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离开

    第5章离开

    “后来我不能在继续上学了,也不能继续看你了,我在家里哭了很久,直到再次遇见你,可以跟你这么近距离相处,可以被你牵着手走,可以跟你坐同一辆车,可以让你吃着我亲手做的饭,可以和你同桌吃饭,可以在伤心的时候被你抱着,可以和你在同一个屋檐下,你知道吗?这些都是我幻想了无数次的事,只不过都是在梦里,每次梦见你,醒来我的心都超好的哦,呵呵,我很满足了,我,我告诉你,不是想得到你任何答案,而是,以后,我真的不能在呆在你的世界里了,永远也没有机会了,我只想让你知道,曾经有个女孩真心的关心你,而且,永远永远,我会一直把你放在心底的角落,永远祝福你,你一定要过得开心,记住我的祝福哦。虽然,虽然我这样的女孩你不会记得我,但是,但是我不需要你永远记得我,其实,只要能在你脑海里有过我的影子我就满足了,哪怕一刻也好,好了,我说完了,我,我,”蒲茹儿说完跑进房间,关上门蹲在地上。泪水哗哗的留了出来,对不起,永远也看不到你了,我会在电视在默默的守候你,永别了。

    安柒呆住了,怎么可能?居然跟踪他五年,难怪总觉得有人跟踪他,可每次回头却不见人影,心烦意乱的走进房间,他也呆坐在地上。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照进房间,屋里的人是那么的孤单,只是一道墙的距离,蒲茹儿却感觉他们的世界相差十万八千里。

    对不起,我走了。蒲茹儿看着手中的票,还有一个多小时就上车了,哎,心里莫名的期待,十分的痛楚,肯定父母给他安排的都是那些坏男人,为了钱他们真的宁愿搭上自己的幸福。

    安柒醒来,发现桌上丰富的早餐还冒着气。“喂,蒲茹儿…”叫了两声没有应答,他才看见桌上碗底的字条,“我走了,祝福你,我会将你一直放在心底的最深处。蒲茹儿。”

    “呵~”安柒苦笑,你是怎么了,她走不走关你什么事。

    望着候车厅的大门,蒲茹儿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会来吗?他肯定不会来吧。手机响起,蒲茹儿兴奋的拿起手机,看见来电是舒景苒后不免有点失落,“喂,我是蒲茹儿。”

    “你在做什么?我这边现在需要你,赶快过来。别以为合约签着玩的。”电话里舒景苒温柔的声音。

    啊?对噢,我走了合约怎么办?我要赔钱耶,一百万呀,不行,我不能走,“噢,你在哪儿,来接我吧,我不可能走路过来吧,”蒲茹儿高兴的声音,终于可以不用走了。

    “你在哪儿?”

    “我在车站”

    “好,等几分钟。”

    耶!蒲茹儿挂掉电话,开心的欢呼。

    不行,虽然我不可能她,但是她那么小就得为家牺牲自己,什么十万,什么听从父母的,不可以,安柒脑海里想着昨晚半夜听到蒲茹儿给父母打电话的声音,原来为了钱就要嫁人。他放下手中的早餐,拿起黑色皮外便出门了,白皙的脸上几乎没有血色,看不到一点表

    “hello,上车吧。”舒景苒微笑的看着蒲茹儿,风吹着他那黑色的头发,头发打在车窗上呲呲的响。

    蒲茹儿上车,看着舒景苒那清秀深黑的头发羡慕的问道。“喂,你那头发是染过吗?怎么那么黑呀?而且是专业护理过吗?看起来好好噢,”

    舒景苒淡淡一笑,“没有啊,自然的,”

    他手中的方向盘一扭,车子飞快的行驶起来。

    “啊,”蒲茹儿大叫,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

    “呵呵。节约时间。”舒景苒得意的说着。

    安柒把车站里里外外都找过了,也不见人影,哎,也许已经回家了吧。安柒略带失望的上车,取下墨镜,是那黑邃的眼睛,似刀削的瓜子脸仍旧没有表

    “哇,好大啊,”蒲茹儿看着酒吧里的装潢,高贵带着典雅,又不失民族风,哎,这样的酒吧很容易成为国际化的啊,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奇特的想法。

    “你怎么想的,你觉得怎样才能走向国际化。”舒景苒大声的问着,宽宽的手去扶起额两旁的头发,待他的手拿开,头发又很自然的滑落下来分散在两旁。

    “嗯,那个,其实我有点饿耶,可以先吃饭吗?或者边吃边聊。”蒲茹儿望着舒景苒不好意思的说着,笑话,她今早还没吃饭呢,昨晚告白也没吃什么。

    “可以啊,那我们上楼去吧!”舒景苒爽快的答应,潇洒的向楼上走去。

    原来这不只是酒吧啊?还有饭馆,蒲茹儿看着二楼的饭馆,宽大的空间,透明的玻璃窗上悬挂着朱红色的纱帘,每一个位置都像一个小房间一样。

    “坐吧,你想吃点什么?”舒景苒客气的说着。

    “噢,随便,可以填饱肚子就好。”蒲茹儿看着大理石桌,上面的鱼像活生生的游动一样,软软的沙发座,在这炎的夏天也透着冰爽的气息。

    “好,那你等着,我去点,顺便叫安柒也一起来,我和他很久没吃过饭了。”舒景苒拍拍蒲茹儿的肩转离开。

    蒲茹儿打量四周才发现很多服务员的眼光都羡慕的望着自己,当然也有鄙视的。

    哎,和帅哥交往就是麻烦”蒲茹儿小声的说着。

    “你说什么?”舒景苒刚刚过来听见蒲茹儿周说什么就好奇的问道。

    “没,没”蒲茹儿解释道。

    “噢,安柒快来了,我们等等吧。还是你很饿,要不要先吃点。”舒景苒好像在征求蒲茹儿的意见。

    “不用,等等吧,他开车应该很快。”蒲茹儿应声。他也要来,早知道不能回家就不要向他告白了,这下多尴尬,怎么面对他啊。

    “hello,很久不见。”蒲茹儿还在思考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安柒就听见安柒的声音传来,还有那上的铁链碰撞声。

    蒲茹儿看着安柒,他只是很浅的一笑,然后又回归往常,白皙的面容像冰一样。

    安柒看向蒲茹儿,蒲茹儿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呵呵,”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蒲茹儿只得勉强一笑。

    安柒拿出手机翻看起来,丝毫不在理会蒲茹儿。

    “菜来了,先吃饭。”舒景苒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没有任何拘束。

    蒲茹儿看见桌上一盘青青的虎皮辣椒被摆的五花八门,却没有多少数量,端起盘子就往自己的碗里赶,废话,辣椒可是她的最

    狼吞虎咽的吃完一碗饭和碗里的辣椒“在添一碗,”蒲茹儿拿起饭碗抬头才看见舒景苒和安柒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一个服务员走过来替蒲茹儿加饭也好奇的看着她,这个人,是有多久没吃饭了,打量过后又迅速的将眼神放到了安柒上,眸子里散发着无比的慕。

    “那个,我,”蒲茹儿看着安柒冰冷的面容,糟啦,太饿了都忘了有安柒在场了,这下丑大了。她赶紧低下头吃着碗里的白米饭。

    “来,吃菜。”舒景苒起端起把一些菜往蒲茹儿碗里倒。

    “谢谢。”看着碗里色香味俱全的菜,香气扑鼻而来,忍不住的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好了,饱咯。”蒲茹儿抬头,依旧是安柒那冰冷的面容还有那漆黑的目光,糟了,菜太好吃又忘记了安柒在场,我,我不活啦~

    耳边响起服务员们的闲言碎语。

    “那女的是乞丐变的吧。”

    “对啊,吃成那样”

    “真是糟蹋了我们公子和安柒的眼,饿死鬼投胎吧。”

    ……

    蒲茹儿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感觉嘴角有东西,一扭头才发现舒景苒在替自己擦嘴角的脏东西。

    “那个,谢谢啊。”蒲茹儿不好意思的把体退后,眼睛瞟着安柒,安柒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舒景苒。

    这个舒景苒,在搞什么?一个乡下女孩,他怎么?安柒思考着。

    “好了,你吃饱了,该为我出出主意了吧。”舒景苒回到位置,看着蒲茹儿高兴的问道。

    “啊,其实真才实学我没有,只不过有自己的想法罢了。”蒲茹儿不好意思的说。

    “ok,那就说说你的想法吧。”舒景苒头一甩,清秀漆黑的头发随着摆动形成完美的幅度。

    “其实,现在这里面客流量少是最需要解决的,我自己觉得在里面装潢很顶级,却又没有一等的服务和一些条件,所以有钱的人不会进来,而贫穷的人也不敢进来,这种中等层次实在不好吸引人。”蒲茹儿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随意的说到。

    安柒奇怪的眼神望着蒲茹儿,她到底是真才实学还是…

    “对啊,你说的太好了,那你觉得该怎样解决啊?”舒景苒高兴的望着蒲茹儿,像祈祷神一样充满期待。

    “我觉得,首先,加强内部管理,服务员必须经过培训考验最后考试,才能进入本公司,然后打出广告让许多人知道这酒吧,而且我们可以设立两个层次,平民可以消费的起,有钱人在这里又可以得到最好的服务,最主要的是,我们可以为这里的会员提供每月一次的免费服务。

重要声明:小说《纯情宝贝:赖定冷天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