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爱上

    第54章

    “给我个面子,喝了它。”舒景苒将杯里的红酒喝掉一半,眼神却无时无刻都看着木雪音,他将精致的杯子放到她的嘴边,轻触她的唇。

    杯子的边缘,隐隐沾上了木雪音的唇彩,顿添一缕色彩。

    喝就喝,怕你吃了我不成,木雪音不知为何没有拒绝的力量,只得为自己找理由。

    舒景苒已经脸色泛红,多出一份害羞之意,他已经是难以控制,却依旧深的看着木雪音。

    她发现自己离不开那双眼,可心里隐隐约约的感觉动体也有了反应,糟了,居然是~她被气炸了,扬起手臂就要像舒景苒挥去,“你敢暗算我?”

    舒景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力道却不大,他白皙纤长的手慢慢的滑动,很慢很慢,从手腕到手肘,足足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动作轻细的像是没有落在她的皮肤上却是更加刺激了她的神经。

    木雪音的眼神开始迷离,舒景苒的每一点移动,都牵发着她的心,小腹像燃起了一把无名火,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舒景苒也许是药劲到了,动作开始快了一些,手也来到了木雪音的部,隔着衣服就开始###。

    木雪音也是难自控,呼吸越来越急促,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yu与渴望,原本以为这个男人给自己吃了药,会对自己毫不留的施虐到底,却是这样柔对待,从他的眼神里,她都看到了无法忍受,快要爆发,可他却极力压制下去,给自己最温柔的体贴。

    脱衣,脱裤,抚摸,亲吻~都是那般的小心翼翼,而她自己,却被激的快要忍不住了,恨不得这个男的马上将她吞噬。

    舒景苒把木雪音压倒在上,却用最后一刻的理智,用手臂挡在下面,让木雪音的倒下,少了些许的撞击感。

    “对不起,可是发现就这短短的一会儿,我就上你了,你的体,让我着魔,你的美丽,让我倾心,你的一切,都吸引着我的灵魂。”舒景苒要对下的木雪音下手了,可说出的话,却是他的心里话,哪个男人不为美貌所吸引?而他的这个决定,不知是月考的安排,还是丘比特的箭,居然真的就上了下这个女人。

    “我要你~你也是我的菜。”木雪音的话迷迷糊糊,上这个男人,气质,相貌,决不比安柒差,居然一见面就中了他的美男计,现在也无处可逃,她何不享受?

    虽然有些紧张,她却不受控制的抬手抱住了舒景苒的脖子,抬起头吻上他的唇。

    舒景苒也吻的深,不一会儿,她的下就开始湿润,他也慢慢的进入了她的体~

    …………)

    “你在想什么啊?”木雪音看着失神的舒景苒,像个温顺的小羊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舒景苒,无论怎样,他都是她的男人了,无论他多么冲动,先前的做ai,他都是万般的小心翼翼,让她感觉自己像被捧在手心的挚

    “没什么,以后,只为你。”这一句话,不是深的告白,却又让她无比感动,而他,也是一个镇重的承诺,因为算计才得到她,毁了她,他注定欠她,欠她一生,值得用一切去护她。

    想着想着,舒景苒抱起木雪音,朝浴室走去,为她冲了,自己也冲了,才抱着她出来,又为她穿上了衣服。

    木雪音不敢相信这一切,仿佛自己就是女皇,这样一个大公子,居然替她洗澡穿衣,穿鞋?心里的幸福感极度上升,后悔感消失的为零,毕竟哪个女人不想被人疼,她也终于明白,被人人更幸福。

    “叮铃~叮铃~”

    蒲茹儿和安柒已经来到了舒景苒的门外,在路上,蒲茹儿把木雪音和青霓丝联手叫杀手来杀她的事给安柒说了,安柒听了也是为之一惊,毕竟黑道的力量还是恐怖的,在听到蒲茹儿说舒景苒有关于木雪音的消息后,他也有了和蒲茹儿一样的好奇心,想听舒景苒说出什么有利的消息,或者说是期盼。

    舒景苒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门,居然发现,印入眼前的那个蒲茹儿,心里已经不在注重了。

    蒲茹儿和安柒走进来,看见木雪音居然在舒景苒的房里,而且空气里还透露着迷离的气息,木雪音那张脸,更是红的像红苹果,两人一想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就这样,木雪音认了错,不仅说了最初钻戒的事,更是说了酒店shi的真相。

    蒲茹儿听了之后,心里也如获重释,自己终于清白了。

    安柒听后,只得想女人还是不要轻易招惹啊,不过木雪音态度诚恳,也就原谅了。

    舒景苒,听后虽然震惊,却不知怎么心中只有包容木雪音的想法,把她好好珍

    …………

    接下来的两个月,木雪音和安柒召开了记者会,澄清了当初是假婚事实,大家也相信了。

    没了困扰,蒲茹儿和安柒专心拍戏,舒景苒也和木雪音成婚了,而舒氏集团,也有了木雪音爸爸得支持,如鱼得水,更上一层楼。

    幸福的一幕,却有个伤心的影,那就是许可可,不过在怎么悲伤,看着舒景苒幸福,她也满足了,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中国,出国留学。

    今天,蒲茹儿和安柒也把电影拍完了,和布懂回到了安柒的公寓。

    “累吗?”边,安柒脱着厚厚的羽绒服和皮靴。

    “很累,终于有段空闲时间了。”蒲茹儿却是早就睡在了上,有气无力的声音,更是解脱的声音。

    “那我来服侍服侍你。”安柒的话,不是问题,而是肯定,话一落,就将蒲茹儿翻,趴在了上,两只手也从脖子上开始按摩,而且很有序,力道不轻不重,却是把蒲茹儿的骨头里的疼都放松了。

    “不行,我~”安柒是她的王子,怎么能让他做这样的事,她会心痛。

    “面前人人平等,再说,你是我的宝贝。”像看穿了蒲茹儿的心思,安柒却没有停下手上得动作,而是更加认真了。

    “哦~”蒲茹儿没有抗拒,满满的一脸幸福。

    安柒也很正经,替蒲茹儿按了十几分钟,搞得她都快睡着了,可是,安柒的按摩是白按的吗?他的手开始慢慢得移到她的腋下,再到被压着的部。

    蒲茹儿一个惊醒,瞬间就清醒过来,连忙翻过看着安柒。

    “怎么?不给点好处?”安柒调侃的语气,没有一丝正经。

    “今晚吃的太饱,得睡觉,明早再说吧。”虽然不是不想~但忙了好几个月,她很想舒服而平静得睡一觉。

    “你吃饱了,我可饿了几个月了。”蒲茹儿得吃饱,却被安柒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当然,她也听明白了。他说的也没有错,从那次从巴黎回来以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拍戏得那段时间,闲杂人等太多,哪里敢容他们两个放肆,除非真的打算结婚了,所以在怎么说也是有两个多月了。

    安柒慢慢的靠近,最后完全睡在了她的上,手也开始到处游离,带着yu的唇慢慢的吞噬了她的唇。

    “温柔一点~”蒲茹儿带着最后一丝的理智,毕竟安柒在上还是有魅力,要来真的她可真招架不住。

    “放心,宝贝,会好好疼你~”他怎么会不知道蒲茹儿的心思,当然,他肯定也会下留,不过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忘记逗她,语气是说不出的暧昧。

    蒲茹儿正想反驳,却被安柒吻的天花乱坠,差点都呼吸不了。

    上也传来冷冷的感觉,她知道,自己的衣服都被安柒脱光了,两个月没来,虽说有一点紧张,但还是带着期盼,最后,她彻底沦陷了~

    …………

    在睁开眼,已经是明晃晃的色彩,轻轻移动,蒲茹儿可以感觉,边已经没有安柒了。

    以为自己是光着子,可一看,全穿的是好好的睡衣,被子也好像换过了,而且,下没有做ai后的不舒服,是洗过了?

    天呀,她是要睡得多死,睡到被人洗澡,穿衣都没有感觉,顿时她打了个冷颤,要是这样的睡死态,遇上其他男人可就不好了~

    摇摇头,她想到了一件大事,当初和道长定下的约定,那不菲的价钱虽然不在意,不过她可是想要去拆穿那道士的谎言的。

    冲忙的穿好衣服,安柒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带着期待的心,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她才来到那颗树下。

    远远的看着,除了那颗熟悉的树,其他的变化也太大了,她都怀疑是不是这里,仔细的一想,确定没有错后才将车开近,下车去查看。

    一下车,什么都没有注意,一个高瘦的背影却吸引了她,那背影,直直的看着那颗树,边无论是车来车往,人走人过,都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

    走近,蒲茹儿看清了那个背影,材比例完好,上一件白蓝相接的夹克,下一条稍松的黑裤,发型居然是不长不短的造型,有点以前舒景苒的造型,不过他的头发有点蓬松,被别在耳后,前面什么造型她不知道,可这个背影,她怎么感觉有股孤寂?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