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倾述

    第61章倾述

    泪水哗哗的留,冬风一扫她的面颊,眼睛很痛,发现周围有人,她转向公寓走去。

    导演给她的房间,是这景点外面,公寓很豪华,这是她知道的,可之前和安柒搬行李上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她住的房间在七楼,可以看见整个景点里的风光,这导演,真是有钱啊。

    看了会风景,蒲茹儿的心也好多了,从今天开始,她开始期待着那一天,等待着那一天。

    导演打电话要她去看场景,她也没去,反正明天直接去拍就好了,还叫导演明天一早安排个人来接她,然后电话一挂就睡了。

    可能是心里太累吧,在一起那么久,突然就分开了,谁会习惯,而蒲茹儿的格,总是多疑,想着安柒和那些美丽年轻的女演员拍戏,她就忍不住多想。

    ……

    “叮铃~叮铃~”

    还在熟睡的蒲茹儿,被门铃声吵醒,睁开眼,才发现今天居然出了太阳,很有温暖感,几乎忘掉了不快乐,她快速的起,不顾门外的人,先洗涑,穿衣打扮。

    “叮铃~叮铃~”

    卜庚硕在门外,都等了十几分钟了,很不耐烦,他从来没有等过人,这蒲茹儿,一会儿非得教训一番。

    “叮铃叮铃~”

    “蒲茹儿~蒲茹儿~你是猪啊,还在睡。”又过了五分钟,还没动静,卜庚硕直接破口大骂,用拳头捶了几下。

    “咚~咚~”

    “来了,慌什么?”蒲茹儿穿上最后一件外,整理了下衣服,才走过去开门。

    “你是猪啊?都多少点了?”卜庚硕也不顾什么,直接绕过蒲茹儿就进了房间。

    “谁是猪啊?我刚才在看小说,入神了,没反应过来。”蒲茹儿骄傲的走到电脑面前坐下,表示着她早已起了。

    卜庚硕看向电脑,居然真的开着,在打量蒲茹儿,衣服,面容,都不像刚刚睡醒的样子。

    想要看她出丑的希望落空了,不过,这女的,还当自己是十七八岁的少女吗?还看小说?最主要,还看的入神?

    “好了,走吧。”见卜庚硕上当,她决定转开话题,拿起了手提包。

    卜庚硕站起,“走吧,整个剧组都在等你了。”

    “为什么导演叫你来接我?”奇怪,庄小朵也应该到了,怎么会让他来接她?人家还是大明星呢?导演不怕被他那些疯狂的粉丝骂她怕啊。

    “大家都在准备开工,我就自告奋勇了。”一只脚已经踏出了房门,可眼角,卜庚硕看到了那张,乱翻翻的被子,褶皱也很自然。

    “哼~”一个笑容绽放,说不出的意味。

    “卖报卖抱,安柒疑是恋上嫩模~”报刊亭里,一个八卦的阿姨大声的吆喝。

    蒲茹儿一下楼,就听到了那阿姨的声音。

    心七上八下,走了过去。

    “来,要份报纸。”她递给那阿姨一张钱,直接拿了报纸就走,因为戴着眼镜,也没人认出她。

    “~”卜庚硕无语,一张钱就买份报纸,这人,真是舍得,不过蒲茹儿看了报纸心肯定会不好,他还是默默的跟在后吧。

    报纸上,安柒替那刚出道的女艺人扶额前的头发,动作轻柔,满脸的深

    当然,在蒲茹儿的眼中是这样的。

    她拿着报纸的手有点颤抖,下一秒,就把报纸###在手里成了一团。

    走过垃圾桶,她无的把那团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丢进去,然后毅然的上前走去。

    “怎么突然更冷~”卜庚硕感觉蒲茹儿一都是冷气,本来想嘲笑嘲笑的,看着她那伤心失落的背影,他又放弃了。

    “喂~你不会真信吧?娱乐圈的这些八卦你要信的话,那可是傻子了。”唉,还是安慰安慰吧,他相信这些纯属是子虚乌有,凭那晚安柒对他的眼神,他都知道,安柒不是那样的人。

    “你才是傻子?你要以为我信的话,你就是一傻子。”蒲茹儿转,愤愤的看着卜庚硕,不过因为戴着墨红的眼镜,根本看不出眼神。

    “至于吗?只是想开导开导你罢了,这么伤人。”卜庚硕瞟了眼蒲茹儿,生气的走开。

    这些报纸,她明白,她是相信安柒的,不过出现这样的消息,无风不起浪,她会不在意吗?

    卜庚硕以为她会追上来道歉,说点好听的,可,半天没动静。

    这不,包里的手机响起,蒲茹儿甜甜一笑,一定是安柒。

    拿出电话,看见果然是安柒的来电,她笑得更灿烂了。

    卜庚硕转,正好看到那一幕,冬的暖阳,斜照在那张灿烂无暇的脸上,越发的显得美好,远远看去,那人,仿佛是光派来的使者。

    “哼,打电话来干嘛?”蒲茹儿假装生气的撒,不过也有一半是真的生气。

    “你不要相信报纸,那只是一个意外,她额头受伤了,我替她看看而已。”电话里,安柒的声音不急不慢,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根本不是在解释的意味。

    “哦,可不是有医院吗?非得你动手啊?”蒲茹儿继续撒,一张脸粉嘟嘟的,她一边说一边走。

    卜庚硕看着蒲茹儿就像什么也没看见一样,径直的走过他的边,一股气突然冒起。

    “包,天津灌汤包,美味十足~”一家早餐铺里,大叔站在门前吆喝。

    卜庚硕突然坏坏一笑。

    “好,我知道了,你下次小心点哦。”两人已经解释清楚了,安柒也在电话里讨好了她,蒲茹儿脸上终于舒展开来。

    “茹儿,我给你买的早餐,快趁吃吧。”卜庚硕跑过来,声音特地加大。

    蒲茹儿一头黑线,这卜庚硕~

    “你和谁在一起?”是的,电话里安柒又生气又疑问的声音。

    “哦~就是剧组的一个小青年,庄小朵还没过来,他暂时帮我处理事务。”不是她想要说谎,可是她,除了这样别无选择,要是说了是卜庚硕,那安柒肯定会误会的。

    “那个~”茹儿,我是卜庚硕,你认错人了。

    可话没说出,嘴就被堵住了。

    蒲茹儿拿起一个包子,直接塞进卜庚硕的嘴里。

    “嗯,你忙吧!”挂断了电话,终于松了口气。

    一抬头,看见卜庚硕难受的表

    “你怎么了?”她着急的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水,水。”卜庚硕脸都被涨红了,他硬生生的吞掉了整个包子,又烫又哽。

    “哦~哦~”蒲茹儿赶紧跑去买了瓶水,又跑过来,递到卜庚硕手中。

    “你怎么了?”看着喝了一半瓶水的卜庚硕,蒲茹儿真心不知道接个电话怎么就这样了?

    “你~”卜庚硕觉得,有苦难言,“哼~”鄙视了蒲茹儿一眼,拍拍口,快速的离去。

    每次见到她,倒霉的总是自己。

    “喂,等等我。”蒲茹儿赶紧追上去,谁叫她找不到路呢,还好她平常不穿高跟鞋,不然~

    跟在卜庚硕的后,走了十分钟不到,就到了剧组,大家早就准备好了。

    今天拍的第一场是他们的见面,所以很平淡,不过是有几分浪漫罢了。

    可在戏中,卜庚硕却感觉蒲茹儿看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深,那么的温柔,那种感觉,好到他都忘记是在拍戏。

    可要是他知道,蒲茹儿把他当成是安柒,或者,她只是进了戏,把他当成将军,根本不在乎他是谁,他估计会喷血吧。

    第一天,大家总是洋溢,拍到了晚上九点过,蒲茹儿觉得太累了,才跟导演说了要回家休息了。

    导演没有拒绝,当下就叫收工,更派了一个助理帮助蒲茹儿换衣服,退妆那些,庄小朵家里有事,已经耽搁了一个多月了。

    蒲茹儿还在卸妆,梳妆台上的手机却响起,来电是木雪音,她就好奇了。

    “喂?”

    “茹儿~呜呜~你来陪我,快来陪我,呜呜~”电话里,木雪音抽泣,而且声音带着醉意,好像很伤心。

    “怎么了?你说清楚啊?”听见那声音,蒲茹儿也莫名的着急了起来。

    “我~你过来陪我,我在你的房间里。”木雪音哽咽着,声音显得十分楚楚可怜。

    “好,你等我。”没办法,因为舒景苒的关系,她还是决定去一趟,再累也得去。

    挂断电话,正巧妆也刚刚整理好。

    “谢谢。”她冲忙的跟女助理道谢,就快速的跑了出去。

    “喂~”卜庚硕看着慌忙的蒲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叫住她,却发现已经没了影。

    一路小跑着到了她住的公寓楼下,在去停车场开车。

    心里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木雪音发生了什么事,她的房间,应该是舒景苒的酒店为她准备的那间吧,既然她还在酒店,就不可能和舒景苒分手什么之内的啊?毕竟她们都结婚了。

    木雪音家庭又好,更不可能受欺负啊?

    一路七想八想,她气喘吁吁的到了那间房间,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门并没有关。

    “雪音?雪音?”蒲茹儿轻轻的推开门进去,却没有发现木雪音的影,用脚把门关上,才像里屋走去。

    “雪音,你怎么站这儿?”走过珠帘,那个纤瘦的影站在阳台边,她吓了一跳。

    “茹儿,你来了~”木雪音一听是蒲茹儿的声音,像看见自己唯一的依靠一样,转就抱住她。

    “这里风很大,我们进去好吗?”感觉到木雪音一的冰凉,那张脸更是被风吹得冷,她推开她的体,扶着她像里面走去。

    扶木雪音坐在上,蒲茹儿很熟悉的从衣柜里拿了件外披在她的肩上。

    “怎么了?”看着她眼眶都哭红了,心里更好奇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景苒,他,说不要我了,呜呜~”木雪音睁着可怜又水润的眼睛,鼻子都哭红了。

    “什么?闪婚闪离?”蒲茹儿被吓了一跳,那个词语是她的第一反应。

    “呜呜~”听见那个词,最伤心的就是木雪音了,声音哭的更伤心了。

    “不要伤心了,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舒景苒要是欺负你,我帮你揍他。”看一个女的哭成这样,她很心痛,不过她是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昨天,景苒来探班,我和一个男主角正在拍吻戏,后来拍完戏,男主角又好心的给我披了外,没想到回来以后,景苒对我大骂,说我是不要脸的女人,然后~呜呜~他就走了,到今天晚上都没有回房间。”一定是不要她了,怎么办,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打电话也没人接,该找的地方也的找过了,木雪音现在是没了主心,毕竟,舒景苒是她的一个男人,是她的老公。

    “好了,你别哭,先听我跟你分析分析。”蒲茹儿拿起桌上的一包抽纸走到木雪音的边,然后坐下。

    木雪音抽了几张纸,擦着那流不尽的眼泪,一脸的期待的看着蒲茹儿。

    “你有没有想过,舒景苒是因为在乎你,你,所以才回生气别的男人对你那样,我明白,那是拍戏,可是,舒景苒明白吗?他不是做我们这行的,他不能体会,如果要是他真的反应,那他才不是真的你。”这种感觉蒲茹儿最能体会,以前她没进娱乐圈,看着安柒和其她女主角拍戏的时候,她哪里不吃醋呢?

    “对啊,可是是这样吗?”木雪音好像看到了希望眼睛也有神多了。

    “雪音,你应该站在景苒的角度去想问题,你说,如果你看见他和一个女的抱在一起,吻在一起,你不会吃醋吗?”蒲茹儿拍着木雪音的肩,一副好像很懂哲理的样子。

    “嗯!可是我认错了,他现在连人影都没有。”可怜兮兮的小脸,都不知道哭了多久了。

    “其实,我倒很羡慕你们,可以结婚,是明正言顺的,不像我和安柒,不明不白,雪音,你有没有想过退出娱乐圈?”她好像更满足他们的生活吧。

    “~从来没有。”木雪音摇头,她从毕业就一直从事这一行,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如果你想要抓住舒景苒的心,就应该一起和他拼搏,你想过没有,他的边,有女秘书一直跟着他打理事务,跟着他吃苦耐劳,或者白班夜班,他本来很辛苦了,可在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心会怎样?或者一打开电视,就是你和别人的画面,他又会多心酸?他累了,喝的是女秘书冲的咖啡,渴了,是女秘书端的茶,了,是女秘书开的空调,冷了,是女秘书加的衣服~还有很多很多,你说,他会不动心吗?”她说一句,木雪音的眼神就伤心一度。

    可她还没说完。

    “这个公司,你什么都不懂,以后出现什么事,能和他共患难的是女秘书,帮他出主意的是女秘书,或者永远顺利,他会感谢那些陪在他边的人,可你呢?他烦恼的时候,你会在哪里,他需要你的时候,你只会在演戏,别忘了久生,他有的是钱,还养活不了你吗?你应该懂得满足,如果你退出娱乐圈,就可以用全部的时间放在他的上,那些女秘书做的一切,都变成是你,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他的患难夫妻,你可以监督他,照顾他,这样他不会吃醋,你更不会担心他不要你了。”为了舒景苒好,蒲茹儿是该说的都说了,只看人家听不听了。

    “~”木雪音深思着,好像在犹豫。

    “要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住他的胃,你说你什么都不能做,工作工作没有你,回家回家还是一片漆黑,你说哪个男人受的了,你在不听我的话,说不定哪晚舒景苒就睡女秘书上去了。”蒲茹儿是威,也不怪她,处理这件事,这是是治本的办法,不然这次她可以帮她说服,可下次呢?下下次呢?

    “啊?不要,我听你的,我明天就召开记者会,退出娱乐圈,然后陪在他的左右,把那些女秘书都给pass。”斩钉截铁,信誓旦旦的样貌出现在木雪音的脸上,她是下定决心了,毕竟之前,她的父母也叫她离开过。

    “嗯!好好加油,我替你去找舒景苒,你现在乖乖回房去等他吧。”蒲茹儿松了口气,说服好这个,另一个好说多了。

    “嗯

    嗯。!谢谢你,我快去收拾收拾。”木雪音激动的起,外掉了也不管,就冲着出去了

    “唉~”看着木雪音离开的背影,蒲茹儿拿出手机,拨打舒景苒的电话。

    看到电话开始计时了,她才把手机放到耳边,“你在哪儿,我今天有点事要找你帮忙。”

    “哦,你回来了?在酒店的后花园,你来吧。”电话里有点惊喜的声音。

    “嗯!”得快点解决,这里回去要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车时呢。

    走到花园,蒲茹儿想起那晚舒景苒给他

    她告白的场景,现在只觉得搞笑了。

    不远的前面,她就看到舒景苒正坐在一张桌子上发呆,戏蔑的一笑,才像他走去。

    “在干嘛啊?”蒲茹儿放大声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