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炒作

    第44章炒作

    安柒看着木雪音慌忙拿着包就出门的动作,就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叮铃~叮铃~”门又在这个时候想起。

    “你不是有钥匙吗?”安柒走过去开门,心想肯定是木雪音。

    “安柒,我回来了。”门一打开,布懂就冲进来抱住安柒。

    “是你,”安柒也惊喜的抱住布懂。

    “走我们进屋去说。”布懂放开安柒关上房门。

    “怎么要换到这里来,以前那房间不是好的吗?”布懂看着屋里的一切,不解的问道。

    “以前那间回忆太多,烦心事太多。”安柒看着布懂,语气突然伤感起来。

    “哦~我在巴黎收拾了很多事,把那些广告的报酬都解决了,现在巴黎的事算完成了。”布懂看见安柒的神,赶紧转移话题。

    “那就好。”安柒点头,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巴黎,那个让他伤感的地方。

    “对了,木雪音现在没在把?”布懂打量着房间,小声的说道。

    “刚刚走。”安柒叹了口气。

    “唉!回来有见到茹儿吗?”布懂突然想起了蒲茹儿,他可是很想念她。

    “我说,你不要总提些不高兴的事好不好。”安柒有点不高兴的看着布懂。

    “好!那我就不提了。”布懂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我和木雪音就快要结婚了。”安柒平淡的语气,没有高兴,没有喜悦。

    “什么?”布懂吃惊的看着安柒。

    安柒给了布懂一个白眼,却没有在说话。

    “难道你就真的放弃茹儿了?”布懂小声的说着,很是不高兴。

    “木雪音在怎么也是千金之躯,是我对不起她,娶她是我应该负的责任。”安柒自责的说着,不过,他没有埋怨木雪音,在他心里,她也是受害者。

    “那茹儿就不应该你负责?”布懂生气的说道。

    安柒惊奇的眼神,是啊,自己怎么从来没想到蒲茹儿也是该自己负责的,可是,他突然眼神黯淡,“她变了,她逃脱不了潜规则,不在是以前那个蒲茹儿了。再说,她不跟握在一起就不会受到伤害。”

    “你这么说,是有人威胁你?”布懂奇怪的看着安柒。

    “你问那么多干嘛,我不想把事搞得很复杂,这样不是很好?”安柒不想去想更多的事,他只知道,蒲茹儿没有跟他在一起,就不会被伤害,以前到现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懂了,你是为了不让蒲茹儿受伤害才放弃的,证明你还她对不对。”布懂高兴的说着。

    “我对木雪音只是责任,我也告诉过她了,但是她还是愿意跟我在一起,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对蒲茹儿,我不想在去伤害她了,现在,她过的很好。”安柒看着布懂,他说着心里话,在他的心里,只有布懂这个最亲最亲的人了,舒景苒,也因为那件事变得生疏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孤单,边没有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

    “好了,我支持你。只是,没有的婚姻,不会长久的,你要想清楚,娶了木雪音,才是给她更大的伤害。”布懂拍着安柒的肩。

    安柒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怎么吃的还没有好。”蒲茹儿躺在上,抱怨着说道。

    正好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吃的来了。”蒲茹儿高兴的起去开门。

    舒景苒空着手进来。

    “吃的呢?”蒲茹儿嘟囔着说道。

    “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个地方,然后就有吃的了。”舒景苒像哄小孩一样心疼的看着蒲茹儿。

    “好吧!要快点哦。”蒲茹儿闭上了眼睛,为了吃的。

    舒景苒看着蒲茹儿闭上眼睛后,把她抱起,走出了房间。

    他抱着她,没有走电梯,一直走的楼梯,从六楼到底楼,不少的人看着他们。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蒲茹儿睁开眼,看着周围说道。

    “马上了。”舒景苒抱着蒲茹儿,来到了酒店的后花园。

    “快闭上眼睛,”舒景苒把蒲茹儿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

    “好了,等我叫你睁开眼睛才睁开哦。”舒景苒小心的放下蒲茹儿,他看着眼前的场景一切妥当,才放心下来。

    “好了,睁开吧。”舒景苒高兴的声音。

    蒲茹儿慢慢的睁开眼,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的快晕过去了。

    离她十米的地方,玫瑰花做成的一个很大的心形,艳开放,下面是用火红的蜡烛写成的love,黄黄的火焰被风吹的摇摇晃晃,却没有熄灭,然后蜡烛分散在两边一直延伸到她的脚下,铺成一条小路,脚下,全玫瑰花的花瓣,铺了很厚的一层。

    舒景苒跟着蜡烛的小路跑进去,站在love前,他穿着一时尚的白色西装,时尚感显得他青帅气,没有一点的呆板,他抬起他的右手,手心平放,意思是让蒲茹儿走过去牵他的意思。

    “蒲茹儿,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舒景苒绅士的声音,他柔的看着前面的女孩。

    蒲茹儿看着这一幕,一时也反应不过来,为什么这么浪漫的场景她会伤感起来,也许,前面的人要是换一个就好了。

    “答应~答应~答应~”

    突然,楼上到处的窗台,还有后都出现了许多人,都拍着手欢呼着,有的还拿着手机,相机开始拍照录像。

    蒲茹儿赶紧收起不开心的神,努力微笑,她踩着玫瑰花瓣,走过蜡烛小路,那纤长的手放在了舒景苒的手上。

    舒景苒微笑,他一把抱住蒲茹儿转看着玫瑰花心形和蜡烛love,他的脚放进了蜡烛里。

    “不要~”蒲茹儿连忙紧张的想要拉住舒景苒,可是,蜡烛却突然熄灭,四周,都冒出了烟花,天空中,烟花绽放,五颜六色的烟花有的是心形,有的是玫瑰形,随着声音的加大,夜空中,出现了火红的字体,‘我蒲茹儿’,几秒过后,字体慢慢消失。

    蒲茹儿看着这一切,心里出现了些许感动。

    前面,十几个人走过来。手中拉着小提琴,演奏着悠扬的乐曲,后面一辆黑色加长林肯车缓慢的跟随着音乐驶过来,车上,也是布满了许多的鲜花。

    车子开到蒲茹儿面前停下,一个黑衣绅士从车里出来。

    “美丽的女士,这是属于你的。”黑衣绅士将钥匙放到蒲茹儿的手中,快速的离开。

    蒲茹儿都没反应过来,待男子离开后,她才回过神来,“这是?”她吃惊的看着舒景苒。

    “这是我送给你的。”舒景苒微笑着看着蒲茹儿,他只想给她最好的,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不行,我不能接受。”蒲茹儿赶紧把手里的钥匙放到舒景苒的手里,这么贵重的礼物,她真的不敢去接受。

    “我发誓,我要让蒲茹儿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只要能博你一笑,几千万又如何?难道我为你选的你不喜欢?”舒景苒担忧又失望的看着蒲茹儿。

    “不是~”蒲茹儿看向林肯车,感觉线条完美,即豪华又时尚,她回头看着舒景苒,“我真的不能接受。”

    “这样吧!既然你不喜欢,我就把叫人把它砸成废铁,明天我在带你去重新选一辆。”舒景苒看着蒲茹儿说完,又看向车子,“来人~”

    “不要,我喜欢!”蒲茹儿一听要砸成废铁,又不好在拒绝,她还是投降的点头了。

    “喜欢就好。”舒景苒把手里的钥匙放进蒲茹儿的手中,他微微一笑,双手一拍。

    不远处的游泳池,闪着五颜六色的灯光,天空里,又下起了缤纷的花瓣雨。

    蒲茹儿看着不远处,不知道舒景苒又赶什么。

    舒景苒看了眼蒲茹儿,便拉着她像游泳池那边走去。

    蒲茹儿只闻着奇特的花香,就进了花瓣雨中,周围却是出奇的安静,没有任何人。

    游泳池内,不少的鱼儿跳出水面,花瓣落入水中,随着水而飘动着子。

    “你不是饿了吗?”舒景苒温柔的声音,他继续拉着蒲茹儿走了几步。

    走出来,就一步的距离,那个天空下着花瓣雨,这边却是平静的夜空。

    蒲茹儿看着那一桌的美食佳肴,稀奇古怪,中间也摆放着漂亮的烛台,烛台上,花状的蜡烛闪着星光。她实在饿的不行,也不去管那么多了,便走过去坐下。

    “这里没有任何人,我都安排好了,我们就痛快的吃一顿烛光晚餐吧。”舒景苒说着拿起一块牛排就吃。

    舒景苒的举动终于让蒲茹儿觉得放松,自在了一些,她也拿起一块牛排就吃起来,另一只手又拿起一根鸡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不远处的树里,隐藏着一个影,他拿着摄像机,一一的拍下了所有的事

    “花了你不少心思吧!”蒲茹儿嘴里包着一大口饭,看着舒景苒说道。

    “你高兴就好。”舒景苒也吃的一嘴的狼藉。

    “嗯!高兴,谢谢了。”蒲茹儿回答,虽然很惊喜,很浪漫,很感动,但是,为什么不是安柒呢?

    舒景苒拿起一张纸巾替蒲茹儿擦嘴,“高兴就好,以后我会每天给你惊喜。”他看着她的脸,真希望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不要了,我想要简单一点,哪怕只是青菜豆腐,自行车或者步行,又或者一枚草戒指,只要两个人相,才是真正的幸福。”蒲茹儿说着,心里想着安柒要是能给她这一切就好了。

    “那我们呢?相吗?”舒景苒看着蒲茹儿,他是明知故问,他想他是知道答案得。

    “对不起,我会尽量去忘记他的。给我时间。”蒲茹儿端起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

    “我能等,只要你愿意陪在我边,我会用一切来证明我对你的。”舒景苒也端起酒杯,他深的看着蒲茹儿,将杯里的酒全部倒进了嘴里。

    “谢谢。”蒲茹儿又倒了一杯酒喝下,再见了,真的再见了,安柒,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呵~你要结婚了,呵~结婚~木雪音~,她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只想醉了,就可以不在想起。

    舒景苒看着蒲茹儿,他知道,她现在肯定还在想着安柒,他哪里不够好,怎么就比不上那个处处伤她心的安柒,他难过,心痛,他拿起一瓶酒就仰头大喝。

    一个桌子上相坐的两个人,或者说是侣,就这样,两颗心,相聚千里,各喝各的酒。

    …………

    “你还在看啊?”布懂端着一杯咖啡递给安柒。

    安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那个自己深的人,终于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这段视频从昨晚上传到现在,就已经点击率过亿了。豪门公子,挥洒千金只为薄红颜一笑。你还别说,这取名的人也算有文化。”布懂高兴的说着,他也看着视频。

    安柒白了布懂一眼,心里很是不痛快,看着蒲茹儿那高兴惊喜的表,为什么曾经他就没有给过她任何礼物呢?

    布懂赶紧闭上嘴巴,继续看着屏幕,“这舒景苒也还真有一,这款车是林肯最新款,价格可是不菲,他可不关有钱,更有心呢!”他看着那辆车,还是忍不住羡慕的说道。

    安柒生气的把电脑屏幕一按,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他起走进屋内。

    “又说错话了吗?”布懂捂着嘴说道。

    蒲茹儿睁开朦胧的双眼,“头好痛。”她摸着那头柔顺却凌乱的头发。

    周围没有响应,她看来看去,想来想去,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

    “居然喝醉了。”蒲茹儿起,在衣柜里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

    “茹儿,开门啊~开门啊~”不一会儿,庄小朵就冲忙的跑到门前敲门。

    “等等~”蒲茹儿赶快裹上浴巾,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去开门。

    “怎么了?这么慌?”蒲茹儿打开门,看着庄小朵说道。

    庄小朵关上房门,“你看看,这视频,你真的答应舒景苒了?”她拿出包里的笔记本电脑,就点了了视频。

    “都传网上了?”蒲茹儿不可相信的看着视频。

    “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庄小朵着急的问道。

    “嗯!答应了。”蒲茹儿点头,她坐在梳妆台前,擦着那头湿的滴水的头发。

    “我的女神,现在是你的事业高峰期,不能这么快就宣布好不好,要恋可以暗地里啊。”庄小朵有点生气的说着。

    “好,我懂。”蒲茹儿点头。

    “公司可是发了通知了,明天我就替你发消息说你拒绝了舒景苒,然后在炒作一番,这样变可以两全其美了。”庄小朵高兴的看着蒲茹儿。

    “随便你吧,一切你安排就好。”蒲茹儿穿好衣服,拿出吹风机吹着头发。

    “咚~咚~”门铃响起。

    庄小朵走过去开门。

    舒景苒端着早餐进来。

    蒲茹儿赶紧放下吹风机,看见舒景苒,她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尤其是要用女朋友的份去面对他。

    “来,这是我吩咐后厨为你精心做的早餐,小米粥还有,快趁吃吧。”舒景苒把早餐放在桌上。

    “有我的份吗?”庄小朵故意问道。

    “哦,你还没吃啊,我马上叫人在送一份上来。”舒景苒赶紧说道。

    “算了,那就不必了,哪里赶麻烦舒大公子啊,只有我们的蒲茹儿才赶使唤你。”庄小朵调侃的说着,笑着离开了房间。

    蒲茹儿看着庄小朵的背影,白了她一眼,真是话多。

    “快来吃吧!”舒景苒微笑着叫蒲茹儿。

    “来了。”蒲茹儿慢慢的走过去,一头头发还有点湿,懒散的披散在腰间,她走过去,看着纯白的牛,还有黄黄的小米粥,看着虽然美味,可是她实在喝不下。

    一阵呕吐感涌上心头,她赶快捂住嘴跑进厕所。

    “~~”蒲茹儿吐着,心里觉得难受。

    “你没事吧!”舒景苒进来拍着她的背,着急的问道。

    “没事,大概是昨晚酒喝多了吧。”蒲茹儿打来水龙头洗手。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舒景苒仍旧担忧的说着。

    “不用了,你也知道我的份,去了医院不定又传出什么绯闻,再说,真的没事。”蒲茹儿转过,拉着舒景苒出来。

    “那喝点小米粥吧!暖暖胃。”舒景苒看着蒲茹儿,贴心的语气。

    “我不想喝小米粥。”蒲茹儿撒的说道,看着小米粥就不舒服,黄黄的。

    “那你要吃什么我带你去吃。”舒景苒把手放在蒲茹儿的肩上,一切的语言和动作都是那么的柔

    “走吧,出去散散步,看见好吃的在说。”蒲茹儿拿起墨镜就出了门。

    “等等,”舒景苒看见蒲茹儿穿的单薄,赶紧在衣柜里拿了件外就追出去。

    “来,披上吧。”舒景苒把外披在蒲茹儿的肩上。

    “我自己来吧!”蒲茹儿穿上衣服,虽然感觉舒景苒处处小心翼翼,体贴入微,但是她总感觉不自在。

    “茹儿,茹儿,”庄小朵飞快的跑过来。

    蒲茹儿和舒景苒正要商量要去哪里散步,却听见后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