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贵人

    第48章贵人

    蒲茹儿想要说话,想要抱住安柒,可是却不能动弹,只是迷迷糊糊的看着,听着。

    “给茹儿搭一张毛巾在额头上吧!听说小产的人不能见风。”舒景苒拿着一张洁白的毛巾递给安柒,语气已经不在是咄咄人,他想通了,原本之前跟蒲茹儿在一起,他就能感受到她内心深处的伤心,难过,不幸福,现在又看着安柒的态度,他决定,退出了。当然,不只是这样的原因,更是因为回国之前的一件事

    (“景苒,公司已经面临倒闭的危险了,现在只有你能帮忙了。”舒浩天一脸苦愁,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抽着香烟。

    “那会威胁我的酒店吗?”舒景苒坐在对面,着急的问道。

    “儿子,你也长大了,应该知道,我们舒氏集团倒闭,那么我们名份下的所有大小产业都是一样,到时候就算卖了房子也不能抵账啊。”舒浩天抖落香烟的烟灰,一副死到临头认输的样子。

    “那~就不能借钱吗?贷款?”舒景苒抱着希望的问道。

    “树倒猢狲散,这个道理你不懂吗?目前,就只有许华耀天集团能帮我们了。”舒浩天看着舒景苒,眼神出现了一点点希望的亮光。

    “那就帮我们啊。”舒景苒天真的说着。

    “人家可有条件,让你娶他女儿许可可。”舒浩天扔掉烟头,失望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不会答应的。

    “我考虑。”舒景苒埋下头,深吸了一口气。)

    “景苒,谢谢你。”安柒拿过舒景苒手里的毛巾,脸上终于有了点笑容,能得到舒景苒的理解,他在高兴不过。

    舒景苒回过神来,勉强一笑,这公司的事,他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再说,酒店可是蒲茹儿一心打理出来的心血,他更不能亲眼看着它倒闭。

    安柒把毛巾搭在蒲茹儿的额头上,又把被子盖住了她的肩,他看着她的脸,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让他承受这样大的伤害与自责。

    蒲茹儿昏昏迷迷,意识清醒,却完全没有力气醒来,她只想这样睡着,什么也不做,到现在,连发生了什么她都还不明白,先前安柒和木雪音的对话,更是让她匪夷所思,孩子?她真的想马上就醒来把事弄清楚。

    门开了。

    张香玉拿着些医药用品进来,“给她打点滴,必需消炎。你们要准备一些营养又清淡的食物,病人醒来以后好吃。”她拿着针孔,就开始准备。

    “茹儿,别怕,我记得以前你很害怕打针,都是我抱着你,这次我也会陪着你的,”安柒握着蒲茹儿的另一只手,看着张香玉把针孔###了她手上的血管里。

    蒲茹儿神微动,还是没有醒来。

    “医生,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舒景苒看着张香玉,担心的问道。

    “这个不用担心,病人的体,心理都承受了太多,这次要不是早一点送进医院,恐怕都大出血失去生命了,现在她处于体调和状态,等恢复的差不多就醒过来了。”张香玉说着,脸上似乎还有难言之隐。

    “哦。那就好。”舒景苒松了一口气,走到边的一张凳子上坐下。

    “你不是病人他老公吗?先去把费用都交了吧!”张香玉看着安柒,平和的说道。

    安柒放开蒲茹儿的手,跟舒景苒一个对看的眼神后,跟着张香玉离开了。

    “医生,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说的。”安柒交完钱,看着张香玉一副想说话的表

    “我想你应该知道,她因为出血过多,又拖延了时间,恐怕以后在怀孕的机会就少了。”张香玉低着头,没有看安柒。

    安柒神一动,怎么会这样,蒲茹儿到底要为自己受多大的苦?她能接受这个事实吗?不过,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她的。

    “对了,这件事希望你保密,这是给你的,密码121499。”安柒将一张银行卡丢在桌上,就转离开。

    “等等。”张香玉拿起银行卡起,“这我不能要,这是做医生的职责,再说,我本来就是蒲茹儿的粉丝,等她病好了给我牵个名合拍个照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她拿着银行卡递到安柒的面前。

    “你还是收下吧,只是希望你一定要保密。”安柒看了眼银行卡,又看了眼张香玉。

    “希望你尊重我。”张香玉将银行卡放到安柒的手里,就回到了办公桌的椅子上坐下。

    安柒无奈,将银行卡放进包里,离开了房间。

    舒景苒把窗户关的小一些,他回头看着蒲茹儿,真害怕吹到了她。

    安柒走进来,随手关上了房门,他远远的看着蒲茹儿,还是先不要告诉她好了,只是无论怎样,他是不会在放弃她的。

    蒲茹儿慢慢的睁开眼,光线都显得有点刺眼,她环顾房间,才看到了安柒和舒景苒。

    “你醒了?”安柒高兴的赶紧走到了边坐下。

    舒景苒听见蒲茹儿醒了,也马上走了过来。

    “安柒,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蒲茹儿起,靠在上,她真的很想弄清事

    “这~”安柒不想告诉蒲茹儿,可是,她自己的体能瞒得过吗?

    “流产了。但是,你有了孩子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安柒有点生气的看着蒲茹儿,不过脸上还是写满了心痛。

    “孩子?流产?”蒲茹儿惊讶的不可相信。

    “你不知道吗?”安柒奇怪的问着。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蒲茹儿突然泪流满面,安柒的孩子,安柒的孩子?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毁了他?她伤心的抱住他,自责的哭着。

    “你不要在哭了,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你原谅我。”安柒抱着蒲茹儿,更是自责,他对蒲茹儿是歉意内疚,哪里还去责怪她。

    “不,不怪你,要是我早点察觉就好了,都怪我。”蒲茹儿越说越伤心,眼泪流了安柒一肩。

    “好了,不要在伤心了,都过去了,过去了。”安柒安抚着蒲茹儿,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舒景苒看着两人,走出了房间。

    “安柒,不要在离开我了,我也不要在离开你了,人生本来就很短暂,我不想在过没有你的子。”蒲茹儿紧紧的抱着安柒,先前那种痛的生不如死的滋味,让她真的以为快要死了,她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好好和安柒在一起,不知道珍惜,现在活过来了,她不会在放弃。

    “放心。永远永远,我不会在离开你。”安柒镇重的说着,他哪里不是,蒲茹儿为了自己吃了多少苦,他不会顾虑这顾虑那,他只会用生命去保护她,惜她。

    “咳咳~”张香玉站在房间内,加大声音的咳嗽。

    安柒和蒲茹儿听见声音赶紧放开了对方。

    “尽量不要流泪,伤心啊,要保持心愉快,多吃营养易消化的食物。”张香玉拿着药走到边,关心的看着蒲茹儿。

    蒲茹儿轻轻微笑着点头。

    “这是一些消炎药,你们的份也不适合在医院多呆,拿着这些药回去按时吃就没事了。”张香玉把药放在抽屉柜上,脸上有点高兴。

    “好,我会照顾的,谢谢你这么亲自亲为。”安柒看着张香玉,礼貌的微笑。

    “一会儿你们就趁天黑出院。我都打理好一切,保证不会泄露一丝消息的。”张香玉一边说一边拿出包里的手机。

    “嗯!”安柒点头,他看着张香玉拿出手机,就知道了她的用意,“来,我替你们拍。”他拿过她的手机指引她走到蒲茹儿的边。

    张香玉高兴的坐到蒲茹儿的边,做这一些姿势。

    蒲茹儿明白过来,也配合着笑了起来。

    “我买了饭菜回来。”正在这时,舒景苒提着饭菜进来。

    “好了,有几张了。”安柒收起手机,递给了张香玉。

    “好,谢谢。”张香玉高兴的接过手机就出去了。

    “好饿,好饿。”蒲茹儿一听见吃的就控制不了自己,兴奋的叫道。

    “买了你最吃的菜,来,我给你弄好了让安柒给你端过来。”舒景苒打开包装,不停的往碗里夹菜。

    安柒听着就把一张小桌子拿起来,放在上,然后走过去端过舒景苒手里的饭菜。

    “哇~好香,好香~”蒲茹儿一接过饭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今天一天都还没吃饭呢。

    …………

    晚上九点过,蒲茹儿她们小心的溜回了酒店,冬天的时间,已经黑的不见五指了。

    “好了,你照顾好蒲茹儿吧!我出去了。”舒景苒看着打理好了一切,蒲茹儿也躺在了上,就走出了房间。

    “嗯!”安柒点头,送舒景苒出了房间后把门关上。

    舒景苒下楼,心里复杂,回到了酒店才想起公司面临的危难,他眉头紧锁的看着酒店的一草一木,心痛起来。

    到了大厅,他看见一个熟悉的影,让他无奈。

    许可可对着舒景苒挥手,脸上洋溢着笑容,“舒景苒,又见面了~”她高兴的跑过来拉着他的手臂。

    舒景苒看了眼周围,带着许可可上楼进他的房间。

    “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舒景苒进门,有点不乐意的说道。

    “其实今天来找你是有正事的。”许可可关上门,随意的就坐在了沙发上。

    “说吧!”舒景苒端着一杯白开水放在桌上后坐下。

    “我已经求我的爸爸了,让他帮助你们。可是,我没想到我爸爸会提出那样的要求,对不起,你要是怪就怪我吧!我爸爸也是疼我。”许可可低着头,一脸的歉意。

    舒景苒听着许可可的话语,看着她的神,她一头微卷的###浪,一浅蓝的蕾丝裙,他觉得她不在是以前那个任的公主了,现在,他感觉她就像一个懂事的淑女。

    “你生气吗?”许可可看着舒景苒看她的眼神,见他没有说话,她再次开口问道。

    “没有,怎么会生气,哪里会怪你。”舒景苒苦笑,他有什么资格去怪任何人。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们假婚吧!等你们公司重回正轨后,我随便找个理由在离婚,当然,假婚的这段时间我不会干扰你的生活的。”许可可认真的说道,她明明是在帮他,怎么好像是在求他帮她。

    “不行,这样会毁了你的名誉,你一个女孩子,我不会的。”舒景苒一口而出这么大的事,他就算不许可可,也不能没有良心,为了公司就毁了她的名誉。

    “我不在乎,为了你。难道你想看着你爸爸一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你们无家可归吗?”许可可紧张的跑到舒景苒边坐下,她不想看见他落魄,她会心疼,会担忧。

    “可是~”舒景苒犹豫了,对,他不愿意走到那一步。

    “相信我,这是最好的办法。”许可可把手放在舒景苒的手上,认真的看着他。

    舒景苒回头看着许可可,那张深的面容,“谢谢。”可是他只能用谢谢来报答她,谁叫他心里早已住了一个人呢?

    “好!那我回去了,你明天来找我们吧。”许可可高兴的表,说着就起准备离开。

    “我送你吧!”舒景苒跟着起

    “好啊。”许可可哪里会不愿意呢?多一分的相处她只会更高兴。

    “把我手机递给我一下。”蒲茹儿指着梳妆台上的手机。

    安柒看着蒲茹儿,走过去拿了手机递给她。

    蒲茹儿接过手机,拨打了导演的电话。

    “喂?导演吗?我是蒲茹儿。”电话一通,蒲茹儿就连着说话,语气轻柔。

    “嗯!你说。”电话里导演温和的声音。

    “我有事暂时不能拍戏了,你看你能不能安排一下?”蒲茹儿带着歉意,陪脸带笑的说着。

    “你怎么了?没什么大事吧?”电话里马上就传来了紧张的声音。

    “事是有点大,要休息一周。”蒲茹儿小声的说着,生怕导演生气。

    “没事,你好好休息,我安排好了就过来看你。”电话里,导演关心的说着。

    “好,谢谢你了,导演。”蒲茹儿赶紧挂上了电话,怎么感觉像上课时给老师请假一样?

    安柒听着蒲茹儿和导演的对话,才想起导演好像一直对她是很关心,而且很谦让,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在做什么呢?快来抱着我睡觉啊。”蒲茹儿撒的说着,每次生病或怎样,她都最会利用了。

    “好!”安柒温柔的答应,现在他可是处处宠着蒲茹儿,毕竟他心里,还有那件没有告诉她的事

    “抱着我睡。”安柒一上,蒲茹儿就拉着他的手臂倒在了他的怀里。

    “茹儿,你有没有觉得导演,对你有什么特别之处?”安柒试探的问着,他以为蒲茹儿会知道些什么。

    “你才发现啊?不过我也不知道,而且告诉你一件事。”蒲茹儿抬头看着安柒的脸,认真的说道,“从我离开你以后,他一直在帮我,之所以到今天这个位置,都是他找的导演还有广告商,他让我避开了潜规则,所以,之前你是误会我了,我没有变,一直没有变。”她说着,头放在他的膛,第一次见面的误会,她一直是耿耿于怀,明明不是的事,怎么能让他误会。

    “那是怎么回事?”安柒深思着。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也许是我命好,命里有贵人相助。”蒲茹儿自恋的说着,抱紧了安柒的腰。

    “好了,睡吧!”安柒睡下,抱着蒲茹儿的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肩。

    “可以吻我吗?”蒲茹儿撒又害羞的说着。

    “睡吧!医生说了不能亲。”安柒轻声的拒绝。

    “那医生还说了要我保持心愉快呢?”蒲茹儿嘟着嘴,埋怨道。

    “听话。”安柒把被子拉上盖好,关掉了头顶上墙壁上的灯开关,然后翻抱着蒲茹儿。

    …………

    清晨的空气洒进窗户,外面的冷气像下雨一样。

    安柒的手机拼命的响了一次又一次。

    “接电话啊?”蒲茹儿睡意满满,拍着安柒的体。

    “嗯!”安柒也是困困的回答,向着手机铃声的方向摸去。

    “喂?”他拿起电话,懒散的声音。

    “安柒,你快来,不好了,小姐想不开要自寻短见。”电话里黎古琪焦急万分的声音。

    “什么?”安柒被电话里的消息吓得马上没了睡意,直直的坐了起来。

    “快来吧。”黎古琪祈求的说着。

    “好,我马上,马上,等等啊~”安柒丢掉了电话,起拉起衣服就穿。

    “怎么了?”蒲茹儿也没有了睡意,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着安柒。

    “木雪音好像是要闹自杀,我得马上过去。”安柒穿好了衣服和裤子,一边拿着墨镜就要出门。

    “啊?等等,不行,那我得去。”蒲茹儿叫住安柒,连忙起

    “你就不用了,要好好养体。”安柒关心的看着蒲茹儿,语气里又着急木雪音那边。

    “不行,我必须得去,她肯定也是冲着我的。”蒲茹儿根本不听安柒的话,一边说着就起穿好了衣服。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