着蒲茹儿,然后坏坏的上了

    “那你,想不想我,半个多月,你都不来看我。”安柒睡了下来,蒲茹儿就抱了上去,手臂紧紧的抱在那紧实的腰上,头也乖乖的埋在他的手腕里。

    “对不起,实在是太忙了,今天一忙完,我不就冲过来见你了吗?”摸着她柔顺的头发,他的语调,轻柔的不能在温柔,也只有这个女人,让他这般放下一切。

    “还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才过来的,哼~以后不能在这样丢下我。”蒲茹儿在安柒的怀里蹭了蹭,头也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睡下。

    只是,她柔软的部,摩擦在他的侧,他感觉小腹突然一股流,耳根也烫了起来。

    这么久没碰她,他都只能在脑子里想,她的体,她的温度,可真这么接触起来,他发觉比想象里的感觉还要好上一万倍。

    下也起了微妙的变化,可,他努力压制,今天况不对,她已经很累了,不要在那么色急,以后机会多得是。

    “你没给我打电话,我今晚也会过来,忙好了那个微电影,接下来可以闲一段时间了,我就一直陪着你。”安柒摸着她的手臂,安慰着,其实是事实,礼物他早都准备好了,不然那么晚打电话过来,他那里有时间去准备。

    “真的?”接下来的事肯定繁杂,有安柒在边,她会好很多,可作为艺人,她觉得,时间是没有那么充裕的。

    不相信的问安柒,然后感觉腿怎么放都不对劲,就搭在了他的上。

    可正好,压在他的###,她感觉到他的###的膨胀,立马红了脸,把腿拿了下来。

    被那么一弄,安柒的###变化更大了,他明明没那个心思,怎么?

    只怪他太久没发泄了,而且蒲茹儿的体,总是那么柔软,上独有的气味也是那么迷人,纤细的腰枝,和那丰满的部,无不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是男人,边是他的女人,如果是一个陌生女人或者讨厌的女人,他可以自控,但不是。

    他一翻,睡在了她的上。

    “你,除了这个不能想点别的。”蒲茹儿红着一张脸,还好漆黑的夜晚,让安柒看不清,不然,一定会觉得她还是个小女孩。

    “谁叫你那么坏?总是勾引我?”见蒲茹儿也没把之前发生的事往心里去,他更不能提了,转移话题是最好的。

    “我,哪里有勾引你,自己坏就承认。”她嘟着个嘴,为打抱不平,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怎么成勾引了,只是腿累而已~

    “好,是我坏,在坏一点我也不介意。”他柔弥漫的声音,说着就把头埋进了她的脖子里。

    “好了~”我想睡觉了~

    话还没说出口,嘴就被安柒的唇覆盖了。

    他柔软湿滑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然后在她的里面尽侵占。

    “啊~”她哼,呼吸开始加速,子也软了下来,她抱住他,这种温度,这种气息,让她想念,让她着迷。

    安柒隔着衣服###蒲茹儿的部,可惜有内衣,手感实在不怎么好,他的手来到腰间,就进入了她的体里面,然后爬上了她的山峰,很巧妙的解开了她的内衣带,终于握住那柔软而圆润的瞳体,他的心,猛地###。

    时不时的捏搓那小红点,又一边在她的美唇里肆虐,他的###,飞速的有了变化。

    被安柒吻的几乎快要窒息,可体还是被他挑逗的有了反应,她几乎可以感觉,###已经湿润,全上下都在涌出一股流。

    她将安柒的衣服脱去,当他的###没有一丝阻碍的碰到她的###,这男人,一会儿就这么硬?

    “宝贝,等不及了?”安柒的手轻轻一抚她的大腿内侧,正想好好抚摸一番,却发觉她的###早已湿润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那么无耻的话,从他口###来,却是那般的柔蜜意。

    “还不是你~”蒲茹儿顿时脸颊一片绯红,平时大大咧咧的她,此刻却是滴滴的如一朵###的鲜花。

    “宝贝,是不是又要叫我老公?”平时不能让蒲茹儿叫他老公,他认了,可在上,他可有办法。

    “什么啊?你不能这样?”敢把她逗来逗去,就是为了让她叫他老公,太不公平了,还没求婚,还没结婚呢,上次叫,她认了,谁让他那么无耻呢?可又这样,蒲茹儿的脸鼓起,像个圆圆的包子。

    安柒看着那可的脸,用手捏了一下她的脸,然后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他可不会轻易的放过她,谁叫她叫老公的声音,那么动听呢?

    他埋头,开始亲、,她的rutou,另一只手则在她的###,从大腿抚摸到她的森林地带,在外面轻轻的逗来逗去,可就是不进去,等到她的哼声出来,呼吸加速,全扭动起来,他才将手指进入她的体里。

    “嗯~啊~嗯~舒服~”安柒从来没有这样用手指在她的体里面来回抠动过,她舒服的连连哼,双眼微闭,脸上满满的qingyu与放

    ###的水被他抠的越来越多,甚至有一刻,她都感觉快到了,可他一会儿停一会儿动的,让她实在受不了。

    “宝贝~这么湿了?快求老公,我就给你。”他的手指突然拿出来,然后将那些水到处抚摸,搞得她整###体都是狼藉,摸起来也更柔滑。

    “你怎么这么坏,快点嘛,我要。”她面泛桃红,声音级小,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可###极具难受,她拉着他的手,示意他在进去。

    可他根本不理会,手来到她的前,用开始###,###用贴在她的下上,轻轻扭动。

    “啊~”她睁开眼,瞪了他一眼,可现在的她,无论什么做什么动作都是风万种。

    安柒轻轻的吞了一把口水,###火的,坚持住啊,为了听她叫老公,一定要忍下去啊。

    他的###,在她的洞口来回摩擦,也出现了许多的液体,更是让她的###湿润,几次,他都想一下刺进去,然后拼命发泄,让下这个女人,连连求饶。

    可是,想到那软绵绵又害羞,又充满的“老公”的声音,他还是忍住了。

    “哼,你确定要继续完吗?你也快忍不住了吧?一会儿,我可不轻易让你进去哦~”她感觉到他###的膨胀,她知道,他比自己好不到哪儿去,坏坏一笑,双手抱着他的后背,开始轻轻抚摸,有时指甲微微用力。

    背上的手,让他全一股流,上压着的两个软软的团,更是起伏,那两颗硬起来的小红点,也是摩擦着他的肌肤。

    “要不要?”她魅惑的声音,迷离又人的眼神勾引着他,她的体,更是柔软的轻轻扭动,整个枝似乎柔若无骨。

    “既然宝贝要,老公给你就是,只是,还不叫老公,一会儿可别叫着老公求饶哦~”他一用力,###就进入了她的体,他的神微动,眼神闭了一下,像是很舒服一般,可还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嗯~”一进去的快感让她的心俱软,她恨不得他马上用力的搞的,可,这个男人,无耻到了极限,话里的意思她怎么不明白?要是不叫他老公的话,他一会儿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搞的她三天下不了

    可,刚刚扳回来的局面,明明是他受不了,怎么又变成她求饶了。

    “真的不叫?”他有些磁力的声音穿透她的神经,在他刻意的柔下,她子一软。

    “老公,一动动嘛~”好吧,好汉不吃眼前亏,体真的受不了,明明那东西就在里面,可却满足不了她,你说她能不屈服吗?

    再说,他上的能力,确实可以让她三天下不了,那得多丢脸啊~

    “宝贝,这不就好了吗?接下来,老公好好伺候你~”他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一只手支撑体,一只手###她的部,###就开始猛地###起来。

    “啊~~嗯~嗯~”她抬起自己的###,一次又一次迎合他的动作,他刺下来,她就迎上去,让###完完全全的紧密在一起。

    他又粗又硬的###,占据她的整个空洞,一下又一下的###,更是深入,感觉都让把她贯穿,在各种的舒服下,她开始加一步的迎合。

    “啊~啊~在深一点,就这样,深一点~”她双手抱住他没有一丝赘布满汗水的腰枝,用力的往下按,她的体,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往上台~

    “啊~啊~嗯~”她###吁吁,全是汗,到了**。

    现在她全发软,腿更是无力的倒在上。

    “宝贝,这么快?”他却不放过她,跪起子,把她的腿往肩上一放,###又进入她的子。

    之前的###也没有流出来,现在进去完全是畅通无阻,而且更水润了。

    “不要了~不要了~我真的受不了了,老公~老公~啊~不~~啊~”她呼喊,在也没有力气去迎合了。

    可他,向一点不累的一次又一次的发泄。

    无论她怎么求饶,他都不放过,刚刚发泄,打开灯去浴室的时候,用把她按在浴缸里,又来一次,回到上,她刚刚要睡着,他用翻上

    来来回回,到了凌晨五点过,听见外面的车声,还有叫卖早餐的声音,他才放过他。

    蒲茹儿终于放心的闭上眼,她这下,怕是真的三天起不来了吧?

    她不得不佩服安柒,居然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到了**,她没有记错的话,四次吧?

    在她快要睡去时,安柒将她小心翼翼的拥入怀里。

    “天啊,你不会又来吧?”她可真是怕了,虽然睁开眼看到的是他闭着的双眼和平静的面容。

    “宝贝,还不睡吗?是不是还想来一次?”安柒闭着眼,将蒲茹儿抱得更紧了,语气里也有着困倦。

    “我睡觉了,睡觉了。”她赶紧闭上眼睛,然后在他的怀里找了个好位置,沉沉睡去。

    感受着蒲茹儿平稳有律的呼吸,安柒知道她睡着了,将被子掩好,抱紧怀里的她,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才缓缓睡去。

    这一睡,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们居然睡到了晚上六点多。

    要不是手机铃声,估计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了。

    伸出光光的手臂,摸了几次才摸到手机。

    “喂?谁啊?”她懒散的没有睁开眼,语气里也是迷糊不清。

    “茹儿,你父母来了,硬是要见你。”电话里,导演无奈的声音。

    “哦~好吧。”她还是没有睁开眼。

    “x市医院住院部六楼七房。”听见蒲茹儿愿意来后,他的声音并没有放松。

    “好!”她挂断电话,把手机随意一丢,继续睡觉。

    几秒后,她眉毛拧成毛毛虫,脸露愁苦,两颗没有睁开的眼珠转来转去。

    “我父母?”她惊讶的坐起,一脸惊慌~

    “怎么了?”安柒被她吵醒,看她惊讶的表,就知道出了什么事,脸上还残留的困意瞬间就消散了。

    “我父母来了,我得马上过去,你就不用去了。”在怎么说,也是自家的事,再说,安柒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突然出现说是她男朋友,她那吝啬的妈妈,肯定抓着不放,而且,她也没有经过父母的同意,就私定终,现在这个关头,安柒还是不要出现好,免得添麻烦。

    “我陪你去吧。”安柒虽然明白蒲茹儿的意思,可看着外面的天色,在想想他们那一家人,真害怕她有什么闪失。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