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道歉

    第54章道歉

    “安柒,可以给我讲解一下吗?为什么家里的人会是蒲茹儿?”

    “安柒?是一、夜、还是喜新厌旧?”

    “安柒,做出这样的事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记者你一言我一语,硬是要安柒想说话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不过,记者们的话越说越严重,甚至说了蒲茹儿是到处陪睡的女人,他实在忍不下去,眼光顿间变得凶利无比。

    “都给我住嘴。”安柒严厉呵斥,眼里扫过一丝轻蔑“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是我不对,因为蒲茹儿从国外回来,送上迟来的结婚礼物,我们聊了很久,也没注意就多喝了两杯,做出这种事,是人之常,不过我最想对我的人木雪音道歉,对不起。”他说的有声有色,可眼里却没有一点的柔和认错的神,说道这里还轻轻的鞠了个躬。

    木雪音在不远处,不可相信的看着安柒,她原以为他肯定不会道歉,更不会至蒲茹儿于不顾,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我最想对蒲茹儿道歉,因为我的一时冲动毁了她的名节,深感抱歉。”安柒说着又转对着蒲茹儿表示歉意,他怎么都不明白,蒲茹儿为什么要让他这么说这么做。

    众人是不可相信的看着这一切,一向冷脾气的安柒,怎么可能道歉?

    蒲茹儿走上前一笑,心里觉得苦了安柒,但是现在除了这个办法可以缓和形势,还有什么办法?她已经在交谈中知道了安柒和木雪音假婚得事,但是没有了证据她们也是空口无凭,毕竟木雪音,才是安柒新娶的新娘,所以,必须得有时间掌握证据。

    “大家好。我蒲茹儿是小三吗?只是这一场意外,可是让我份大跌。”蒲茹儿故意加重份两个字的语气,是提醒着大家她蒲茹儿的份地位,需要做小三吗?小三这两个字也配放在她上吗?她的表,更是一副高高在上。

    “对此,我也是受害人,但我还是有必要跟木雪音道个歉,不过,我可不是有意的。”蒲茹儿哪里有道歉的语气,听得不远处的木雪音是气的直跺脚。

    …………

    就这样,蒲茹儿是把事用委屈的办法给拿下来了,娱乐圈的事,不是光环都在她们几个人上,随便哪个明星一个艳门照就给抵下去了,过不了几天,哪里还有人记得。

    可是,这样一来,她就只得在把女主的位置让给木雪音了,也是好几天不敢去安柒家里,真害怕又被木雪音控出事来。

    “对了,那件事怎么给忘了?”蒲茹儿恍惚,才想起两年前那件事,既然安柒都没有对木雪音做出什么事,就根本没有理由去弥补她,这下,是该让木雪音欠他们了。

    说着,蒲茹儿赶紧出门去安柒那里,非得当堂对峙,让木雪音无地自容。

    一路上,她都计算着该怎么整治木雪音,在她的左思右想中,终于到了。

    “茹儿,你来了。”布懂正好打开门出来丢垃圾,看见蒲茹儿是一脸的惊喜。

    “嗯!”蒲茹儿可是急着去对峙,淡淡一应就进了屋。

    “茹儿,你怎么来了。”安柒看见蒲茹儿来,更是惊讶,毕竟这个时候,她就不该来,不是说好了等拿到木雪音手里的协议后在动手吗?

    “木雪音呢?”蒲茹儿却是不顾安柒的惊讶,硬直直的叫道。

    “怎么?她出去了。”安柒站起,发现有点看不懂蒲茹儿了,此刻的凶利,不在是以往那个她。

    他却不知道,是因为两年前那件事,她最在意的那件事,她怎会不着急?

    蒲茹儿正想跟安柒谈事,告诉他真相,手机铃声却响起。

    看了来电是导演后,也不得不接。

    “茹儿,你快过来,有急事。老地方。”还没等蒲茹儿开口,电话里就传来导演焦急沉稳的声音。

    蒲茹儿看了眼安柒,无奈对于导演的恩,她还是暂时放下,应付着说了没事后就冲忙的离开了。

    木雪音,算你命好,在给你多一天的幸福。

    她心里,骂了木雪音一万遍。

    老地方,其实就是蒲茹儿经常和导演见面谈事的咖啡厅,不过他们一直是包厢里谈事。

    真不知道有什么事可以让导演变得焦急,蒲茹儿是紧急的赶了过去。

    “怎么了?”一见到导演,她是还没坐下就开口问道。

    “木雪音联合青霓丝的背后势力想要打击你,当然,已经有成效了,你签约的几个大广告公司莫名其妙的起了内讧,现在自顾不暇,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广告无法再继续。”导演示意蒲茹儿坐下,语气里透露着明显的得担忧。

    蒲茹儿听见后不为所动,不拍就不拍了,两年的经历已经让她很累,再说,凭现在她的份,还怕没有单吗?

    “你不要忽视,最主要的是他们自己不惜代价,花了重金要杀手一定要杀你灭口。”茹儿倒是怎么得罪他们了,居然来这一招?

    “什么?杀手?”这不是电影里才有的吗?现实生活中真有?蒲茹儿不可相信。

    “不要惊讶了,还是快想想解决的办法才是最好的。”导演最初得知消息时也是为之一惊,这样大动声色的杀人,几乎是血海深仇了。

    “青霓丝也出来了,想来木雪音是要下死手了。”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蒲茹儿的心有点忐忑。

    “最好是公平谈判吧,你有的是钱,他们要多少给就是。”这下,只能希望钱也摆好事了。

    “谈判?他们既然这样肯定是不会给我机会了。”蒲茹儿知道,以前的青霓丝,肯定是将仇埋下了。木雪音,也怕是彻底得罪了。

    “我有更好的办法,什么样的人物能镇住杀手?”蒲茹儿想到电影里那些杀手也有害怕的大人物,终于找到一丝希望。

    “董墓王?”导演也是见过大事物的人,对于这些消息还是能知道一二的。

    “他是黑道老大,几乎所有的杀手都经他手下锻炼,不过这人冷血无,除非特殊关系,不然不会轻易帮你。”董墓王那人,可是出了名的铁石心肠。

    “不过他却是唯一的希望,如果我们能让他帮我一把,木雪音他们变少了很多能力,那时候我就有谈判的资本了。”这次的代价可不小,解决董墓王,还要给木雪音青霓丝甜头,怕是要倾家产了。

    “这人怕是在香港,想见面都难,还是打消念头吧。”导演怎么不知道,赫赫有名的老大哪里是蒲茹儿这样的人就能见到的,再说,就算见到了,也怕她清白不保。

    “也是~那要怎么办?”蒲茹儿犹豫了,她可不相信自己是特殊的存在,真能有所不同,再说,打动董墓王的办法也没有。

    手机突然想起,铃声把想的入神的蒲茹儿和导演都下了一跳。

    “喂~”蒲茹儿见是舒景苒的来电,还是假装高兴的语气。

    “送你一份大礼,快和安柒一起过来。”舒景苒的声音有些勉强,不过有着青涩。

    “我现在可没有什么心,等过两天再说。”大礼,就是送她整个省她都没有心思了,杀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要在担心了,和木雪音有关的。”舒景苒听出蒲茹儿不想来的意思,赶紧补充。

    “好吧,马上。”蒲茹儿一听是木雪音的事,兴致来了不少,关掉电话就去找安柒。

    舒景苒将木雪音抱在怀里,说不清的怜惜,原来,他早就收到了木雪音买杀手杀蒲茹儿的消息,想尽脑汁也不知道怎么办,最后居然用了美男计,之前发生的事不断出现在脑海。

    (“说吧!你约我来有什么事,你是蒲茹儿的朋友,我对你可没有好印象。”木雪音走进舒景苒的房间,发现里面只有他一个人,觉得有点不方便,只是离得远远的。

    舒景苒转,手中的红酒微动,一步一步的走向木雪音,眼神里说不出的暧昧。

    木雪音不知为何,只感觉整个心思都被舒景苒的步伐吸进去了。

    他的步伐,轻盈缓慢,却不似女人的柔,有些男子的坚定,却又透着忧伤,仿佛一个多王子。

    一抬头,她再次落入了他眼神的深邃,一双漆黑无比的眼,黑的让人看不到底,而眼中的影像,只有她,那个完美的自己,一时间,她似乎觉得对方把自己当做唯一。

    一出神,舒景苒已经来到了木雪音的眼神。

    她的美丽面容,在他的瞳孔放大,细的连毛孔都可以看到,不过,不得不说,她的皮肤保养的极好,像刚剥出的鸡蛋似的。

    她上透露着的高贵,是从小与聚来,闻着她上淡淡的香水,更具惑。

    这样一个女人,想着她即将为走向永远回不来的痛苦之中,他的心,居然隐隐作痛。

    木雪音的瞳孔,那张俊颜无比清秀,上是高高在上,却又是柔似水,上的气息,透露着无比的男人香味。

    舒景苒一吸气,冷冷的风环绕木雪音的脖子,好像一双柔滑的手轻轻抚摸,顿时心里七上八下。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