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弟弟

    第62章弟弟

    “坐吧。”舒景苒抬头,眼神有些惊喜,可看蒲茹儿的眼神,不在有了往的柔,更多了一分自然。

    “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啊?”她明知故问,只想看舒景苒会不会开口说。

    “你呢?”这么晚了,他倒是很好奇蒲茹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想说出自己烦恼的事,让她担心,毕竟,他现在,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

    “我啊,来帮有些人解决麻烦事。”见对方不说,她也不绕弯子了,时间紧迫啊,都十一点了。

    “嗯?”舒景苒不明白的看着蒲茹儿。

    “我见了木雪音,她都哭成一个泪人了,站在阳台上,全冰冷的,”蒲茹儿观察着舒景苒,发现了他的眼神变化,她知道她说的没错,是因为木雪音,所以他才会生气。

    “不知道她会不会感冒,发高烧,我帮你说了好多话,还骂了她,本来就是她的错,后来骂的她,答应我为了你退出娱乐圈,你可小心点,从明天以后,你就是妻管严了。”做和事姥可真不容易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谢谢你。”舒景苒听见最后那句话后,异常兴奋,他才不管妻管严,只要他的女人,不会被别人抱在怀里就好了。

    “快去吧她还在房间等你呢,好好对她,她是真的你。”蒲茹儿也笑了,舒景苒幸福,她是第一个高兴的人。

    “嗯!你也早点休息吧,房间我没动过,好好照顾自己。”冲忙的和蒲茹儿交待几句,就跑着离开了,昨晚对木雪音发了那么大的脾气,他也有错,今天一天都没接她电话,知道她在阳台上站了那么久,他很担心了。

    “哼,重色轻友的人。”蒲茹儿看着已经跑远的舒景苒,虽然在骂,可是语气里没有一丝的生气。

    既然回来了,她最好的选择,不是睡在这里,而是去找~

    ……

    看到房间里亮着的灯光,蒲茹儿知道,自己回到了家,这里,才有属于家的温暖。

    拿出钥匙轻轻的打开门,房间里居然没有反应,走进她和安柒睡的房间,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唉,真能睡,小偷来了都不知道,她小心翼翼的转出去,关掉了房间的灯,才又回来。

    她的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声音,看见安柒还在熟睡,才放松一口气,脱掉外和鞋子爬上了

    温暖的被窝,熟悉的气息,她觉得没有什么能比呆在这个人的被窝里还幸福的事了,缓缓的伸手抱住安柒的腰,头靠在他的背心里,这感觉,和刚才在外面吹风的感觉,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啊~”安柒突然转,一把抱住蒲茹儿,实在是把她吓了一跳。

    尖叫声才叫到一半,嘴就被他的唇覆盖了。

    “你不是睡着了吗?”她别过头,躲开安柒的吻。

    “你抱住我,我还不醒?”安柒很懒散的将头埋在她的脖子上。

    “今晚你幸运,木雪音把我叫回来,所以我才顺便回来了。”蒲茹儿撒的解释,不然安柒还以为她回来是特地爬上他的

    “那我真是失望,还以为你是特地回来上我的的。”他的嘴,慢慢的移动,她的整个脖子,锁骨,都被他亲吻。

    “谁像你这么无耻,上了你的就对人家动手动脚,万一上来的不是我呢?你不犯错了。”蒲茹儿抱怨,她真的不是特意回来,可,好像,是这样吧,不然她可以直接回去的啊。

    “哪里,你的气味,你的体,我哪里认不出来。”说话间,安柒已经脱掉了蒲茹儿的衣服,双唇也在她的上挑逗,语气里说不出的暧昧。

    他伸出舌头,轻轻的在她上的红点处吸

    蒲茹儿被逗的忍不住哼一声,今晚她是不是不该回来?

    安柒亲吻了一会儿,便抬起头上来又吻上她的唇,舌头来来回回,隔着衣服,他用下摩擦着她的###。

    蒲茹儿全温度上升,呼吸越来越急促,部随着她的呼吸也此起彼伏,不停的晃在安柒的口。

    这个男人,每次都这么逗她,她伸手,替他褪去了衣服,正准备做下一步的时候,安柒却翻下,从后面抱住他,然后那炙的唇,从耳朵下开始吻,~脖子,耳朵,肩,后背~

    蒲茹儿自然的###一下,小腹肩也是一股流,她感觉,下湿润了,背后传来的感觉,让她不停的扭动子全像有股电流似的,让她无比兴奋。

    “不要逗我了~”她迷离的声音,呼吸加快,她告诉他,她想要。

    “叫我老公,我就给你。”安柒坏坏一笑,说着一只手就伸到前面,开始###她丰满的部,时不时一个手指轻弹那个红点。

    “嗯~啊~”蒲茹儿再次嗔,安柒的动作更让她激动了,好吧,她就只有认输了。

    “老公,老公,我要。”她轻柔而充满qingyu的声音,告诉安柒她真的想要了。

    “老婆,我会疼你~”听见蒲茹儿叫了老公以后,他目的达成,当然,他也快忍不住了。

    他翻上她的,###已经很撑了,刚刚放到她的###,却被她###的湿度给刺激了,一股很强的电流出现在小腹间,心里更是一阵涟漪,他直直的进去。

    “啊~”刚刚进去,蒲茹儿享受那种饱满和舒服感,再次叫出了声音。

    听着蒲茹儿滴滴的声音,安柒开始猛地###,下的女人,每次都让他控制不了自己。

    “啊~啊~轻点~”她抱住她的腰,嘴里叫着轻点,可下却迎合着,脸上也露出一股股红晕。

    …………

    在睁开眼,房间不是明晃晃的亮,边也还有安柒。

    下面感觉粘乎乎的,她掀开被子,今天居然没有被他打整好,她轻轻的移开他抱住自己的手,摸索着手机。

    “才六点~”时间出乎她的意料,正想继续睡,才想起还有两个时辰的路途,只得起了。

    房间里乌黑乌黑的,她轻手轻脚的在衣柜里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洗了澡,收拾好了以后,她端着水给安柒擦了体,见他还没有醒来,她便出门离开了。

    虽然有点累,但想着舒景苒和木雪音的她们很快就会幸福,也因为昨晚和安柒在一起,所以蒲茹儿的心还是好的。

    开了接近两个小时的车,才到了剧组所在的景点、大家见蒲茹儿来了,脸上都露出高兴的表,立马开始准备。

    只有卜庚硕,在不远处偷偷的一扫蒲茹儿,然后低头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那表,明显的不高兴。

    一首流行歌曲响起,蒲茹儿包里的手机就振动起来。

    看见是陌生号码,她犹豫一下,还是接了。

    “是姐姐吗?我是你弟弟浩,姐姐你在哪儿,我在x市的飞机场呢?”电话里焦急又粗雅的男声。

    “浩?”蒲茹儿不得不为之一惊,蒲浩是她的弟弟,也二十二岁了,从小就被爸爸妈妈疼着,现在还在上大学。

    蒲浩很调皮,不过蒲茹儿还是很疼他的,毕竟姐弟,不过她出来三年了,家里的人都没有见过面,这浩怎么会来找她?

    转念一想,现在是放寒假,也就明白了。

    “姐姐,我是浩,你忘记了吗?你快来接我啊。我肚子好饿。”见这边半天没反应,电话那边的人急了,又是撒又是愤怒的。

    “哦~你打个车过来,姐姐给你开车费。”看着正在忙碌又等着她的那些剧组员工,她不忍心耽搁,飞机场离这里也得三个小时,等蒲浩过来,正是吃午饭的时间。

    “好,那姐姐把地址发给我。”都那么大的人,蒲茹儿不过比他大三岁,口口声声的叫着姐姐,他一点不觉得别扭。

    蒲浩在怎么也是大学生,也不是路痴,他自信自己不会迷路。

    “好!你小心点。”蒲茹儿关切的声音,挂断了电话,慌忙的把地址发给蒲浩后,抬起头,才发觉泪水已经忍不住的在她眼里打转了。

    从小,蒲浩比她得到的父多了何止几倍?好吃的好穿的他是第一个得到,她只能吃他剩下的,小时候还好,他会把她当伙伴,经常把妈妈给他的好东西偷偷给她吃,可长大了一点,他就变了,经常找她麻烦,什么苦力活都给她做,他在房间里做作业看电视,她只能在屋外洗衣服打扰卫生~

    后来,父母为了让他念书,冷嘲讽,想尽办法的不让她读书。

    呵,如果不是撮学,她也不会有今天,说起来,是要感谢他们不是?

    蒲茹儿不是圣母,她也有叛逆,也有仇恨,从小,不知道仇恨了父母几次,现在也只是用钱弥补那份生育之恩,所以她从来没有回家过。

    她不想看见父母因为她有了钱,就对她摆出付虚伪的笑容。

    一颗泪水滑落,心里说不出的心酸。

    “来~”一张雪白的纸巾出现在她的眼底,她才发觉在这大庭广众下,她失态了。

    卜庚硕好奇,先不是好好的,怎么接了个电话这脸色就变了,还这般委屈,是怎么人一个电话会让她这样,他心痛,就差一点,就把她拥进怀里了。

    抬头,看见那张俊脸,蒲茹儿赶紧收紧眼泪,她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有人疼她,有人在乎她,一想到安柒,她心里也舒服了几分。

    “谢谢~”她没有拒绝,接过卜庚硕手里的纸巾,微微一笑。

    卜庚硕也扬起嘴角,这个时候能给她一点照顾,他也舒心。

    可他要是知道蒲茹儿是想起安柒才缓解心露出一笑,他怕是要气的吐血。

    可惜,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一切都在他的美好中。

    “走吧!今天中午请你吃饭。”不管怎么说,蒲浩在不好也是她的弟弟,改变不了的事实,她还是会做一个姐姐该做的责任。

    “?”卜庚硕惊奇,还是第一次蒲茹儿主动请他吃饭,不管什么原因,他还是高兴了。

    “好,走吧!”心高兴了许多,就走在了蒲茹儿的前面,往更衣室走去。

    蒲茹儿看出了卜庚硕脸上的得意,哼,有什么好高兴的,不过是拉着你去帮我缓解气氛,那么久没见蒲浩了,气氛铁钉尴尬。

    …………

    中午,刚刚换下戏服,收拾好从更衣室出来,蒲茹儿就接到蒲浩的电话。

    “姐姐,我在景点大门口了,你在哪儿?”对方有些期待的声音。

    “哦,你等几分钟,在那酒店门口等我,马上。”蒲茹儿慌忙的挂上电话,蒲浩人生地不熟的,真害怕出点什么事

    “喂~等等我。”刚跑出几步,就被后的卜庚硕拉住。

    “走吧。”蒲茹儿心急,也没有多想,反过卜庚硕拉着她的手,就拉着他跑去。

    剧组里的人看见,都一脸惊讶,发生了什么?

    最惊呆的就属卜庚硕了,虽然蒲茹儿是拉着他的手腕,可他们的手时不时的碰在一起,不让他心跳加快。

    不是他没有碰过女人的手,可,对方是自己颇为在意的人,谈不上,可喜欢是绝对有的,他能不兴奋。

    拍戏的地方到大门不过就七八分钟的路程,可,他感觉,很长很长。

    到了门口,蒲茹儿就看见酒店门口两个男生拖在一个小行李箱站在那里,在仔细一看,她认出了那个穿黑衬衣的男子就是蒲浩。

    “浩~”很自然的放开卜庚硕的手,她快步上前。

    蒲浩听见熟悉的声音,转过头来。

    “茹儿~”惊喜的声音,很顾不得什么,很自然的就上前两步,抱住蒲茹儿。

    蒲茹儿也很自然的和他抱在一起,这一刻,很单纯得姐弟,她也忘记了曾经的不愉快,毕竟也几年没见了。

    “靠,大街上~这男的是谁啊?”卜庚硕在心里暗骂,除了安柒,谁还有这份荣誉,如果他没猜错,早上让蒲茹儿伤心的,一定就是这男的,想到这里,他看蒲浩的眼神,也更加讨厌了。

    “姐姐,你变漂亮了。”蒲浩松开蒲茹儿,发自内心的赞美。

    蒲茹儿抬头,此刻,才看清了蒲浩的相貌,嘴上已经有青青的胡子,白白的,眼神里清澈着透露着未长大的气息,可和回忆里的他相比,这个穿黑衬衣的男子,成熟了不少,上也散发着属于男人该有的气息。

    姐姐,原来是蒲茹儿的弟弟,卜庚硕松下一口气,不过并没有因为蒲浩是她的弟弟,眼神里的讨厌就减少。

    “姐姐,我们去哪儿?”一阵寒暄过后,蒲浩淡然的声音,此刻,但是显得成熟稳重,那个姐姐也叫的很平稳,没有一点做小的意思。

    “走吧。”蒲茹儿示意蒲浩就是这家酒店,然后走在前面。

    蒲浩和一个朋友,跟着走去,卜庚硕也无奈的跟在后,看来,这顿饭,不是那么好吃的。

    “姐姐,他是杨小斌,你还记得吗?”到了蒲茹儿的房间,蒲浩才怯怯的说,好像害怕蒲茹儿生气他带朋友来一样。

    “杨小斌?长这么帅了?”蒲茹儿更是惊讶的打量起杨小斌,杨小斌是他们的邻居,小时候一直跟在他们后做跟虫,可现在~

    一头的韩版染黄发型,一件如绸缎般的浅绿夹克,一条黑色的紧裤,高筒靴。

    看到他脸的时候,她有点变化,清秀淡雅,皮肤略黄却很自然,长得算个帅哥吧,可那上,却透露出一股狂不羁,傲人的气息。

    她在怎么也无法把这个帅气的男子和曾经那个花脸的小孩联系到一起。

    “姐姐,因为妈妈怕我路上没伴,又害怕出事,说杨小斌胆子大,所以就让我带他来了。”见蒲茹儿没有反应,他真的以为她会生气,所以话里也露着讨好的意味。

    “看什么?”杨小斌扫了眼蒲茹儿,有点不满。

    蒲茹儿打了个冷颤,怎么感觉,杨小斌看她的眼神,那么冷,虽然比不上安柒的冷气,可也不得不让她害怕。

    “茹儿,点餐吧。”卜庚硕像是看穿了蒲茹儿的心思,上前把她拉到一旁。

    “你们就在这里,我们去点餐,马上回来。”他看着蒲浩两人,说完就拉着蒲茹儿出去,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不是可以直接按铃吗?唉,蒲茹儿不知道卜庚硕什么意思,可想到杨小斌的眼神,她觉得出来也好。

    “茹儿,那个杨小斌不简单,你打算怎么安排他们?”电梯里,卜庚硕有点担心,声音很小,生怕被人听见。

    “恩?”蒲茹儿睫毛一撬,满眼雾水。

    “我没猜错的话,杨小斌是混黑道的,至于你们国的黑道我不熟悉,可知道不好相处,你打算怎么办?”卜庚硕是聪明人,刚来这边,曾经就遇到过黑道威胁勒索,他总能在杨小斌上,看到那些粗暴的黑道人的影子。

    “什么?”她眉头一绉,开始担心,黑道,她不熟悉,可也看过小说啊,那些人,不好惹,她快速的在脑子里翻转,从小到大有没有得罪过杨小斌,要是有的话,就惨了。

    可,是的,她得罪过他,小时候,她联合蒲浩抢他糖,命令他去买东西,把他当跟巴狗一样使唤。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