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耍赖

    第11章耍赖

    “嗯~你不要哭啦,不要这样啦,我打造的可是明星级,你这样有损形象,更损我gilan的声誉。”gilan慌忙的拍蒲茹儿的肩。

    “呜呜呜呜~可是,人家真的没有钱嘛,是刚才你叫的那个舒先生带我来的,他说他付钱的,现在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蒲茹儿哭着泣咽着说道。

    “那你打电话给他他关机吗?”gilan一副复杂的表,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是啊。”蒲茹儿点头。

    “那你其他朋友呢。打打看。”gilan提醒她,保佑吧!快来替她付账吧。

    “呜呜呜~人家一个人才来到这大城市,要亲没亲,要友没友,谁也不认识啦。”蒲茹儿一边哭一边瞟瞟gilan,从她知道价格后就没打算要付账,这么贵够她生活几年了,就算是有人付账她也不想要浪费。

    “呜呜呜~大师,要不我就把我自己卖给你抵帐吧,我聪明,又漂亮,又可,又智慧,虽然四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给你打了一折,但是谁叫我虎落平阳被犬欺呢,呜呜呜~”蒲茹儿一边哭泣着说一边跪下去抱住gilan的小腿,之后望着洁白的地砖上自己的影子偷偷作笑。

    “什么?你骂谁是狗啊?”gilan激动的说道。

    “哦,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现在落到了那个地步而已。”蒲茹儿慌张的解释到,随后又加大了手的力度,“大师,大师”

    “你起来,你起来,这样人家看见了还以为我对你怎么了呢。”gilan想要推开蒲茹儿,确发现她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腿。

    “大师,现在就让我替你服务吧。”蒲茹儿起,假做脱衣服的姿势,把高跟鞋脱下,死gilan,快叫我住手啊。

    “你干嘛?你干嘛?”gilan看着蒲茹儿把鞋脱下,丝袜也脱到小腿间,对于这样的景这样的女孩他可是没兴趣的。

    蒲茹儿一抛头发,深的看着gilan,慢慢的把上的衣服往下脱,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件衣服要怎么脱,好像拉链在背后?

    “呲~”她一用力,上面的蕾丝从肩上破到手腕处。糟了,这下可脱不了关系了,非赔不可了。

    “啊~”gilan一声尖叫,他不敢相信限量版的巴黎大师设计的衣服就这样就被毁了,他走过去拿着残破的蕾丝,一股烈士以去的悲伤感。

    不过,这,gilan看着肩处撕破的蕾丝居然恰到好处的形成一个弧度露出胳膊,而破裂的蕾丝掉在手腕处也如彩带一般飞在空中。原来,这就是这件衣服的谜。gilan想起他当时费尽千辛万苦见到巴黎首席设计师sara,要求买下这件衣服的时候,sara淡淡的笑意,“这款衣服早就注定好了归谁所有,这样吧,看在你那么远到巴黎来的份上,我这款就给你一件,帮我寻找有缘人,谁要是揭穿了此衣服之迷就送给她穿吧,不过一定要告诉我她是谁,我要她做我下一季衣服的模特。”

    “哼~原来一切都是真的。算了,把鞋放下你走吧。”gilan冷冷的说道。

    “真的吗?”蒲茹儿高兴的一跳,成功咯成功咯。

    “小姐,能留下你的芳名和联系电话吗?”gilan礼貌的询问,这sara吩咐的是他可不能怠慢,以后想成为知名造型师还指望她设计的衣服呢?

    不行,不能给他,肯定想改天向我要帐,“我叫青霓丝,和当时最火明星青霓丝名字一样。电话号码,来,我写在纸上吧。”

    gilan不相信的说,“你叫青霓丝?”

    “大师,实不相瞒,就是因为我叫青霓丝别人才拿我和她比,嘲笑我土了吧唧,所以我才来改变的。”蒲茹儿装的有模有样。

    gilan信以为真,收下蒲茹儿写好的电话号码,“那青小姐,不送。”

    蒲茹儿提起她的那双白布鞋就跑,真害怕下一秒对方就反悔。不对,还是他送我出去好,万一外面大厅的人不让我出去就糟了。

    gilan看着蒲茹儿离开,瘫软在沙发上,浪费他几个小时的时间和经历。

    “嗨~能送我出去吗?”蒲茹儿伸出个头进gilan的房间,原本正在放松的gilan被她吓一跳,他彻底无语了。

    蒲茹儿被gilan送着出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她们,之前蒲茹儿哭的眼泪搞的眼睛红红的,下连打底裤也没有穿,还光着脚,人们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gilan,随后又用同的目光看着蒲茹儿。

    gilan脸红的低下头,他可什么都没做啊,可不要误会啊!这该死的青霓丝,把我的声誉都毁了。

    蒲茹儿不敢抬头看大家,只得低着头走出大厅,好像一副真的被欺负的样子。

    gilan把蒲茹儿推出大厅,“快走吧你。”转劝发现所有的人看着他嘀嘀咕咕。

    看着繁华落尽的城市,只有一些大型场所还在营业,此刻的风刺骨的冷,雾气飘洒在空气之中,蒲茹儿用手搓搓光着的大腿,把白布鞋丢在地上穿起来。这是哪里啊?看着陌生的地方,她不知道这在哪个地方,如此大的城市要怎么找到安柒所住的那间公寓啊?他现在肯定睡的很香,不能吵醒他。

    蒲茹儿在城市中晃来晃去,不知过了多久,她看见有卖早点的了,看看手机上的时间,五点过,可以给他打电话了。不行,他肯定还在睡觉,一会儿吵醒他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的。摸摸肚子,好饿,也好冷,好困,她抬头看着天空,太阳什么时候出来啊?这是第一次在炎的夏天祈求太阳出来。

    蒲茹儿找个地方坐下,看着天空一点一点变亮,周围树上的小鸟唧唧喳喳的,宽阔的大马路上车辆也很少,行人也少,空气中下着薄薄的雾,原来,清晨是这么美的。

    不行,实在支撑不下去了,一会儿在大马路上睡着了就丢脸了,蒲茹儿拿起电话按出了拨打安柒的号码。

    安柒基本一夜没睡着,不知道蒲茹儿到底在干嘛,虽然不喜欢她,但,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手机响起,他快速的拿起电话。

    蒲茹儿一种想哭的感觉,“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好冷,好饿,好困,你可以来接我吗?”嘟嘟嘟嘟~蒲茹儿看着手机屏幕,低电量自动关机。

    “呜呜呜呜~”蒲茹儿抱着腿哭起来。

    安柒拨打电话过去发现关机,肯定是没电了,他急忙的起叫布懂,“快,开车到街上转转,找找蒲茹儿,我开摩托。”说着拿起一件外穿上就出门了。

    布懂摸摸眼睛,“这么早,折磨人啊!”

    安柒一下楼走出公寓就看见公园里一个瘦小的影蜷缩着,不过,看头型和衣着不像是蒲茹儿,他快速的启动摩托向远处驶去。

    蒲茹儿不想睁开眼睛,她实在是太困了,靠在旁边的树下睡着了。

    安柒辗转了整个城市,都不见蒲茹儿影,打舒景苒电话也关机,他想也许找不到吧,那个笨蛋肯定知道找地方充电来联系我吧。说着往回开去。

    路过公园,先前的那个影还在,安柒不以为然,这种打扮的人肯定是夜店的,肯定喝醉了酒就睡在路边了,还是不要去招惹为好。

    安柒把车停好,准备进公寓,确感觉有股力量拉着他去看那女的,他前几步,后退几步,反复几回才决定去看看,反正她还睡着的。

    安柒小声的走过去,尽量不让自己的皮靴发出声音,当看到是蒲茹儿的时候,他惊呆了。

    长长的###浪头发随风微微飘扬,原来的妆也褪去了些许颜色,上的黑裙单薄感,露着的腿白皙纤长,沉睡的脸颊楚楚可人,好像一个落难的公主。安柒心底一丝抽搐,他脱下外批在她的上。

    蒲茹儿只感觉全一暖,她慢慢的睁开眼,看见了安柒那熟悉的面孔。她猛地抱住他,“你来了~”声音似有力却无力,她终于可以回家了。

    安柒扶着她走进公寓,“你这笨蛋,在家门口也不知道进来。”

    蒲茹儿看看四周,对啊,都走到家门口了,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人家没看出来,我就从那家什么灰姑娘公主的出来以后就乱走,没想到居然走回来了。”

    “你从那边走过来?”安柒惊讶的问,不过脸上总是冰冰的,看不出关怀。那边都出了市区了,走过来怎么也得两三个小时,还是先回家在说吧。安柒搂着蒲茹儿的肩带她上了公寓。

    公园的某个角落,狗仔小飞一直注视着这一切,手中的相机拼命的照,好像胶卷不要钱似的。看着两人进了公寓,他高兴的一跳,明天的头版又是他的功劳。

    “来,快进来,你去洗个水澡,我给你煮一碗面等你出来。”安柒的话这么关怀,可蒲茹儿看不到他脸上的表和言语的关心,一切都是那么冷。

    蒲茹儿走进屋拿了贴衣服,就进了浴室。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安柒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感?给爸妈汇钱,抱她打针,把自己安排在他边,对她这么好……难道,他对我有好感,甚至喜欢?蒲茹儿越想越开心,外面的面香飘进来,她快速的洗了起来。

    布懂进来,“哎,累死了,找不到,肚子好饿。”听见厨房的动静,他看去,“啊~”安柒拿起手边的一包盐向布懂丢过去,“你叫什么叫?”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