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愤怒

    第47章愤怒

    服务员一看是蒲茹儿,马上毕恭毕敬,眼神里露出崇拜的目光,“董事长昨晚去美国了,有一个很大的合作项目。”

    蒲茹儿听后直接上了楼,心里倒觉得轻松起来,路上还一直在想见面后舒景苒的反应。

    她打开门,这间他特地为她准备的房间,让她觉得有些许的归属感,房间里,又是鲜花又是水果的,打扫的非常干净,她几次感动,要是先遇见的是舒景苒,她想她一定会他的,只是现在,心里早就住了一个人。

    安柒进了酒店,看了眼四周,也是直接上了楼。

    蒲茹儿进屋,才发现梳妆台上的礼盒,她打开,一条闪亮的钻石项链,漂亮又高贵,桌上,还有一张纸条,她拿起一看。

    ‘我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会说,想我了。我你。’

    “呵~”蒲茹儿看着这些东西,她发觉已经无法自拔,这段因为她没想清楚就答应的,该怎么收场?

    “咚~咚~”安柒急切的敲着房门,他不知怎么,很冲动,很担心蒲茹儿的体。

    “难道这么快就回来了?”蒲茹儿赶紧盖上礼盒,把礼盒恢复原状放好,她走过去打开门。

    “是你?”开门后,安柒出现在眼前,蒲茹儿不可相信的看着他。

    “怎么?你以为是谁?”安柒走进屋内,打量着房间的一切,他原以为舒景苒也在里面的。

    “你来做什么?”蒲茹儿掩上门,看着安柒的背影。

    “走,跟我去医院,”安柒转,一把就拉住蒲茹儿准备走出房间。

    “你干什么?去医院干嘛?”蒲茹儿觉得不可理喻,她想甩开安柒的手,却没有力气。

    “你这么不惜自己的体,你不在乎我在乎。”安柒大声的说道。

    蒲茹儿被吓住了,或者说是被那句话惊住了。

    “走,”安柒看了蒲茹儿很久,语气才软和下来。

    “我真的不明白你带我去医院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做演员的,进了医院会传出什么样的绯闻吗?”蒲茹儿还是甩开安柒的手,走到边坐下。

    “你都不舒服这么久了,还不重视?”安柒也走到边,坐在了蒲茹儿的边。

    “我更不明白你还来关心我做什么?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你不是说我是那样的女人吗?难道又是为了那个才来找我?”蒲茹儿生气的说道。

    “你真的以为我就是那样的人?”安柒看着蒲茹儿的侧脸,语气冰冷。

    蒲茹儿说的也是气话,她只想他们之间不要在纠缠了,对彼此都好。

    安柒用手指掐住蒲茹儿的下巴,转过她的脸,他看着她的面容,吻了上去,“之前是我对不起,原谅我。”他根本不是征求她的原谅,只是霸道的吻着她的唇。

    蒲茹儿用力的推安柒,她承认,这种感觉,他的气息,他的味道,她很怀恋,可是,她还是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能在沦陷,现在,是四个人的,不在是曾经单纯的两个人。

    “砰~”门被用力的踢开。

    安柒赶紧离开蒲茹儿的唇。

    蒲茹儿也惊呆的看着进来的木雪音。

    木雪音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生气的走过去。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蒲茹儿看着木雪音,急忙解释。

    “我都看进了,难道真的要看到你们两个赤luo体的在上,才叫发生了什么吗?你这个女人。”木雪音生气的一把拉住蒲茹儿的手臂,就把她从上拉了起来。

    “你说话好听点。”蒲茹儿有点的生气的看着木雪音。

    “你这种女人,勾搭别人的男朋友,女人,女人,”木雪音完全不能控制的生气,她一把放开蒲茹儿的手,把蒲茹儿用力的推开。

    蒲茹儿被推的后退了几步,直直的坐落到地上。

    “够了,你看看你自己,成什么样子了。就算我和她发生了什么又怎样?”安柒生气的指着木雪音,满脸的愤怒。

    “啊~啊~好痛~”蒲茹儿只觉得小肚子传来硬生生的痛,比死还难受。

    “你怎么了?没事吧?”安柒着急的蹲到蒲茹儿的面前,看着一脸痛苦的她。

    “我肚子好痛,”蒲茹儿痛的满头大汗,脸色也在一眨眼的时间变得苍白。

    “不要怕,不要怕,我带你去医院。”安柒慌忙的抱起蒲茹儿。

    “安柒,她就是装的,你不要上当。”木雪音看着安柒抱着蒲茹儿就要走,赶紧挡在了门前。

    “你给我滚开,我一辈子都不想在看到你。”安柒用肩膀一把推开木雪音,看都不看她就抱着蒲茹儿离开了。

    “安柒~”木雪音满眼泪水,看着安柒的背影伤心的呼喊。

    黎古琪跑的气喘吁吁,才出现在房间门前,他看着地上的木雪音,无奈的摇头。

    “你坚持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电梯里,安柒看着蒲茹儿,又看看电梯的显示。

    蒲茹儿没有说话,只是痛苦的捂着小肚子,她无光的眼神一直看着安柒,一刻也舍不得离开,这样被他抱着,还是两年前。

    电梯里的服务员看着蒲茹儿和安柒,都着急的表

    电梯终于打开,安柒飞奔的抱着蒲茹儿就跑,大厅的几个服务员都看的目瞪口呆。

    看着安柒抱着蒲茹儿出了大门,前台的服务员马上拨打了电话。

    “喂?董事长吗?蒲小姐出了意外,被安柒抱去医院了。”服务员慌忙的说着,她们都是被舒景苒吩咐过的,蒲茹儿有任何事都要马上汇报。

    对面的舒景苒什么话也没说,一下电话就挂断了。

    “茹儿,坚持一下就好。”安柒启动车子,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摸着蒲茹儿的手。

    蒲茹儿靠在副驾驶座位上,眼睛都快要睁不开,迷迷糊糊的看着安柒着急的表,她的嘴角,出现了一个很艰难的笑容。

    “茹儿,对不起,是我不好,以前没有好好对你,现在还伤害你,我真的该死。”安柒一面开车一面自责的说道。

    “安柒~”蒲茹儿小的像蚂蚁的声音,可他还是听见了。

    正好又是红灯,安柒赶紧把脸凑到蒲茹儿的脸旁。

    “安柒,我你。”蒲茹儿什么也不想说,此刻,她咬着牙忍受着疼痛,只想告诉安柒,她他,她觉得,自己也许就像故事里的女主角,也许得了不可医治的病,马上就会死去。

    “我也你,你,你,很你。”安柒看着蒲茹儿的脸,用手轻轻的擦着她豆大的汗珠。

    “够了,这样就够了。”蒲茹儿无力的说着,她的眼睛,已经快眯成一条线,痛楚让她几乎不能在忍受。

    “不够,我还要娶你,还要你,还要弥补你,给你最好的,最美的,等你好了,我就永远永远呆在你边,一秒都不离开。”安柒流出了泪水,他擦着她的脸,然后又转开车。

    蒲茹儿眼角流着泪水,她不知道是痛的流泪,还是能听到安柒说这些话,感动的流泪。

    安柒找了附近最近的一家医院,刚下车蒲茹儿的牛仔裤就被鲜血染红,也昏了过去。

    安柒抱着蒲茹儿,拼命的跑进医院。

    一会儿,就有医生和护士推着睡出来。

    “快,轻点放。”张香玉(女,三十五岁,)穿着一白大褂,轻言细语的说着,她看蒲茹儿的眼神有点意外,又惊奇的看着安柒。

    “麻烦你特别安排,而且保密。”安柒见张香玉认出了他们,便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张香玉轻轻点头,便指使着护士把蒲茹儿推进了一间手术室。

    “医生,她到底怎么了?快救救她。”安柒着急的看着张香玉,又看了眼即将看不见的蒲茹儿。

    “你就在这外面,我马上进去看看,别着急。”张香玉说完就转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也慢慢关上。

    安柒靠着墙壁站着,想着蒲茹儿又是因为自己,他的心更是自责。

    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

    “怎么样?”安柒赶紧急切的问着张香玉。

    “流产了,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必须马上手术,不然大出血就危急生命了,她的家属呢?”张香玉拿着一份手术费,也是满脸愁苦。

    孩子?安柒没有想到,蒲茹儿居然怀孕?“孩子?”他惊讶的说着。

    “你不知道吗?都两个月多了。她的家属呢?必须马上签字做手术。”张香玉看着安柒,着急的说道。

    “我牵吧!我是她老公。”安柒拿过张香玉手中的笔,就刷刷的在上面签字,他感觉,他的手在颤抖。

    张香玉拿着手术单,看了安柒一眼,马上进了手术室。

    孩子?舒景苒的?怎么可能?不,这不是真的?安柒蹲倒在地,他真的不能相信,那蒲茹儿,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

    这间特别的手术室,是为专门的一些特殊的人准备的,几乎没有人经过这里。

    安柒坐在地上,等了很久,他感觉,像是生死的离别。

    舒景苒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他看着地上的安柒,“茹儿呢?她怎么了?”他蹲下去,愤怒又着急的看着安柒。

    安柒起,一把拉住舒景苒前的纽扣,一拳头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干什么?”舒景苒觉得莫名其妙,可是心里出现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不然安柒肯定不会这样。

    “她怀孕了。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她,还要她那么辛苦去拍戏,那么远跑过来找你,为什么不好好对她。”安柒极度愤怒的声音,一边说,一边就给了舒景苒几拳,最后把他推倒在地。

    怀孕?自己根本没有和蒲茹儿发生过什么?怎么可能怀孕?那孩子是谁的?难道?舒景苒起,擦着嘴角的血迹,他复杂的表,直直的看着安柒。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亏茹儿时时刻刻想着你,是你,是你!”舒景苒也是一把拉住安柒的衣服,打了几拳过去,不过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蒲茹儿。

    “我?”安柒不可相信的看着舒景苒。

    “我跟茹儿还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你还有谁?”舒景苒说着又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安柒的脸上,把他推在墙壁上。

    “呵~”安柒苦笑,心痛的苦笑,他的脑海,浮现着和蒲茹儿发生的事,两个多月,回国后和她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不恰好吗?

    手术室的门打开,蒲茹儿睡在上,被护士推了出来。

    “茹儿~”

    “茹儿~”

    安柒和舒景苒异口同声的叫道,都冲到睡前。

    “她现在还在麻醉状态,让她好好休息吧!”张香玉最后走出来,看着安柒说道。

    “医生,她没事了吧?给她用最好的药,最好的房间,所有的都要最好的。”安柒着急的看着张香玉。

    “好,我知道,你放心吧,已经没事了,只要好好调养体,让她心愉快。”张香玉拍着安柒的手。

    安柒听着松了一口气,他转追着睡跑去。

    上了最顶层的楼,是最豪华的房间,而且都是独立的,房间里,阳光充足,还有几颗盆景,电脑,卫生间,水器,饮水机……都应有尽有。

    蒲茹儿被放在上,她渐渐的恢复了意识,只是无力的还不想开口说话。

    “茹儿~”安柒坐在前,握着蒲茹儿的手,满脸的心痛。

    蒲茹儿只是淡淡的一笑,好像很满足似的,她的手也开始慢慢的握住安柒的手。

    舒景苒看着这一幕,没有在上前,坐在了桌旁静静的守候着,他明白,她的是安柒,能给她安慰的也只有安柒。

    蒲茹儿就那样握着安柒的手,她感觉很累很累,还是闭上了眼睛,一会儿就沉睡了。

    安柒紧紧的握住蒲茹儿的手,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她,静静的陪着她。

    舒景苒也是坐在一旁,他不可相信,蒲茹儿竟然怀了安柒的孩子,怎么会不告诉自己呢?对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孩子呢?”舒景苒轻声问道。

    “流产了~都怪我,都怪我。”安柒很是自责,眼眶突然湿红,他感觉撕心裂肺,这种感觉,还是两年前有过,只是,这次更痛,更痛,她为自己受这样大的苦,肚子里还是他的孩子,他竟然害她没有了。

    “什么?”舒景苒惊讶,眼神满是愤怒的看着安柒。

    “你,无论如何都给不了蒲茹儿幸福,就连最基本的安全都给不了她,你有什么资格她?”舒景苒起,走到安柒的背后,又看着躺在上的蒲茹儿。

    安柒闭上眼,一滴泪水滑落,舒景苒的话,无疑是说到了他的内心处,他说的对,自己从来就没有保护好她。

    “放手吧!我会让她一丝一毫的不受伤害,只有我能给她最好的一切。”舒景苒低头看着安柒的背影,眼神里又是自信又是坚定,语气更是那样的认定。

    安柒一听,瞳孔突然收缩,他刚准备起,却又停止了动作,他有什么话语去反抗舒景苒,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对于蒲茹儿,他给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而舒景苒,给她的,都是快乐。

    “安柒~”木雪音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前,大叫着。

    安柒看去,神一下就变得生气,他轻轻的松开蒲茹儿的手,起去开门。

    “安柒,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蒲茹儿她都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你要不要自尊了?”一开门木雪音就冲着安柒大喊。

    “我不是说了不要在见到你吗?你跑过来做什么?”安柒愤怒的声音,他极度冰冷的眼神看着木雪音。

    “安柒,这种女人有什么好,刚才我特意打听了,她是流产了,流产了,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木雪音关上门,气势汹汹的语气。

    “我告诉你,她怀的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在说一个字别怪我不客气,马上给我滚,滚!”安柒几乎咆哮的声音,眼睛里都隐约有了红血丝,蒲茹儿这样,都是因为木雪音,更是因为他自己。

    蒲茹儿轻轻摇头,她睡得正香,却被安柒的声音吵醒了,她想睁开眼,却没有多大的力气,只能微微的看着一起。

    舒景苒看见安柒的样子,他想,他是败了,安柒这么在乎蒲茹儿,蒲茹儿也是那么安柒,他何必挡在中间。

    “你的孩子,不,不可能,不可能,你告诉我不是真的。”木雪音不可相信的拉着安柒的手臂,祈求的看着他,她不愿意相信,不会相信。

    “你害了蒲茹儿,还害了我的孩子,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想在跟你多说一个字,也不会在见你一面,婚礼,假装的感,统统一刀两断,毫无瓜葛。”安柒拉着木雪音,打开门就把她推了出去。

    木雪音流着泪水,坐在地上,她觉得一切都没有了,两年的努力都白费了,这次,安柒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她了。

    安柒转走向蒲茹儿,丝毫不管门外的木雪音,他看着躺在上的她,一脸的心痛,一脸的自责。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