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围攻

    第33章围攻

    “走吧,今天安柒还有一则广告,”布懂跟着离开。

    安柒一走出来就被一群记者围住。

    “安柒,请问那个小偷的女孩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吗?”

    “安柒,我们都印象深刻,曾经你对大家说过,她只是你家的佣人,现在真的乌鸦摇变凤凰吗?

    “安柒请你给我们一个答案,国内的粉丝可是十分关注。”

    “安柒,是什么让你喜欢上一个那么平凡的女孩呢?你可是单很久,是不是金屋藏了她很久呢?”

    …………

    记者们你一言我一句,相机不停的拍。

    安柒拳头紧握,他可不容许这些根本不知道内的人说蒲茹儿的坏话,他扬起手。

    蒲茹儿走上来一把握住安柒的手,她看着安柒,希望他谨慎回答。

    安柒明白了蒲茹儿的意思,他回头看着那些记者,“安静,”

    记者们都安静了下来,有的看着蒲茹儿是讨厌的目光,也可以说是嫉妒。

    “她是我的女朋友,没有金屋藏,没有什么平凡不平凡,更没有小偷这个说法,在我看来,平凡的是你们,甚至庸俗,”安柒走过去,看着那些记者,“你以为你们穿的名牌就不平凡?你以为你们用的高级香水就不平凡?你以为你们咄咄人就不平凡?我喜欢她,一件廉价白短袖平淡牛仔裤所带来的清纯可,可喜欢她毫无修饰的脸纯洁无暇,可喜欢她大大咧咧的格却处处为我着想~”他一边说一边拉起蒲茹儿的手。

    蒲茹儿看着安柒,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记者们都说不出话来,安柒嘴里说的穿名牌用高级香水不就是她们吗?

    安柒拉着蒲茹儿冲出人群,直接上了车。

    那些记者还在原地不动的看着自己的穿着打扮。

    “安柒,你太帅了。”开着车的布懂高兴的说着。

    “我哪有那么好?”蒲茹儿靠在安柒的肩头,脸上更是幸福满满。

    安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

    …………

    “唉,忙了一天,都十点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在回去”。布懂看着手腕上的时间。

    “嗯,好啊,吃东西咯。”蒲茹儿高兴的跳着。

    楼上,一盆水直直的倒了下来。

    “啊~”蒲茹儿被水重重的冲在上,淋湿了全

    安柒紧张的跑过去。

    布懂生气的看着楼上,“谁倒的水,不要命吗?”

    “抗议,抗议,抗议,”一群人穿着白色的大短袖,衣服上是安柒的印花,他们手里拿着安柒的海报和一些安柒的名字,像蒲茹儿他们走过来。

    “还我们安柒,离开我们的安柒,”人群里,站在最前面的许可可生气的拿着喇叭说道。

    蒲茹儿害怕的看着眼前的人群,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们干什么?”安柒走上前愤怒的说道。

    “安柒,我们是代表国内的所有粉丝赶到巴黎来抗议的,我们都一致认为,这个女孩她根本配不上你,我们要她马上离开你。”许可可拿着话筒喊到。

    “离开!离开!离开!”许可可的话声落后,所有的人又高呼着。

    安柒看着这一群激动的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是他的粉丝,还大老远的从国内赶过来,其他不说,就经费都不可忽略。

    “你们听我说,”蒲茹儿把安柒拉在后,更向前走了几步,“我知道你们很安柒~”

    所有的人在蒲茹儿刚说话就拿出上的鸡蛋拼命的砸了过去。

    一时间,几十个鸡蛋都落在了蒲茹儿的上,有的砸在头上,有的在脸上,有的在衣服上,顿时间,把她搞得一片狼藉。

    “你们疯了吗?”安柒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愤怒的大声说道。

    “离开,离开,离开!”人们再次一起呼喊,丝毫不顾安柒的愤怒,毕竟,她们痛恨这个平凡的女孩,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占有安柒。

    安柒见他们没有反应,带着蒲茹儿赶紧上了车。

    布懂跟在后面维护,他看着这一群人,脸上担忧不已。

    “没事,不过是给我鸡蛋敷皮肤罢了。”蒲茹儿拿着纸巾擦脸上的鸡蛋。

    安柒愤怒的一拳打在椅子上,他的神十分生气。

    “安柒,你不要生气,换作是我,也许也会这样做。”蒲茹儿看着安柒,可是她的手不敢去握他的手,因为全是鸡蛋。

    “她们是你忠实的粉丝,不然不会大老远的跑过来,所以你不要生气了,我真的没事,平时叫我拿这么多的鸡蛋来洗澡我还舍不得呢。”蒲茹儿假装开心的说着,可是,被鸡蛋砸的感受确实不舒服,又疼,又痒的。

    “安柒,这下要怎么办?”布懂也一脸担忧的说着。

    “我们一起想想。”安柒倒靠在车坐上,闭上了眼睛。

    …………

    “没事吧,”安柒坐在沙发上,看着沐浴出来的蒲茹儿。

    “我都说了没事,”蒲茹儿走过来,“不过这里留了个疙瘩,”她指着额头说道。

    安柒扶开蒲茹儿湿漉漉的头发,才看见她额头上肿起了一个包,“布懂,快去拿冰袋。”

    “哦,”布懂起出去。

    “不过也没事了,倒是到底该怎么办才能处理好这件事?”蒲茹儿担忧的说着。

    “一会儿布懂来了我们一起讨论。”安柒拍拍蒲茹儿的手。

    “冰袋来了,不过你们快看窗外。”布懂冲跑着进了房间。

    安柒拿过冰袋,正准备替蒲茹儿敷额头,她却起跑开,他也只好起去看。

    宽阔的酒店门前,许可可带领着所有的人站着,好像在等待着安柒他们的出现。

    “这可怎么办?”布懂焦急的说道。

    “是啊,到底怎么办?”蒲茹儿看着下面的人,也焦急的说道。

    安柒咬紧牙齿,一脸疲惫的他也是忧愁不已。

    蒲茹儿看着安柒,他已经累了一天,现在却还要心这些事,她突然灵机一动,“我想到办法了,安柒,你去休息,布懂,你陪着安柒,千万不要下来,一切交给我。”她肯定的点头。

    “茹儿,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布懂惊奇的看着蒲茹儿,显然是不相信。

    “你们别管,我自然有办法,记住,千万不要下来。”蒲茹儿自信的说完后离开了房间。

    安柒和布懂看着窗外,期待着蒲茹儿的办法。

    蒲茹儿看着那些人,深吸了一口气才走出酒店的大门。

    “大家好,麻烦先听我说几句话,在砸到也不迟。”蒲茹儿看着大家点点头,继续微笑着说道,“首先,谢谢大家刚才给我敷的鸡蛋面膜,效果的确很好,我想,平时你们也舍不得拿那么多鸡蛋来敷脸吧。”她大声开玩笑的说着,她希望能缓和气氛,让她们不在激动,其实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刚才说的有办法也是为了骗安柒他们罢了。

    “你少废话,想清楚没有,到底要不要离开安柒,不然我们就算坐在这里等也会等到那一天。”许可可走上前看着蒲茹儿大声的说道。

    “我废话就不多说,直接问你们,要我怎么做你们才肯回国,让我继续留在安柒的边,继续他。”蒲茹儿诚恳的态度。

    “你们想在这里坐到多久?难道就不怕人们嘲笑我们中国人,无理,放肆,疯狂,还是你们想冻死在这里,好让安柒背上千古骂名?”蒲茹儿一个一个的看着她们,说的话也是她的真心话。

    “这,”许可可说不出话来,她是大学生,的确,不应该这样丢中国人的脸。

    “你们这样做,不是我,而是安柒,他辛辛苦苦拍了一天戏,连晚饭都还没吃,正要回来吃饭你们又跑出来,现在他还在担忧你们,心痛你们,也许,他很想抛开我来满足你们,但是,他是一个男人,知道他有对于女人的责任,他放弃我,而我,费劲一切才得到他的,现在就这样离开,我想,我会去跳海,你们又想安柒一辈子心里压块石头?对,我是平凡,没有钱,没有势,可是我安柒,我他整整六年的时间,从高中,到大学,到现在,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先认识他,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为了安柒几次三番差点丢掉生命,为了安柒几次差点被强jian,这些,你们都知道吗?或许,你们也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可不幸的是,上天没有给你们这个机会,所以,百万分之一里的我,誓死也不会放弃这段感,你们要呆在这里,我陪你们一起呆,你们要做什么我陪你们一起做,但是,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离开安柒,因为,我安柒,安柒我。”蒲茹儿深的说着,她的脑海里更是回忆起了和安柒的一幕幕,从相识,到相,从误解,到相依。

    所有的人都被蒲茹儿说的低下头,有的流出了眼泪。

    “我想告诉大家,茹儿说的话就是我想说的话,”安柒走出来,看着蒲茹儿深的一笑,“演艺,你们,茹儿,你们都是我生命中的三分之一,我不会放弃任何的三分之一,昨晚,我刚刚确定了和茹儿的关系,我现在放弃她不成了无无义的采花贼?你们,一路陪我走过来,我更不会放弃你们。如果你们真要我选择,我想,我宁愿自己去死。”他看着所有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