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坏女人

    第13章坏女人

    “你去不去?”安柒冰冷的声音传来,蒲茹儿赶快跟上了步伐。

    “出来啦!出来啦。”

    “安柒,请问你边的女孩是谁?”

    “安柒,你现在是在和她同居吗?”

    “这位小姐,能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

    安柒和蒲茹儿他们一出公寓就遭到了记者的围堵,记者都挤来挤去,压的蒲茹儿喘不过气。

    “各位朋友,大家退一退,有问题一个一个问好不好?”布懂用力的推开记者,给蒲茹儿他们透出了一个空间。

    “安柒,请问这是你的女朋友吗?看你和他关系亲密的,能告诉我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开始的吗?”一长发女记者问道。

    蒲茹儿看着安柒,他会说出什么答案呢?

    布懂看着安柒,他也很期待他的回答。

    安柒拿下黑黑的墨镜,“我的私事没必要对你们说吧。如果硬要给个答案,”他扭头看着蒲茹儿,“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她和我是同一个家乡,以前念同一所大学和高中,因为生活习惯,口味,所以我只是聘请她做我的保姆,像她这样的农村姑娘,我绝对不会上的。”说完他回过头去看着所有的记者。

    布懂的脸一下黑了,怎么可以这么说蒲茹儿。

    蒲茹儿看着安柒,眼里湿润润的,真的什么都没有吗?真的绝对不会上吗?蒲茹儿,你不可以哭,不可以流眼泪,你要相信自己,会等到他上你的那天。

    “这位小姐,是这样吗,”长发女记者把话筒伸向蒲茹儿。

    蒲茹儿屏住呼吸,深吸一口气,绝对不可以让泪流下来。“嗯,是的,像我这样从农村出来的怎么可以配安柒这样的王子呢?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安柒看向蒲茹儿,她到底是怎样的女孩?可以这么坚强?呵~他突然冷笑,他想起,她是一个可以为了父母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女孩。

    所有的记者准备在追问,却听见安柒冷厉的声音。

    “现在我有事,谁都不许在跟上来,否则…”安柒说完直直的向车走去。

    所有的记者都让出一条道,她们知道,‘冷天王’的脾气。

    蒲茹儿跟着上了车,布懂开车,安柒坐在前面。她自己坐在后面,神紧锁,一脸苦态,哎,你失落什么啊?本来你就配不上他啊?只要看着他幸福就好啊,现在能在他边,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啊?

    布懂从镜上看着蒲茹儿,好失落的表,“哎~”

    安柒听见布懂的叹气后看过去,发现他在看蒲茹儿,他也从车镜上偷看了下蒲茹儿,她那个表,是心痛吗?

    车缓缓的开进了一幢别墅,门是宫廷式的大门,进去以后是花园,有喷水池,吊椅,泳池,蒲茹儿看着外面的一切,“哇,好美。”

    车子停了下来,蒲茹儿下车,发现一切都像电视剧的贵族家庭一样,要什么有什么。

    “安先生,你好,我带你们去董事长的房间吧。”成叔走过来礼貌的说完就走前带路。

    蒲茹儿跟在后面,一般的贵族家庭都有一个管家的,不过这管家怎么看都不面善,还没那个史莱克呢。

    穿过豪华明亮的大厅,上到二楼,蒲茹儿跟着进了一间房间。

    安柒看见妈妈也在里面,他转过来。

    “啊~”蒲茹儿哪知安柒会突然转过来,撞上了那硬硬的锁骨。

    “我去洗手间,你进去吧。”安柒说完快速离开。

    什么嘛,连问下痛不痛都不说,至少替人家摸摸或者吹一下啦。蒲茹儿走心底抱怨导。

    “蒲茹儿,你也来了?昨晚对不起啊,我”舒景苒陪过来看着蒲茹儿解释到。

    “没事啦。我们进去吧。”蒲茹儿抢过舒景苒的话,走进了房间。

    两米的奢华上,舒天浩正躺下上面,面色冷青,嘴唇发白,没有一丝血色,好像比以前瘦了许多,蒲茹儿看着舒天浩,才发现他边坐着的那个贵夫人,头发深黑盘在脑后,一华丽的服饰,举止优雅,看起来四十多岁,不过脸上却没有任何皱纹和色斑,蒲茹儿心想,难道是舒景苒的妈妈?

    洁白的洗手间里,安柒看着镜中的自己,拳头紧握。

    林英凤提着一大包的钱看着躺在上的安海平和旁边坐着的小安柒,她走过去把钱一丢在安海平的肚子上,“我要走了,和你生活了了十几年,我受够了所有的苦,现在你居然病倒了,要我一个人怎么继续支撑这个家?”

    安海平眼里流出泪,无力的说道,“英凤,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不能走啊,孩子还这么小,你走了叫我们父子两怎么办啊?”

    林英凤看看可的小安柒,心底的泪水溢出,“现在我跟了有钱人了,不可能为了一个让我吃了这么多苦的人,和一个善为长大的孩子放弃我的好生活,我也苦了上辈子,下辈子我一定要为自己活。”说完林英凤提起旁边的钱包离开。

    “妈妈,妈妈,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小安柒哭红了鼻子,抱着林英凤的腿。“妈妈,你可以不要走吗?等安柒长大了给你买漂亮的衣服,好的化妆品,好吃的蛋糕,”小安柒哽咽着哭泣,他小小的手撒的摇着林英凤的裤子。

    林英凤一把扯下他的小手,“孩子,长大了一定要成为有钱人,给自己心的女人幸福,妈妈走了。”她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

    小安柒泪流满面,追着跑出去,“妈妈,妈妈,”他看见妈妈上了一辆小车,他永远记得车后的那串数字,‘x71199’。

    “宝宝,爸爸对不起你和妈妈,你要乖乖的,答应爸爸要听话,爸爸想休息了。你一定要记得,如果有机会见到你妈妈,代爸爸说声对不起。”安海平脸上苍白,用着最后的力气。

    “爸爸,妈妈是个坏女人,他丢下我们,不是你的错,是她的错。”小安柒眼里充满愤怒。

    “宝~宝~,爸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你~要听来接你的~叔叔阿姨~~的~的~话,好好~学~习,不要~像爸爸~这~这样,”安海平用力的说着,直至最后没有一口七,他抚摸安柒苍白瘦弱的手慢落下。

    “爸爸,爸爸,爸爸~”小安柒拼命的呼喊摇动他的体,眼泪的泪水全涌而出,那个离开他们的女人,他要她一辈子不好过。

    安柒的手用力一捶墙壁,他咬紧牙齿,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他调整姿态离开。

    林英凤起对蒲茹儿问好,“你就是蒲茹儿吧。”

    蒲茹儿微笑,“呵呵,我是蒲茹儿。”这女的怎么这么面熟?她突然一惊,对了,是安柒办公桌上的那个女人。

    “怎么了?”林英凤看着蒲茹儿惊讶的神

    “没,没什么。”蒲茹儿慌忙的回答,她和安柒是什么关系呢?

    “哦,我叫林英凤。”林英凤淡淡一笑。

    “林夫人,你好。”蒲茹儿微笑着点头。

    安柒走过来看着门外正在翻看手机的布懂,“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布懂抬头,“没事,今天行程不急。”说完又直接玩手机。

    安柒怀着沉重的心走进房间,他一眼就看到了林英凤,优雅的着装,高贵的气质。在他心里,妈妈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不过,这都是十五年前。

    林英凤看着走进来的安柒,一股强烈的亲切感驶上心头,那个面孔,很陌生又很熟悉。她拖着家居鞋慢慢的走向安柒,“你是?”

    安柒看着林英凤,比离开时苍老了许多,也忧伤了许多,他的心隐隐作痛,时间过的真快,可以把一个曾经貌美如花的女人变成这般模样。更可以把当初孤独无助的小孩变得今天这样闪耀舞台,万众瞩目。安柒想到当初林英凤毫不回头离开的样子。他扭头不在看她。这是十五年前离开自己和爸爸的那个女人。

    舒景苒跑过来扶住林英凤的肩,把她带到边坐下,“后妈,这是我的好朋友安柒。”

    林英凤听见安柒两个字,眼里顿时布满了泪光,她压制自己的绪,不能让上的舒浩天看见,“你叫安柒?家乡是?”

    安柒眼底隐有泪光,“这位夫人,我的家乡是四川的。”他当然知道林英凤的目的,不过是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她儿子罢了。

    安柒说谎了,她不能让林英凤知道他就是她的儿子,不然她没有机会报仇,没有机会代替爸爸惩罚她。其实安柒是上海人,只是妈妈离开后,爸爸去世的时候把他托付给一位四川的好兄弟收养,那时候安柒才十岁,所以对他而言,四川更是他的家乡。

    林英凤听见安柒的回答后露出失望的表,她知道她认错人了,她没有机会在见到他那可的儿子。“哦。

    不好意思,你好像我一位故交的儿子,而且同名。”

    “没关系。”安柒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哀伤之色。

    蒲茹儿观察着一切,她根据安柒的眼神和林英凤的表,可以肯定她们之间肯定有关系。不过现在安柒好像不怎么开心,气氛也有点尴尬,蒲茹儿赶快拿起手中的一份礼品走到舒浩天的边,“舒伯父,这是安柒为你准备的一点心意,祝愿你早康复。”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