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独自

    第17章独自

    “你又怎么了?”安柒拉住蒲茹儿的手臂一看,被划的起了很多裂痕,血已经干的黑红,安柒看着那瘦小的胳膊,心底抽搐,原本一个好生生的女孩却为了自己搞得这般模样,他起离开,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语,“以后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一个连自己都不护的人没有资格任何人,尤其是我。”

    蒲茹儿看着安柒头也不回离开的背影,听着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连自己都不护的人,没有资格任何人?她在脑子里反复的回想这句话,不,我是你胜过自己,我不是不护自己。蒲茹儿摇头,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她起用一只脚跳到抽屉那里找出了药擦洗伤口。

    安柒回到房间,布懂已经睡着了,他闭上眼,眉头紧皱,他只是不希望她为了自己受这样的伤害,况且,他应该不会和她有可能。

    ……

    “嘟嘟嘟~嘟嘟嘟~”

    客厅里的电话响起,布懂起揉揉眼睛看着正在熟睡的安柒小声的跑向客厅。

    “喂,你好,”

    “下午三点我要和安柒见面,只许他一个人来,否则这部戏没他的希望。”导演坐在电脑前语重心长的说着,语气很严肃。

    布懂听着电话里导演的声音,“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只是想跟他谈一谈,告诉他,我不喜欢迟到的人。”导演眉头紧锁,看着电脑屏幕上安柒的资料。

    “我可以去吗?”布懂很怀疑导演的动机,担心的问道。

    “下午三点,蓝城路居尚茶庄,我在说一遍,只许安柒一个人。他来了这部戏的男主角就是他了。”导演说完挂上了电话。

    “嘟~嘟~嘟~”布懂放下电话,一点也想不通导演的意图,不过,只要安柒去了主角就是他?可是,让他一个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是要告诉安柒还是不告诉呢?

    “谁的电话?”安柒走出房间,整理着刚穿好的衣服。

    “啊?”布懂被吓了一跳,他看看手腕上的时间,才六点过一点点,“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他看着安柒问道,昨晚那么晚才睡的。

    安柒走进洗手间,“今天可是投票的最后一天,想睡也睡不着。”说完他拿起牙膏牙刷刷牙。

    布懂快速的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关注着投票,现在的投票结果明显就是安柒领先,就算他不去也赢定了。不过~这戏是他的,如果得罪他就算投票赢了主卧权还是在他的手里,唉~真是伤脑筋。

    安柒洗漱出来看着一脸苦愁的安柒,疑问道,“怎么了?有事?”

    “也没什么,”布懂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安柒去见导演的事,不过起码现在他还不打算告诉安柒。安柒看见他坐在电脑前,以为是投票出了问题,他快速的走过去,看见投票结果后才放下心来。

    “只有今天一天了,相信青霓丝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改变投票。”安柒看着投票数字的差距淡定的说道。

    “可是,万一青霓丝在导演那里动手脚,我们可就…”布懂深思着。

    “你忘了我们手上的照片?”安柒有点得意的一笑,手上的钻戒被他摞来摞去。

    “话是这么说,可是,”布懂想着导演的那句话,“只许他一个人来,否则这部戏没他的希望。”他一直很担心。

    “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平时的你不是这样,一直都是你比我更有信心吧?”安柒冷冷的打量眼神落到布懂的上。

    “其实…唉,就是导演要你三点一个人去见他,否则就算投票结果是我们赢他也不会把戏给我们的。”布懂虽然纠结,但他还是说出了实,毕竟无论什么事都是靠大家一起解决的。

    “呵~这有什么?难道我还不敢去见他?”安柒冷冷的看着布懂,眼神里充满自信。

    “可是~我害怕你一个人不安全。”布懂担忧的说道。

    “别可是啦,看住蒲茹儿,今天不要让她下,我还有事先出去了,下午直接去见导演。”安柒说完起离开。

    “你要小心。”布懂忧虑的看着安柒,好像对方是去上战场一样。

    “知道。”安柒关上门离开,眼角,是蒲茹儿的房间,他想着她的伤,不免难过,他不想在让她为了自己受伤害,他想,自己也不可能和她有可能。

    下午三点,蓝城路居尚茶庄。

    “一个事业有为的导演居然对一个女孩子做出那样的事?算人吗?”安柒直直的看着导演,眼神里充满憎恨,语气里充满挑衅。

    导演的眼神毫无躲避的看着安柒,“一个大男人居然要靠一个女孩子来帮他做这么危险的事,算男人吗?”他的语气里同样充满挑衅。

    安柒眉头一动,导演的话正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找我到底什么事?”他冷冷看着导演。

    导演呵呵一笑,“果然是冷天王。”他端起桌上的茶一饮而尽,“废话不多说了,我这次找你来就是想告诉你如果给不了蒲茹儿幸福,就远离她。”他的神凝重。

    “关你什么事?”安柒一句冷语直导演,“而且,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导演诧异又复杂的表,他只是怀着希望说出蒲茹儿的名字,没想到真的说中了,没想到真的是她。“她在你边只会受伤,难道你否认?还是要告诉我你可以给她幸福和快乐?”导演认真的看着安柒。

    “我~”安柒没有肯定的答案,他想起蒲茹儿最开始为救自己头部受伤,现在为了帮自己又伤成那样,这才几天时间?她在自己的边,真的只有受伤。况且,我,也不可能上她吧?想到这里,他脑海里出现了抱她打针的时候,那天主动去亲吻她的时候,还有昨晚看见她受伤的担心和心痛?难道?不,我只是因为同她,感激她,才会有那样的反应,我不可能上任何女人,更不可能上她。安柒摇摇头。

    “如果你离开她,让她不在受伤害,或者给我肯定的答案让她幸福快乐,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部戏的男主角就是你。”导演的语气里仿佛是在和安柒谈判。

    “我,我答应你,”安柒抬头。

    导演眼里顿时充满希望,他多么希望他可以给蒲茹儿幸福,让她快乐。

    “让她离开我。”安柒肯定的看着导演,他不是因为这部戏的男主角才让她离开的,而是,他真的不想在和她纠缠下去,不想让她在一个不可能上她的人上白费心血。

    导演没有惊讶,的确,已蒲茹儿现在的姿态,堂堂的天王怎么可能会答应给她幸福。“好,那就期待你速战速决。明天记者会前我希望看到结果,同时也好给你答案。”说完导演起离开。

    安柒看着导演离开的背影,他揉揉太阳,不对,导演这样的意思是…是为了保护蒲茹儿?可是?他怎么会要保护蒲茹儿?难道昨天他上蒲茹儿了?也不可能,他那么大的岁数可以做他爸爸了?安柒心里怀着千万个疑问离开了茶庄。

    “什么?他一个人去见导演?”蒲茹儿看着布懂惊讶的问道。

    “是呀,所以我很担心。”布懂点头。

    “那你怎么不叫我?怎么不叫我?唉,我这个猪居然睡到现在,都四点了。真是天下都没有我这么能睡的猪了。”蒲茹儿嘟囔个嘴自责。

    “放心,应该没事的,我打个电话问问。”布懂拍了下蒲茹儿的肩正准备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就听见开门声传来。

    蒲茹儿看去,安柒手里提着个礼品盒进来。

    安柒走进房间,将手里的手机丢给蒲茹儿,“这是给你的。”

    “给我的吗?什么啊?”蒲茹儿迫不及待的打开口袋,一部崭新的苹果手机出现在她的眼前。“哇,是苹果五?白色的?”她激动的说着,手里开始欣赏着手机。

    布懂看着心事重重的安柒,“去见导演了没?怎么样了?”

    “他说只要让蒲茹儿离开我,男主角就是我的。”安柒冷冷的说道,一路上他想的很清楚,要想让蒲茹儿离开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样,他相信,蒲茹儿为了自己能得到这部戏的男主,一定会自己离开的。

    “啊?”蒲茹儿手中的手机落地。

    “啊?”布懂惊讶的看着安柒。

    “如果我做不到的话他将会联系其他导演,从此不在让我有出演戏的可能。”安柒看着蒲茹儿的眼睛,他想他猜的对,她的眼神里已经有了答案。

    蒲茹儿失落的看着安柒,她知道,如果真的要这样的话,她一定不会成为安柒的阻碍石。

    “不是,这导演的目的是什么?茹儿在不在你边关他什么事?”布懂看看失落的蒲茹儿,又看看一脸沉着的安柒。

    “这个我也问了,他说只需要我们服从,不需要知道理由。”安柒看着蒲茹儿,他其实也希望她离开自己,毕竟现在他不可能她,他还有许多的事没有完成,至于对付舒景苒的事,也不想在利用这个无辜的女孩子了。

    “可是,你真的要我离开吗?”蒲茹儿沮丧的看着安柒,表极为可怜,其实,她早已决定离开,她只是希望听到他的答案,那么离开她也满足。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