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再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喵殿 书名:契约影帝
    段雅琪冷冷地瞟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古承恩和杜云庭.踩着那8厘米的高跟鞋.向杜寒的方向徐徐走來.摆手扭腰之间.高贵得就像一只高傲的猫.

    此时杜云庭才注意到.段雅琪此时穿着的.竟然是一条只能刚刚好.遮住隐秘部位的贴超短裙.

    而那果露在外又细又白.尽显风的大长腿.让杜云庭疑惑.大冷天的.在这个沒有开暖气的地方.她竟然不会觉得冷..

    不过让他最在意的.还是杜寒那句“还是泽逸孝顺.早早给我娶了个媳妇......”这句话.而在他说完话之后.出现在这里的段雅琪.难道就是..

    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旁的古承恩.而古承恩也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随后似乎又在瞬间意识到什么似的.眼帘一垂双唇一抿.深紫色的眸子里.尽是无奈的哀伤.

    “來.老爷喝茶.”段雅琪一边给杜寒的茶杯里倒着茶.一边说着.那声音里.尽显媚.而当她把手里的茶杯递给杜寒的时候.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相撞.暧昧至极.

    杜寒微笑着接过段雅琪递过來的茶.轻抿了一口.然后闭上双眼.似乎在细细品味.最后脸上那几乎沒看到细纹的俊脸上.露出了满足而幸福的表.

    “这茶香不香.泡得好不好.除了看这茶叶、水温、用具等的这些客观因素以外.也要看泡茶的人.人对了就无论泡什么茶都好喝.但这人一旦错了......”杜寒放下茶杯.刚刚还低下的眸子微微向上一翻.愣愣地看着古承恩和杜云庭.须臾.才将昂起头.将杯中那已从滚烫变为温暖的茶.往口中倒.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人错了.那无论是什么好茶都是糟蹋了.”

    杜寒的意思.杜云庭懂.他不就是在讽刺他和杜云龙.两个都是GAY.竟然喜欢男人吗..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是从他那些细微的动作处.就能看到他的嫌弃.

    刚刚古承恩给他倒茶的时候.他沒有接.因为他知道杜云庭的意思是.让他喝下这杯由古承恩.亲自为他倒的“媳妇茶”.以承认古承恩在杜家的份.

    “老爷.您过奖了.媳妇的茶艺还是跟承恩学的呢.”段雅琪一边说着.一边往古承恩的方向看去.似乎想用眼神示意杜寒.她口中的承恩.就是他们面前的这个男人.

    杜云庭本想用眼神询问古承恩.是像她说的那样吗.但看到面前这个直接愣在那里的古承恩.他就知道.这绝对是段雅琪在瞎扯淡.但她这样做于她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

    “哦..你们竟然认识..而且你的泡茶技术.竟然还是他教的..”杜寒顺着段雅琪的视线.往古承恩的上看去.那双眼睛就像刀子.扎得古承恩浑不舒服.

    “可不是嘛.承恩.过來给杜先生泡杯茶.让他尝尝你的手艺嘛.”段雅琪走过去.将古承恩从椅子上拉起來.往杜寒的方向轻轻地拽着.

    因为实在不知道段雅琪想搞什么花样.所以杜云庭只好坐在那里.摆出一副一切随君的表.以不变应万变.

    古承恩迷茫地看着面前的茶具.又看了看旁笑得跟无害的段雅琪.便拿起面前的茶具.将茶壶里剩余的茶水和茶叶渣.全部倒到一旁.他虽然沒有学过茶道.但是之前拍戏时.在片场里见工作人员泡过.他记得那些泡茶的顺序.所以让他做做样子还是可以的.

    “看起來还专业的嘛.”看着古承恩这熟练的作.杜寒夸赞道.

    “可不是嘛.简直就是贤惠.这也难怪云庭那么喜欢他.愿弃花三千.宁取芳草一株.”

    有些话在不同的时候说出來.会带來不一样的效果.就像现在.段雅琪阳怪气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古承恩尴尬得双手一抖.手中的茶盏几乎滑落手中.而杜寒的脸色.也因为她的这句话而变得难看.

    这原本想心照不宣的东西.这忌唯一的一层脆弱的保护膜.就被段雅琪这一句话给戳破.

    “断小姐.我们两个不是很熟.我觉得你还是叫我杜先生会比较好.”杜云庭不留痕迹的和段雅琪保持着距离.

    谁知杜寒竟然道.“谁说不熟.她几个月前已经在英国和泽逸结婚.现在已经是我们杜家的媳妇.也就是你弟妹了.”他扭头看了看段雅琪.“不过你直呼他姓名.也是不够尊敬.还是像泽逸那样.喊他哥吧.”

    段雅琪滴滴地应了声是.然后瞟了一眼站在旁.因听到她已经和别人结婚.而脸色有点发青的古承恩.心中闪过一丝冷冽的恶意.

    “对了承恩.我听说你之前已经在美国.和哥结婚了.这么说我以后.应该要怎么称呼你比较好呢.”

    “......”

    杜云庭眸子中的光芒瞬间暗了暗.原來这就是你的谋.而与此同时.刚刚从古承恩手上结果茶杯的杜寒.那只拿着杯子的手也瞬间僵在空气中.

    冷冽的双眼.在杜云庭和古承恩上來回审视.最后将茶杯里的茶往别的地方一倒.将手中的空杯子搁在玻璃桌上.力道不轻不重.发出一声清脆的玻璃碰撞声.

    “结婚.呵.”杜寒将双手抱在前.语气极冷.“自古以來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现在.男人和男人结婚.还先斩后奏.不怕别人笑话吗..看來你是翅膀硬了.想自己飞了是吗.”

    呵.看.又是面子.杜寒对他和杜云龙而言.完全称不上是一个及格的父亲.他对他们那几乎不闻不问的态度.让他觉得就算后他娶了一条母狗回來.只要不把它带出去溜丢人现眼的话.那他都不会理会.

    因为这个男人唯一在意的.就只有那虚无缥缈的面子.还有和别的女人生的小儿子.

    “爸.你别这么说哥嘛.”

    温润的男声从古承恩后传來.听到声音后.段雅琪便如一只.看到鲜艳花朵的蝴蝶一般.一边喊着“泽逸.”.一边向那人飞扑过去.  

作者有话说

听说下个星期一到我出赛,我瞬间双腿发抖,至于原因......你们懂的!

重要声明:小说《契约影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