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按mo

    第56章按mo

    最重要的,他这样不理会她,不是会得到更多的讨好吗?

    果然,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对了。

    蒲茹儿上,却没有睡下,而是跪坐在上开始替安柒按摩,肩,手臂,她是用心的在按,毕竟心里,她也觉得错了,怎么那么容易就对卜庚硕犯了花痴?

    “不用了,睡觉吧。”她又不是下人,他不喜欢她这样的讨好方式,不过是看了帅哥,有时候有些女的很美,他不是也会看上两眼?人是有察觉力和欣赏美的高级动物,不是冷血的蛇,见人就咬,更不是瞎子,没有任何审美观。

    “~”蒲茹儿以为安柒生气了,可也不敢反着做,还是乖乖的进了被窝,毕竟她不会按摩,更不知道力度,要是力度大了不是出力不讨好吗?

    被窝里被安柒的体感染的暖暖的,这种有人暖被子的感觉就是舒服,进门到现在都没有脱衣服,终于可以卸下了,快速的脱掉麻烦,她躺下去,却是故意的倒在他的膛上。

    安柒不动,也不出声,只是心跳加快了一点,不过不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是蒲茹儿这样压在他的上,是个人都会感觉出不来气。

    “好了,我知道错了~”是啊,这个态度了还不认错,当她是白痴啊,非得等安柒指名道姓的说出来,她才认错,那就更惨了,安柒的冰冷,在一次的折服了她,有一刻,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态,温柔的时候不喜欢,偏偏喜欢今晚那冰冷,霸道的安柒?

    “睡觉吧。”这次还真不是有意,他也早放下了,不过是想整整蒲茹儿罢了,居然会让她低声下气的认错,这下,心里还是舒服多了,可见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是无人可代替的。

    睡觉吧?摆明了是不想理她了是不是,蒲茹儿更加的觉得安柒生气了,而且还很严重。

    “我想抱着你睡~”撒的声音,体更是大胆的翻,睡在了安柒的上,她才不想搞得他不愉快,今晚非得把这事解决了不可。

    柔软的部,熟悉的香味,平坦的小腹,安柒感觉自己是无语了,明明今晚没有这个打算的,昨晚让蒲茹儿太累,今晚想要她休息休息的,可这?

    他是男人,还能没有变化吗?自己的下被压着,还是她,她没有反应才怪。

    感觉到安柒下的变化,蒲茹儿暗自窃喜,既然语言无法让他高兴,那就用体好了。

    想着这个好主意,她更是刻意的扭动自己的体,让体更加柔软了许多。

    既然你愿意,我当然乐意,一个滚,便把蒲茹儿压在下,安柒可不想被蒲茹儿控。

    被安柒这一举动吓一跳,还好是往里翻,要是换个方向,不滚下

    不过,他的反应这么大,蒲茹儿可是不自主的想到了昨晚,他硬是把自己搞得累的直接睡过去,还睡的那么死,那么久。

    天呀,她是不是做错决定了?想要后悔已经晚了,她的体,已经被他的手到处抚摸,衣服也慢慢的褪去。

    安柒吻上蒲茹儿的唇,手轻轻的拨弄着下柔软处的红点,舌头也缓缓的进入,最后开始完全占领。

    蒲茹儿体开始抽搐,安柒的###也在有意无意的擦触她的下,勾起他的yu望。

    他的舌头,开始慢慢移动,脸~脖子~锁骨~部~小腹~

    一只手支撑着体,另一只手便在她的###挑逗。

    安柒很少这样的温柔,尽是把蒲茹儿搞得小鹿乱撞,下也开始湿润,他的手,在外面抚摸,###,可偏偏就是不进去。

    她开始扭动子,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她轻轻抬起下,她想要更多。

    逗了这么久,别说蒲茹儿了,安柒也快忍不住了,他慢慢的在从她的小腹上吻上来,直到她的额头,他的下也正好抵在了她的私密处,感觉湿滑又不一样的温度,他终于忍不住,直直的进入。

    ………

    一番**过后,蒲茹儿是再也没力了,下次她在也不会挑战他的体了,估计明天下都疼吧。

    安柒也是尽兴了,不过的确很累,也不管下的狼藉,将蒲茹儿抱在怀里就缓缓睡去。

    蒲茹儿感受着安柒平稳的呼吸,终于放下心来,决定睡去,无奈,安柒体力太好,上功夫又硬,她可真担心再来一次。

    …………

    又是明亮的色彩,又是舒服的体,又是带着清香味的单,要不是看见安柒坐在前,蒲茹儿都以为是自己做梦,毕竟这种感觉和昨天早上醒来时候的感觉一样。

    露出一点被子,看着自己上穿好的衣服,她感觉真是太幸福了,不过,内心底,可是下了决心,打死也不要用体去讨好安柒的决定了。

    “有件事我想我应该做了,醒了就起来吧。”安柒怎么不知道蒲茹儿的想法,不过现在他可没心,早上整理房间的时候,看见了那张照片,他知道不能等了,这一天迟早会来的,他不想拒绝了。

    “哦~”那个认真又专注的神态,蒲茹儿怎么会猜不到是什么事,这个世界上,除了安柒的妈妈,谁能让他拿出这般崇敬得姿态?

    快速的洗涑完毕,穿好衣服,蒲茹儿只等出发了。

    其实,本来体就是被安柒给洗好了,脸也洗过,她还有什么好洗的,只是涑牙罢了,而且上的衣服,安柒像是知道她要穿什么似的,早就把里面保暖的衣服给她穿好。

    她只要上个长款得风衣就好了,算下来,不过是十分钟的时间。

    “阿姨期盼这一天很久了。”看着安柒没有动,蒲茹儿出口安慰,这一天,是久了,两年前,林英凤就知道了安柒的份,无奈安柒去了巴黎,一去就是两年,回国后又一直忙,她心有点同,那阿姨,怕是等的头发都白了吧。

    “走吧。”安柒下了决心,其实有什么害怕的,当初都放下了愧疚,恨,现在是相认,是好的结局,他还怕什么呢?

    一路上,安柒没有说话,他想着见面后的场景,一千种可能,是该说对不起,还是问句你好吗?又或者叫句妈妈,去抱住她?

    蒲茹儿也没有说话,不用想都知道安柒在想什么,她不想安慰,不想开导,她相信他,会是最好的。

    一路的沉默,终于来到了舒家的别墅,看见舒家的别墅后,蒲茹儿居然笑了,原来,有了木雪音那个媳妇后,这舒家可是飞黄腾达了,装饰,气派,都比原来的在高调了一半。

    想着自己的朋友,能有个这么幸福的结局,蒲茹儿还是高兴的。

    舒浩天出国忙事去了,舒景苒和木雪音也是经常呆在酒店,所以舒家除了林英凤,还有两个丫鬟,连管家还是什么都消失了。

    被丫鬟带着,终于到了林英凤的房间外。

    短短的上楼,却让安柒觉得是很长的距离,他踏出的每一步,都是那般的沉重。

    走在安柒的后,蒲茹儿也是被他散发出的气息影响了。

    “夫人,有人来见你。”丫鬟敲了敲门就走了,毕竟这么大个屋子,只有她们两个人打扰,洗衣做饭,花园,天台,房间卫生,可够她们忙了。

    门吱咯一声,房间里的一切变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过,蒲茹儿总感觉森的气息。

    林英凤看着安柒,竟是发呆了,眼角的泪水流的更厉害了。

    光看那双眼,蒲茹儿就知道林英凤经常哭。

    房间里只打开了窗户,没有开灯,不知是林英凤泪水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她总感觉里面的气息冷的可怕。

    安柒看着林英凤,更是傻了一般,一动不动,连睫毛都没有闪动。

    天呀,这两个人,是被点了葵花点手吗?

    这个时候,她还是选择推波助澜吧。

    轻轻的走过去,她用子向安柒用力,硬是把那块石头给推了过去。

    “什么也不用说,是妈妈不好,当初不该把你丢下的,对不起。”安柒主动走过来,她可是忍不住了,抱着安柒就开始哭,声音梗塞。

    “妈妈~我~对不起。”安柒红了眼,泪水却没有夺眶而出,毕竟,他是一个男人,他不会轻易的流泪。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害你寄人篱下~后面的话,林英凤还没有说出,就被蒲茹儿抢过去了。

    “伯母,安柒,来,我们进去坐着聊。”原本安柒就没有想的很清楚,要是林英凤现在把那些事在说出来,安柒不会责怪她,可肯定会把一切往自己上推,那该有多难受。

    “好。好。”林英凤拉着安柒的手,用尽所有的力气,紧握那只手,好像下一秒,那只手就会消失一样。

    安柒也是扶着林英凤坐到了边,一副有很多很多话,却开不了口的样子。

    “安柒,什么都别说了,叫一声妈妈比什么都实在,”现在在去计较谁对谁错还有什么意思,没想到安柒面对这件事居然像个害羞的少女。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