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冰霜

    第46章冰霜

    “来了。”蒲茹儿小声的答应,走过去打开房门。

    “嘘~”门一打开,她就示意庄小朵不要出声。

    “快出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呢。”庄小朵小声的说道。

    “好。”蒲茹儿看了眼熟睡的舒景苒,她想他实在是太累了,晚上肯定也是守着她睡着以后才睡的,她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

    “都到了吗?”蒲茹儿边走边问。

    “是啊,看你这次可丢脸了。”庄小朵调侃道。

    “茹儿,以后早点,让我们大家等你,这天气也怪冷的,早拍完早收工。”导演看着蒲茹儿说道。

    “导演,没事,让她多休息休息也行,肯定是晚上和舒大公子太累了~”剧组里,一个男的大声的说着。

    “是啊,我们等等没关系。”所有的人都客气的说着,语气里也没有嘲笑,毕竟,蒲茹儿可是很受人喜欢的。

    “我~”蒲茹儿被说的瞬间脸红,她瞟瞟安柒,发现他脸上一脸的冰霜。

    “走吧!”导演看了眼蒲茹儿,又看了眼众人,带头离开。

    “呵~”安柒走在最后,他苦笑加嘲笑,声音小的几乎只有他自己可以听到,这么快,你就进了别人的怀抱,真是不知廉耻,算了,忘记你的一切都是靠那副体得来的,何况一个舒景苒呢?他在心里自言自语道,脸上却是冰冷至极。

    走了没多远,就到了拍摄地点。

    “大家快准备吧!”导演看着工作人员叫道。

    蒲茹儿走到一颗树旁靠着,她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落叶,现在,她已经打算好了不在去靠近安柒,为了那个让她感动的舒景苒,更为了自己,两年了,她就算没有忘记他,可是在见面,他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她。她想,应该躲避的。

    “没吃早餐吧?”安柒递给蒲茹儿一个面包,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去接近她,为什么会去在意她。

    “谢了。”蒲茹儿接过早餐吃起来,却没有转头看安柒。

    “对不起~”安柒看着蒲茹儿连看自己都不愿意了,他自责的骂着自己,心里知道一定是上次那件事伤她太深了。

    “呕~~”蒲茹儿又感觉一阵难受,吃了的一点点东西都翻江倒海的吐了出来。

    “没事吧。”安柒赶紧拿出上的纸巾递给蒲茹儿,又转去拿矿泉水。

    蒲茹儿擦着嘴,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难受的要死。

    “来~”安柒拿着矿泉水递给蒲茹儿。

    蒲茹儿接过矿泉水,漱了几次口。

    “你怎么还在吐,没去看医生吗?”安柒着急的问道。

    “没事,肯定是不适应这山里的环境。”蒲茹儿也是找着借口,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照顾好自己。”安柒冷冷的说了一句话,他看着她的脸,发现现在的他们,已经相隔很远了。

    “放心,景苒很贴心的。”蒲茹儿努力的微笑着。

    “是吗?”安柒苦笑,却没有了话语。

    “来,演员就位。”导演在不远处喊着。

    安柒没有在理会蒲茹儿,径直的离开了。

    蒲茹儿看着安柒的背影,发现心还是很痛很痛,这种两人明明靠的很近却相隔万里,明明很他却要假装不了的感受,让她痛的撕心裂肺。

    ……

    傍晚,剧组都收工了。

    蒲茹儿回到房间,却不见了舒景苒的影,她到处张望,才发现桌上的纸条。

    她走过去拿起纸条,看着那清秀的字体。

    ‘茹儿,酒店有要紧事我必须离开,对不起,忙完了我会赶过来陪你。’

    看完她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舒景苒。

    ‘不用担心我,有小朵陪我,剧组最近要连夜加班,你来了也陪不了,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是!’

    蒲茹儿放下手机,她还是不希望舒景苒在过来,毕竟这是工作。

    一个人吃了饭,庄小朵也忙事去了,蒲茹儿实在无聊,就准备出去走走。

    她开门门,对面的门也打开,正巧碰上安柒那双深邃的瞳孔。

    “这么晚了,还去哪里?”蒲茹儿礼貌的微笑着,不过眼神却没有直视安柒。

    “走走。”安柒也是不好意思的回答。

    “哦。”蒲茹儿点头,就离开了。

    “一起走走吧。”安柒跟在蒲茹儿的后。

    蒲茹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走,她不知道现在和安柒还有什么话好说。

    安柒也是静静的跟在蒲茹儿的后,想说的话也开不了口,他现在很复杂,他明明决定好了要离开她,明明都已经伤害了她,为什么现在还要不顾脸皮的去接近她,就算接近了也没有结果了,到底他要怎么做,才能是最好的办法。

    “婚礼推迟了吗?”蒲茹儿好奇,语气却没平淡,她不想在表明的那么在乎。

    “雪音去国外拍戏了,大概要半年才能回来。”安柒解释着,他其实很想告诉她,他根本就不想与木雪音结婚,只是形势已经这样,他不想愧对木雪音,更害怕伤害她。

    “哦。”蒲茹儿好像松了口气,在庆幸些什么。

    走出旅馆,他们就在周围散步,到处都黑灯瞎火的,也不敢走的太远。

    冷风呼呼的吹,到处都是一种鸟叫的声音,蒲茹儿感觉有一点点害怕,她停住了脚步。

    “你害怕吗?”安柒走上前,看着不远处已经没有了光亮。

    “既然前方是一片黑暗,又有什么好值得我们向前走呢?”蒲茹儿话里有话,直直的看着安柒。

    “那就停住脚步,去猜想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幻想的世界或许很美好。”安柒也直直的看着蒲茹儿。

    “在美好也只是幻想,已经没有谁有勇气去前往。”蒲茹儿苦笑。

    “或许我呢?”安柒说完,转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黑暗。

    “喂~”蒲茹儿着急的叫道,那么黑的地方,不见鬼也得摔跤。

    安柒直直的走,没有回头。

    “你回来~”蒲茹儿看着前面,却没有走过去,“安柒~”她叫了几声也不见安柒的回应,终于踏出脚步追过去。

    “啊~”蒲茹儿不知道被什么挡住了去路,脑子里竟是些恐怖的东西,她只有大声尖叫宣泄害怕。

    安柒一把捂住蒲茹儿的嘴,“是我。”他带着磁的声音在她耳边轻

    蒲茹儿一把抱住安柒,“你为什么不答应我,吓死我了。”她的语气是抱怨,是担忧。

    “我只想看看,某个人,是否还在乎我。”安柒抱住蒲茹儿,认真的话语,很明显,他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有你这样的吗?”蒲茹儿想推开安柒,却被他死死的抱住。

    “茹儿,我想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们放弃一切,去国外好吗?”安柒深的吻着蒲茹儿头上的香味,脸轻轻的感受着她柔滑的秀发。

    蒲茹儿的心微微抽搐,要是以前,她会义无反顾,连想都不想就答应,但

    是现在,中间已经多了个舒景苒,她不会冷血无

    “是不是在这偏僻的小山村没有人陪你,又想说这些话来忽悠我,可是很抱歉,我不会在被美丽的谎言欺骗了。”蒲茹儿推开安柒,转离开。

    “你听我说~”安柒一把拉住蒲茹儿的手臂,“之前是我不对,如果我在不挽留,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你真的愿意和舒景苒在一起,又愿意看着我跟木雪音在一起?”他的语气里带着着急,他很不愿意走到那一步。

    “景苒对我很好,有时候,选择一个我的人还不如选择一个我的人,和被,后者更幸福。木雪音,也是很你的,所以,我们就这样吧!”蒲茹儿昧着良心,不过也是为了彼此好,她推开安柒的手,径直的离开。

    “是吗?那祝你幸福。”安柒看着蒲茹儿绝的背影,他都不顾一切放下面子来挽留,她还如此狠心,他想,不会在有下一次了。

    蒲茹儿没有回头,径直的离开,她感觉,她踏出的每一步都是在书写她和安柒的回忆,她宁愿把最美的放在心底,因为,她不知道,如果真的在和安柒在一起,舒景苒会怎样的心痛?木雪音又会是怎样的态度?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蒲茹儿和安柒除了拍戏,没有在说过一句话,剧组也是经常连夜加班,搞得大家都很累。

    凌晨两点多,剧组终于收工了。

    因为拍戏,蒲茹儿必须站在淹过部的河水里,她实在冷的不行。

    “来。快裹上。”庄小朵拿着一毛毯裹在蒲茹儿的上。

    蒲茹儿冷的牙齿打架,没有说话。

    安柒看着蒲茹儿,心里很想去抱住她,可是,他还是抑制住了他的冲动。

    蒲茹儿在庄小朵的陪伴下,快速的回了旅馆。

    “我去冲水澡了,你快点帮我找衣服。”蒲茹儿一进屋就冲进了浴室。

    “哦~”庄小朵赶快打开皮包,找起了衣服。

    “咚咚~”布懂敲着房门,手里拿着一个水袋。

    庄小朵走过去打开了一点点门,“什么事啊?”她看到布懂就有点高兴。

    “这是~”布懂把水带递给庄小朵,可是话没说完就~

    “给我的吗?谢谢。”庄小朵很高兴的拿过水袋,捧在怀里。

    布懂一个白眼,“这是我给茹儿的,你交给她吧,说是我拿的。”说完他转进了对面的房间。

    “唉~”庄小朵失望的叹气,还是把水袋放进了蒲茹儿上的被子里。

    “谁叫你擅自做主拿水袋给她的。”安柒看着进屋的布懂,声音有点大,可是却没有生气的意味。

    “我和茹儿是好朋友,算是朋友的一点关心。”布懂赶紧跑到边,准备脱鞋睡觉。

    “你明知道现在我和她在闹矛盾,你还这样做,她说不定还以为是我派你去的,你安的什么心?”安柒看着布懂,越说越生气。

    “ok,那我去拿回来。”布懂又穿上鞋,无奈的说道。

    安柒看见布懂的动作,赶紧制止了,“算了,下不为例。”

    布懂低着头笑道,明明就在乎,还装。

    蒲茹儿裹着浴巾出来,头发也被毛巾包着,她快速的穿好衣服,“终于不冷了。”

    “来,吹风机,快吹干了头发睡觉吧,很晚了。”庄小朵把吹风机放到上,就上了另外的一张

    蒲茹儿打开头上的毛巾,长长的头发垂下来,水不停的滴在地板上。

    本来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他突然又想起了安柒,这样相对无言,明明认识却已经变得陌生,让她的心再次痛楚起来。

    “对了,好像都一个月了吧?这舒大公子怎么还没来。”庄小朵躺在上,好奇的问道。

    “这不马上圣诞节了吗?酒店忙着搞活动,好像又出了点什么事,我又叫他不要来了。”蒲茹儿吹着头发,大声的说道。

    “哦~难怪人家有心被你拒绝,肯定很难过吧。”庄小朵看着蒲茹儿。

    蒲茹儿吹着头发,假装没有听见,就算不能和安柒在一起,她也不想和舒景苒在一起,在心里,他永远是一个亲人的位置,要是真的在一起了,她肯定会觉得不自在,想着想着,她突然感觉全无力,头晕的想吐,周围的事物都在打转,她赶紧靠住墙壁。

    “你怎么了?”庄小朵发现蒲茹儿不对劲后,快速的掀开被子起

    蒲茹儿只感觉无力的话都说不出来,都快要倒下去了。

    “来。”庄小朵赶紧扶住蒲茹儿坐在了边,“你怎么脸色苍白啊?”她突然看到她毫无血色的脸,着急的说道。

    蒲茹儿靠在上,终于舒服了一点,“不知道,就觉得全无力。”她也是不知所措。

    “我去告诉导演,”庄小朵说着就准备起

    “不用了,这么晚了大家都在睡觉,也许睡一觉就能好,你也赶快睡觉吧。”蒲茹儿努力的放大声音,躲进了被窝。

    “那你好好睡觉吧,明天早上不行我在带你去医院。”庄小朵替蒲茹儿盖了盖被子,担忧的离开。

    “咦?这是哪里来的?”蒲茹儿只感觉被窝温暖,摸到了一个水袋。

    “对面的布懂送来的。”庄小朵拖拉着声音。

    “哦,”蒲茹儿抱紧水袋,心里在猜测是布懂送的,还是安柒叫他送的,虽然她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不要去想安柒,但是她总是控制,戏里看着他的脸,演绎着浪漫的故事,戏外,她还是发疯的想他,只是,是在深夜。

    …………

    “茹儿,你舒服了吗?”庄小朵坐在蒲茹儿的前,轻轻的摇她。

    蒲茹儿睁开朦胧的双眼,还困的不行,“什么事啊?”

    “你体好没有啊?导演刚刚通知,道具坏了,今天休息一天。要不趁着休息我带你去医院吧!”庄小朵看着蒲茹儿。

    “休息?那我回去一趟吧!”蒲茹儿听见休息,高兴的起,都忙了很久了,她可是很想出去走走了,以前只看见明星们的光环,现在她知道了,是要付出辛苦的,平时和其她艺人争奇斗艳,底下要拼命努力,才有资本。

    “我陪你去吧。”庄小朵起,替蒲茹儿整理被子。

    “不用了,你就在这里打理所有的事,我下午就回来。”蒲茹儿下,拿了衣服穿上。

    “那你要去医院看看啊,体要紧。”庄小朵无奈的说道,做什么事都把她丢在一旁。

    “知道了。”蒲茹儿穿了件外就往外面跑,时间紧迫,就车时都要几个小时,她打算去看看舒景苒,毕竟这么久没见了。

    “茹儿~”布懂看着跑的很急的蒲茹儿背影叫道,只可惜没有反应。

    “赶着去见男朋友,你叫不应的。”庄小朵走出来,看着布懂。

    “喂?茹儿最近有什么消息吗?”布懂走到庄小朵的边,对她使了一个眼神。

    庄小朵害羞的笑着,“你就只关心她啊?”她撒着说道。

    “那你跟我说说,一会儿带你去散步。”布懂忽悠着庄小朵,他只想了解蒲茹儿,也是为了帮安柒。

    “真的吗?”庄小朵惊喜的说道,“她好像就是心不太好,其他就没什么了。”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心不好吗?”布懂奇怪的疑问。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她不知怎么经常吐,而且体好像很差,很容易晕倒,昨晚就又晕了一次。”庄小朵回想着。

    “ok,谢谢了。”布懂高兴的转进了对面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喂?散步呢?”庄小朵生气又失望的看着对面的门被关上。

    “你高兴什么?”安柒坐在上,玩着笔记本电脑。

    “你的机会来了。”布懂高兴的跑到安柒的前坐下。

    安柒看着布懂,一副不解的表

    “茹儿好像生病了,而且是很严重的病,你还不去关心关心?”布懂高兴的神突然变得担忧。

    “什么?”安柒一听就着急的说道。

    “听庄小朵说茹儿经常吐,还容易晕倒。”布懂看着安柒,拍着他的肩。

    安柒掀开被子,拿起外和墨镜就出了房间。

    “你们董事长呢?”蒲茹儿站在酒店的大厅内,随便拉了个服务员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