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受伤

    第6章受伤

    “让他们从贪###宜的心里来消费成为我们的会员。”蒲茹儿望着舒景苒自信的说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安柒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冰冷之中有欣赏,欣赏里面有猜疑。

    “噢,好,我立刻吩咐人处理。不过详细方案能请你帮忙吗?”舒景苒此刻精神焕发,好像充满了希望。

    “噢。详细办法我整理成资料改天发给你。”蒲茹儿点头,自己的想法能帮到舒景苒她也很开心。

    安柒起上的铁链作响,他镇定的望着蒲茹儿,这样的女孩真的可以帮舒景苒改变,绝对不能留在他边。“蒲茹儿,我们先回去吧。”

    我,我没有听错吧,他真的还愿意我回去?还是,他被我的告白感动了?耶,还可以和他共处一室,蒲茹儿兴奋的一时头脑都忘了转动。

    安柒见蒲茹儿没动静,走过去拉着她的手,“景苒,我们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我会让她把方案发到你邮箱里。”对着舒景苒说完便拉着蒲茹儿离开。

    又是这种感觉,好幸福。蒲茹儿头脑里兴奋不已,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牵手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车子飞快的行使回安柒所住的公寓,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

    “从现在开始,你不许离开这个房间,更不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去任何地方。”安柒一打开门就冷酷的说道。

    “噢,”蒲茹儿低声应答,猜对了,他真的被我的告白感动了,他也上我了,所以不许我离开他,就算一秒没看见我也会不舒服。嘿嘿嘿嘿~

    “你过来。”安柒坐在水晶办公桌前,淡淡的声音如风一般。

    接下来是要吻我了吗?蒲茹儿慢慢的走过去,站在办公桌的另一方,看着对面的安柒。

    “过到我边来。”安柒看着蒲茹儿,实在是笨到极点。

    蒲茹儿一步一步的靠近安柒,心里也七上八跳,难道真的要吻我?或者…罢了,把第一次献给最的人,死也值得。但是,也应该在房间里面吧,想着想着,蒲茹儿瞟瞟后落地玻璃窗外的花园,不会有人看见吧!

    蒲茹儿走到安柒边,安柒站起,几种颜色交叉相措的刘海到了眼睫毛处,眼睛直直的看着蒲茹儿,深邃的瞳孔里散发着与众不同的魅力。

    他是要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受不了了。蒲茹儿看着安柒那深邃的瞳孔,实在看不透他眼神里的想法,突然看见安柒离开自己的视线,却感觉肩上被他的手按住,这是要干嘛?这是要干嘛?蒲茹儿感觉全都酥软了,突然自己被按到了椅子上,安柒的手放在她肩上,眼睛直直的看着蒲茹儿,肩上长长的铁链碰撞着蒲茹儿的脯,下一秒,他要做什么?蒲茹儿闭上眼静静的等待。

    “把你爸妈账号输入进去,”蒲茹儿耳旁响应着安柒的声音,她睁开眼看见安柒在弄电脑了。

    哎,什么嘛?要账号就直接说呀,干嘛拐弯抹角,害我白兴奋一场。

    “要账号干嘛?”蒲茹儿疑虑的问。

    “以后我做的事你少问,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否则马上离开。”安柒霸道冷酷的命令道。

    “噢。”蒲茹儿拿起鼠标准备输账号却感觉不对劲,一低头才发现安柒的手被自己的手覆盖着,他的手,好滑好舒服,为什么这么冰冷?

    “还不拿开你的手,叫你输账号键盘就好了来拿鼠标做什么?”安柒冷冷的声音在蒲茹儿耳边回,这么近的距离,可以闻到他上淡淡的香水味,貌似,还有很浅很浅的烟草味…

    眼睁睁的看着安柒往父母的账号里转了十万,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你去忙别的吧,我这儿有事。”安柒关闭汇款页面,打开了行程表翻看。

    “哦,”蒲茹儿站起,脚下不知道踩到什么滑滑的,她整个体重心往后倒“啊~啊~”

    安柒正准备拉住她的手,可是她却提前一步抓住安柒的肩,脚下感觉在一滑,她便拉着安柒一起往后倒去。

    “啊,好痛,”蒲茹儿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安柒的双眸,纤长浓密的睫毛和刀削的瓜子脸,高的鼻子居然和她的鼻子贴在一起,

    还有嘴唇,蒲茹儿感觉整个嘴唇暖暖的,有点点甜的感觉,顿时心跳加速,终于吻我了,终于吻到他了,蒲茹儿,你就得意吧,你的白梦终于实现了,终于把你的初吻交给你的梦中王子了。

    安柒看着蒲茹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测无比,没有任何杂质,和她体的贴近,他能感受到她的一切,柔软的脯,凹陷的小肚,急速的呼吸以及那心跳的加速…

    蒲茹儿看着安柒,感觉他体的温度,原来和自己的王子抱在一起是这种感觉,好温暖噢,突然,她有一种冲动,她控制不住自己,她双臂不听使唤的抱紧安柒的脖子,嘴也吻了上去,这个时候,不吻白不吻,以后没这机会了。蒲茹儿正沉静在初吻的美好之中,就被安柒用力一推。

    “喂,你干嘛啊?”安柒推开蒲茹儿生气的说道。

    “噢,那个”蒲茹儿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难道你就和那些一见美男就犯花痴的女人一样,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体”安柒起,望了眼蒲茹儿,眼神愤怒之极。

    “哼~”

    没有,不是,我不是,蒲茹儿心里千万个不是,可嘴里却一句也开不了口。

    “啊~,”安柒脚下一滑。

    “啊~”蒲茹儿看见安柒倒去的方向有一个玻璃花瓶,不行,他要受伤。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与速度,蒲茹儿就在安柒倒下的前一秒自己扑了过去,“嘭~”她只感觉头下一股水留进后背,安柒压了下来,突然间,蒲茹儿脑后生硬硬的疼,顿时晕了过去。

    “蒲茹儿,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安柒紧张的抬起蒲茹儿的头,顿时手心感觉暖暖的液体,安柒一看,整只手都被鲜血染红。

    “啊,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安柒慌忙的从裤兜里摸出手机,连忙拨打起电话来,“喂,李医生,快过来,我这里有人头被玻璃花瓶刺破了,在出血,你快点,我限你五分钟内必须赶过来,不然我要你陪葬。”

    说完手机一扔,把蒲茹儿抱在怀里。

    地上的手机苹果标志被染的通红,像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

    安柒看着李医生旁边那盆替蒲茹儿擦洗伤口的药水像血水一样通红,上面还漂浮着一丝丝的血丝,他心里难受极了,若不是为了救他,那现在躺在上的人是他吧。在看看被白色纱布绑着额头的蒲茹儿,他不停的暗骂,“你就是个傻子。”

    只见李医生起,他一边擦伤口一边说到,“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皮外伤还好没词破头骨,这段时间你多弄点鲤鱼汤给她喝,伤口尤其注意不要碰到水,”

    听见没事,安柒松了一口气,“好,麻烦了,”

    李医生从医疗箱里拿出一个本子,很有礼貌的说到“能麻烦你给我签两张名吗?你也知道我老婆和女儿~”

    还没等李医生话说完,安柒就拿起接过纸笔签了起来。

    “好,谢谢,谢谢,我明天在来替她检查伤口。”李医生说着提起医疗箱离开。

    安柒送李医生离开的最后一刻也不忘提醒要他保密。

    走进房间看见蒲茹儿还在昏迷,安柒带上墨镜和帽子出门了。

    “阿~好痛,”蒲茹儿睁开眼睛,看着白白的天花板,感觉头紧绷绷的,很痛。在房间里寻找走了几个来回也没看到安柒,这个没良心的,人家拼命救他,多少也该感动感动吧,现在倒好,人影都没有。

    蒲茹儿正在埋怨就听见门被打开,接着看见安柒提着一条活鱼走进厨房。

    “你在做什么啊?”蒲茹儿看着亲手杀鱼的安柒,好奇的问道。

    安柒头也不回,忙着打理手中的鲤鱼,嘴里却一字一句的说,“你给我躺上去,在问那么多你就离开。”

    “啊,好,好,我马上去躺着。”蒲茹儿真害怕被赶出去,慌张的跑进房间。

    看着蒲茹儿跑步的影,安柒浅浅一笑,那一笑,仿佛暖花开,冬天的冰雪全部融化。

    蒲茹儿在上躺着没事做,翻看起背包,才发现那颗水晶玻璃球,对了,我可以拿来测试下安柒,说着说着蒲茹儿脑海里好像看见了玻璃球在安柒面前闪闪发光。

    “来,喝点鱼汤,对你伤口有好处,”安柒端着一大碗鱼汤走了进来。

    听见安柒进来,蒲茹儿拿着玻璃球的手背到后。

    “啊?是为我做的吗?你亲手为我做的。”蒲茹儿高兴的幸福着。

    “你不要误会,你是因为我受伤的,这是对你的报答。”安柒平淡的解释道,语气里真的没有丝毫感

    “没关系,没关系,不管怎么样,都是你亲手做的,以后有这种事在叫我啊,那样又可以吃到你亲手做的东西了。”蒲茹儿很满足,这一切,就算曾经做梦也没梦到过,不管梦里还是幻想都是她做给安柒吃。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