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为什么

    第41章为什么

    “快把衣服穿好再说。”安柒动作急速的穿上了衣服。

    蒲茹儿敲门,却感觉门好像并没有锁,她一把打开门,印入眼前的一幕更是让她不可想像了。

    安柒正在整理衣服,而木雪音满脸泪水,也在整理着衣服。

    不,不可能,不可以,蒲茹儿摇头,几乎快要发疯,先前的事她还不能接受,现在又冒出这么恐怖的事,恐怖到她连想起的心都有了。

    “茹儿,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安柒冲过来抱住蒲茹儿,抱得很紧,“茹儿,茹儿,”他心痛的叫着。

    “安柒~”蒲茹儿喉咙感觉哽咽,呼吸都快提不上来,只是眼泪不停的流。

    舒景苒看了看周围,赶紧进来关上了门。

    “茹儿,你要替我做主啊,这要是被我的爸爸知道,非得打死我不可。”木雪音哭着走到蒲茹儿和安柒面前,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如今名节已经没有了,我也不想拆散你们,我还是去死好了。”木雪音哭着起,她向窗户跑去。

    “不要~”

    安柒,蒲茹儿,舒景苒都紧张的叫出了声。

    蒲茹儿快速的走过去,满脸泪水的她,无力的拉住木雪音,“放心,我会给你个交待。”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她会拉住别的女人,心里想着帮别的女人去却说安柒,然后她们分手。

    安柒惊奇的眼神看着蒲茹儿,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蒲茹儿一步一步的走向安柒,她知道,当她走到他的面前,就是她说出分手的时候。

    她眼睛不眨的看着他,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拼命的流,她想看清他的脸,他的眼神,他的睫毛,他的唇,她知道,现在,只能是看看而已了,眼里的他慢慢变大,大到她只能看到他那深邃的眼。

    “我们分手吧!请你一定要对木雪音好,”蒲茹儿感觉撕心裂肺的痛,她都不知道是怎样说出话来,心像被一把刀活活的切开。

    “茹儿~”安柒不可相信的看着蒲茹儿,他不想失去她,他对不起她,他,她。

    “不只是你和木雪音有了这样的关系,我也和舒景苒发生了。祝我们彼此幸福。”蒲茹儿深深的看了安柒最后一眼,然后转

    安柒听后心痛的抽搐,他不敢相信会有这么痛苦的事发生在他的上。

    “记住,对木雪音好,把她当做是我一样,你永远跟她在一起,我就明白你对我的,我们人离心不离。安柒,对不起。”蒲茹儿背对着安柒,泪水哗哗的流了一地,她嘴里是如千刀万剐般咬出了最后她要说的话,最后,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茹儿,”安柒听着蒲茹儿的话,看着她打开门慢慢的消失在视线里,他觉得万箭穿心,撕心裂肺的痛,他叫的歇斯底里,还是不见她的影回来。

    舒景苒看着安柒,心里想着蒲茹儿,一时也顾不上那么多,快速的跑出了房间。

    蒲茹儿拼命的跑,繁华的街道,喧嚣的人群,她无力的不停的往前,她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他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她要叫自己深的男人好好对别的女人,她无法承受,真的无法承受。

    “茹儿~茹儿,”舒景苒到处找寻蒲茹儿的影,看着两个重要的人如此心痛,他更是心痛。

    蒲茹儿坐在海边,看着海水的前翻后涌,她的思绪,回到了和安柒的点点滴滴。

    蒲茹儿闭上眼睛,任流眼泪放肆的流,一滴滴泪水落在海滩上,被海水吞没。

    安柒出了酒店,他不可相信,从此,他的生命里将会没有了蒲茹儿的影,看着后跟着的木雪音,他更加内疚。

    “安柒,请问你怎么和木雪音在一起?”

    “对啊,这个时候出来,是昨晚一起度过的吗?”

    “之前你还高调承认和蒲茹儿的,怎么一夜之间就上豪门千金,能告诉我们原因吗?”

    酒店外,五六个记者围了上来,纷纷像安柒提问。

    安柒看着大家,一把拉住木雪音的手,将她拉在自己的怀里,他的脑海里,重复着蒲茹儿的话语,‘记住,对木雪音好,把她当做是我一样,你永远跟她在一起,我就明白你对我的,我们人离心不离。安柒,对不起。’

    他眼眶湿润,“从此以后,木雪音便是我的女朋友。”他哽咽着说完这多么短小的一句话,抛下所有的记者和木雪音离开。

    ……

    “你就跟我说说话,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在这海边呆了三天了,知道所有的人都在替你担心吗?”导演坐在海滩上,看着旁的蒲茹儿。

    “我只是想静一静,放心,我不会想不开。”蒲茹儿看着海水。

    “看看报纸,”导演将手里的报纸递给蒲茹儿。

    “不想看了,还有什么好看的。”蒲茹儿没有任何兴趣的说着,眼睛一直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你和安柒真的分手了?”导演小声的试探的说着。

    “对啊,有什么好奇怪的?”蒲茹儿突然站起,踩着柔软的沙子旋转起来。

    “你知道吗?你现在是红遍巴黎的人气公主,从sara的服装发表以来,你就被巴黎所有的人称为甜心公主。”导演站起,有点自豪的说着。

    “是吗?”蒲茹儿有点自嘲的笑着。

    “想不想成为娱乐圈的天后?”导演看着蒲茹儿。

    “不想。”蒲茹儿径直的回答,一双小脚踩着浪花。

    “你就想这样堕落下去?”导演生气的看着蒲茹儿,“只要你进了娱乐圈,以后和安柒相处的机会多的是,就算是不能在一起,也能在旁边看着,不是吗?”他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提醒。

    蒲茹儿停住脚步,她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对,看着也好。也好。”她的语气里是期望,是满足。

    “那你可以帮我是吗?”蒲茹儿突然有兴趣的看着导演。

    “只要你愿意,我完全可以帮你,不出两年,你就是天后。我也会全力栽培安柒,等他在回国,就是天王巨星。”导演微笑着说着,终于让蒲茹儿想开了,也许事业可以替她疗伤,也许,在事业里,她可以遇上更她的人。

    “那你有什么条件。”蒲茹儿好奇的说着,一个这么帮自己的人,不可能平白无故。

    “这个,等以后再说吧,倒是现在,我得送你回国,国内我会替你安排好一切的。可是,这边的戏,要两年才能完成我的这部大作。”导演担忧的说着,他害怕蒲茹儿知道安柒要两年后才能回国,从而不肯离开。

    “也就是说安柒也要两年才能回国。”蒲茹儿顿时声音变得低级起来。

    “嗯!”导演轻轻点头,“是自己的不会跑,不是自己的强留也留不住。”他粗粗的声音,却说的很大声。

    “好吧!我愿意回国。至于安柒,也许,我们在也没有以后了,也许,也只是以后相看却无,相对也无言的地步。”蒲茹儿伤心的说着,她开始害怕那一幕,两个人就在彼此边也没有了话语,没有了此时的感

    “给多一点时间来证明这份,能坚持到最后才是真,不要这么早时间下定论。走吧,什么也不要收拾了,我直接送你去机场,我会在这边替你安排好的,到了机场就会有人来接你了。”导演排住蒲茹儿的肩,很温和。

    蒲茹儿没有在说话,看着巴黎的土地,天空,她想,应该走了,只有自己离开,才能不去伤害木雪音,才能不让四个人都伤心。

    …………

    两年后。

    蒲茹儿成了响耀娱乐圈的女神,安柒也成功的成为娱乐圈的第一天王。

    “茹儿,快点,马上开始庆功宴了。”门外的庄小朵敲着房门。

    “好了。”蒲茹儿应声,她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艳红的晚礼裙拖地,白皙无暇的肩膀和胳膊露在外,两根锁骨明显的划出完美的线条,镜中的她,化着浓妆,一双眼睛被浅红的眼影突显的格外迷人,嘴唇也是绯红,一张小巧的脸被修饰的像一颗瓜子一样,整个人看上去高贵,气质,时尚,艳丽,可惜,那瞳孔里,还是透露着忧伤。

    冬风穿过窗户吹进屋里,她打了一个冷颤。

    “今天,是我们分手两年后的第一次见面。”蒲茹儿看着镜中的自己,转离开,语气里是期待,更是平淡。

    “你终于出来了。”庄小朵不耐烦的声音,她回头,却突现一脸的惊讶。

    “哇~你今天好美。”她羡慕的声音。

    “美吗?”蒲茹儿有点俏皮的看着庄小朵。

    (庄小朵,蒲茹儿的经纪人,一头短碎发,可型,二十六岁。)

    “走,他们都该等不及了。”庄小朵拉着蒲茹儿下了楼。

    “咚~咚~咚~”蒲茹儿脚下十二厘米高的水晶玻璃鞋,敲打着地面发出优雅的旋律。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内,站满了人,有的是记者,有的是酒店高层,大厅前方,一个舞台布置的鲜红艳丽。

    “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今天,本人在酒店举行盛大的庆功宴,感谢曾经帮助我的你们,当初,酒店门庭冷落,如今,摇摇一变,成为了国际五星级酒店,我实在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当然,我最感谢的,是蒲茹儿,谢谢她一次又一次的为我的酒店代言,鼓励我,帮助我,让我由衷的感谢她。”舒景苒穿着一西装,白的似雪的衬衫纽扣只扣了几颗,露出白白的膛,那头曾经乌黑秀丽的长发也剪成短碎发,他看向蒲茹儿,眼神里不一般的意。

    蒲茹儿走上舞台,长长的红裙拖在后,她看着所有的人点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蒲茹儿一出场,所有的相机都发疯似的拍照。

    “大家好,很荣幸将和大家度过美好的一晚。”蒲茹儿站在话筒前,看着台下所有的人微笑,她到处寻找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地。

    “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支持,帮助。现在我们的女神蒲茹儿,为大家献上一曲歌曲,大家可是幸运的哦。”舒景苒高兴的说完后退到了舞台边上。

    大厅的光一下熄灭,追光机打在蒲茹儿的上,全场都可以看清她,上空,飘出了无数无数的泡泡,她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公主。

    安柒走进大厅,拿掉了墨镜,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瞳孔闪着光芒,一头造型的头发篷起,刘海也过了眼睛。

    今天,是他刚刚回国,在之前,就接到了舒景苒的邀请。他隔她很远,中间有些无数形形色色的人,可是,他还是直直的看着她,眼里终究还是出现了打转的泪珠。

    两年不见,你可好?是否早已忘记了我,忘记了我们的当初。安柒拳头紧握,眼神一刻不动的看着舞台上的蒲茹儿。

    “为大家献上我的原创歌曲,‘人美君不在’,”蒲茹儿像所有的人点了头。

    “风过、雨过、是否人依旧。妾不懂,君意愿,只盼相圆。风过,雨过,君不在,妾依旧,只是更美,往事不堪回首君不在,只留妾落泪享孤凉,心依旧~”

    她唱着忧伤的曲调,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划过长长的脸,落在红地毯上不见了踪影。

    “茹儿~”安柒小声的声音,他能听懂歌曲的意思,泪水却被他吞进了心里。

    “安柒,跟我走,”木雪音突然出现拉住了安柒的手,把他拉出了客厅。

    “你干什么?”安柒愤怒的甩开木雪音的手。

    “我不许你在见蒲茹儿,就连看也不可以。”木雪音生气的拉着安柒上了车,“跟我回家去。”

    “好,回去就回去。”安柒恶狠狠的看了眼木雪音,不在说话。

    歌声落后,大厅又亮起了灯。

    “各位,不是有意要唱如此凄凉的歌,只是一时感慨,大家尽的玩吧!”蒲茹儿深吸一口气,离开了舞台。

    “茹儿,我知道你在等什么,可是,他没有来。”舒景苒追在蒲茹儿的后。

    蒲茹儿没有说话,拖着一袭长裙上楼。

    她走进房间,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卸妆。

    “茹儿,”舒景苒见蒲茹儿一路没有理会自己,有点生气的叫着。

    庄小朵看着两人,关上房门离开了房间。

    “茹儿,两年了,你为什么不肯忘记他,为什么?难道,这两年我对你还不够好,还比不上他。”舒景苒愤怒的声音,此刻,他比以前成熟,稳重。

    “景苒哥,我还要换衣服,你先出去吧。”蒲茹儿卸完妆,整个脸还是从前那样纯洁无暇,她假装高兴的声音,可是,她心里难过,对,她忘不了他,永远永远。

    “对不起,刚才我失控了,我先出去招呼。”舒景苒看着蒲茹儿那张纯洁无暇的脸,他心里的怒火被无名的扑灭,在也提不上声音去对她大吼大叫,他转离开了房间,心里更是失望。

    蒲茹儿心里一酸,泪水却被她强强锁住,只是眼眶湿红,她拿出衣服换上。

    “走,我们该回去了。”蒲茹儿换好了衣服出来,看了眼庄小朵离开,此刻,她依旧是牛仔裤配简单的上衣。

    庄小朵赶快进房间收拾好蒲茹儿那些换下的衣服后追上去。

    “蒲茹儿,可以给我们几分钟采访一下吗?”几个记者在酒店门口围住了蒲茹儿。

    “好,你们问吧!”蒲茹儿笑着,一边对着摄像机做出几个搞笑可的姿势。

    “蒲茹儿,请问为什么每次除了拍电视上节目,你就是这样的打扮呢?”一个女记者看着一脸素颜的蒲茹儿好奇的问道。

    “我记得,有人说过,喜欢我不加修饰的脸,清纯简洁的牛仔裤,不名牌,不加打扮,我想,我也是喜欢这样的自己。”蒲茹儿微笑着点头。

    安柒看着电视里的蒲茹儿,想起了那些话语。

    在看看电视里的她,他脸上出现了笑容。

    木雪音一下关掉了电视,生气的看着安柒。

    “你到底想干什么?”安柒冰冷却没有愤怒的语气,他冷冷的看着木雪音。

    “你说,都两年了,你还是忘不了她,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她?这次这部戏结本了,我希望你退出娱乐圈,去帮我爸爸打理公司。”木雪音声音梗塞,她坐到他的旁。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的心里永远永远只有她没有你,你受的了就在一起,受不了就离开。”安柒冷冷的语气。

    “哪怕她没有了清白之躯,和你的兄弟搞在一起,你还是要她,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木雪音愤怒的声音。

    “你不要在把那些旧事重提,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安柒起,生气的看了眼木雪音后准备离开。

    木雪音赶紧起拉住安柒的手臂,“求求你,今晚不要走,两年了,你没有碰过我,甚至连正眼也没有看我一眼,为什么?为什么?”她哭泣的声音,渴望的看着他的背影。

    安柒没有转,他甩开木雪音的手,转离开。

    门被安柒重重的关上,剩下了一片安静的房间。

    木雪音蹲了下去,抱在地上痛哭。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