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怀抱

    第65章怀抱

    一个失神,她的衣服,居然被杨小斌生生的撕烂了。

    “滚开~”蒲茹儿用力一踢杨小斌,可却被他躲开,她也没有挣脱他的手爪。

    杨小斌拉着她破碎的衣服,用力一推,将她推到了墙角。

    蒲茹儿曾经拍过武打片,也会一点点的技巧,她用手撑住地上,体没有摔着,更幸运,她摸到了股包里的手机。

    “呵~在我面前反抗,我也没有必要放过你。”杨小斌一脸狂妄,没有把蒲茹儿放在眼里。

    蒲茹儿也趁着这个机会,在背后拨打了电话,她的手机里,联系人很少,最主要她经常玩手机,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哪些图标放在哪个地位。

    呵,原来玩手机还有这用途。

    可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她选择了通话记录,按了第二个号码,中午和导演通过话,他离这里也最近,第一个刚才晚上和安柒,不过他太远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空。

    蒲茹儿的手放在背后,杨小斌自以为是,也没有发觉。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钱放在哪里,不然,我不介意尝尝大明星的味道。”杨小斌蹲下,用yindang的眼神打量蒲茹儿,手指在她下巴上一勾。

    “要钱可以,不过我只有一百万的现金,你打算怎么和蒲浩还有我妈妈他们分?”拨打了电话,感觉到手机接通电话的震动,蒲茹儿也放大了音量,心更是放了下来,不过重要的是,她要知道这件事,蒲浩有没有参与。

    “蒲浩?他有这个心,没这个胆子来,有资格拿多少钱?你父母?只是出办法,没出力,随便几万,也是看在邻居一场的份上。”在这个弱小的女人面前,他没有戒心,在加上听见蒲茹儿的一百万后,心里是有多兴奋。

    好啊,我的父母,居然要一个陌生人来偷我的钱,我好好疼的弟弟,居然也参与其中,好啊。

    手机却突然响起铃声。

    “你背着我打电话?好啊!”杨小斌眼睛突红,抢过蒲茹儿后的电话往远处丢去。

    原来,是为了拖延时间,他也是聪明之人,看她的眼神,突然凶利无比。

    “怎么不接电话?睡着了?”刚刚找着停车场停好车出来的安柒,看着没有接通的电话,无奈摇头,却是一脸的宠

    没办法,这个酒店的停车位不止是住酒店的人才有,也是对外开放,这个时候,都晚上十一点,正好车位爆满。

    他提着手里的礼品盒,进了电梯。

    “你这女人,赶打电话,我放过你我就不是杨小斌。”杨小斌将蒲茹儿提起,重重的按在沙发上,用力的就撕扯蒲茹儿的衣服。

    “没办法,你太漂亮,我早就心痒了。哈哈~”他粗鲁的声音,动作更粗,就脱掉了她的衣服。

    不过冬天的衣服很多,这下蒲茹儿也只剩下一件薄的粉色打底衣了,下还穿着黑色丝袜。

    “放开我,放开我~”导演他们怎么还没来,这下,蒲茹儿有点急了,害怕的掉出了眼泪。

    “哼~老子会让你爽。”杨小斌一只手用力按住蒲茹儿的手,另一只手就把她的衣服往上拉。

    光滑白皙的肚子,还有那瘦的可以看见的肋骨。

    “不要,不要~救命啊,来人~来人啊~”蒲茹儿拼命挣扎,却使不上多大的力,她的腿,被杨小斌的腿压的疼。

    “谁救你?”杨小斌已经把蒲茹儿的衣服扒到脖子上,穿着全###内衣的部,丰润圆滑。

    安柒拿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却发现门没有锁。

    “来人,来人,救命啊,救命啊~”一开门,蒲茹儿哭天喊地的声音就传进他的耳朵,他眉头突然一紧,便看见她被人压着。

    安柒愤怒,一把将门关上。

    开门声被蒲茹儿的叫声盖住,可关门声很大,杨小斌和蒲茹儿都听见了。

    蒲茹儿知道救星来了,含着泪的眼睛看去,以为是导演他们,没想到,是安柒。

    他一件绿色西装型外,一条黑色皮裤,还有那高筒靴。

    “安柒?救我,安柒~”她梗塞的不能在梗塞了,哭泣的都有点嘶哑。

    安柒脸色一沉,手里的粉红礼盒突然落地,可因为包装好,也没有碎开。

    他看着蒲茹儿的眼神更是心痛,瞬间,他把冰冷的眼神放到那个男人上。

    “哼~”杨小斌放开蒲茹儿,丝毫不畏惧,大步往安柒走去。

    “安柒,你小心。”蒲茹儿着急的叫出声。

    安柒没看蒲茹儿,只是一点头,突然子一动,踢在旁边的墙壁上,子就跳起一米多高,然后,腿向杨小斌飞去。

    杨小斌根本没想过安柒的动作这么快,本以为还会说上两句,这下他只有后退。

    可安柒动作太快,一脚就踢在他的口上,接着,又是一脚,他重心一倒,就重重的摔在了上。

    “你~”杨小斌不服,可嘴里已经是鲜血。

    蒲茹儿一边整理衣服,看着安柒那动作,她想起三年前,那个在公园的晚上,他就是这样,救了自己。

    “敢碰我的女人,不想活了~”安柒的脚,重重的踩在杨小斌的手腕上,然后一用力,就听见骨骼脱臼的声音。

    “啊~”杨小斌吃痛,没受伤的手想要握住那只手臂,可,安柒的脚,还在用力,他一点也不敢动了。

    “杨小斌,好了吗?”正在这时,门打开了,是蒲浩那急切的脸。

    可看到屋里的一幕,他立即想后退。

    安柒放开杨小斌,一下冲过去,一把抓住蒲浩,就把他将地上重重一丢,他不知道蒲浩是什么人,可可以肯定是那人的同伴,丢的时候也不心软。

    “不要~”蒲茹儿迟钝的声音。

    安柒不解的看向蒲茹儿,为什么?

    “安柒~”蒲茹儿想说什么,却想到导演他们一定也快到了,上的衣服。

    “小心,看好他们。”看了眼地下的两人,她快速的往卧室跑去,拿了件长款毛衣,一边穿着一边就走了出去。

    杨小斌很痛,只在那里###,没有起来,而蒲浩,已经坐了起来,可没有妄动。

    “蒲茹儿~”见蒲茹儿出来,蒲浩很愤怒,他是她的弟弟,怎么这样对他,他生气的就要像她走过去,眼睛里的恨意十足。

    可~

    安柒却不给他机会,一下揪住他的衣服,就往他脸上两拳,在狠狠的摔了出去,然后,背脊骨摔断的声音。

    “安柒~”蒲茹儿赶紧走到安柒面前,蒲浩在坏,她此刻,还是心软。

    “怎么了?对不起,我来晚了?”安柒一把抱住蒲茹儿,心里的愤怒没有减退。

    “幸亏你来了,安柒,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蒲茹儿也抱住安柒眼泪在也忍不住了,这个怀抱,她想很久了,却没想到,是这种场景。

    “茹儿,茹儿~”门突然打开,卜庚硕冲了进来,跟在后面的是导演。

    见到安柒和蒲茹儿抱在一起,卜庚硕突然脸上一变不过眼神却轻松了许多,他正好和导演谈事,就接到蒲茹儿的电话,很急的赶过来,却在路上遇到了一点意外,都把他急死了,这下,看见她没事,也放心了许多,可~心里还是难过,为什么自己不快一点,那么,抱住她的就是自己,那自己,也或许有机会了。

    “茹儿~你没事吧!”导演是焦急万分,一把拉过蒲茹儿就到处打量。

    “这是你安排的房子,怎么会让这些男人进来?”安柒突然将冰冷的眼光向导演,掩不住的斥责,还有质问。

    “安柒~不怪他们,卜庚硕,把门关上,来,我们先坐着。”蒲茹儿看了眼卜庚硕,就拉着安柒和导演坐在了沙发上。

    卜庚硕知道蒲浩是她的弟弟,自然家丑不可外扬,他很配合的关上了门。

    蒲茹儿把事经过一一的说了出来,包括,把卜庚硕和她对杨小斌的怀疑都说了,然后,眼泪在也忍不住了,家人啊,父母,弟弟~

    安柒的神,像要爆炸一样,“卜庚硕都知道,你不告诉我?”他的语气,冰冷得像雪结冰。

    “不要在议论这个问题,茹儿,你说他是你弟弟,你说是你父母指使他来偷你钱?”导演况更严重,他重重的一拍茶几,指着角落里的蒲浩又指了躺在地下的杨小斌。

    三人都看着导演,这种事的确很气,可,这变化太大了吧!

    “嗯!”蒲茹儿怯怯的点头,毕竟这种事,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

    安柒将蒲茹儿拥在怀里,现在,他虽然指责她不从一开始就告诉自己,可更多的是心痛,面对这种事,他都不给她肩膀还有谁?

    蒲茹儿看了眼安柒,眼里的泪滑落,便依在了他的怀里,这个怀抱,还是温暖的,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执意的的去责怪自己,那她,要怎么承受?

    好在,他没有。

    “卜庚硕,你回去告诉皮德,帮我处理一切事,休工三天。”导演看了眼安柒,在看向卜庚硕,这样的场景,他不希望外国的明星看见。

    “好!”卜庚硕也没有多说,深深的看了眼安柒怀里的蒲茹儿,就离开了,她,不需要自己。

    等到卜庚硕离开,把门关上后,导演的眼神越发的凌厉了。

    安柒看在眼里,就知道会有事发生。

    “你的妈妈是冯暖?爸爸是蒲亚团?”导演踏着沉重的脚步走到蒲浩的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蒲浩感觉后背很痛,可父母一直很疼他,他一直很自以为傲。

    蒲茹儿却是抬头了,导演,怎么会知道她父母的名字?她不解的看着导演。

    导演闭上眼,这蒲亚团和冯暖不是不能生育吗?怎么有个儿子?

    在睁开眼,他的眼神恢复了平静,却更加沉寂。

    他慢慢的像蒲茹儿走来,一脸的深思。

    蒲茹儿握着安柒的手更紧了,她总觉得我导演不对劲。

    安柒也稍微用力握着蒲茹儿的手,表示他明白,告诉她不要担心,一切有他在。

    “咚~”

    导演走到蒲茹儿面前,子直直的跪了下去。

    “啊?”蒲茹儿导演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体往后靠。

    安柒抱紧蒲茹儿,他的眼神,也是微动。

    地上的杨小斌痛的自顾不暇,只有角落里的蒲浩,还看着这一幕。

    “茹儿,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此刻的导演,好像一瞬间就苍老了许多,一脸的自责与苦愁。

    “导演,你先起来。”其实蒲茹儿早就知道自己和导演之间有什么秘密,所以也不假装多问,不过无论发生什么,她也受不起他的一跪啊。

    她走过去,扶起导演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然后又很自然的回到安柒的怀抱,因为她心里知道,接下来导演要说的话,肯定让她难以接受。

    导演咬咬牙,又深深地看了眼蒲茹儿,很自责的低下头,好像他没有看她的资格。

    “你说吧~我承受得~住。”蒲茹儿也是咬着牙,心里做些万般准备。

    安柒摸了她的头,一脸的心痛,他可以想象,他如果没有即使赶到,那蒲茹儿会发生什么?然后,在被自己的亲弟弟撞见,那她要怎么活下去,好在,他一丢下工作就赶过来了。

    心里暗松一口气,却听见导演的声音传来。

    “茹儿,你不要太伤心,毕竟这些人面兽心的人,根本不是你的亲父母,更不是你的亲弟弟。”话里,没有指责,只有恨意。

    “嗯?”蒲茹儿神色大变,什么回事,她突然觉得头脑空白了。

    “啊?”角落里的蒲浩更是为之一震,可不久,好像想通了什么一样,脸色平静。

    “你不要惊讶,听我说完,当年,我事业刚刚发展,和陆安安交往,当时我一个劲的把时间放在工作上,很少理她,关心她,甚至半年不曾回家,我记得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回了家,家里地上一摊的血,房间里没有人,邻居来告诉我,她在家里摔跤了,提前小产,我当时吓了一跳,想都不想就往医院跑去,可是,等我赶到医院,她因为时间延误,大出血死了,孩子却是顺利的出生了,当时我也顾不得孩子,只顾着看她,无论我怎么哭怎么叫,她还是睡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很伤心,可当我安埋好她,回到家里去收拾,邻居却在背后议论纷纷,说她背着我找男人,还怀了孩子,是应得的罪行,我不相信,抱着孩子去乡下躲了起来,可乡里的人更是闲言碎语,我的心,也开始忐忑,猜疑,最后,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说我的作品大卖,获得了公司的闪识,在朋友和邻居的催促,事业的巅峰期时,我下了一个决定,把孩子给人收养,没想到,话一说出,隔天邻村的一夫妻就来找我,说他们无法生育,会把我的孩子当自己人一样疼,他们也是一把泪一把鼻涕的,看他们也是真心,我就答应了,倒给了他们几万块钱,倾尽所有家产,我只希望我的女儿过的好,他们好好对她,我临走前,他们给女儿取了名字,蒲茹儿,也告诉我,他们的名字蒲亚团和冯暖~”导演深深的回忆那一幕,好像发生在昨天,在抬头看蒲茹儿,眼里的自责更加深重了,他没有想到,当初答应把蒲茹儿当亲生女儿的那两人,会这般对待她。

    几个人都惊讶了,蒲浩倒是不以为然,笑了几声。

    蒲茹儿是导演的女儿,安柒一想,眉头舒展了,这样可以理解导演一直一来对她的好,最主要,她不用背负亲人亲手设计伤害她的事

    “那个经常给我寄礼物的叔叔是你?”蒲茹儿听得满脸泪水,此刻心复杂,不过除了不能接受外,并没有太多的怪导演。

    “是,我没有勇气去看你,不敢面对你,因为你父母寄来的照片,你和陆安安长的很像,不过我不是还在怀疑你妈妈,后来搬家我才看到你妈妈留下的记,上面记录了她的心酸,难过,说她怀孕丈夫没有在边,说肚子里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见爸爸,说偶尔有朋友来看她,邻居们都指指点点,她说,她不怪任何人,因为那些人无知,可她盼望你的出生,最后的一个笔记,是她说她感觉到你快出生了,取名为刘念念。”导演是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愧疚,眼泪直流,尽管他是个大男人,可连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有什么用,心里更是自责当初居然会怀疑陆安安。

    “刘念念?念念不忘吗?呵~”女人果然是傻,把对一个男人的,会用各种形势表现出来,蒲茹儿苦笑,心里抽搐,想到自己的妈妈一个人苦守房屋的那种心酸,她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知道。

    “茹儿,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和你妈妈当初都是孤儿,也没人给我们带孩子,你妈妈走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可是,我没有想到,会害了你,对不起,对不起~”女儿寄人篱下,饱受辛酸,长大了还给人家大把大把的钱,口口声声叫着的父母还设计让外人来偷她的钱,想着这些,导演感觉自己比蒲茹儿还难受,都是他害的,他无法原谅自己,扬起手臂就往脸上打了一巴掌。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