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大牌

    第60章大牌

    安柒哪里会让她走,蒲茹儿还没打开门,他就用急速的动作来到她的后,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入怀里。

    好吧,他承认,看见蒲茹儿那委屈的表,无辜的眼泪,他妥协了,他将她抱在怀里,他想说,他只是害怕失去她,可是喉咙梗塞,他却开不了口。

    “你个坏蛋,恶魔,”蒲茹儿的粉拳锤在安柒的口,委屈至极,眼泪鼻涕就流在他的衣服上。

    安柒一动不动,只是抱得蒲茹儿紧紧的,任她怎么拍打,他都没有一刻躲闪。

    谁叫他让她委屈了呢?不过看见她那个表,他就释怀了,也相信了。

    “好了,对不起。”安柒轻轻的推开蒲茹儿,替她脱衣服,一颗一颗的纽扣解开,等解到第三颗,发现上面缠绕的杂线时,他没有手下留,而是用力的就把纽扣给扯了下来。

    “~”蒲茹儿无语,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气,不过也能看清安柒是在乎自己的不是?

    “宝贝~”一想到那个原因,她坏坏一笑,任安柒替她脱衣服,当然,她的手也搭在了他的脖子上,用撒的神看着她。

    “看来,我得把你喂饱,”安柒坏坏一笑,就把蒲茹儿抱起,轻轻的放在了上,当然,他也睡在了她的上。

    …………

    第二天,蒲茹儿和卜庚硕的绯闻满天飞。

    “女神蒲茹儿和韩国偶像卜庚硕当街拥吻~”

    “蒲茹儿和卜庚硕,牵手逛街~”

    “卜庚硕当街调戏蒲茹儿~”

    ……

    各种被记者们夸大的语句是满天飞,传遍了大街小巷。

    安柒已经不在意,毕竟蒲茹儿是他的,能得到她的,也只有自己,一大早就出去拍戏了。

    蒲茹儿更是缩在屋子里,没有出门,她可不想面对记者围攻,真心害怕的是,解释时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又惹恼了安柒。

    可最真实的是,昨晚被安柒吞噬的体无完肤,收拾的没有一点力气,现在还躺上睡着呢。

    呜呜~~

    …………

    “呵~没事,不用管。”另一边,卜庚硕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桌上的报纸,嘴角露出一个邪邪的笑。

    ……

    “我好了。”今天试装,蒲茹儿还是有点高兴的,毕竟又是一个新角色,又是一段新的旅程,她很喜欢演戏,总在不停的品味着各种角色。

    穿着古代的衣服,她早已经习惯,来到大家面前,脸上还是露出一丝羞怯。

    导演和整个剧组的人都在等着,这下一听蒲茹儿出来了,变迫不及待的抬头看去,下一秒,所有的人都看的出神了。

    简单的古代挽发,插着一些青色的头饰,一袭里青外白纱的古代长裙,腰间一条长长的丝带斜飘到小腿肩,衣领不低,呈倒三角,露出洁白的脖子。

    远远一看,的确有几分古代女子的羞涩,可仔细一看,更有着一股尊贵,倾国倾城的西施之美。

    “我好了~”卜庚硕出来,就看见前面站了一个古代美女,光看背影,就觉得是纤纤之

    “嗯?”蒲茹儿不知道哪个演员也试好了,她转看去,衣服有点拖地,害的她的一举一动有些束缚。

    可在卜庚硕看来,就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处古代,眼前的女子就是一个名门闺秀。

    当他看见那张美丽的俏脸,更是吃惊了。

    蒲茹儿打量眼前的男子,好半天才认出是卜庚硕,那个文质彬彬,帅气的男人,居然被打造成了一个威武,尊贵,俊美的将军。

    头发束在头顶,带着一个将军帽,一的金黄铠甲,全镶金边的军用靴。

    蒲茹儿也险些看的失迷,赶紧回过神来。

    “真是太好了,太符合我的标准了。”导演看着蒲茹儿,满脸的高兴,仔细看,眼神里居然有着一丝的骄傲。

    卜庚硕他早就看过了,所以没有多吃惊。

    “是啊,蒲茹儿好漂亮。”

    “哇~整个一天仙下凡。”

    “真的好美,这次肯定收视率在创新高。”

    ……

    随着导演的话落,整个剧组的人都不停的说着,语气里是明显的喜欢,羡慕。

    大家的话声吵醒了卜庚硕,他被蒲茹儿吸引的都没有回过神来,现在才发现所有的光环都被她抢去了,唉,不过他也并没有不高兴,看着她的眼神,反而更加的有光了。

    “好了,大家今天就早点收拾一下,明天可是大开工,今晚我请大家吃饭。”导演异常兴奋的声音,开始起收拾各种文件。

    蒲茹儿和卜庚硕则站在那里,等摄影师拍几张照片起来,过了半个小时,才完工。

    站的腿都有些软了,蒲茹儿转就向更衣室走去,可脚下好像踩着裙摆了,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了下去。

    “小心。”离蒲茹儿最近的卜庚硕,十分着急的伸手扶住她的手臂。

    “谢谢。”蒲茹儿草草的道谢,简单的微笑。

    “嗯!”卜庚硕根本没看出对方的敷衍之意,温柔的点头,放开了蒲茹儿的手臂。

    “好般配哦。”

    “嘻嘻,这两个人真像金童玉女。”

    “咦,你们两个别乱说,我们的茹儿可是和安柒~”

    “嗯,对哦,还是安柒更配蒲茹儿~”

    蒲茹儿走进更衣室后,几个看见那一幕的工作人员都窃窃私语。

    这些话可是进了还没走进更衣室的卜庚硕耳中,一股凌厉的眼神一扫而空,随即又是一个完美的微笑。

    蒲茹儿原本不想去吃饭,可是在导演和大家的盛要求下,不得不去了,整个剧组一起聊东聊西,一会儿又到了十一点了。

    大家见时间不早了,就都忙碌着回家了,明天可是新戏。

    唉,每次出来都不想开车,最讨厌堵车了,而且舒景苒送那车子太炫了,开出来每次都是大众的焦点,所以很倒霉的,今晚又得坐出租车了。

    今天是纯粹的吃饭,大家都没有喝酒,所以蒲茹儿的头脑很清晰。

    走出来,看着熙熙攘攘的灯光,顿时觉得一股暖意。

    不远处的安柒坐在车内,看见蒲茹儿一个人出来,心好多了,今天没有加班,所以他就来接她了,他嘴里微微上扬,说不出的幸福。

    一踩油门,车子就开去了对面。

    “蒲茹儿,要不要我送你?”卜庚硕最后跑出来,就看着蒲茹儿一个人站在那里。

    “不用了,我们不同道,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了。”谁还敢坐你的车?想着安柒冷酷的表,蒲茹儿想都不想就径直的拒绝了。

    “怎么好像我要吃你一样啊?难道安柒那么小气,别的男人送你回去都会不开心?”嘲笑的气味十足,他就搞不明白,为什么蒲茹儿都要拒他于千里之外,他根本没有什么坏想法啊,做个朋友都不行?

    “你说什么呢?只是害怕你麻烦,既然你都不怕麻烦我怕什么?”她才不想毁安柒的名声,卜庚硕的意思,是只要她不上车,就说明安柒小气了?所以,她愤愤的嘟着个嘴,走到车旁。

    “呵~”卜庚硕无奈的一笑,好吧,目的达成。

    “茹儿~”

    蒲茹儿正打开车门,就听见安柒的声音。

    安柒早已下了车,之前的一幕当然也是尽收眼底,他微笑着走过去,因为蒲茹儿的表现,他还是满意的。

    “安柒~”蒲茹儿见是安柒,脸上很自然的露出高兴的表,可是,一时忘记了该要走过去的。

    所以她就站在车边等着安柒走过来。

    车里的卜庚硕,看见安柒来了,顿时眼里闪过一缕失望,可很快就恢复了,他告诉自己,现在蒲茹儿还是安柒的女朋友。

    “你怎么每次都不听我的话,车子都不开,是不是想我每天都来接你。”安柒走到了蒲茹儿的边,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语气里满是宠

    不过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无的扫向卜庚硕,好像在说,她是我的女人,只有我来疼

    “哪里,我也知道你很累,下次我会记得。”蒲茹儿像个小羊一样,轻轻的摆动自己的头。

    “茹儿,既然安柒来接你了,我就先走了,明天见。”卜庚硕瞟了眼安柒,然后看向蒲茹儿,散发出一个很大气又自然的微笑。

    他特地加重最后三个字,明天见。

    “好,拜拜。”蒲茹儿根本没有发现什么,高兴的拉起安柒的手,另一只手对着离开的卜庚硕挥着。

    卜庚硕微笑,看了眼那两只紧扣的手,快速离去。

    “我们也回去吧。”看着一脸天真的蒲茹儿,安柒也不想在说什么,他只想尽自己的能力,对她好一点。

    一只手轻轻的缠在她的腰间,将她的体靠近自己,便抱着她向车走去。

    “嗯!”怎么感觉安柒哪里不对劲了?感受着腰间安柒手的温暖,那种感觉很轻,好像并没有抱住自己,可细细体会,却又感觉是粘在自己的上。

    不管那么多,反正能感受到他的,无论什么,都是幸福的。

    一路上,蒲茹儿和安柒聊着常,还有剧组发生的有趣事,两人谈的很开心。

    不一会儿就到家了。

    “安柒,导演给了我一间房间的钥匙,拍摄地点离这里有点远,你说我要不要搬过去?”上,蒲茹儿小声的试探,原本林英凤说过同居的问题,心里也是个疙瘩,在加上现在也是工作需要。

    “不是有车吗?”其实安柒也是在自欺欺人,有时加班晚,对于拍戏,晚上又很累,怎么能开车回来。

    “你也知道,我不想开那车。”听出安柒的挽留,不得不说,蒲茹儿还是高兴的。

    “我买辆其他的送你。”很干脆的声音,快到让人无法拒绝。

    “不用了,我要是想买早就买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拒绝了,先是接受了舒景苒的车,后来死活要还给他的时候,他居然又朋友来威胁,是不是不把她当朋友?就这一句话,让蒲茹儿只能接受那车。

    现在又要车干嘛,她又不是拜金女。

    “真想搬出去?”一句本是疑问的话,被安柒说的冰冷至极。

    “其实~有没有想过你妈妈说的话?你说她是不喜欢我?”天,怎么感觉被安柒说成了一个变心的女人?那句真想搬出去,好像是真的要分手。

    她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毕竟也是因为这个问题,不然她也不会考虑到要搬出去。

    “~”安柒沉默了,他忽略了她妈妈说的话,虽然人众皆知他和蒲茹儿的关系,可他从来没有公开宣布过,所以‘不明不白’,真的是他们现在的关系。

    但想着妈妈那慈祥的样子,他根本不觉得妈妈是讨厌她,应该是真的为了他们好。

    “你不要瞎想,她也是女人,所以才为你好。”说到这里,他心里突然一痛,对,为了她好,是不是真的要分居。

    “哦。”听见安柒的话,蒲茹儿松了口气,虽然他的话并不能完全代表林英凤的意思,可能听到这样一个理由,她还是放心了。

    如果林英凤要是真的不喜欢她,那后半辈子的生活,要怎么过啊?

    “茹儿,你先搬过去吧,等忙完了这段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承诺的。”他妈妈是为了蒲茹儿好,那自己呢?不得不为了她好,这个决定,既让他高兴,又让他心痛。

    “我等你。”承诺?蒲茹儿知道安柒的意思,可更听出了他语中的苦涩。

    “等忙完了这部戏,我就在家做你的宝贝,退出演艺圈。”是为了安抚他,可也是她内心底的一个愿望,她早就决定,等他求婚那天,她就会为了那份,不求名利。

    安柒将蒲茹儿抱进怀里,他知道她如何看重这份工作,所以听到她愿意为了自己,放弃的时候,他是无比高兴的。

    “我们都加油吧!”很温馨的局面,蒲茹儿却是万般可的语气,搞得气氛突变。

    “嗯。”安柒淡淡一笑,将蒲茹儿抱得更紧了,怀里这个女人,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女孩。

    “~”他的心,突然###,女孩,那个她可能不会在怀孕的话题,本来被他遗忘了,现在却突然跳了出来。

    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问题,可她,知道以后,是一定会在意的。

    “你明天有工作吗?要不要送我过去,以后有空好过来找我。”明天就得搬家,改变不了的事实。

    “嗯!没有时间都得有。”安柒闭上眼睛,努力的去忘记那件事

    “哦,快睡吧。”蒲茹儿在安柒的怀里蹭了蹭,这个温暖的怀抱,下次在享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安柒没有说话,原本打算今晚要做点什么的,可那件事,破坏了他的心,所以他只是抱着蒲茹儿,很安静的闭着眼睛。

    蒲茹儿也很困了,没想那么多,压制住心里想哭的冲动,努力告诉自己分开只是为了更好的以后,她开始幻想,要不了多久,安柒出现在她面前,给她求婚的场面,鲜花,戒指~

    很快,在美好的幻想中就睡去了。

    ……

    “这个景点估计要拍整个戏的一大半,所以我会安定一段时间,不加班的话,我去找你。”站在拍摄景点的大门外,蒲茹儿靠在安柒的车边,心里忐忑,毕竟,马上就分开了。

    “你做什么事都小心一点。”他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更不想把气氛搞得像要分手似的,所以他把语气变得平常的不能在平常。

    “你有空也要来看我哦。”蒲茹儿调皮的说着,可,眼泪居然出来了。

    “傻孩子。”安柒看见蒲茹儿的泪水,他的眼眶也被传染了,一秒就湿润了,他抱住她的脖子,将她拥入怀中。

    “你要多穿点衣服,记得按时吃饭,天很冷,没事就呆家里,开车小心点~”蒲茹儿几乎快要梗塞,她吸吸鼻子。

    “还有,记得一定要来看我,还有,不要忘记你的承诺。”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就像她说不完的话。

    “不准背着我跟其她女人接触,不准喝酒,”~

    “好了,怎么像妈一样~”安柒知道蒲茹儿是关心自己,可要是在等她说下去,估计得猴年马月了,而且越说越伤感。

    “噗嗤~”蒲茹儿一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了?

    “好了,我没事,快回去吧。”安柒是请假的,可晚上还有行程,不能在耽搁了。

    “嗯!”安柒把蒲茹儿抱得更紧,只是一个短暂的拥抱,他几乎是毫不怀恋的就把她推开自己的子。

    “在陪你闹,我就在剧组里耍大牌了~”安柒转,直接上车。

    “哼~你本来就一直耍大牌好不好,快去吧,我也要上楼了,外面好冷。”本来有一大堆的话,可,算了,她压制住眼泪,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对安柒挥手,做拜拜的姿势。

    “嗯,”安柒一笑,脚下一踩油门,车子就开出去了,该死,本来昨晚决定好了不哭的,这个蒲茹儿,不知道眼泪可以传染的吗?

    蒲茹儿看着车子慢慢的离开自己的视线,直到消失在转角的尽头,泪水在也忍不住了,就像小时候,送她去上学,到了学校看见离去的背影,心里无比心痛的感觉一样,原来,自己早就把安柒当成亲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