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道歉

    第30章道歉

    “你在多嘴我可要生气了。”木雪音扬起手轻轻的推开黎古琪的头,她的脑海里却回忆起了那件事。

    (“雪音,今晚交给你一个小任务,刚才青霓丝好像受伤了,你代替导演组去看望一下。”刘导演拍拍木雪音的肩。

    “好,导演,我马上就去。”木雪音打着雨伞冲进雨里。

    那时候,她还在读大学,只是被着父母出来客串,所以没有人知道她那个小人物的份。

    她来到青霓丝的门前,经过窗前却发现安柒手中的那些照片,她一下惊呆了。

    她听见浴室的门打开,安柒就快速的放好了照片,青霓丝穿着感内衣出来,走到他边开始惑,她赶紧闭上眼睛,心里想安柒竟然是这种人,突然,她却听见门打开的声音,只好快速的躲起来。)

    原来,木雪音是因为安柒面对那么美丽的惑坚持了原则,那个时候,单纯的她就开始佩服他。后来,因为那件事他甚至与青霓丝作对,她更是更加佩服,在这个社会,她早就看透了男人的虚假意,自己的爸爸不也是花天酒地,可是,安柒,却不是那样的人,她不明白从来没有女朋友的他怎么就突然冒出了女朋友,这么多年,她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他的总总做法更是让她心动不已。

    “大小姐,我可有办法帮你哦。”黎古琪小声的说着。

    木雪音才回过神,出现了好奇的神,“什么办法。”她的声音,无论内心多么起伏,还是那么平静。

    “~”黎古琪凑到木雪音的耳边,小声的说着悄悄话。

    “这样不好吧。”木雪音听后神突变,顿时显得有点紧张。

    “大小姐,你那副弱弱的格,恐怖人家都结婚生孩子了,好男人就得抓住,为了自己的幸福,你就相信我。”黎古琪假装整理木雪音的衣服,却是在她的面前小声的说话。

    木雪音看着黎古琪,想了想突然觉得他说的对,便轻轻的点了点头。

    “放心,交给我。”黎古琪说着就笑着走出了帐篷。

    蒲茹儿看着安柒睡着,见布懂也在一旁,就打算去河边吹吹风,她小心的离开,生怕出了声音吵醒安柒。

    “啊~”蒲茹儿只觉得脚被踩的很痛,她抬头看去。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黎古琪连声道歉。

    “没事,只是有点痛,”蒲茹儿低头看自己的脚,都被踩红了。

    “我替你揉揉,”黎古琪赶快弯下去准备替蒲茹儿揉脚。

    “不用了,不用,我坐下自己揉一下就好了。”蒲茹儿赶快后退坐在了地上。

    “你真的没事吗?真的抱歉。”黎古琪一脸歉意。

    “没事,你快去忙你的事吧。”蒲茹儿打发黎古琪离开,她真的很痛,很想哭出来,可是在陌生人面前她可不想出丑。

    “我是木雪音的经纪人,以后有事可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黎古琪从包里拿出名片递给蒲茹儿。

    “你快走快走~”蒲茹儿接过名片,直接挥手。

    “你们在干嘛?”安柒走过来,质问的问道。

    “没事,那我就先走了。”黎古琪说完快速的离开。

    安柒正要走上前询问,却被蒲茹儿叫住。

    “不要过来,给我十秒钟。”蒲茹儿横出手臂,拦住安柒的道路。

    安柒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只好停住脚步。

    蒲茹儿听见后的安柒没有过来,顿时抱着脚脸上就出现了及其痛哭的表,眉头深锁,眼睛紧闭,嘴巴像哭似的上扬,那个表有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ok,”几秒钟后,蒲茹儿起,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不要惹麻烦,这些不必要的陌生人最好不要认识,要跟在布懂后。”安柒严厉的看着蒲茹儿,深邃的瞳孔一片漆黑。

    “我只是看你睡着了想来吹吹风而已。”蒲茹儿小声的回答。

    “啊~”帐篷里,木雪音看着黎古琪点头后大叫。

    蒲茹儿和安柒听见声音后赶紧走过去。

    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

    “怎么了,雪音,”导演担心的问道。

    “导演,我的钻戒不见了,三十二克拉,虽然钱不多,可那是我妈妈送给我二十岁的生礼物。”木雪音看着导演焦急的说着,她的脑海里冒出了之前黎古琪在自己耳边说的话。

    (“我们把你这颗戒指放进那蒲茹儿的包里,到时候你在大声尖叫,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到时候导演肯定会收,你想,在她上搜出来,安柒会怎么想?”黎古琪在木雪音耳边说着悄悄话。)

    导演和所有的人听后都脸色突变,“三十二克拉的钻戒可不是什么小事,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出来。”

    他对着木雪音说完又转环视所有的人,“现在给你们这个机会,谁要是拿了,就马上拿出来认个错,既往不咎,否则,一会儿搜出来可别怪我不客气。”

    蒲茹儿看着安柒,又看了眼布懂,一脸的自然。

    所有的人都议论纷纷,看着自己边的人打量。

    黎古琪看着蒲茹儿,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啊~”蒲茹儿只觉得脚被踩的很痛,她抬头看去。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黎古琪连声道歉。

    “没事,只是有点痛,”蒲茹儿低头看自己的脚,都被踩红了。

    “我替你揉揉,”黎古琪赶快弯下去准备替蒲茹儿揉脚,手里的钻戒就顺手的放进了她胯骨旁的裤包。)

    “好,既然没有人承认,那现在所有的人分男女站成两排,我负责搜查男生,雪音你负责搜查女生。”导演看着木雪音,又看了眼安柒。

    “不好意思,”他低头对着安柒点了个头。

    安柒站在一旁,所有的男生都以他为第一个站了过去。

    蒲茹儿走开,站到了女生的队伍里。

    导演轻轻的拍打安柒的上,腿,小腿,起微笑后又接着开始搜下一个。

    木雪音敷衍的搜着那些女的的,搜了一大半才来到蒲茹儿的面前。

    蒲茹儿看着木雪音,不知怎么心里却紧张起来。

    木雪音温柔的点头,手开始搜索蒲茹儿的上,搜到裤包的时候,突然发现了硬东西,她拿出来,顿时钻戒就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在她上。”木雪音假装惊讶的说着。

    安柒看过去,眼神突然收缩,难道,是为了给她妈妈的钱?他不可相信的看着她。

    布懂更加惊讶的看着蒲茹儿。

    所有的人都在第一时间看过去,看见钻戒从蒲茹儿上搜出来后都议论纷纷。

    “啊?不,不是我。”蒲茹儿惊讶,震惊,惊呆了那么一两秒才说出话来。

    “导演,是这玫钻戒。”木雪音拿着钻戒走到导演面前。

    导演更是不可相信的看着蒲茹儿,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她,“那玫钻戒是你的吗?”他怀着千分之一的希望问她。

    蒲茹儿看着导演摇头,眼睛里充满了害怕。

    “那好,你马上给雪音道歉。”导演认真的看着蒲茹儿。

    “不,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拿。”蒲茹儿紧张的说着,她走到安柒面前,“安柒,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拿,相信我,”她祈求的看着他。

    安柒看着蒲茹儿,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他此刻,眼神很复杂,是怀疑,是相信?

    “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拿,”蒲茹儿看着安柒的眼神,心里顿时害怕起来,此刻,没有任何人相信她,就连他也不相信自己,感受着所有人指指点点的目光,她一下全软的坐在地上。

    “安柒~”布懂心疼的看着蒲茹儿,他轻轻的摇安柒的手臂,企图他去拉她。

    “你起来,不用道歉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木雪音走过去蹲下扶蒲茹儿,一洁白的长裙散在草地上,划出完美的幅度。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拿。”蒲茹儿抓住木雪音的手臂,她是白雪公主,她会救自己的。

    “你先起来,我说了我不会计较。”木雪音轻轻的声音,满脸的好意。

    看着木雪音看自己的眼神,听着那认定是自己拿的话语,蒲茹儿一把推开木雪音。

    “啊~”木雪音被推的坐倒在地上,手掌心被地上的杂物划出一到血迹。

    “你走开,我没有拿,不需要你的不计较。”蒲茹儿颤抖的声音。

    周围的人都在议论着蒲茹儿。

    “拿了东西就算了,还打人。”

    “亏得安柒还喜欢她,真是安柒看错人了,”

    “是啊,怎么那么。”

    ……

    “够了,茹儿,你马上给木雪音道歉。”安柒愤怒的声音,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他走过去扶起木雪音。

    蒲茹儿被安柒吓住,心突然很疼很疼,“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她的声音基本已经听不清楚。

    “听见我说的话吗?我让你马上给木雪音道歉。”安柒扶起木雪音,走到蒲茹儿面前,一脸的冰霜,眼神里很是愤怒。

    布懂赶快跑过去扶起蒲茹儿,“茹儿~”

    蒲茹儿看着安柒,“不是我拿的,打死我我也不会道歉。”,她的声音肯定,泪水却是奔涌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