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流血

    第15章流血

    “谁?”导演快速的来到窗边,看见坐在地上的蒲茹儿后把窗户大打开。

    蒲茹儿见导演准备翻出来,她艰难的起,一步一步的跳着。

    “你给我站住,”导演一下跳出窗户,大步的跑向蒲茹儿。

    不行,不能被抓到,不能被抓到,蒲茹儿不管脚上的碎片把脚一下放在地上,两只脚快速的跑了起来。

    玻璃碎片直直的擦进里,血跟着她的脚步留了一地。

    “啊~”她踢到地上的石头,一下扑倒在地上,顿时手臂被摔的生疼。

    “看你往哪儿跑?”导演快速的追过来一把揪住蒲茹儿的肩,把她一提便抱进了他的怀里。

    “放开我,放开我~”蒲茹儿拼命的挣扎却始终逃脱不了导演那粗壮的胳膊。

    导演抱着蒲茹儿进了屋,一把把她丢在上。

    “啊~,不会温柔点啊你?”全就那样被摔下来,蒲茹儿感觉全的骨头都散了。

    导演一把拿下蒲茹儿上的照相机,翻看起来。“好啊?敢来偷拍我?你tm活腻了,”说着一巴掌拍在蒲茹儿的脸上。

    ”啊~”蒲茹儿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嘴角流出腥腥的血。

    导演大大的手指掐住蒲茹儿尖尖的下巴,仔细的一看过后,他才想起她是安柒来见他的时候边跟着的那个女孩。

    “呵呵,原来是你。今天你自己送上门的,我倒要享受一番天王的女人。”导演低下按住蒲茹儿,一把扯烂她的花格子衬衫…

    布懂看来看去手腕上的时间,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想拨打蒲茹儿的电话又害怕她的手机没有关闭声音。

    “喂?你今天下午是怎么了?都十点过了,还不去睡觉啊?”安柒看着布懂在房里走了一下午,这个时候了还不睡。

    “我在等蒲茹儿~”布懂可能因为太担心一下说出了口,他才反应过来,“没,没,没什么,天气太,睡不着。”他赶快走到桌边坐下。

    安柒就知道有问题,问她蒲茹儿去哪儿了他说不知道,一下午在这里走来走去,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他快步走到布懂边,眼神像利剑一般看着布懂,“说,到死什么事?”,他的声音是命令,冷的刺骨。

    布懂看着安柒的眼神,他知道再也蛮不住了,而且也不知道蒲茹儿现在到底怎么样?“我叫蒲茹儿去监视导演,拍青霓丝用体贿赂导演的照片。”

    安柒脸色突变,一下举起拳头就要给布懂打下去。布懂闭上眼睛,他也恨自己。

    安柒眼神停留,半空中的拳头停了下来。“把地址给我,”他冷冷的声音。

    布懂睁开眼,从衣包里拿出一张地址,递给了安柒。

    安柒看了眼,就快速的离开,“你先睡吧,不要担心。”他不想去责怪布懂,毕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好。下了公寓楼,安柒开着摩托飞速的往导演的住处追去。

    “放开我,你放开我,”蒲茹儿拼命的挣扎,脚上的玻璃痛的锥心,手臂被地上的杂草磨出了几条裂痕,痛的也无力反抗。

    导演把蒲茹儿的衬衫脱去,她里面还穿着一件遮工字背心,洁白的一尘不染。“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今天老子走运了,刚玩了天后级美女,又来了个天王的女人,哈哈,老子今天走桃花运了~”说着就把蒲茹儿抱起,一只手抓着她的两只小胳膊,另一只手很熟练的脱去蒲茹儿的背心。

    “不要,不要~”蒲茹儿眼里流出了泪水,脚上的痛和心里的难受她还是哭了出来。她用腿拼命的踢导演,导演被踢下了

    导演愤怒的起,“你tm的~”说着又给蒲茹儿一巴掌。

    “啪~”蒲茹儿被打的扑倒在上,在也不想动了。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一会儿看你求我还来不及呢。”说着打开旁边的柜子拿出了一瓶药,“哈哈,吃了以后你就求我吧~”他倒出药丸,不顾有多少就拿着向蒲茹儿走去。

    “不要,我不要吃,救命啊~救命啊~”蒲茹儿歇斯底里的叫着,她知道那肯定是药之内的东西。她尖尖的下巴一下子被导演掐住,想要闭嘴却根本闭不上,她拼命的摇头,药丸还是进了几颗进口里,导演按住她的嘴,拿起矿泉水就往她嘴里灌。

    蒲茹儿很害怕,她不知道吃了那药以后会怎样,她看着导演坐在她的旁不停的看手机上的时间,她知道她肯定在等药丸的发作。不可以,不可以,她想着安柒,她还没有等安柒上她,她还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不可以,真的不可以。她突然感觉全,一股奇特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很,她起快速的脱去下牛仔裤,露出那比雪还白的**。

    脚下的血染红了一大片单。

    “哈哈哈哈~”导演看着蒲茹儿那纤白的腿大笑,眼里的贪婪像一只野兽。

    安柒看着红绿灯,等了几秒,他等不下去了,车子像利剑一样飞了出去。

    你这个笨蛋,怎么那么傻,你到底有多我?我有什么值得你的?安柒心里酸酸的,她不可以有事,不可以有事。他手中的油门一扭,车子更快了,超越了无数的小车。没多久,他看着眼前的独立房子,他快速的开过去,还没到门前,他就看见蒲茹儿坐在地上。

    他飞奔过去,看着蹲在地上的蒲茹儿,她脸上红红的,眼睛也哭的红红的,头发凌乱的批散着,上的衬衫也破烂不堪,安柒蹲下去脱下上的黑色皮外包裹在蒲茹儿上,“他对你做了什么?”他的声音如闪电般刺耳,他的表像狂风般震怒,见蒲茹儿没有说话,他急速的起,“我去找他。”

    蒲茹儿看着安柒的背影,她不顾脚上的痛起抱去,“不要,我想回家,我现在只想回家。”她的声音带着哭泣,嘶哑而悲伤。

    安柒握住腰上蒲茹儿的手,他转把她拥在怀里,“好,我带你回家。”说着把蒲茹儿抱起。

    “等等。相机在那里”蒲茹儿指着刚才她蹲着的那个地方的草丛。

    安柒把她轻轻的放在地上,走过去把相机摸了出来,他回头看蒲茹儿。

    微风吹着那凌乱懒散的头发,小小的脸被头发遮的都快看不到了,单薄的体此刻仿佛伤痕累累,嘴角已干的血黑红黑红的,脚上居然没有穿鞋子,而且被血染的通红。

    “你的脚怎么了?”安柒快速的跑过去。

    蒲茹儿忍着眼泪,看了看星空,此刻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城市的霓虹灯把天空照的很亮,“没事,带我回家吧。”她一擦眼里的泪水,哽咽着说到。

    安柒不好多说什么,也不好意思将那个问题问出口,毕竟她是为了他才这样的。他上车后扶着蒲茹儿坐在了他后,“你可以抱着我。”他的语气很肯定认真,不是开玩笑更不是一个建议。

    蒲茹儿紧紧的抱着安柒,眼泪哗哗的像雨一样留下。

    安柒感觉背上湿湿的,看着已经繁华落尽的城市,他实在不懂,为什么蒲茹儿会为了自己做这样的牺牲,自己又为什么会心里如此之痛,不仅仅是因为对她的愧疚。

    安柒慢慢的开着车回到了公寓,蒲茹儿一路上在他的背上哭的不停,只是没有发出声罢了。

    车到了公寓楼下,安柒停好车,蒲茹儿始终不肯放弃那紧抱着安柒的手。

    他轻轻的拨开她的手,蒲茹儿只得下车,她一瘸一拐的走着,安柒看着那消瘦的影,走上去一把把她抱在怀中。

    “你?”蒲茹儿惊讶的表看着安柒。

    “什么都不要说。”安柒虽然面无表,但是心底却酸楚楚的痛,径直的把蒲茹儿抱上了楼。

    蒲茹儿看着安柒,她看不懂此刻他的心,他的表,他的一切,不过,她从未幻想过这样被他抱着走,还有之前的抱着他的后背哭。

    “回来啦?茹儿,你怎么了?”布懂看着被抱进来的蒲茹儿,声音夸张的像哭一般说着。

    安柒抱着蒲茹儿进了房间,把她轻轻的放在上。“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他温柔的声音却没有任何感

    “不要走,”蒲茹儿一下抱住安柒的手臂。

    安柒转想要离开,却被布懂挡住,布懂拉着安柒坐在了上,看着蒲茹儿眨了一下眼睛,“他不会走的。”

    “你脚怎么啦?”布懂突然看见蒲茹儿的脚上布满血迹,走过去看着她的脚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蒲茹儿抱着安柒的手臂,声音已不像先前的那般。

    “还没什么?玻璃都扎进去那么深了。”布懂发现蒲茹儿脚上居然有玻璃碎片,伤心的说道。

    安柒神一动,“还不快去打李医生的电话。”他生气的说着,然后扭头生气的看着蒲茹儿,一把划下她抱住他手臂的手。

    蒲茹儿看着安柒,他是在担忧自己吗?“没什么啦!已经不痛啦,刚刚扎进去的时候是很痛,但是习惯了就好。”她说的很平淡。

    “怎么可能不痛,血流了这么多,应该扎进去很深。”布懂打完李医生的电话后回过头来看着蒲茹儿的脚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